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歲,नमस्ते 純淨的尼泊爾

原本9/1深夜可以到尼泊爾,但因為遇到加德滿都舉行環孟加拉灣多領域經濟技術合作組織(BIMSTEC)峰會,各國總理,包含南亞的印度、孟加拉、不丹、尼泊爾、斯里蘭卡,以及東南亞的緬甸和泰國,紛紛到尼泊爾齊聚一堂,機場也關閉了,所以同班機的人都被送到了孟加拉,一個我很不熟悉的國家。大家被「軟禁」在機場附近的飯店裡,托運的行理當然也無法取,只好在房裡洗個澡,穿回髒衣服,好好的補個眠。
我睡的很深,電話也沒有響,醒來走去廁所時,發現門口有張紙條,以為是Room Service的菜單,睡眼惺忪的瞄了一下,上面寫著集合時間、班機時間,還有港龍航空的簽名,我徹底醒了過來了!看看集合時間再看一下手錶,不是已經過了嗎?這是莫非定律!分發房卡時,我還想著會不會漏通知,櫃臺還很有信心的回答我,會各房一一通知。我不想要一個人留在孟加拉!匆匆忙忙背著包包,腦海裡的畫面浮出,大家等我等的不耐煩,我一上飛機就對我翻白眼,並咒罵著:你看就是那個白癡,讓我們等那麼久。跑到Lobby,一些人很開心的在聊天,其它人也陸陸續續的來,我放了個心,也故做鎮定等待Check Out。

到了尼泊爾機場,出關領行李,轉盤已經轉一輩子了,還是沒看到我的行李,後來在灑滿地的行李堆中拾獲我的行囊。買了張Ncell Sim卡,出了機場,前往住宿的地方,加德滿都塔美爾 Thamel,也是大多背包客、觀光客的第一個落腳處。 塔美爾區是一個有餐廳、店家、還有酒吧林立的市區。
司機載我到一個雜亂的小巷,一下車,踩在泥濘的道路上,站在飯店門口,望了一下四周,正懷疑我是不是訂了一個雷,但看著旁邊一間高級四星級的飯店,Yatri Suites & Spa,配的也是同一條稀飯路和米粉炒電線,一路上好像都是這樣,無論哪一區,這就是尼泊爾原有的特色之一。

相較猶太和穆斯林幾千年來,為了捍衛自己的神和聖地,造成了多次的衝突,印度教和佛教就顯得和平許多,在尼泊爾,兩大宗教還可以有很好的共處,很多佛教神像的額頭,也被印度教的信徒們點上了紅點,兩宗教的神明是明確不同的,印度教有三大主神,梵天、毗濕奴、濕婆,還有其他眾多神祇,信徒們也能很明確的說出自己所屬的宗教,但在這眾神國度,印度教和佛教的信徒會互相參拜兩大宗教的神。也許就像我們一樣,不會因為我是道教徒,只拜恩主公不拜觀音。宗教的起源歷史悠久又具有神話,但不外乎信徒們都希望透過神明的庇佑,讓家人和自己、今生與來生,平平安安,對於神明的敬重和虔誠的態度,是沒有差異的。

廟前的平台、屋頂上,有數量非常驚人的鴿子,是可以讓密集恐懼症發作的多。對於尼泊爾慵懶的狗兒來說,鴿子輪流跳在牠們身上,也趕不走睡意,依然睡得香甜。

這次在尼泊爾,更清楚的看到印度教信徒膜拜的動作。佛教多是雙手合十,不會直接觸摸到神像。印度教教徒會直接與神像接觸,摸神像再摸自己的額頭,對神像灑米、灑花瓣,供奉食物也直接供奉到神口了,與神明零距離。黑色拜拉弗Kal Bhairew像,手握兵器、腳踩屍骸,黑黑的臉,在我心目中就是八爺范將軍的形象,賞善罰惡的執法神明。

濕婆 Shiva與帕爾瓦蒂 Parvati,這對夫妻,靠在窗邊,庇佑著子民。左邊的窗內,有一對貓咪,效法濕婆與帕爾瓦蒂,也幫忙看護著大家。

在杜巴爾廣場 Dubar Square,會想要將所有的廟宇、神殿全部看過一次,通通收集到腦海裡。看著Google Map,左繞又繞就是找不到加塔曼達 Kasthamandap,應該是在這阿,走錯路了嗎? 尋問當地人,比向一個廢墟,掛著有點讓人傷心又安慰的海報,寫著 Let’s Rebuild Together...。2015 年的尼泊爾大地震摧毀了不少古蹟,至今還有部分古蹟還在修復中,即使如此,廣場的廟宇已經可以讓我看的很滿足了。

