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陽台玻璃自爆故事(總圓建設在竹北的建案)

totop wrote:
好奇一件事
整個事情外牆玻璃破損
到底是住戶人為因素還是建商材料本身問題或設計問題?
管委會是否有請第三方做鑑定報告?
不是建商自己說了算
如果是前者
就包含雨遮等花錢了事比較簡單
如果是後者
事情就大條了
每戶都膽戰心驚的
未來發生事故全社區住戶承擔
另外不管對錯
管委會通常會盡力幫自己人
你們管委會感覺也很怪
怎麼胳臂往外彎的感覺(恕刪)


totop 大大您好,
別人的管委會(如下連結)…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2858188

而我遇到的管委會…
管委會是否有請第三方做鑑定報告?
==>>
管委會沒有請第三方作鑑定報告,不知道是不是為了省錢所以沒有作;我也不知道是那個天才覺得可以透過這樣的訟訴,來釐清玻璃責任歸屬。

最後,又因為有住戶的玻璃再度出事,109年12月2日區權會全數投票表決同意「區權人自費進行玻璃變更改良」。

繞了一大圈,還是回到原點。
Yvonne377 wrote:
樓主您好,或許是大家對判決書內容解讀不同,我看完就是樓主已修繕完成,所以管委會告訴不成立,然後雙方還有互相求償額外費用,也是不成立。至於玻璃是不是專有,樓主不是已經有po縣府回函了?

至於為何樓主已經表明是專有後,管委會還要對樓主提告要釐清是否為專有,這其中有什麼,我們這些外人不清楚,只有樓主您跟管委會明白。

==>>
根據上述言論,如果您不是住戶的話,我真的很好奇,怎麼可以了解得這麼仔細。
玻璃部分,我後續會再po文給大家知道,希望大家再給我時間整理資料。


還有,我不是樓主您社區的住戶,小的只是最近想買房,所以爬爬文,看完後發表一下小的小小心得跟疑問,如有冒犯到樓主,先跟您說聲抱歉。

我能明白樓主的立場感受,但可能小的是外人,所以可以看的更清楚樓主與管委會之間的矛盾,各有各的立場吧。

希望樓主能順利解決,就不用再回覆小的這個不重要的外人了。
樓主其實您從頭到尾寫的很鉅細靡遺,小的也不是只有爬此篇文,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得到貴社區的資訊啊!
而且,樓主回覆每篇文章,確實認真看,不難看出這裡面的問題與矛盾。

可能小的回應比較中立,惹的樓主不愉快了!

如果貴社區的管委會真的那麼78分,為何還可以連任呢? 樓主您說是吧?

事情是一體兩面的,小的不是單看出聲的一方就相信出聲的那一方的。

若詳細清楚點出疑問,都要被懷疑是否為貴社區住戶,那小的還是不要出聲了

再次感謝樓主回覆。
pentel_liu wrote:
年12月2日區權會全數


這實在太扯
你們住戶也太奇耙了
寧願自己花錢做玻璃改良
也不花一些錢做鑑定報告
等出事故才甘願
要是我趕快賣一賣比較省心
如果社區又是萬年主委
那這個社區真的沒救了
Yvonne377 wrote:
樓主其實您從頭到尾寫的很鉅細靡遺,小的也不是只有爬此篇文,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得到貴社區的資訊啊!
而且,樓主回覆每篇文章,確實認真看,不難看出這裡面的問題與矛盾。

可能小的回應比較中立,惹的樓主不愉快了!

如果貴社區的管委會真的那麼78分,為何還可以連任呢? 樓主您說是吧?

事情是一體兩面的,小的不是單看出聲的一方就相信出聲的那一方的。

若詳細清楚點出疑問,都要被懷疑是否為貴社區住戶,那小的還是不要出聲了

再次感謝樓主回覆。


hi Yvonne377 大大,
抱歉可能我用詞情緒化,造成誤解,在此跟您道歉;很高興您的留言,讓我可以一吐為快。
晚上我有跟熟識的住戶聊天,其實對方也不清楚判決書詳細內容,也在敲碗等著我更新文章。
造成誤解真是抱歉,對了,若您有空到社區看房,記得仔細看看是否還有陽台玻璃的空缺在那,不知道它是否已經修復好了。

