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戰士」(Top Gun)雜談

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飛行組員所屬部隊



由2022年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於4月18日釋出的幕後花絮,可見各機組員來自美國海軍不同戰鬥攻擊中隊,多採用真實中隊,不若1986年電影「捍衛戰士」(Top Gun)採虛構中隊


2022年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於2018年中開始攝製。在此時間點,各飛行機組員所屬部隊除了部署於USS Harry S Truman (CVN-75)航空母艦的第一艦載機聯隊(CVW-1)與部署於USS Carl Vinson (CVN-70)航空母艦的第二艦載機聯隊(CVW-2)以外,其餘中隊皆未執行巡弋任務而正駐防於各自基地:大西洋海軍航空司令部所屬部隊駐防維吉尼亞州奧西安納海軍航空站(NAS Oceana)、太平洋海軍航空司令部所屬部隊駐防加州勒摩爾海軍航空站(NAS Lemoore)。其中也有虛構中隊,與首集相聯結。



CVW-1 (AB), NAS Oceana
• Logan "Yale" Lee上尉(飛行員):VFA-11 “Red Rippers”
• Brigham "Harvard" Lennox上尉(武器官):VFA-11 “Red Rippers”
• Neil "Omaha" Vikander上尉(飛行員):VFA-136 “Knighthawks”
CVW-2 (NE), NAS Lemoore
• Billy “Fritz” Avalone上尉(武器官):VFA-2 “Bounty Hunters”
CVW-3 (AC), NAS Oceana
• Javy "Coyote" Machado上尉(飛行員):VFA-86 “Sidewinders”
CVW-7 (AG), NAS Oceana
• Mickey "Fanboy" Garcia上尉(武器官):VFA-143 “Pukin’ Dogs”
CVW-8 (AJ), NAS Oceana
• Bradley "Rooster" Bradshaw上尉(飛行員):VFA-87 “Golden Warriors”
CVW-9 (NG), NAS Lemoore
• Natasha "Phoenix" Trace上尉(飛行員):VFA-41 “Black Aces”
• Jake "Hangman" Seresin上尉(飛行員):VFA-151 “Vigilantes”
CVW-17 (NA), NAS Lemoore
• Callie "Halo" Bassett上尉(飛行員):VFA-22 “Fighting Redcocks”
西岸FRS (NJ), NAS Lemoore
• Reuben "Payback" Fitch上尉(飛行員):VFA-125 “Rough Raiders”
測試評估中隊 (DD), NAWS China Lake
• Pete “Maverick” Mitchell上校(飛行員):VX-31 “Dust Devils”
虛構
• Robert "Bob" Floyd上尉(武器官):VFA-51 “Screaming Eagles”

Echo team (F/A-18E)
1. Bradley "Rooster" Bradshaw上尉(飛行員,VFA-87, CVW-8)
2. Jake "Hangman" Seresin上尉(飛行員,VFA-151, CVW-9)
3. Javy "Coyote" Machado上尉(飛行員,VFA-86, CVW-3)
4. Callie "Halo" Bassett上尉(飛行員、VFA-22, CVW-17)

Foxtrot team (F/A-18F)
1. Natasha "Phoenix" Trace上尉(飛行員,VFA-41, CVW-9)、Robert "Bob" Floyd上尉(武器官,VFA-51)
2. Reuben "Payback" Fitch上尉(飛行員,VFA-125, RAG)、Mickey "Fanboy" Garcia上尉(武器官,VFA-143, CVW-7)
3. Neil "Omaha" Vikander上尉(飛行員,VFA-136, CVW-1)、Billy “Fritz” Avalone上尉(武器官,VFA-2, CVW-2)
4. Logan "Yale" Lee上尉(飛行員)、Brigham "Harvard" Lennox上尉(武器官),VFA-11, CVW-1),VFA-11, CVW-1)

2022年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飛行機組員部隊組成涵蓋大西洋海軍航空司令部所有艦載機聯隊,太平洋海軍航空司令部僅CVW-5 (NF)及CVW-11 (NH)兩支艦載機聯隊未在列:但支援電影攝製的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航空母艦則搭載CVW-11 (NH)。1986年電影「捍衛戰士」(Top Gun)則由CVW-2 (NE)、CVW-11 (NH)及1995年3月31日解編的CVW-15 (NL)支援攝製。



