無法理解昨晚的新聞 “牽車算酒駕挨罰” 法官:牽也算駕駛聞~

酒駕罪該萬死

a290861 wrote:
有這麼急喔?呵呵...~我還以為牽個車不用一分鐘耶!
沒想到有人願意先牽車省一分鐘的時間~再花好幾分鐘的時間找機車格停車...(恕刪)

別人不能急嗎?
他好像沒花時間找機車格停車吧
還有,別人就不能做沒效率的事嗎?

將歡笑帶給全世界是大部分人的理想
但缺少你,沒有人做得到

fdfdftr74 wrote:
好扯的台灣島搶錢也不...(恕刪)

你能不能解釋一下為什麼走在路上會突然被機車壓到???
樓上吵架丟機車下來嗎?
你也只會走在路邊吧?如果真的被機車壓到,不是已經在路邊了嗎?是要牽去哪裡的路邊?
最好會有一台不屬於你的車會這麼剛好鑰匙插著龍頭沒鎖突然壓著你吧???
怎麼看你都是硬凹
xieb wrote:
我愛牽100M當運動也不犯法呀?...(恕刪)

---------------------
愛牽摩托車100M當運動ok~但喝酒去牽車就不ok了~相信你的家人出於關心不希望你這麼做~其他用路人出於自身安危也不喜歡你這麼做o
(應該要推廣酒後不牽車運動)

很多人在這裡討論的東西,是把「當事人說的話當作真實發生的情況」,

是嗎?被告說他無罪,說不是他幹的,警察、檢察官或法官就該全盤接受他的說法嗎?

不,整個司法系統應該透過整體客觀證據,去判斷何者比較接近真實,而不是被告說了算,畢竟,有那個被告被指控時,不會避重就輕呢?

很多人不懂得看裁定或判決,我幫大家重新整理一下。

【裁判字號】 100,交聲,2227
【裁判日期】 1000812
【裁判案由】 交管條例聲異
【裁判全文】
臺灣板橋地方法院交通事件裁定    100年度交聲字第2227號
原處分機關 交通部公路總局臺北區監理所蘆洲監理站
異 議 人
即受處分人 魏辰宏
上列異議人即受處分人因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案件,對於
交通部公路總局臺北區監理所蘆洲監理站於民國100 年6 月24日
所為之北監蘆字第裁46-C00000000號裁決處分,聲明異議,本院
裁定如下:
主 文
異議駁回。
理 由
一、原處分意旨略以:異議人即受處分人魏辰宏於民國100 年6
月14日0 時0 分許,駕駛車牌號碼FRF-106 號重型機車(下
稱本件機車),行經新北市三重區○○○路3 號前(下稱本
件路段),因有「拒絕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檢定」之違規行
為,經新北市政府警察局三重分局大同派出所執勤員警當場
掣單舉發,並經原處分機關查證後,認違規屬實,乃依道路
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4 項之規定,裁處罰鍰新臺幣(
下同)6 萬元、吊銷駕駛執照,3 年內不得考領駕駛執照等
語。



上面這個是所有裁定第一段會寫的東西,也就是「原處分機關所認定的事實及裁定經過」,
換句話說,原來開單的警察,是認為受處分人魏先生有駕駛車牌號碼FRF-106 號重型機車的行為,而拒絕接受酒測。並不是說,原來的警察就承認受處分人魏先生只是單純牽車。

這點很重要。

二、異議意旨略以:其於100 年6 月14日(應係13日之誤)晚上
約11點在新北市三重區○○○路與重新路之天台KTV (下稱
本件KTV )唱歌,當天因有喝酒,所以準備將摩托車交給其
未喝酒的女友駕駛,當時車子停於停車格內,其女友難以牽
出,所以其把摩托車牽出來外面約5 至6 公尺處交由其女友
駕駛,車子一直是在道路的白線內且並無駕駛,後來警員要
求其酒測,因其認為並無駕駛交通工具,何需酒測,爰提出
聲明異議,請求撤銷原處分云云。


這個是大家拼命討論的事實經過,問題是,這是真正的經過嗎?
抱歉,不是,這個是「受處分人魏先生自己說的事發經過」!
並不是警察認定的事實經過,更不是法院所認定的事實經過~
很多人都誤會這個部分,受處分人可以隨便亂說,比如我被外星人綁架並操控,所以我才做了某某犯罪,不管多麼荒謬,法院還是會先把他主張的東西,記載在這判決或裁定的這個部分,告訴大家說:「喔~受處分人是這樣主張的呦~」

三、按汽車駕駛人拒絕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檢定者,處6 萬元罰
鍰,並當場移置保管該汽車及吊銷該駕駛執照;汽車駕駛人
曾依同條例第35條第4 項前段之規定吊銷駕駛執照者,3 年
內不得考領駕駛執照,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4 項
前段(裁決書漏載前段)、第67條第2 項(裁決書漏載第2
項)分別定有明文。又汽車駕駛人,因違反同條例及道路交
通安全規則之規定,受吊銷駕駛執照處分時,吊銷其持有各
級車類之駕駛執照,同條例第68條亦有明確規定。而所謂「
汽車」者,係指在道路上不依軌道或電力架線而以原動機行
駛之車輛(包括機器腳踏車),同條例第92條第1 項規定所
授權訂立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2 條第1 項第1 款規定甚明
。是以機器腳踏車駕駛人如有上開違規情形,當有前揭道路
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處罰規定之適用。