如您說的:
如果貴社區的管委會真的那麼78分,為何還可以連任呢? 樓主您說是吧?
事情是一體兩面的,小的不是單看出聲的一方就相信出聲的那一方的。
==>>
前文提到,
臨時區權會當天有不少住戶可能因為有事無法出席參加,將委託書交到社區大廳櫃台,物業再將委託書轉交給管委會,再由委員們平分拿票。當天出席的委員們,一人持有多張票數。我如果時間上配合得到,我會盡量出席參加區權會。因為我無法確認,拿到我的委託書的人,所作的決策與選擇,是否真的能符合我的想法。經歷了好幾屆管委會,本人也當過一屆委員,我明白如果沒有多關心社區事務,就很容易被人牽著鼻子走,甚至自我權益也可能會被犧牲掉。
在下的話點到為止,感謝您的留言。
totop wrote:
這實在太扯
你們住戶也太奇耙了
寧願自己花錢做玻璃改良
也不花一些錢做鑑定報告
等出事故才甘願
要是我趕快賣一賣比較省心
如果社區又是萬年主委
那這個社區真的沒救了


hi totop 大大,
對於這件事我也很納悶,但是事已至此,我也無力挽回。
感謝您的關心,謝謝!!
====================補充說明 2021/4/27 (最新更新)============

從玻璃掉落,市公所調解,與建商在消保處調解,還有跟管委會驗收雨遮,再到法院的兩次調解以及一次的民事訴訟,這段期間本人與家人飽受身心煎熬折磨。先前的幾次調解只有總幹事代表出席,此乃小額訴訟(花費估算十萬),法官希望雙方和解,但是管委會不願意,所以才會調解了兩次。

最後民事訴訟那天社區某委員(給它78分的)當代表和總幹事出庭。管委會一開始說要透過訴訟方式釐清玻璃責任歸屬,可是訴訟提的是民事損害賠償,官司中又一直糾結在修繕後的雨遮排水功能不佳。
整件事變得荒腔走板,請大家仔細地思考,雨遮的實用性在那裡,這樣的訴訟是要如何釐清玻璃責任歸屬。陽台玻璃一再出事,最大的問題點還是在於玻璃。每次要調解要出庭,我與丈夫都要請假出席,這段期間浪費了我們多少時間與心力。我們又該找誰求償,愈想愈可笑愈無奈。

在民事訴訟過程,法官勘驗管委會提供的雨遮驗收影片(拿另一片雨遮來比較)。
兩座雨遮在下雨天,雨水從雨遮前簷流下的水量,兩者差異不大。所以法官建議兩造和解,但是管委會代表卻說,如果這樣的差異同意的話,日後像這樣的修繕,他們有何標準來要求驗收。
管委會代表還請書記官在下雨天時,親自到社區來勘驗。


不知法官跟書記官當下是否能夠體會我的無奈感,我常常被左一句「住戶」右一句「住戶」,壓得我有理說不清,好似我如果沒有作到好,就是不仁不義不尊重不在乎住戶。可是,我也是住戶!誰來體諒我!
當初聽到另一個委員一句: 我不願意留個有問題的雨遮給社區
聽起來義正言辭冠冕堂皇,但是我覺得自已修繕的誠意被糟蹋,我找來的廠商被汙衊。


110年3月判決出來了:
「被告2人已共同出資委請廠商將系爭雨遮進行修繕,並使該雨遮達正常雨遮相同之效用,已如前述,堪認被告已將受損之雨遮回復原狀。從而,原告空言指摘被告2人未依法將系爭雨遮回復原狀,進而請求被告2人將系爭雨遮回復至具備如附件敘述所述之功能,自屬無據,應予駁回。又原告既受敗訴判決,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依據,應併予駁回。」
判決書另外又提到:
惟被告並未提出具體事證舉證證明陽台玻璃破損及掉落之確切原因,且縱使有主張之建商選料,裝設上失誤、風勢強勁及氣候等因素之故,亦無解於被告於發現陽台玻璃損壞後,未有效防免玻璃掉落之過失。

綜觀上述,試問大家這樣的訴訟如何釐清玻璃責任歸屬。
對於法官的判決,我可以接受。當初在開庭時我有跟法官表明:我就是不想訴訟,所以才找廠商來修繕雨遮,但是我沒想到我修了還是被告。
我自認倒霉花錢修繕,在看清大家的心態後,我也不想釐清什麼玻璃責任歸屬,我也不可能花費一大筆金錢單獨去找建築公會或找結構師來勘驗評估,提出具體事證證明。

這個事件,本人有很多的感受。

好的建商,讓你住得像天堂;不好的建商,請自求多福。

作人要明辨是非,這個世界就會減少很多紛爭。
玻璃不是我放置上去的,我也沒有不當使用,只是個倒霉鬼,陽台玻璃掉落下來砸到雨遮。


心存善念,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因為你不知道提告你的人之一,曾經跟你是同公司但不同部門的同事,曾經一起進去委員會當選委員想要改善社區貢獻服務。即使我曾經擔任過社區委員,經歷過後完全不會想再擔任,因為不值得。

may313大大說的話,我真的真的真的非常認同。
有問題的管理委員會是真的很可怕你很難制衡的
就算你有能力制衡,也會敗在住戶的無知與冷漠
但好的管理委員會也可能會遇到有問題的管理公司
結果都很難多好,人性才是真問題,人多的地方不要去住,去玩就好
逃離也是一種選擇,面對也是一種選擇
沒錯,「人性才是真問題」,誰會在乎官司結果如何?大家最在意的是房價


