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愛樂弦樂團-黑孩子




先前有在板上分享過盛夏的孩子,不論在哪個時代都還是有些孩子需要幫忙,但他們要的也並不比人多,只要跟一般的孩子一樣就好。但很遺憾,他所處的環境就剛好沒這些東西,我們習以為常的一個家、一天三餐、每日生活所需...

所以當我得知這場黑孩子音樂會的訊息後就直接下定了,因為我想到一些往事。

---廢話分隔線開始,跟音樂會沒什麼關聯---
我其實是土生土長天龍人,不過上一代是從中國逃難來的,所以小時我們家的日子也沒很好過。我的舊家很多人去過,就是大安森林公園,從國際學舍旁的巷子好像叫56巷進去,一直走走到底的地方。而我家的後門出去,還記得隔壁是汽車修理廠,斜對面是建國南路加油站,那時建國高架橋底下還只有單層停車場。
因為住家學區劃分的關係,我念的小學是在仁愛路上的幸安國小,嚴格說喔,隔一條信義路可是大不同,信義路以北可說是天之驕子,信義路以南除非你真的很認真唸書,否則在老師眼中就是所謂的黑孩子,很遺憾,我就剛好是比較晚開竅的,所以還算是黑孩子,國小6年共三位班導,他們看我的眼神都有這麼一些不屑,更別說是母姐會時老師敷衍完我媽,再招呼其他同學家長時那個勢利的眼神、態度的轉變。
我在國小畢業後,曾經說想要去打國小班導,但都過這麼多年了,我的心態也漸漸轉變,不會再去想這麼激烈的手段,但還是希望能有機會,能在那三位班導的告別式上送上一副輓聯,上書「誤人子弟」。
---廢話分隔線結束,跟音樂會還是有點關聯---



在收到黑孩子音樂會入場券,一併有黑孩子繪本,前兩行分隔線中我說廢話還是跟音樂會有點關聯,因為看完繪本候其實我是有些感觸的,所謂黑孩子承受了很多他沒有能力是承受的歧視,做好事沒你的份,沒做的壞事總有你挨打的,沒唬爛,剛剛說我開竅得晚,我考試交白卷也罷,隔壁同學沒考好也怪我,我當時是不到十歲的孩子,又不是宋七力還是seafood哪來這麼大的感召力可以帶壞別人?
但如前述,我已經走過那一段了,但還有多少黑孩子走不過呢?
而這些黑孩子他們所背負的壓力、歧視、標籤,誰能先幫幫他們?


從《黑孩子》看見孩子的美好,與發光的生命故事──專訪「孩子的書屋」陳俊朗、古碧玲


這次的音樂會,有別於從那一天開始、盛夏的孩子,都是在講他們的故事。
從那一天開始,當陳佩文老師在校園拉琴,偶然被孩子聽到,於是就開始了他們的學琴之路。除了學琴以外,還要手把手拉著孩子們,不只有拉琴啊,他們可能今天沒人在家煮飯,那就留在學校一起吃吧。可能沒地方住,那就先到老師家吧,就這樣老師拉著孩子,大孩子拉著小孩子拉到現在這樣,前兩天拉到小巴的離合器都掛了。
https://www.facebook.com/chinaimusic/photos/a.225808760957958/933483543523806/?type=3&theater
而盛夏的孩子,其實原意是剩下的孩子,從他們自己的生命歷程出發。

