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yiduks.com/read_638372_27352.html


美索不達米亞之眼——中東十五年

第23節


日期:2017-04-16 15:06:39

  當然,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沒有。納吉看出來我做了一些改動,也清楚他的眼睛可以看得更清楚,甚至我的屏幕跟他的屏幕有所不同。
  他非常感興趣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很多細節我也不方便跟他說。不過我有合理的藉口,那就是要幫助他連接希卡爾自行高炮,組成彈砲合一防空系統。
  技術資料在國內的時候基本沒有準備,因為咱們國家根本沒有希卡爾,我們的自行高炮是自己設計的。

  這就需要自己根據現場的情況進行攻關,這個時候,納吉營長就起到了相當關鍵的作用。
  日期:2017-04-16 16:04:08
  白天事情比較雜,而且伊拉克太熱了,四十度,雖然車子上面有空調,中午還是感覺很不舒服。
  晚上就不一樣了,傍晚開始就逐漸涼快下來,可以專心思考。納吉的家在巴格達,而且他跟一般的伊拉克人不一樣,很有理想,也很專注。

  晚上就跟我一起回來場站。連接這兩個系統的火控其實道理很簡單,就是首先保證兩邊有一致的工作語言,然後就是物理連接。
  SA-8系統有一個特點,為了縮小發射的有效反應時間,它的導彈是一直對著火控雷達瞄準的目標。正是這個特點,才使得它有可能連接到希卡爾系統上面。

  像SA-6,它的導彈就不跟著雷達走,要發射以後才校準,因此如果SA-6連接希卡爾,就需要大規模升級兩個火控系統。反正當時的條件,我是沒有辦法搞定的。

  日期:2017-04-16 16:52:11

  首先在SA-8的火控系統裡面找到空白端口,然後抄下導彈瞄準程序的技術指標,複製到空白端口的發送。再將希卡爾自帶的火控系統隔離,將其信號中繼器連接到SA-8。連接成功,測試,沒反應,暈死!

  叫納吉來商量。首先把原理跟他介紹了一下,再看一下具體的連接。納吉也認為沒有問題,有點為難。因為時間比較晚了,我們就先回去軍營,次日再說。

  納吉跟我一樣有強迫症,這個是早上我才發現的,這伙計一夜沒和眼,就琢磨這個系統來著。他重新檢查了系統指令,覺得應該是SA-8系統的指令與希卡爾不兼容造成的。於是早上回去重新檢查了希卡爾的信號系統。

  老毛子當時已經有了“通古斯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給到薩達姆大叔。

  通古斯卡所使用的自行高炮,其實就是在希卡爾的基礎上升級的。不同的是,希卡爾用的是電容電子管傳輸線路,通古斯卡已經升級到了線路板射擊。

  好在納吉對這個東西不太陌生,他採用了最原始也最有效的方法,窮舉反推法。


  也就是自己製作了一個測試線路,連接到希卡爾的執行裝置。然後輸送信號,測試執行裝置的反應,以此來確定源信號的類型規格。確定執行信號的規格類型之後,再來確定源信號的規格類型,最後做一個轉換器,把源信號的動作翻譯成執行機構的語言,然後傳輸到執行機構。

  日期:2017-04-17 08:46:20

  說起來很簡單,其實一共花了差不多五天時間,沒日沒夜的修改測試。前面說過,雷達偵測系統在規定的時間內是不能關機的。因此測試只能在白天斷斷續續進行。

  還是要說,雖然出身名門家境殷實,納吉營長真的不是典型的伊拉克人,倒是有幾分類似中國軍人,執著、勇敢、不畏困難,更主要的是,有著艱苦奮鬥、堅毅不屈的軍人本色。跟他一起工作,可以感受到他的個工作熱情。

  修改以後,聯機進行測試,感覺非常好,看著卡希爾和SA-8一起隨著火控的指引旋轉瞄準,心裡真爽。

  隨後,就要進行實彈測試。高炮的實彈測試其實很簡單,就是打氣球。放幾個氣球上天,等到飛上了1000米左右的高度就開火,然後再2000米、3000米……。

  氣球是我親手放飛的,直徑大概1米左右,當天很晴朗,風也不大,氣球緩慢的直線上升。

  預警雷達在300米左右發現目標,繼續等,大概在1000米左右,打了四個連射。希卡爾使用的是30mm實彈,通常一個連射40發,但是看著彈道很清楚,歪得很明顯。可是,預警和火控都看的很清楚呀,為什麼會沒有命中呢?

  這時候,負責導彈的大個子跟納吉說了幾句,納吉點了點頭,然後走到我旁邊,指著SA-8指引車說,導彈的火控雷達跟高炮的砲瞄雷達不一樣,瞄準精度也不在一個數量級。

  也是,火控雷達大概瞄準方向就行,雷達信號從基站以扇面發送出去。砲瞄雷達就複雜得多,還要具備彈著點糾偏、風阻測算糾偏等等功能。

  所以,從設計理念來說,這個改變是有問題的,是用大砲打蚊子的方式,也是不可能達到設計要求的。
  我沉默了,於是跟納吉商量怎麼樣恢復系統,還有可能明天就轉場,也再思考一下有沒有其它的解決方案。

  這一次與納吉的並肩戰鬥,我們兩人建立了彼此的信任。納吉說他可以送去辦事處,順便回巴格達他家裡度週末。

  日期:2017-04-17 10:56:08

  想想也行,第二天就一起出發了。吃過早飯,一下子就看到了布加迪,納吉讓我來開,我“虛情假意”的推辭了一小下,就坐在駕駛位。有了第一次的教訓,這一次踩油門的時候相當小心,輕輕地被布加迪牽著上路了。當時的伊拉克3號高速公路還是戰備公路,兩伊戰爭後由中建某局承建的,也是納西姆曾經參與修築的,路況真不錯。

  伊拉克的高速基本沒有攝像頭,就算現在也沒有多少,這個跟國內比可“差”多了。因為曾經開布加迪上過220,所以從那以後開普通車速度上150以上都感覺有些飄,每次都抱怨車子太差。哈哈!

  平時六七個小時的路程,布加迪四個半小時就到了。我們直接繞過巴格達來到拉馬迪,然後跟納吉告別,他開著布加迪再回去巴格達。
  我真的很不捨,不光是布加迪,還有納吉。納吉這樣的有理想有文化有道德有技術的四有軍官,在當時的伊拉克部隊中確實很少見。

  日期:2017-04-17 12:49:56

  這一次人很整齊,姜處、濤哥、魏哥都在。大家很驚訝,我居然開著布加迪回來。像姜處這樣遊蕩東南亞北非南美這麼多年的,也沒享受過這種待遇。

  不過,我依然故作鎮靜,一副飽經風霜的樣子。中午吃飯的時候,跟大家介紹了希卡爾改造的經過。

  這項工作並非我的必要任務,而且屬於預研,因此請大家集思廣益是沒有問題的,不算是洩密。夜鷹的事情就不能說,打死也不能說。濤哥聽了,馬上大笑起來,說兩年前空軍派人參加巴黎航展的時候,彈砲合一系統已經如同雨後春筍了。
導彈修改一下,放在自行高炮上面。

  姜處認為這樣也有問題,肩扛式大都是紅外制導的,精度一般,而且需要從後面攻擊,因而存在角度不匹配的問題。論道正面攻擊的效果,還是要雷達知道的導彈。
澎湖花火節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