因為官司,透過同事的介紹,我與一位張律師諮詢事件過程中,張律師看到管委會的訴狀。他說:我接了不少案件,大部分都是為了錢,但是從這份訴狀來看(管委會要求恢復原狀)不像是要錢,你是不是有得罪人。
我也只能搖頭苦笑...

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好人的沉默是罪大惡極」
http://www.cheers.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2633
引用文章其中內容:
好人最常見的行為模式就是「裝做沒看見」,但這麼做有好有壞。看到別人失敗或出糗時,「裝做沒看見」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明知他人正在行惡,卻裝做事不關己,就不值得鼓勵。「最大的悲劇不是來自壞人的暴力行為,而是好人的沉默。沉默是隱藏於暴力背後的共犯。」

http://newcongress.tw/?p=11996
引用另一篇文章其中內容:
美國民權運動領袖、一九六四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丁.路德.金恩曾說過:「歷史將會記錄,在社會轉型期,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過度沉默。」 被霸凌者常陷於孤立無援的處境而遭同儕排擠欺負,因此在遭受霸凌當下往往不敢為自己發聲,而當旁觀者見狀卻不願伸出援手,這樣對被霸凌者而言形同是「二次傷害」,因為旁觀者不挺身等於是在默許霸凌行徑的發生。

這個世界如果只有一種聲音,會是件很可怕的事。或許其它住戶可能礙於一些考量或是自我保護(戓是關我屁事),所以保持沉默觀望查看。我想告訴大家,我就是被霸凌,沉默就是幫兇。
身邊同事:整件事來說,就是缺乏同理心;等到相同事情也發生在自已身上,才會知道…

自已的權益,自已要努力爭取,天助自助者。感謝這一路上不少親友的幫忙,以及版上各位朋友的支持,讓我們可以關關難過又關關過,我們已離開社區遠離紛擾,日子過得平靜,等待訴訟結束後,與這個社區完全斷絕關係。
pentel_liu wrote:
110年3月判決出來了:
「被告2人已共同出資委請廠商將系爭雨遮進行修繕,並使該雨遮達正常雨遮相同之效用,已如前述,堪認被告已將受損之雨遮回復原狀。從而,原告空言指摘被告2人未依法將系爭雨遮回復原狀,進而請求被告2人將系爭雨遮回復至具備如附件敘述所述之功能,自屬無據,應予駁回。又原告既受敗訴判決,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依據,應併予駁回。」
判決書另外又提到:
惟被告並未提出具體事證舉證證明陽台玻璃破損及掉落之確切原因,且縱使有主張之建商選料,裝設上失誤、風勢強勁及氣候等因素之故,亦無解於被告於發現陽台玻璃損壞後,未有效防免玻璃掉落之過失。

綜觀上述,試問大家這樣的訴訟如何釐清玻璃責任歸屬。
對於法官的判決,我可以接受。當初在開庭時我有跟法官表明:我就是不想訴訟,所以才找廠商來修繕雨遮,但是我沒想到我修了還是被告。
我自認倒霉花錢修繕,在看清大家的心態後,我也不想釐清什麼玻璃責任歸屬,我也不可能花費一大筆金錢單獨去找建築公會或找結構師來勘驗評估,提出具體事證證明。


這個判決很明顯看得出來,
法官認為那塊玻璃是你私有的部分。

本魯的推測是,
貴社區管委會想使一石二鳥之計吧?!
直接提告求償雨遮毀損的部分,
不過他們也不在意這部分的結果,
重點是造成雨遮毀損的因,
也就是你家那塊玻璃掉下來,
若法官認為那塊玻璃屬公有,
那判決書的寫法應該不會這樣......
師承髦瀝洨唬郎,絕技: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hi Yvonne377大大,
昨天太快PO文,果然有不少地方遺漏,在此補上說明。

您提到的78分委員以及該委員說過的話,也提到「樓主要修繕前,好像沒有跟管委會討論要怎麼修嗎?」還有「但感覺從一開始要修繕前,就沒有和管委會討論」。
相信看過判決書的您,應該對法官的這段話有所印象。