到了黑孩子音樂會,他們為了其他孩子拉琴。


---其實這一段還是廢話,因為我到現在才要講這場黑孩子音樂會---


似乎是這幾年養成的習慣,事出必有因,當要講一件事情,不得不把前因先交代清楚,但我知道已經有人不耐煩了。
這場音樂會在國父紀念館舉辦,當時購票時鑒於先前看其他戲劇的經驗,決定把邊際效應發揮到最大,盡量買前面一點。在開場前我想主辦的想法也跟我類似,開始交代什麼是黑孩子,並且藉由幾位年輕人自己的經驗,其中一個孩子的爸爸會喝酒打他弟妹兇他啊嬤,即使他不喜歡回家,但他還是得回去,至少他爸爸的情緒由他來承擔(但這應該是由他來承擔的嘛?),之後出去蓋書屋有賺了錢,總算能拿錢回家,他忘不了阿嬤拿到錢的時候的眼神跟表情,如果沒有他多拿一點錢回家,阿嬤不知道日子怎樣過下去,只可惜沒多久阿嬤也先離世了。
接著按照往例,由王子建老師來介紹這場音樂會,雖然現在親愛愛樂有點名聲了,但當我回頭看,很遺憾沒有滿座。
有別於先前兩場「從那一天開始、盛夏的孩子」,這次演出曲目主要以流行歌改編,加進黑孩子的轉變後形成他們的故事。我全部的曲目,但其中如歷史的傷口(當年很流行吧!)、星星點燈、手牽手等,即使一時想不起來但聽一小段就會發現這些流行歌的歌詞,再加上他們的故事,原來有很深的含義。

說來也奇怪,就不記得曲目,不過聽完後還是一直在想黑孩子。有人看過繪本,說這怎麼回事?為何一定是去做工哩?我自己也當做水電學徒,做工的人其實要個好腦袋,但入門似乎又比較簡單。相比之下學琴真的是比較難一點。
(學琴有多難?請看小提琴借學生被刮傷逼他130萬買下 名師討20萬尾款判敗訴而且琴跟弓是分開算錢的)
也有人看了推薦序,會說「圈圈圈的!啊都是高高在上的專家學者博士,他們是真的知道黑孩子喔!」這點其實我也有些認同。

總之在音樂會後我還是一直在這些問題之中繞,好像繞不出自己小時的經歷。

https://www.facebook.com/chinaimusic/videos/916600662063381/
按這裡檢視網頁
群青的高空......朱色的殘照...... 飛舞而降臨的...白青之王者.... 紅色沙塵---- 白色的...火焰,光輝的
2018-12-31 10:37
確實是這樣 校園霸凌本來就不只是來自同學之間 一般大眾常會忽略教師 班導 甚至主任 校長這一群 有時甚至也是霸凌高手或幫兇 特別是在言語上的公然羞辱 真的會讓人記恨一輩子

但問題就在這邊 霸凌者不會不知道霸凌的後果是什麼 還有會造成他人怎樣的傷害 但既使如此還是毅然決然的這樣做 我個人覺得這就是人性中最卑劣的一部份 也就是對他人的痛苦的感受無動於衷
買票進場就是讚。

(((不筆戰,純個人想法)))
不過筆者說的問題可能是無解的吧。
而述說山上家庭教育的問題,有時也要反思一下,原住民的經費,在政府投入和一般生相比是比較多的。且升學上也是有加分、獎學金、、、都是獨立出來的。但是為何多年下來,說到山上的家庭教育問題仍是多年來沒有改變很多。 要別人給魚吃還是自已學會釣魚,這可能要思考一下。


s07179 wrote:
買票進場就是讚。 ...(恕刪)

有時是救急不救窮,但是這種窮,不論是金錢上、物質上甚至精神與親情上不救的話,就一路沈下去了。

但既然拉住了,在孩子還沒能自立之前就別放手,放了,他只會跌得更深。

很多資源是不是所謂看得到吃不到,比如國考加分,阿他可能連國民教育都還沒完成,或是紙上寫畢業,實際上沒念進去,那連考試的資格都沒有啊。
或是有些經費用下去,比如我印象中某鄉鎮購置電腦一批,但後續沒有持續編列預算維護、沒有師資,孩子只把電腦教室當網咖,再過幾年就全倒,那也沒用。
再者是,光是給經費、給特定資格優待,就是一種給魚不教釣魚。怎樣翻轉這種現象,這可能得要那些位高權重的想想看。


pariah.T wrote:
確實是這樣 校園霸...(恕刪)

這種事情在我們過去的人生中,可能是旁觀者、霸凌者,也可能是旁觀者。既然知道了,如何能有更大的智慧避免這樣的事情,或是讓下一代免於這樣的恐懼。


我找看看有沒一些練習片段,畢竟看文字跟聽到音樂是兩回事,尤其我這種文筆



群青的高空......朱色的殘照...... 飛舞而降臨的...白青之王者.... 紅色沙塵---- 白色的...火焰,光輝的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