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寶寶親子 - 一段懷孕生產與孩子的故事 (文長) - 女性

前往內容


一段懷孕生產與孩子的故事 (文長)

我跟太太結婚十幾年,懷孕的過程一直不太順利,前面幾年太太覺得還年輕,想多過過兩人生活,也沒有刻意懷孕,直到結婚五年後2010年的冬天,才懷上第一個寶寶,不過就在懷孕八周後,小寶寶忽然停止了心跳,詢問醫師只說是胚胎的自然淘汰;我跟太太都很難過,但還是要以太太的健康為優先考量,訂了約兩週的月子餐在家慢慢調養、恢復身體的元氣。

接續的四年時間,太太看中醫、做瑜珈,我則是有空就去公園散步,慢慢調養身體,但是一直都沒有懷孕,大概在2014年九月份去北醫找王家瑋醫師做不孕症的一些相關檢查,我跟太太身體機能都正常,不需要做特別的治療,之後太太決定請王醫師安排打排卵針,增加受孕的成功機率;打完針後回診,王醫師說排出的卵子都非常小,不適合做進一步的人工受孕,請我們回家自行努力,非常幸運地,太太又懷上我們的第二個寶寶。

之後去做例行性的產檢,寶寶也有了心跳,再下一次的產檢,我因為工作忙碌,不太方便請假,就決定等下班後再過去北醫陪太太,前往北醫途中,接到太太打來的電話,她在電話那頭一直哭著說:「寶寶沒有了、寶寶沒有了……」我心急如焚匆匆趕到醫院,太太緊抱著我痛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只能堅強起來不停地安慰太太;跟第一個寶寶一樣,第二個寶寶也莫名地停止了心跳,碰到這種情況,王醫師也無能為力,只能請太太先回家休息,再看狀況決定是否要做進一步的手術把寶寶拿出來。

北醫婦產科(忘了在二樓還是三樓),離開診間後,我跟太太搭乘手扶梯下樓,一樓的大廳擺了一架鋼琴,當天正好有人在現場演奏,是一首耳熟能詳的曲目,熟悉的悠揚樂聲傳來,我再也止不住眼中的淚水,就在緩緩下降的手扶梯上嚎啕大哭起來……;請假、訂月子餐、調養身體,重複的事情再來一次,沒有甚麼比太太恢復健康更重要的事,經過一段時間,寶寶也自然離開了我們,不需要進行額外的手術增加太太生理與心理的負擔。

有鑑於前兩次懷孕時都是在寒冷的冬天,太太手腳常常感到冰冷,似乎子宮的環境也不適合孕育胎兒,2015年我跟太太一方面看中醫、一方面增加戶外活動的次數,這次也沒有特別找醫生作人工受孕,一切就順其自然,到了2015年七月份,又懷上了我們的第三個寶寶。

這次我們換到禾馨,找楊濬光醫師做產檢,雖然我跟太太都很擔心前兩次的憾事會再次重演,不過楊醫師的開朗笑聲給了我們很大鼓舞,就在結婚十週年時,寶寶也安然渡過危險的三個月孕初期,一天一天地健康長大。

卻沒想到有一晚我下班回家,正收拾東西準備要跟太太一塊出門去吃晚餐,卻聽到她在廁所驚惶地大喊:「我流血了!」

我衝進廁所,地上與馬桶血跡斑斑,老婆坐在馬桶上無法起身,她說感覺baby好像要掉出來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我們全慌了手腳,討論後決定去對街的禾馨借輪椅回來,送老婆去掛急診;當時是下班交通顛峰時間,我飛奔在馬路上,闖過紅燈、途中跌了好幾個踉蹌,扶起輪椅努力爬起來,希望可以趕緊把老婆送去醫院,即使是一秒鐘也好。