這一段是法院要下判決或裁定時,一定要先寫說他所依據的法律或法規規定是什麼,
前面竟然還有人爭執說「受處分人是騎機車呀」,法規寫的是「汽車駕駛人」,這樣怎麼對呢?
其實在這裡就很明確記載了而所謂「汽車」者,係指在道路上不依軌道或電力架線而以原動機行
駛之車輛(包括機器腳踏車),同條例第92條第1 項規定所授權訂立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2 條第1 項第1 款規定甚明。是以機器腳踏車駕駛人如有上開違規情形,當有前揭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處罰規定之適用。

四、經查:

好,接下來就是法官對於本案的認定了~


(一)異議人即受處分人魏辰宏於100 年6 月14日0 時0 分許,
本件機車行經本件路段,因有「拒絕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
檢定」之違規行為,經舉發單位警員當場掣單舉發,嗣經原
處分機關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4 項之規定,裁
處罰鍰6 萬元、吊銷駕駛執照、3 年內不得考領駕駛執照等
情,有舉發單位新北市警交大字第C00000000 號舉發違反道
路交通管理事件通知單、原處分機關100 年6 月24日北監蘆
字第裁46-C00000000號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裁決書各1 紙
附卷可稽,且為異議人所不否認,此部分事實堪先認定。


所以法官先講本件受處分人經警察當場認定認定,認為他是有駕駛機車的事實。

(二)異議人雖以前詞置辯,惟所謂「駕駛機車」,係指駕駛機車
、使機車移動、行駛在道路上,亦即凡以人力、電力、獸力
或其他方式,使機車在道路上行進,均屬之(參照臺灣高等
法院98年度交抗字第1345號交通事件裁定)。故異議人將本
件機車由停車格內牽出,並於道路上牽移5 至6 公尺遠之行
為,已核屬駕駛本件機車之行為。又異議人自承於案發前1
小時(99年6 月13日23時許)在本件KTV 有喝酒,則其於離
開本件KTV 後駕駛本件機車之行為,自屬酒後駕車之行為,
亦無疑義。從而,異議人於本件酒後駕車時經警發覺而拒絕
警方對其實施酒測之行為,當屬拒絕酒測之行為,洵堪認定


第二段,則是說就算依照受處分人魏先生自己的主張,也仍然符合酒後駕車並拒絕酒測,當然,這裡法官引用了高等法院的裁定,把駕駛機車的認定放到很寬,這到底適不適合可以說見仁見智,但大家必須要瞭解一件事,法院對於認定事實,具有決定權,但法律界很常用的方式叫做「退萬步言」,就是說其實我已經認定事實是這樣了,但懶得跟你多吵,好,那就算我讓步,還不只是讓一步呦,我退了一萬步,按照你所說的主張來判,還是有違反相關的法律呀!所以你就不要再狡辯了~

這裡並不代表法官就已經完全接受被處分人說的才是真實經過,而是一種寫裁定或判決時,常常會用寫作技巧。

(三)綜上所述,異議人駕駛本件機車行經在本件路段,確有「汽
車駕駛人拒絕接受酒精濃度測試檢定」之違規行為,原處分
機關據以裁罰,於法有據,異議人聲明異議為無理由,應予
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7條第2 項、道路交通
事件處理辦法第18條,裁定如主文。


這邊就是結論了,所以結論是法官還是認定被處分人有駕駛,並拒絕酒駕。

我實在搞不懂,一直在那邊幫受處分人辯護的人在想什麼,

一、認定事實,是法官的職權,而不是受處分人說了算。
二、法院所做出的裁定或判決,本來就要依據個案事實去認定,那些堅持「惟所謂「駕駛機車」,係指駕駛機車、使機車移動、行駛在道路上,亦即凡以人力、電力、獸力或其他方式,使機車在道路上行進,均屬之(參照臺灣高等法院98年度交抗字第1345號交通事件裁定)。」這種敘述很扯的人,等於是說法官不需要考慮個案的具體情況,而是完全依據上面這段文字去認定一個人有沒有駕駛機車,這種想法只能說與任何判決或裁定都不符合,任何判決或裁定,都是針對每個個案的整體狀況去認定,文字敘述只是輔助,而不是單純以一小段文字就決定,法官之所以會引述某段文字,是表示「法官經過判斷,認為本案的事實適合用這些敘述,但你必須把判決或裁定的前後文敘述包含進去一起看才行」,你單純把任何人的一小段定義性文字抽離出來,都一定會找到不適用的情況,這是文字的極限。
三、本件受處分人喝醉酒後,坐在機車上(當時機車離停車格有五、六公尺之遠),這些都是受處分人自己承認的事實,警察要他進行酒測,他說「沒有呀~我只有牽車,沒有騎車」,警察認為他說的不可信,認為他有酒後騎車,說他牽車牽了五、六公尺只是為了逃避酒測的藉口,法官也接受在現場開單警察的認定,我怎麼看都不覺得警察跟法官的認定有哪裡不合理了~

