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台語唸訟


大言炎炎 wrote:
二、台語是有文字的而且也不是中文..(恕刪)


從文中看不出來他有說台語的文字不是中文。

他用的可能是台羅拼音。
台羅拼音是清朝長老教會在南方傳教時,
發明的注音符號。

清末傳到台灣來,
所以現在有些較老的長老教會,
仍然是用台語敬拜。

在日治時,
日本要皇民化台灣,
鼓吹國語家庭,
如果說日文、或是學日文,
就有優待。

當時台灣政客出來抗議,
也推動講台語運動,
就有人在推台羅拼音,
這位很有名,我一時忘了。
後來日本人把他抓起來,
罪名是什麼來的。
不過,沒有死刑,還是放他一條生路。

之後有一派人在推台羅拼音。

接著就會扯到通用拼音、漢語拼音,
就不扯了。

目前的國語,或是普通話,
嚴格來說,是民初才行成的。

~

中國歷史各朝代的官話,
都以國都所在的方言為官話,
一般而言,都是長安、洛陽一帶的河洛方言為主。
唐末動亂,貴族往南逃難,
使得南部方言帶有河洛口音,
(如台語帶有日本發音、新加坡帶有夾雜印尼、英文)
但不代表閩南語就是當時的河洛方言。
(我倒是覺得客語應該比較接近河洛語)

到了元明清,
北京方言才進入中國的官話行列。

到了民國,
以北京方言為底,融合各省方言特色,
史稱「老國音」。但是非常的複雜,
只有一個語言專家會唸,最終失敗。

再度以北京方言為底,刪減發音,
不用連音,一字一音,
史稱「新國音」,這就是目前的國語、普通話,
這時發音才定型。

~

接著要還扯文言與白話,
中國的文字紀錄是文言,
科舉也是文言,
在元明之前,寫白話小說是會被文人看不起的。

各省的方言都可以對應到科舉的文言文字,
但是各省方言白話部份,為冷僻用字或是無固定的字或是假借,
這就比較難書寫。

到了五四運動、白話文運動,
受到日本維新的影響,
逐漸用白語文書寫,
再加上大量引用日本翻譯的西方字辭(和制漢語),
國語/普通話跟上潮流,也就有新字辭產生。
其他方言對於新字辭沒有同步更新,
就開始產生落差。
(除了香港,因為清末廣東文人武人再度逃難到香港,
再加上英國殖民,不受到國語運動的影響,香港也同步發展)

~

所以,台灣有派台語專家,將無法對應到常用國字的發音,
用台羅拼音,顯得不倫不類,反而更難理解他在寫什麼。
抱歉 我寫的不準確
應該說蔣教授認為台語文字有三種
不是光是漢字(中文)
台語文字可分為漢字(閩南漢字)、使用羅馬字母的白話字(教會羅馬文),及合併兩者的漢羅合用文。其中白話字是一種以羅馬字母拼寫台語的書寫方式,最早可見於1885年出版的《台灣府城教會報》,寫法如:「Hoaⁿ-hi Kóng Tâi-gi,hēng-hok bô tè pí」,寫成漢羅合用文則為「歡喜講台語,幸福無tè比」。

大言炎炎 wrote:
抱歉 我寫的不準確應...(恕刪)


不好意思,我不是語文專家,可以請問一下我PO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和"出師表",

應該屬於什麼文字和什麼語言呢?
真夠好笑的,打了一堆除了自由時報讀者

咳,正確來說是連自由時報讀者都看不懂的東西來說台語不是閩南語

逢中必反也反的太有毅力了,自由時報有一陣子還推大師造字呢

結果連造字的大師自己只要不翻自由時報,隔一陣子就忘了那個字怎樣寫

不是早就變成笑談了嗎
您客氣了 我也不是專家
這些傑出的研究都是蔣教授與前賢的結晶
根據蔣教授的分類
我想僅僅只是閩南繁體漢字跟閩南語系罷了

大言炎炎 wrote:
以一個台語文專業研究領域的傑出學者蔣為文先生的觀點來看
你的論述裡有兩大錯誤
一、台語不是閩南話
二、台語是有文字的而且也不是中文

台語不是閩南語 (蔣為文)