Dagger攻擊隊第一組

• Pete “Maverick” Mitchell上校(飛行員):第31空中測試與評估中隊「塵暴」(VX-31 “Dust Devils”),駐防加州中國湖海軍航空武器站(NAWS China Lake)






• Natasha "Phoenix" Trace上尉(飛行員):第41戰鬥攻擊中隊「黑王牌」(VFA-41 “Black Aces”),CVW-9 (NG)第一中隊,駐防NAS Lemoore,操作F/A-18F;2016年間部署於USS John C. Stennis (CVN-74)航空母艦巡弋






• Robert "Bob" Floyd上尉(武器官):第51戰鬥攻擊中隊「嘯鷹」(VFA-51 “Screaming Eagles”),為虛構中隊,用以紀念1986年電影「捍衛戰士」(Top Gun)協助空中場景攝製的第51戰鬥機中隊「嘯鷹」(VF-51 “Screaming Eagles”);電影對白稱其駐防於NAS Lemoore




Dagger攻擊隊第二組

• Bradley "Rooster" Bradshaw上尉(飛行員):第87戰鬥攻擊中隊「黃金戰士」(VFA-87 “Golden Warriors”),CVW-8 (AJ)第三中隊,駐防NAS Oceana,操作F/A-18E;2017年間部署於USS George H.W. Bush (CVN-77)航空母艦巡弋






• Reuben "Payback" Fitch上尉(飛行員):第125戰鬥攻擊中隊「莽騎兵」(VFA-125 “Rough Raiders”),為駐防NAS Lemoore的艦隊預備訓儲中隊(Fleet Replacement Squadron, FRS),自2016年12月12日復編後即操作Lockheed Martin F-35C Lightning II






• Mickey "Fanboy" Garcia上尉(武器官):第143戰鬥攻擊中隊「嘔吐犬」(VFA-143 “Pukin’ Dogs”),CVW-7 (AG)第一中隊,駐防NAS Oceana,操作F/A-18E;2016年間部署於USS Harry S Truman (CVN-75)航空母艦巡弋






Dagger攻擊隊預備機

• Jake "Hangman" Seresin上尉(飛行員):第151戰鬥攻擊中隊「義勇民警」(VFA-151 “Vigilantes”),CVW-9 (NG)第四中隊,駐防NAS Lemoore,操作F/A-18E;2016年間部署於USS John C. Stennis (CVN-74)航空母艦巡弋






選訓隊員

• Javy "Coyote" Machado上尉(飛行員):第86戰鬥攻擊中隊「角響尾蛇」(VFA-86 “Sidewinders”),CVW-3 (AC)第二中隊,駐防NAS Oceana,操作F/A-18E;2016年間部署於USS Dwight D. Eisenhauer (CVN-69)航空母艦巡弋






• Billy “Fritz” Avalone上尉(武器官):第二戰鬥攻擊中隊「賞金獵人」(VFA-2 “Bounty Hunters”),CVW-2 (NE)第一中隊,駐防NAS Lemoore,操作F/A-18F;2018年間部署於USS Carl Vinson (CVN-70)航空母艦巡弋





• Logan "Yale" Lee上尉(飛行員)、Brigham "Harvard" Lennox上尉(武器官):第11戰鬥攻擊中隊「紅色殺手」(VFA-11 “Red Rippers”),CVW-1 (AB)第一中隊,駐防NAS Oceana,操作F/A-18F;2018年間部署於USS Harry S Truman (CVN-75)航空母艦巡弋






• Neil "Omaha" Vikander上尉(飛行員):第136戰鬥攻擊中隊「騎士鷹」(VFA-136 “Knighthawks”),CVW-1 (AB)第三中隊,駐防NAS Oceana,操作F/A-18E;2018年間部署於USS Harry S Truman (CVN-75)航空母艦巡弋





• Callie "Halo" Bassett上尉(飛行員):第22戰鬥攻擊中隊「戰鬥紅雞」(VFA-22 “Fighting Redcocks”),CVW-17 (NA)第一中隊,駐防NAS Lemoore,操作F/A-18F;2018年上半年部署於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航空母艦巡弋