下午的天空很陰,九月還是尼泊爾的雨季,前兩週我就一直關注加德滿都的天氣,總是出現著一朵雲帶個閃電的符號,想到出來流浪一整週都是濕濕黏黏,讓我有點憂鬱,但至今還未遇到磅礡大雨,我覺得相當幸運了。無論如何,還是想按原計畫,前往位在加德滿都谷地的斯瓦揚布納特寺 Swayambhunath。慢慢爬那365階階梯,上去見那對雙眼。在還未來尼泊爾前,從旅遊節目和書籍就常常看到,因此我對那對雙美麗的眼睛印象很深。進入尼泊爾,也常常看到雙眼的圖騰,想要和釋迦牟尼佛對眼很久了。爬階梯的過程中,可以看到很多猴子,無論計程車司機、服務生,和我閒聊時,當都會直接問:你的行程有沒有去Monkey Temple?這裡的猴子大軍,並沒有覺得這是個寺廟,相當的自在,讓我連想到印度教神明,猴面的哈奴曼 Hanuman,是不是也像我們的孫悟空一樣,可以吹根猴毛變出猴子大軍。

帕舒帕蒂納寺 Pashupatinath 是供奉濕婆,位於印度恆河的上游,巴格馬蒂 Bagmati河畔,雖然沒有恆河遼闊,但坐在十米距離的對岸,儀式看的比在印度恆河邊上的Manikarnika Ghat 更為清楚,焚燒的氣味更為強烈。同樣沒有苦天喊地,過程相當的平靜。家屬用河水,為過往的親人洗滌雙腳,裹上白布,再進行火葬儀式,印度教信徒認為離開人世能回到母親河,是何等的神聖。

我跳上飯店為我安排的私家計程車,問了幫我送行的飯店老闆,從這到公車站要多少錢,他笑而不答,笑的讓我不知所措,我又多問了一次,他回答:先生,這是不用錢的,來的時候,我們答應你要機場接駁,雖然我們等了一天沒有接到你,但這趟是我們該補給你的。這是同間飯店讓我感到驚訝的第二件事,前一小時,Check Out付住宿錢時,我發現金額不對,怎麼少收一晚的錢,我在Agoda是訂了兩晚,他們回答我:先生,第一晚你因為機場關閉,被送到孟加拉,沒有住到,那晚不收錢阿!這是他們不會做生意,還是太會做生意呢,因為我回加德滿都的確又回了這家飯店,但我很確定,這些事情在其它國家,很不容易發生。
尼泊爾的交通也是亂中無序,沒有天橋和斑馬線,穿越馬路需要的是果斷和勇氣。一個夜晚,我和一個老外只是要走到對街,沒有路燈,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不斷呼嘯而過的卡車和刺眼的車燈,找不到時機,123衝、還是1234衝、還是....,後來一個當地人,很輕鬆老練的將我們拎了過去。


坐了一夜的巴士,頸椎和腰椎的椎間盤突出已經可以刺破椅子。我在波卡拉住的房間也是先前用信件多次拜託的,安排住X03號房,這個方位的陽台景最棒,沒想到他們真的幫我預留了。洗了個熱水澡,躺在床上看著費娃湖 Fewa Lake,這是整趟行程中,最舒服的一刻。

問了上山的車資,要NPR2500,我問有沒其它的方式,她說可以選擇騎車,也沒多想,直接前往腳踏車出租店。但總覺得那座山有點陡,腳踏車店的小弟,打量了我一下,相當肯定的說:你一定能輕鬆騎上山!我爽快且自信滿滿的牽了最便宜的車上路。騎10分鐘,就開始後悔,屁股開始痛了,避震器是裝飾品,椅子和小學的椅子一樣硬。騎了40分鐘才到山下。當開始爬坡上山1分鐘後,我已做好心理建設,要牽車上山了,這坡度是給選手騎的吧。頂著大太陽,回想剛剛腳踏車店小弟的嘴角有沒有上揚。那台車變成我多出來的包袱,慢慢推著它上山,烈日下推了一個多小時,很常曬太陽的我,回來十幾天了還在大脫皮。

不論市區或山上,路上都有一些小店,印著很大的可口可樂logo,賣一些飲料、餅乾、糖果、餐點,像是固定式小蜜蜂,在南亞、東南亞都很容易見到。路上喝水休息時,認識了一對兄弟,他們一開始並沒有看我是觀光客找我攀談,後來才知道,他們以為我是當地人。因為他們騎摩托車,所以先上山,但堅持要在世界和平塔 World Peace Pafoda上面等我,(那三貼一起上去嘛....)。山上人不多,環境也很清幽,沒有市區的吵雜,只會聽到日式誦經聲,看著潔白的塔,吹著風,鳥瞰波卡拉、費娃湖,平靜又舒服。