到了醫院,值班醫師說子宮頸開了一指,只能先幫老婆打針安胎,並裝上監測子宮收縮頻率的儀器,等隔天早上再請主治醫師做緊急縫合手術;夜深了,我坐在病床旁緊緊握著老婆的手,問她想不想吃點東西,虛弱的她搖了搖頭,整晚我倆都沒闔眼,心情隨著宮縮頻率起伏,我從來不知道夜竟會是如此如此的漫長。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正好是楊醫師值班進房檢查,說子宮頸全開,已經無法做縫合手術,只能臥床安胎,盡量想辦法延長baby出生的時間,增加存活的機率,不過我從楊醫師的語氣聽得出來,情況似乎是很不樂觀了;到了早上十點多鐘,老婆宮縮頻率與強度急速加劇,擠破了羊膜囊,只能送進產房待產。

我在產房外焦急等待了十幾分鐘,護士請我進去,baby已經出生,老婆正在產檯上,我根本不知如何是好,醫師請我先過來看看baby,他還那麼那麼小,才130公克、12公分,小小心臟還在奮力搏跳,我噙著眼淚跟楊醫師說:「是我跟太太沒有盡到做爸爸媽媽的責任,拜託醫生叔叔跟護士阿姨幫忙,給我們家小baby一個長大的機會!」旁邊助產的護士們聽了全都頻頻拭淚,楊醫師搖搖頭嘆了口氣,請護士拿出最細的針頭,那管徑遠比小baby的血管還粗,耐心告訴我醫學文獻從來沒有這麼小週數baby可以存活的紀錄,我無奈點了點頭、淚水無聲爬了滿面,終究是捨不得小baby再受苦,做出這生中最無助也是最困難的決定。

護士幫忙把baby抱到老婆懷中後,所有醫護人員都離開了,把珍貴時光留給我們三人,聽著媽咪的心跳,那是baby在肚子裡最熟悉也是最安心的律動,我跟老婆努力跟baby說話、唱兒歌給baby聽,歡迎他來到我們家,還跟baby說他的小手指小腳趾都好可愛,小鼻子挺挺的好像爸爸,嘴巴小小的好秀氣,爸爸媽媽都好喜歡他、好愛他,不過baby實在太小太小了,連眼窩都還沒開竅,但baby真的聽得到我跟老婆說話,他的小鼻孔流出了一滴晶瑩的小鼻涕,用他的小手握了爸爸的手指,告訴我們他知道爸爸媽媽都很愛他,安詳地回去天上當小天使了。

我忘了自己是怎麼去買嬰兒用品,小衣服、小奶瓶、拉風的Benz火柴盒小汽車、還有一隻小獅子跟baby做朋友,然後如何回到醫院的,我只記得還有一個彷彿失了神的老婆得要照顧;老婆在醫院住了一天,外面不停傳來小嬰兒的啼哭聲,她說想離開這個傷心地回家了,我去辦出院手續,那天是星期日,風和日麗,陽光灑在身上微風輕拂,感覺世界是那麼美好,我回到家中準備出院必須用到的東西,家中還保持著我們當晚匆忙離開的原樣:燈還亮著、滴在地上的血跡已經乾涸,我蹲在廁所,望著窗外的天是那麼藍,而我的心卻是如此灰暗,曾經擁有的幸褔一瞬間又被無情地奪走了;我蹲在地上擦拭血跡,眼淚不爭氣地一直滑落,我知道自己現在沒有悲傷的權利,努力仰起頭來不讓眼淚持續低落,因為太太還孤單地待在醫院裡等著我去接她回家。

出院後我先請了幾天假,我們吃不好也睡不好,在家裡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聽著 Youtube 上 Stringspace 演奏版本的 Canon,不知不覺地從天明到日落;晚上睡覺時也難以入眠,抱著太太,很快就感覺到胸前溼了一大片,只聽到老婆喃喃地說:「我好想我的baby……」

隔天起床,我在萬念俱灰下開始每天早上起床唸一卷『金剛經』,那是太太第三次懷孕後,她同學祈願我們懷孕生產過程順利所轉送的『普門品』,那本佛經中的第一卷就是『金剛經』,唸了三天,也就是baby離開後一個禮拜,當晚凌晨四點多鐘,我起床想喝杯水,望著遠方天際,不停地有無聲的閃電照亮整個漆黑的夜空,我喚醒太太站在窗邊擁她入懷,夜是如此寂靜,聽不見任何雷鳴,而無聲的閃電仍在持續,一陣又一陣撕裂天際的雲層,連遠方的山形輪廓都清晰可見,我才突然省悟:那是baby回來向爸爸媽媽做最後的道別!