附記

電影中完全沒有存在感的綠葉組合(左至右、上至下):Obama (Jake Schumacher飾演)、Halo (Kara Wang飾演)、Friz (Manny Jacinto飾演)、Yale (Raymond Lee飾演)、Harvard (Jake Picking飾演)

Pima航太博物館最近宣布,他們弄到一項當年拍片的道具:
https://www.facebook.com/PimaAirAndSpace/photos/a.661329147238765/5195305910507710/
就是F-14的座艙段道具,不過他們還需要一段時間的整理,才能拿出來公開展示。
F-14殉職女飛官的照片錯誤,那不是Kara Hultgeen,而是另外一位-F-14最後一位女飛官-Meagan Varley
redshoulder
已訂正,感謝

1986 宅爸看 Top Gun 時,還不認識 Tom Cruise,但看過 Val Kilmer 的笑破鐵幕
2022 看續集,他已 59 歲了,續集纏鬥特技比較精彩

Diesel rules ^^
VFA-86的響尾蛇圖騰演變

2022年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由Greg Tarzan Davis飾演的飛行員Javy "Coyote" Machado上尉隸屬美國海軍第86戰鬥攻擊中隊「角響尾蛇」(VFA-86 “Sidewinders”),在電影攝製的2018年期間屬第三艦載機聯隊(CVW-3, AC)第二中隊,駐防維吉尼亞州奧西安納海軍航空站(NAS Oceana),操作Boeing F/A-18E Super Hornet;2016年間部署於USS Dwight D. Eisenhauer (CVN-69)航空母艦巡弋。






Sidewinder是美國西南部沙漠地區的小型響尾蛇總稱,因在沙地上的之字形移動方式而得名。



VFA-86的前身是第86攻擊中隊(VA-86)。上世紀六〇年代初,張口的蛇頭首先出現在VA-86所屬的Douglas A-4 Skyhawk進氣口後方。


六〇年代後期蛇頭改漆於A-4E的垂直尾翼,蛇身由尾舵伸出。




1967年二月換裝Ling-Temco-Vought A-7A Corsair II後,垂直尾翼改漆整隻盤坐張口的響尾蛇。蛇身纏繞一圈,蛇頭似乎仍維持原有形式。此圖騰搭配第七艦載機聯隊(CVW-7)的AG代碼僅存在一年,在VA-86隊史上可謂稀有。


1968年四月A-7A進行戰鬥部署後,蛇頭形式改變;盤坐的蛇身也變成兩圈且尾端朝上。此圖騰成為VA-86此後數十年的標準隊徽。



1987年七月換裝McDonnell Douglas F/A-18C Hornet成為VFA-86之後,響尾蛇隊徽維持不變。




約在2004年後,蛇頭改為朝前張口;蛇身亦變成纏繞一圈。VFA-86目前仍使用此隊徽。




A-4及A-7時期的VA-86

美國海軍航空母艦艦載機以垂直尾翼識別碼(tail code)與機身戰術編號(modex)作目視識別,區分所屬艦載機聯隊(Carrier Air Wing, CVW)與轄屬層別。垂直尾翼兩英文字母識別碼代表艦載機聯隊。首字母A指大西洋海軍航空司令部、N指太平洋海軍航空司令部。機身戰術編號為三碼數字,代表聯隊轄下的中隊序與中隊內機號:
• 在Grumman F-14 Tomcat除役前,首位數字1、2代表戰鬥中隊、3、4代表攻擊中隊、5代表重型攻擊中隊(Grumman A-6 Intruder)、6為電子作戰中隊、7為直升機中隊。
• 末兩位數字為本機流水號。通常00為聯隊指揮官座機、01為中隊指揮官座機、02為中隊作戰官座機。飛行員資歷越淺,座機數字通常越大。實際於航空母艦操作時,飛行員只操作備便機體,並無指定座機。

VA-86在1967年二月換裝A-7A,逐步更換為A-7C與A-7E,並自1975年全數換裝為A-7E。直到1987年7月15日換裝F/A-18C,更名為VFA-86為止。

VA-86在操作A-7系列時代曾隸屬於不同艦載機聯隊,因此垂直尾翼識別碼也有所不同,依序為AG、AE、NL、AJ。其中AG並未進行戰鬥部署,而絕大部份服役時間均屬AJ,且在AJ時期也曾前後部署於不同航空母艦。中隊序在各聯隊皆為4。