[台灣時報專論]
[2013-11-26 16:18:12]
今年度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委員鄭天財、李桐豪、孔文吉、蔣乃辛與陳淑慧等人提案凍結國立台灣文學館的文學推展業務費十分之一,其理由為台文館於常設展中使用「台語文學」一詞。這些委員認為「台語」排斥到其他台灣的語言,有否定客語及原住民族語的意思。他們要求將台語改為閩南語、河洛語或福佬語。其實,這幾位委員乃是假藉語言平等之名,行分化台灣族群並打壓台灣認同之實。理由如下:
 第一,台語是專有名詞,非「台灣的語言」的簡稱。如果照這幾位委員的邏輯:使用台語一詞,會把客語及原住民族語排斥在台灣的語言之外。那麼,「台灣大學」應該首先被要求改名!因為台灣有約一百六十所大學,憑甚麼只有「台灣大學」稱為「台灣大學」?原住民族「賽德克族」及「達悟族」等也都要被迫改名,因為「賽德克」及「達悟」在其族語裡原意都是「人」的意思。難道只有賽德克族及達悟族才是人嗎?
 第二,台語一詞是歷經數百年來社會自然形成的慣用語。連戰的阿公連橫出版的《台灣語典》,國語推行委員會於一九五五年出版的《台語方音符號》,及國防部於一九五八年出版《注音台語會話》(封面上還有蔣中正的題字),都使用台語一詞。直至約一九六○年代以後,中國國民黨為了加強將台灣人同化為中國人,乃採取「去台灣化」政策,全面將台語硬改為閩南語!
 第三,福建閩南地區也有客語使用者。這些委員認為台灣有客語及原住民族語使用者,所以台語不能獨佔「台語」一詞。照此邏輯,福建閩南地區也有少數客家人居住地區,譬如詔安及南靖等地。為了不排斥客家人,也不應該使用閩南語一詞才對!
 第四,廣東也有閩南語的分布。所謂的閩南語,其分布地點不只在福建南部,也包含在廣東,特別是廣東東部潮汕及海陸豐地區。照這些委員的邏輯,使用閩南語一詞等同把廣東地區的閩南語排斥在外。
 第五,「閩」字具侮辱、貶抑之意。根據東漢許慎《說文解字》及清代段玉裁《說文解字注》之解說,閩南語的「閩」字是蛇種、野蠻民族的意思,具有歧視的意涵。這些委員如果認同種族平等,就不應該強迫他人使用具有侮辱性質的族名。
 第六,河洛語或福佬語不具台灣代表性。依據美國傳教士Kennelly於一九○八年出版的《中國坤輿詳誌》記載,Hoklo一詞為廣東本地人對潮州地區的潮州人的稱呼。Hoklo後來被寫成「學老」、「福狫」、「福佬」或「河洛」等不同漢字。不論Hoklo被寫成何字,該詞都不足以代表台灣人的母語。
 現實上,台語族群沒人公開主張客語及原住民族語不屬於台灣的語言。台文館的台灣本土母語文學常設展本來就包含客語、原住民族語及台語。只因使用台語文學一詞就被指控具排他性,實不合情理。
 《世界語言權宣言》指出,所有語言社群都有合宜的命名權。台語一詞是台灣人的習慣稱呼,應該予以尊重。這些委員如果真心主張族群平等,就應盡速撤銷凍結台文館預算的提案。否則等到本土社團發動抗議活動,這些委員將成為壓垮馬英九政權的最後幾根稻草而後悔莫及。
(作者為美國德州大學語言學博士、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台語文創作
老人kap魚 /蔣為文
老人出帆去
掠tioh一尾秘雕魚
魚哀求:
人啊!
你kam無法度放我soah
可憐我 出世to phaiN-khoaN-siuN
你kam無khoaiN
我kui身帶病
掠我對你ma無好處
老人應:
魚啊!
你kam無法度体諒我
掠你不過是度三頓
你kam m-chai
掠你的網仔
阮tua的厝殼
kangkhoan有幅射的污染
魚啊!
你kam chai
你iau有tang走
ah我leh?
已經乎体制出賣
我的肉体
將會ti幅射的面前
tiam-tiam-a消失

你...自宮吧
...(恕刪)



大言炎炎 wrote:
.
您客氣了 我也不是專家
這些傑出的研究都是蔣教授與前賢的結晶
根據蔣教授的分類
我想僅僅只是閩南繁體漢字跟閩南語系罷了.(恕刪)


如果"出師表"是用閩南漢字寫的,又用閩南語系來讀,我們目前用的台語應該很接近閩南語系吧,還可以唸出這個用漢字寫的文章,那為什麼不直接用漢字當做台語的文字,要多一個漢羅合用文?

而且不對啊,我PO的那個心經,唸的人是用台語,黃俊雄也是用台語唸出師表,然後你又說那是閩南語系,但你又吐槽説台語不是閩南語??

Black Ocean wrote:
...(恕刪)...
如果"出師表"是用閩南漢字寫的,又用閩南語系來讀,我們目前用的台語應該很接近閩南語系吧,還可以唸出這個用漢字寫的文章,那為什麼不直接用漢字當做台語的文字,要多一個漢羅合用文?

而且不對啊,我PO的那個心經,唸的人是用台語,黃俊雄也是用台語唸出師表,然後你又說那是閩南語系,但你又吐槽説台語不是閩南語??

嗯 ... 心經是外國文學 ... 應該沒錯吧,所以心經,請用外文唸,最正確

出師表 也不是 台灣文學

所以,不可以用 台語 唸,要用 ... 漢文 唸

至於說,台語 是不是 漢文,用不用漢字,台灣人 是不是 漢人 ...

好像不行耶,依照某些人的定義,漢人好像包含外國人
最後說到,客語、原住民語 是不是 台語?
好像也不是,因為定義的那些人,聽不懂 客語、原住民語

排他性這麼強,定義的那些人,最後把自己的祖先都排他掉了,自己都不知道
行至水窮處,與人云亦云。〔薪水是零元,還活得下去〕。
Black Ocean wrote:
其實好像不應該說是用...(恕刪)


乾隆登基那年親筆寫的心經(故宮藏品)

這就不知道他用滿語還是北京話念的,要說用廣東話,閩南話,潮州話,上海話,藏語....

通通都可以,反正死無對證!


以前有學者研究。。唐朝所用的語言有可能是"台語".

又一說是唐代先皇發源於閩南一代所致.從唐詩的讀音有相符合之意.。

而"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此譯本是唐朝唐玄奘大師翻譯

用台語來讀也是相當順的.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