過後不久,我讀到金剛經中的一段文章:

【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

南懷瑾先生著作「金剛經說甚麼」的解釋是:『二果羅漢,只有一次回轉人間,名義上講再來一次,等於沒有來。甚麼道理呢﹖有許多人生死到了,過去的業債已經完了,有時候來入胎一下,在胎兒階段就流產了,就完了,這一生債算是還夠了。這是真的啊!講的很實在,聽起來好像匪夷所思。有許多人跟父母的因緣很好,但是時間很短,緣分已了,他也不須要再來,你應該替他高興,他已經是有成就了的人,只不過欠你這麼一點親情之債,但是你也欠他眼淚啊!你為他傷心哭過一場,帳也完了,就可以了啦!這是二果斯陀含。』

眼淚又悄然流了下來,我闔上經書,明白自己終究必須度過悲傷的這一頁;打起精神重新振作,擦乾眼淚,baby還等著我們翻到下一頁新的篇章。

休養過後,我跟太太回禾馨複診,蘇怡寧醫師告訴我們,孩子無預警出生是因為「子宮頸閉鎖不全」,大約有1%的孕婦會在16~20週發生,除非是極少數幸運的媽媽在產檢時發現,不然發生時幾乎很難保住這麼小週數的baby。

在一年內連續失去兩個孩子,我跟太太幾乎完全喪失生養小孩的信心;2016年,我們開始四處旅遊、享受美食,決定不管有沒有孩子都要好好過日子,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我甚至把幾個無緣孩子的超音波照片通通收在一個鐵盒裡,放在書桌案頭,讓他們每天早上陪我一起念誦一卷金剛經,出門遠行、回家過節也會帶著鐵盒,就好像孩子們仍陪在我的身邊。

2017年三月份去台南旅遊,我跟太太終於鼓起勇氣再次嘗試,順利自然懷孕後,這一回我們換了禾馨的林佳慧醫師,容我分享一篇太太產後寫的文章:

「今年年初開始,因為懷孕,開始了我吃、塞安胎藥跟打安胎針每週不間斷的孕期生活。由於有二年前懷孕近五個多月突然出血小產的病史,跟醫生討論之後,決定在14週時做了子宮頸環紮手術,然後每週回醫院打安胎針,一路打到36週,期間只能在家安胎,過著養雞業(孵蛋)的生活,懷孕後期,寶寶體重增加的速度很慢,不管我每天如何努力地吃滴雞精、牛肉、酪梨跟豆漿這些網路上建議的養胎食物,寶寶的體重還是落後超過二週以上,心裡不禁開始擔心:寶寶出生後可能因為體重不足需要住保溫箱的問題,於是醫生在37週產檢時,安排我在38週又5天,她值班接生的時候,在手術室拆線後直接住院催生,就那麼剛好,是我40歲生日的那一天。
催生的過程,前面折騰了9個小時,塞了催生藥,也打了催生點滴,經歷護理師內診好多次,依舊只開半指,之前聽過很多人催生二天後還是得剖腹產的吃全餐經驗,於是我開始不斷跟肚子裡的寶寶喊話:請你用自己的力量跟媽媽一起加油,平安順利地出生,不要讓媽媽再挨一刀啊!神奇的事情真的發生了!感覺baby坐了9個多小時的普通車之後,突然改搭半個小時的高鐵,護理師內診時說已經接近三指,而且baby一直還在往下頂,然後我就在沒有心理準備之下被推進產房,用力了幾次,我就聽到baby悅耳的哭聲,我們的寶貝終於來這個世界報到啦!
朋友都很納悶:我們這次懷孕為什麼那麼低調?因為有了之前幾次小產的經驗,整個懷孕過程,其實我一直是提心吊膽,沒有別人懷孕時的喜悅,前期怕唐氏症篩檢沒通過,中期怕早產,後期擔心寶寶體重增加得很慢。歷經八個多月,終於度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關卡,真的很感恩老天爺在我小產了三次之後,送給我們一個期盼已久的健康寶貝,也非常感謝身邊親友們的關心跟祝福,當然還要感謝我的神隊友,從懷孕開始因為需要在家安胎,他負責幫我張羅三餐跟打理家事,還得應付孕婦的挑嘴,對於我想吃的食物,總是使命必達,接下來我們還有更多的硬仗要打,加油!」