• 1959-1967:隸屬CVW-7 (AG),部署於USS Independence (CVA-62)航空母艦。此時期操作A-4 (A4D)系列。




1967年二月於NAS Cecil Field換裝A-7A,但未作戰鬥部署。中隊序為4。


• 1968:隸屬CVW-6 (AE),部署於USS America (CVA-66)航空母艦。首次A-7戰鬥部署即改隸其它聯隊,垂直尾翼識別碼亦同時變更。中隊序為4。


• 1969-1970:隸屬CVW-15 (NL),部署於USS Coral Sea (CVA-43)航空母艦。轉隸聯隊,垂直尾翼識別碼變更。中隊序為4。


• 1971-1975:隸屬CVW-8 (AJ),部署於USS America (CVA-66)航空母艦。再次部署於同艘航艦時已屬不同聯隊,故垂直尾翼識別碼也不同。中隊序為4。




• 1976-1987;隸屬CVW-8 (AJ),部署於USS Nimitz (CVN-68)航空母艦。部署於新航艦後依然隸屬同一聯隊,故垂直尾翼識別碼不變。中隊序為4。



“James listen, you’re my Goose. You are my Goose.”

2022年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上映前,由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製作播映的「詹姆士·柯登深夜秀」(The Late Late Show with James Corden)發佈主持人James Corden由Tom Cruise駕駛不同飛機搭載飛行的影片,包括Cruise擁有的古董野馬以及支援電影空中場景攝製的Patriots Jet Team所有的捷克製Aero L-39 Albatros退役軍用教練機。除此之外,Cruise在影片開頭亦親自駕駛自有Hondajet抵達現場。





以1986年電影「捍衛戰士」(Top Gun)走紅的Tom Cruise在拍攝此片時迷上飛行,1994年取得飛行執照。之後在1996年電影「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拍攝期間再取得直升機飛行執照。他具備多發動機商務飛機儀器飛行資格,亦即能駕駛一般的客機。

即使具備飛行資格(rating),操作特定機型還必須取得該機型的飛行執照(certificate)。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FAA)視退役軍用飛機為實驗展示(experimental exhibition)用途。申請取得具渦輪發動機退役軍用飛機飛行執照,除了須具備相應的飛行資格,還須有至少1000小時飛行時數,其中至少500小時擔任機長(pilot-in-command)。FAA認證規範為1992年2月25日發佈的AC 91-68: Pilot Qualification and Operation of all Surplus Military Turbine-Powered Airplanes

若以民用航空公司飛行員訓練為例,飛行學校會根據FAA的需求標準,協助學員依序取得飛行員資格、儀器飛行資格、單發動機商務飛機飛行執照、複數發動機商務飛機飛行執照。過程中所需的飛行時數以飛行學校的輕型機累積,僅再加上大型客機(通常是Airbus A320)模擬器時數。結訓後進入航空公司才再以航線實際運作機型取得該機型飛行執照。
「流氓國度」(Rogue Nation)



有別於1986年電影「捍衛戰士」(Top Gun)從未有明確稱謂的敵方,2022年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中的敵方稱為「流氓國度」(Rogue Nation)。

Rogue Nation與美國在上世紀九〇年代經常使用的政治語彙「流氓國家」(Rogue State)意義相近,指採極權高壓統治、援助恐怖組織、執意發展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危害世界和平的政權。當年美國指稱的流氓國家包括北韓、古巴、伊朗、利比亞、伊拉克、南斯拉夫、蘇丹、阿富汗,並皆施以經濟或軍事制裁手段。

電影所呈現的Rogue Nation座落在離海不遠的冰封山脈中,明顯在陸基戰術攻擊機航程之外,且兼具俄製與美製武器系統、正在自力發展核武器。種種特徵與仍將Grumman F-14 Tomcat置於現役的伊朗大致相符。




伊朗西部札格羅斯山脈(کوههای زاگرس)也有高山冰封地區,但主要集中於西北部。鄰近波斯灣的稜線在三千公尺以上,離海岸最近處距離八十公里。電影中Boeing F/A-18E/F Super Hornet機群在進入陸地後以1200 km/h飛行150秒抵達目標,故目標距離海岸五十公里,僅為札格羅斯山脈稜線離波斯灣岸最近處的距離之六成。