回飯店洗個澡,也無法顧及中午沒吃飯,中暑的微醺感,讓我的休息片刻,一不小心睡到晚上九點,電視還開著,湖景也黑漆漆的一片。醒來時還是昏昏欲睡,但我必需出門,因為要去買明天回加德滿都的車票,此外,我已經12小時沒吃飯了,想去街上覓食。在間叫Busy Bee的Bar吃了一個肉質很硬但很香的漢堡,但沒辦法像其他老外一樣,喝啤酒聊天、跟著節奏搖擺,繼續回去躺。


清晨四點多,天還沒亮,坐車上沙朗闊 Sarankot看日出。這邊的景致要用奢侈來形容,左邊是白雪蓋山、中間是金粉灑雲、右邊則是磅礡的雲海。還讓人興奮的是看到了安娜普爾納峰 Annapurna及尼泊爾神山魚尾峰 Machhapuchhare。我依然很幸運,在這樣的雨季,還能看到日出,而且是很標準的從山裡冒出金球的日出,過程非常短暫,半分鍾不到,金球就像坐舞台升降梯,耀眼登場!眼睛實在沒辦法這樣直視,但我想完全目睹和享受這過程,必需看到眼睛完全受不了為止。

昨晚買票時,travel agent和我說,明天8:00 準時在Hallen Chowk上車,我等到8:40,一個影子都沒有,旁邊的雜貨店老闆很熱心的要我撥打客運電話,他來幫我問個清楚,打了多通電話,沒人查到訂票紀錄,後來有一位男子,他騎著摩托車呼喊著我,我一開始沒有理會他,心裡想著:別來火上添油!我已經沒坐到車了,要去找昨天的老闆理論,但他喊著:我就是昨天那個賣你票的呀!老闆不找自招的出現了?他說他很抱歉,要我趕快上他的摩托車,我們一路追車,追到了總站,車已不在,最後在路上攔截成功,我和老闆擁抱一下,跳上車,慢慢從波卡拉搖回加德滿都。

回加德滿都已是傍晚,下了大雨,原本坑坑巴巴的地板積了水,整體狀態更像一個還未施工的工地。見雨稍微緩和,跑去吃書籍和網路上推薦的排餐,醬料的奶味很重,肉質鮮嫩。

睡了一晚,準備前往巴克塔普爾 Bhaktapur。到達目的地,並沒有先逛古城,直接上山去納嘉闊特 Nagerkot,民宿老闆很熱情的出來迎接我,因為他們家的入口不是很醒目。穿過高草、下了階梯,雲海就在面前!我今天就是要住在雲海裡!老闆知道我還沒吃飯,立刻讓大廚準備食物,讓飢腸轆轆的我,邊看美景、變吃午餐。

大廚,是我為他取的,一位笑容永遠掛在臉上的純樸大男孩,早時在杜拜速食店上班,現在回來尼泊爾幫忙。一會兒,起大霧了,非常浪漫的濃霧,瞬間霧又再度消散,好像坐著空中移動民宿,在雲中穿梭。

隔天一早,和住在隔壁房間的兩位大陸老大哥,牛氏兄弟,去上頭看日出,已經下了一晚雨,並沒有對日出有太多的期望,但是上天總是眷顧我,讓我看另一個版本的日出,原本是「山間探頭」改成「雲裡浮出」,把空中的白雲、底下的雲海,慢慢的染上漸層的金黃,目無法轉睛,瞳孔受到了二度的傷害,但依然值得。

和老闆、大廚、孟加拉籍朋友、牛氏兄弟,大家一起閒聊、嬉鬧了一頓早餐,只有我要先離開了,他們要繼續放空慢活幾天。我背上行囊,慢慢走下山去搭公車。感到很滿足,日出雲海也看了、當地美食也吃了、前晚睡的也香甜、唯一就是瞳孔依舊疲勞、被老闆和大廚的笑容病毒傳染的無法康復。

公車擁擠的程度不遜於印度的火車,大人、小孩、農作物、電纜線、家當等,能塞就塞,配上顛頗的山路,早上吃的馬鈴薯都快噴出來了。但讓我相當驚訝的是,即使收車資的小哥已經被擠到2/3在車門外,每個人被塞到像練瑜珈一樣,我沒有看任何一個人臉上有一絲不耐煩,明明知道已經塞不下了,大家還是會換個姿勢,想辦法讓後來的乘客上車。