從沒想過自己到了48歲還能當爸爸,謝謝一路走來幫助過我們的朋友、醫師叔叔與護士阿姨,一直陪在我們身邊的家人;謝謝把兒子帶來這個世上、親手接生的佳慧醫師,當然最後要感謝我的太太,吃了那麼多那麼多的苦,還願意克服心裡的陰影,再一次嘗試,給了我一個企盼超過十年的孩子。

時光飛逝,轉眼間出生不滿2200克的兒子將滿週歲,前兩天還去林安泰古厝參加抓週活動,原本以為我們可以教孩子很多東西,卻沒想到是孩子教我跟太太許多東西:餓了就喝母奶、累了倒頭就睡、開心時呵呵笑、不開心時就哇哇大哭,生活就是那麼單純、沒有過多的欲望與奢求。

如果你問我到底甚麼是佛法?我想或許這就是佛法吧!

林安泰古厝抓週 (同桌的三個小女孩都乖乖安靜坐在自己位置 , 兒子完全不受控 , 自己前面抓不夠還整個人撲到桌上 )

求子有時緣分很重要,同為人父,看您們那麼努力又磨難的過程,真是讓求子順利的我感到不捨但又幸運,孩子帶來的快樂遠遠超過其它一切,祝願小生命順利長大。

csho101 wrote:
我跟太太結婚十幾年...(恕刪)

心得是 手術是佛法安胎針是佛法
情緒控制是佛法 世間萬物是佛法
我家的不滿千克出生
安胎的歷程,當先生的也是需要一肩扛起
太太才能安心養胎
樓主辛苦了
csho101 wrote:
林安泰古厝抓週 (同...(恕刪)

感同身受!我大女兒一出生就住加護病房,心臟手術開了好幾次,每每在睡夢中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就急急忙忙趕到醫院等候醫生緊急手術,一次次跟死神拔河,最後還是放手讓她走了,拿掉呼吸器的那天我眼淚也潰堤了,雖然現在也有了一對兒女,但偶爾想起此事還是酸酸的
恭喜 樓主 苦盡甘來
和您分享
我在今年鬼門開的第一天 晚上12點開始
肚子陣痛 流掉了 (懷孕9周) 還被輸了500CC的血

我因為受不了其他人的言語的刺激
我以淚洗面了快1個禮拜
於是我同事 推薦我念經剛金和普門品
我剛唸的一兩天 不知道為什麼 我會唸邊掉淚
但我仍然還是哭著唸完
現在唸了2個月了 心情平靜很多
已不想再去奢望會不會懷孕這件事
只祈求能得到心情的平靜

念經 有沒有用 信者恆信
宗教信仰 有時是種精神寄託 (只是現在都商業化了)
我的想法 反正無傷大雅 若可以轉唸為何不放手一試

csho101 wrote:
我跟太太結婚十幾年...(恕刪)


文筆真好 我的感動流淚了

1頁 (共5頁)

前往




此文章的引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