而Rogue Nation之名與Tom Cruise主演的2015年電影「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標題不謀而合。後者在電影中又稱「辛迪加」(The Syndicate),指稱由頂尖情報人員組成的秘密組織,為達成自身利益而密謀策動各種恐怖活動,也有龐大的資源與管道取得傳統及核子武器。


所以2022年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中的敵方「流氓國度」(Rogue Nation),大概就是「不可能的任務」中的超級反派。

美國海軍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航空母艦打擊群對Rogue Nation發動攻擊時,戰術螢幕顯示敵方機場位置在南緯48°52.6′、西經123°23.6′。


此地點是位於南太平洋的海洋難極點(Oceanic Pole of Inaccessibility),又稱「尼莫點」(Point Nemo),亦即海洋上離陸地最遠處;與最近陸地相距兩千七百公里、兩千兩百萬平方公里內杳無人煙,甚至在距離地表四百公里高度軌道運行的太空站飛掠此地上空時,其內的太空人才是全球最接近此地的人類。



由於尼莫點遠離人煙,經常指定為人造衛星、太空站重返大氣層後的墜落地,因而充斥太空殘骸碎片。
五代戰鬥機的炫目機動

2022年3月29日釋出的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預告片中,出現類似俄羅斯Sukhoi Su-57匿蹤戰機與Grumman F-14 Tomcat接戰的一幕。坐在F-14雷達攔截官席為Nick “Goose” Bradshaw之子Bradley “Rooster” Bradshaw上尉,佩戴TOPGUN結訓臂章;飛行員為Pete “Maverick” Mitchell上校。



2020年6月1日火柴盒小汽車(Matchbox)的Sky Busters航空器系列推出「Top Gun: Maverick」系列金屬鑄造玩具。該架類Su-57戰鬥機名為Enemy Strike Jet,在電影中則稱為「流氓國度」(Rogue Nation)的五代戰鬥機。然而玩具飛機的進氣口位於機身上方,與電影呈現者不同。



先進戰鬥機以線傳飛控、向量噴嘴、氣動構型設計、強力發動機得以進行各種炫目且優雅的飛行特技。



電影中敵方五代戰鬥機與F-14交戰時演示的炫目機動,為特技飛行課目垂直迴轉(tailslide)的變形,稱為「可佛丘鐘式」(Kvochur’s Bell),以俄羅斯試飛員可佛丘(Анатолий Николаевич Квочур, 1952-)命名。向量噴嘴並非進行可佛丘鐘式機動的必要條件。





然而空戰中使出特技飛行招式只會讓航速變慢,機體不論雷達或紅外線源都不會改變,不會像電影一般因此讓導向飛彈打不著。


此外Maverick與Rooster在訓練飛行中一機向下螺旋脫離、一機一直以座艙為目標對住不放的橋段是由首集倒飛貼近場景衍生而來。



有人將此歸類為基礎空戰機動(Basic Fighter Maneuvering, BFM)的滾剪(rolling scissors),而呈現的場景則有如兩鷹對戰的死亡螺旋(death spiral)。據信是以實機飛行,但藉由操控攝影機方式拍出效果。


附記

1988年九月英國法恩堡(Farnborough)國際航空展中,MiG-29首次在西方世界展演。蘇聯試飛員可佛丘為MiG-29巡迴展演的飛行員之一,也於此航空展首次演出以俯仰角進行垂直迴轉的槌頭(hammerhead)式機動。


1989年6月8日第卅八屆巴黎航空展可佛丘操縱藍303號MiG-29展演時,因右舷發動機壓縮器失效回流爆顫(compressor surge)而在低速下失控,在墜地前兩秒彈射;所幸落於爆炸火球外卅公尺而得以生還,僅受輕傷。



1972年6月4日,美國空軍飛行示範中隊「雷鳥」(USAF Air Demonstration Squadron "Thunderbirds")於維吉尼亞州北部華盛頓杜勒斯(Washington Dulles)國際機場盛大舉行的美國運輸展(Transpo ’72)活動進行壓軸表演。編隊左翼三號機飛行員Joseph “Joe” C. Howard少校因座機起飛前發動機故障而換乘備用六號機、序號66-0321的McDonell Douglas F-4E-32-MC Phantom II。飛行中因液壓臂失效導致水平尾翼控制面卡在舉升狀態無法回復,故在飛離觀眾人群後於一千五百呎高度棄機彈射,但傘降時落入飛機墜地爆炸火球中喪生。這也是雷鳥展演機首次失事紀錄。