結果一堆人不在現場,跳出來說「阿,不管合不合理,只要是被告說的就是真的啦!只要是法官的認定就是錯的啦!」


100,交聲,2227與98,交抗,1345兩者皆為判決非判例
100,交聲,2227参照援引98,交抗,1345對牽車一事係有問題爭議
本判決地院法官對當事人牽車(人力)一事似乎與一般人認知上有所不同
讓人摸不著頭緒認定標準似乎沒一個準則
但也不必對牽車一詞過於有所爭執保持一個大原則喝酒不駕車
就不會引來不必要之麻煩

a290861 wrote:
愛牽摩托車100M當運動ok~但喝酒去牽車就不ok了~相信你的家人出於關心不希望你這麼做~其他用路人出於自身安危也不喜歡你這麼做o
(應該要推廣酒後不牽車運動)


如果政府有推廣過酒後不牽車,那我會改口說這個姓魏的被罰的有理.問題是有嗎?

5-6公尺,不過就約走6-7步的距離,這麼近有警察會看不到嗎?除非這位魏老兄是
真的騎了看到警察才熄火(那麼警察也絕對看的到是他載他的女友,而不會讓他有
他是牽車給女友騎的辯解空間),不然牽車走了6-7步的距離硬要凹當事人酒後駕車,
甚至真的騎了看到員警才熄火,卻完全忽視5-6M的距離幾等於警察就在身邊附近,
正常情況下不會有人笨到還去騎車的常理.
對!正常情況下不會有人看到警察還笨到去騎車的~所以是他騎車被警察看到~所以警察才要他酒測啊!而且這位先生因為有喝酒~所以也很正常的不願意配合酒測~最後整件事合理的上法庭判決~而且也很合理的受到裁罰~所以整件事都是很合理的發展o(喝酒騎車-->員警看到要求酒測-->當事人不服不配合酒測--->員警移送法院裁決--->法院裁決酒駕--->當事人受罰不服投書媒體--->01上一堆人嘴炮)一切都很合理的在發展o
smallsea wrote:
唉~前面有訪問當事人...(恕刪)


看完審判書,可以知道,整件事情的問題是:

『當事人到底有沒有駕駛機車之行為!』

有駕駛機車,則警察有權進行酒測,當事人不得拒絕。
沒有駕駛機車,則當事人有權拒絕酒測。

而法官就針對駕駛機車的行為,引述之前有法官的判決來論述,
認為就算是牽車也是駕駛之行為。

唯從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68條(裁判書亦有引用)
所謂「汽車」係指在道路上不依軌道或電力架線
,而以『原動機』行駛之車輛(包括機器腳踏車)。

而法官所謂的「駕駛機車」,係指駕駛機車
、使機車移動、行駛在道路上,亦即凡以『人力、電力、獸力
或其他方式』,使機車在道路上行進,均屬之。

這論點就有問題了,因為機車的『原動機』是指使用汽油進行發動。
請問有人買機車是準備用牽的使用嗎?

法官明明很簡單的事,就是相不相信當事人真的牽車『5、6公尺』是為了給女朋友騎
還是為了躲警察酒測才這樣。
結果自己搞出一個解釋,又不能說服一般大眾的認知,受到評批也是自找的。

Snoppy911 wrote:
100,交聲,2227與98,交抗,1345兩者皆為判決非判例
100,交聲,2227參照援引98,交抗,1345對牽車一事係有問題爭議
本判決地院法官對當事人牽車(人力)一事似乎與一般人認知上有所不同
真讓人摸不著頭緒認定標準似乎沒一個準則


台灣跟美國不一樣,美國採判例法,因此你援引判例,必須要與本案相同或相似的案件才行,但相對的,你不能與判例做出不同的判斷,台灣並不是如此。

你多看點判決或裁定,你就會發現台灣的判決或裁定引用其他判決文字敘述的情況滿多的(尤其常見於地院引用最高或高院),且不限於兩者的訴訟標的相同才行,因為法院只是「借用別人的文字敘述」,而「不受別人所認定事實的限制」,法官認定事實還是依照他自己所審理的個案去認定,而不是像美國一樣,會受到判例法「遵循先例」的拘束。這是兩者最大的差別。
smallsea wrote:
很多人在這裡討論的東...(恕刪)


所以只要把你列的判決文,第一點和第二點的路名完全顯示出來,看最近的停車格是否真的
只有6公尺,就很明白的知道誰在說謊了.真的只有5-6M的距離,油門還沒催下去就被攔了吧?

而且就算整個判決文列出來,我還是對於那個"駕駛"的定義很感冒,因為就算是一個寫作
方式,也等於是用這個方式來否決當事人的抗議理由.而這樣的所謂退萬步言,還是和社會
大眾的認知落差極大,所以有人說恐龍,並不算冤枉他.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