尼泊爾的空氣也是相當精彩,交警的口罩和衣服,可能在一個輪班下來,就像百年地毯,抖出一個小沙丘的灰塵。但每個司機都習以為常,戴著口罩開著窗,女生將披肩嗚住口鼻,也成了一個習慣的動作。

回到山下的巴克塔普爾 Bhaktapur,從站牌走到飯店,巷弄裡的每一間老房子都有歷史痕跡的木雕牆,相當耐人尋味。到飯店後,我已經沒力氣上街找餐廳了,直接在飯店的頂樓透天餐廳吃飯。菜單上看到「Newari Food」 這麼道地的菜當然要點。盤中的豆子,原以為口感會像炸青豆一樣香脆,塞了一大口,超乎想像的堅硬,像是沒有爆過的爆米花一樣,咀嚼的非常吃力,對於習慣狼吞虎嚥的我,想快也快不得,我的嘴巴已經酸到不想再咬任何堅硬的食物。旁邊帶著圓框眼鏡的尼泊爾女生,看我吃的不習慣,還問我好吃嗎? 它會讓你的牙齒變得很強壯喔!

當天剛好遇到傳統節佛教慶典,潘查丹節 Pancha Dan Festival。信徒扮成Dipankar神在老城區裡遊行,大家包圍著大型佛像一起走。信徒會在這一天奉獻五項生活必需品,包含米、稻穀、錢、鹽和豆類。

台灣的珍奶,每一家的味道都有差別,這樣的理論應可以套在印度尼泊爾的香料奶茶 Masala Tea,有些茶味濃一點、有些薑味比較重,我經過每一家餐廳,都想點杯奶茶比較一下,做個排名。喝杯茶讓我的老腰休息一下,也看看潘查丹慶典下豐收的照片。小白從窗外一直望著我,也許是肚子餓了,也許是想要和我一起玩耍,他是我在尼泊爾看到最有活力的小狗。

最後一天上午,我還在巴克塔普爾,如果還會再來這裡,我會選擇住Himalayan Bakery,原只想吃個上午茶,進去後真讓人驚艷,氛圍很棒,日照非常的充足,似乎都可以聞到牆上木雕的味道,能住在歷久彌新的古蹟裡,享受舒適的休憩環境,喝杯Masala Tea、吃個Yogurt Cake,那是擁有歷史與現代的幸福。不過還是不解,為何尼泊爾政府可以開放餐廳和飯店設立在古蹟裡,在台灣,誰都沒有勇氣在赤崁樓裡裝潢做成套房。
Himalayan Bakery http://peacockguesthousenepal.com/services/himalayan-bakery/


雖然我是讀建築的,但實在完全沒有能力為地震受傷的古蹟做任何貢獻,但我和一位大陸的朋友,翻譯當地人想要表達的意思,為觀光路線留下了漢字「向裡走30米就是著名的孔雀窗」。不知道幾年後,我的字還會不會在那裡。

博達哈大佛塔 The Great Boudha Stupa是我的最後一個行程,當晚的班機要離開尼泊爾了。大佛塔這莊嚴的雙眼,越看越親切。轉了佛塔一圈,找間 Rooftop Restaurant點了一碗ThenTuk,看著人來人往的信徒和遊客,和不捨的大佛眼多對幾次眼。

博達哈大佛塔讓我待最久的其實是一家畫店,尼泊爾所有觀光景點都有賣畫,有些畫也都很相似,多為佛像或街景。在繞第一圈大佛塔時,就有發現一幅畫,吃完ThenTuk繞第二圈時,我還是很想再看它一次。因為這幅畫實在讓我很有感觸,是一位唐卡畫家 Gyanu Lama 的作品,把這次我在尼泊爾走過的景點,包含魚尾峰、帕舒帕蒂納寺、斯瓦揚布納特寺、杜爾巴廣場還有其它景點,都縮到4K的畫框裡,還有前年去西藏的珠穆朗瑪峰、布達拉宮,看著畫,幾乎在西藏的高山症又快犯了。它有我去過的景點,也有我滿滿的回憶。
Gyanu Lama 的作品也有在其它畫廊http://shambalaart.blogspot.com/p/blog-page_4038.html

回到香港轉機,在機場洗了個澡,雖然洗下了塵埃,但保留了我被尼泊爾感動的純淨人心。每個尼泊爾人和我聊天時,都會問:你喜歡尼泊爾嗎? 回答完全不需要客套,我真的喜歡這美麗到心理的國度。
這部影片送給在這行程中的所有朋友,也送給35歲的我。
2018-08-04 1:13 #1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