內華達州內利斯(Nellis)空軍基地的美國空軍作戰中心(USAF Warfare Center)總部大樓即命名為Howard Hall以資紀念。
流氓國度的防空飛彈

2022年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中,「流氓國度」(Rogue Nation)部署的地對空導向飛彈類似俄製短程防空飛彈系統С-125「涅瓦」(Нева),外銷型稱為「伯朝拉」(Печора),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代號SA-3 Goa,1961年服役。



С-125為蘇聯首代低空空域防空飛彈系統,採雙聯裝或四聯裝飛彈發射架。1970年服役的改良型С-125M Нева-M之В-601П (5В27)遙控制導飛彈可接戰3.5-25公里距離、廿至一萬八千公尺高度以1.7倍音速飛行的航空器。包括П-15 Тропа (1РЛ13,北約代號Flat Face A)低空長程搜索雷達、ПРВ-11 Вершина (1РЛ119,北約代號Side Net)高度測定雷達、СНР-125 (北約代號Low Blow)射控雷達、飛彈、通訊等飛彈系統模組構件皆設計為機動或拖曳式載具,以利快速運輸部署。地面人員藉射控雷達追跡或在強烈電子干擾下藉射控雷達加裝的電視或紅外線影像,以遙控方式導向飛彈。





俄羅斯在上世紀九〇年代已將С-125全數汰換為С-300 (北約代號SA-10 Grumble),但其外銷型經長年逐步改良,在眾多國家仍為現役。科索沃戰爭期間,南斯拉夫С-125飛彈系統在1999年3月27日及4月30日分別擊落及擊損一架美國空軍Lockheed F-117A Nighthawk,也是至今匿蹤戰機遭防空飛彈擊落的唯一紀錄。


電影中可見密集配置的俄製C-125低空域短程防空四聯裝發射架,但並無此飛彈系統的雷達、通訊構件。此飛彈系統由雷達或視覺追跡,遙控飛彈攔截,原則上施放干擾絲(chaff)可對抗其射控雷達追跡。


然而實際上防空系統不會僅有一種,而會以不同導引方式的長、中、短程防空飛彈及防空砲進行縱深防禦。

現代攻擊機雖有辨識來襲防空武器導引方式藉以自動選定施放干擾絲或熱焰彈(flare)的能力,但面對多重防空系統的縱深部署與短程紅外線被動追跡防空武器(例如可攜式防空飛彈系統,man-portable air-defense systems, MANPADS),混合施放干擾絲與熱焰彈仍是常用的方式。



以比例換算,Rooster座機遭S-125/V-601防空飛彈擊中時約在200公尺高度。擊中後機體結構仍大致完好,藉慣性向前飛行且未翻滾。因此他比Maverick有更多逃生機會。



遭防空武器命中後若未有立即危害,飛行員會持續嘗試飛返基地,同時進行損害評估,非不得已不會棄機彈射。如此是為了盡量遠離敵軍控制範圍,降低遭俘風險。

防空飛彈通常不求直接命中,而是以近接引信起爆,藉濺射碎片損壞目標的重要結構。因此飛行員在座機遭擊中前也不會棄機彈射,將肉身暴露於濺射碎片的風險之中。

附記

2022年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中,Maverick在掩護用盡干擾絲與熱焰彈的Rooster時為敵防空飛彈擊中,在低空彈射後生還。






類似低空彈射生還的情節亦發生於1993年7月24日英國皇家國際航空展(Royal International Air Tattoo)。兩架俄羅斯MiG-29在展演結束預備返場降落時於低空意外互撞。撞擊後一架自座艙後方斷成兩截翻轉起火、一架左舷受損,兩機均立即失去控制墜毀。但兩名飛行員皆彈射生還且毫髮無傷,落地後自行走離現場。


樓主整理的資料也太多太詳細
這部電影真的可以榮登今年最好看的電影
看完只有一個爽字
關閉廣告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14)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