因此,被告2人就系爭房屋陽台玻璃掉落致系爭雨遮受損乙事,並無過失責任可言,原告之訴自無理由。
退步言之,縱系爭雨遮之損壞屬被告2人之過失,修繕內容亦係經原告社區委員同意後,於109年7月8日僱請廠商修繕完畢,並支付相關費用;經修復之雨遮已達內部不會漏水之功能,故難認具有瑕疵,原告片面拒絕承認被告2人已將系爭雨遮修繕完畢之事,並請求被告2人回復原狀,自屬無據,應予駁回。


還好,當初總幹事有在LINE對話留言提到,所以我才能以此當物證提供出來給法官,不然我真的是有理說不清。(附圖)
補述,從截圖的對話內容,當時我的廠商才正進場修繕,還沒有修繕完成,管委會也還沒有驗收;
總幹事就告知我,還是一樣會走法律途徑釐清責任。
我也只能隨便他們,廠商是我們拜託親友出面幫忙找的,為此廠商特地留了兩天給我,修完雨遮他們就要趕往到台中施作其它工程,我能夠說不修說停工嗎?
我作不到,作人如果沒有信用,日後也不會有親友幫忙,更何況這還會造成廠商停工的損失。


既然您提到78分委員,另一位委員我給他比較高分,我給他87分。
對話裡他提到:
今年上任,社區遇到漏水問題,B棟中庭積水問題、磁磚、洗石子破裂問題,
主任有看到或是知道,都會協助找工人或是提供材料給我們更換,都是免費的。
社區大大小小都已在上兩屆點交完畢,我們何必要一直針對總圓下去,
往後四季繪交屋,鄰損的部分,我們如果交情不錯,可以請主任將B棟附近恢復到比以前更好,
為何我們不珍惜跟感謝別人無私的付出。
雨遮驗收總圓也有在關心跟查看…

另外,您提到了「而且,樓主所謂顯示委員的專業度,小的不懂想問一下,文中有提到樓主也曾是管委會一員之一,所以樓主也非常專業囉?沒別的意思,好奇。」

我也沒有什麼專業度,但是我以和待人盡力幫忙服務;在第一、第二屆管委會我有旁聽參加關心社區事務,後來自已當了委員。
每當有委員與住戶發生紛爭時,總是有委員說自已不支薪,還要花費自已的時間心力來服務社區等等討拍的話語。
我當過委員,每次開會幾乎有2至3成的時間是在拉D賽,聊社區八卦聊是非,真正在作決策的是四大幹部(主委、副主委、財委、監委),其它委員則是淪為投票工具人。
話說,我前公司同事當初一起進管委會,他發現當一般委員只是投票工具,所以他積極地想要當選下屆主委,在區權會前我將我的委託書以及手上住戶給的委託書一併給他;後來他也如願當選了主委,再後來我就被告了。
他當初提到社區事務資訊(例如財務報表)公開透明化,到後來也沒有什麼作為以及實現;換了位子換了腦子,這位子太恐佈了。
辣比洨腥 wrote:
這個判決很明顯看得出來,
法官認為那塊玻璃是你私有的部分。

本魯的推測是,
貴社區管委會想使一石二鳥之計吧?!
直接提告求償雨遮毀損的部分,
不過他們也不在意這部分的結果,
重點是造成雨遮毀損的因,
也就是你家那塊玻璃掉下來,
若法官認為那塊玻璃屬公有,
那判決書的寫法應該不會這樣......


hi 辣比洨腥大大,
這一石二鳥之計,也想得太美好了。但是最後有釐清玻璃責任歸屬嗎?為何不找第三方作鑑定?
您說的沒錯,確實法官見解認為該玻璃是專有。

法官非常細心,他提到關於縣府的使用執照,他說:
有新竹縣政府109年12月7日府工使字第xxxxxxxxxx號函可參(見本院卷第2xx頁),
是認系爭房屋建築物使用執照,並未明定陽台玻璃係屬專有部分或共用部分。

接著,法官以另一個觀點來闡述,
該玻璃設施並未與其他住戶相連結或聯通,且玻璃設置於陽台邊緣,用以取代陽台上
本應設置之女兒牆而構成陽台之部分,除專供住戶單獨使用外,構造上亦屬獨立,維護上亦係由住戶自專有部分之陽台內進行較為便利,而非如大廈外牆部分,通常由住戶共同僱工吊掛實施,依前揭規定與說明,應認系爭房屋陽台玻璃屬專有部分,並非共用部分無訛。


在法庭上,法官也有當庭問我們針對玻璃專有部分有沒有意見。
我與丈夫均回覆法官:沒有意見

我們不想釐清玻璃責任歸屬,也不想再花費金錢力氣去提出具體事證舉證證明陽台玻璃破損及掉落之確切原因,讓人撿現成佔便宜。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