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與健行 - 翠峰湖之迷霧森林 - 運動

前往內容


翠峰湖之迷霧森林

2014年4月10日氣象預測太平山多雲降雨機率30%,清晨仍然決定上山走了一趟嚮往許久的翠峰湖周邊步道,回來多日仍沉緬於那美麗的山林景色諸如 : 冰河期孑遺植物山毛櫸春天翠綠的容顏、步道旁豐富的自然生態、山嵐雲霧飄渺在湖面樹林與山巒間如夢似幻的翠峰湖、紅檜扁柏台灣衫珍貴的高山植物、已停伐林場的人文歷史、還有與南胡杜鵑、玉山杜鵑同為喬木狀冰河時期孑遺物種;長的像樹一樣的台灣高山杜鵑等。四月雖然沒有秋黃落瑛蕭颯,卻見到滿山生機蓬勃綠意盎然的春天氣息;值得為這次的行旅寫一篇紀實,記錄我的所思所見。


從土場到太平山莊24.2K,山路蜿蜒曲折大部分的時間與路段雲霧瀰漫開車要非常小心,遇雲開霧散的路段搶拍一張低海拔不甚美麗的藍天白雲的風景照;真的見笑! 不好說這是雲海。


8.22分行車至23.2K處見管制站,需左轉行駛翠峰湖景觀道路。當日站內無人;逕行駛入。


一路仍需行駛於蜿蜒的翠峰景觀道路,所幸早上時間沒有濃霧,景觀道路15.5K處抵達翠峰湖環山步道西口,雖多雲但陽光依然露臉。


從西口開始今天順時鐘方向的步道之旅,請看今天的旅行地圖。


初行階梯拾級而上約225m抵大元山林場時代,晴鋒線蹦蹦車運材鐵道遺跡整修後之平坦步道。


引用當年生活在大元山工作站伐木工人小孩陳東元先生回憶錄之"大元山運材路線簡圖",讓大家多少了解當年的林場木材運輸路線與工作環境印證本文的人文歷史說明。
現在大家都認為翠峰湖屬太平山,早期大元山林場雖是太平山林場的分場,其實在翠峰湖工作的林場員工及在這裏長大的孩童,一直認定翠峰湖不屬太平山,應是大元山,翠峰湖附近山區砍伐的木材都經由當時大元山工作站管轄的晴峰線(運材磞磞車)、晴峰索道、翠峰線(運材磞磞車)、翠峰索道、大元山四公里線(運材磞磞車)、 鞍部索道、 中間、古魯索道、 古魯(運材卡車)、經寒溪、四方林、廣興運至羅東竹林,與太平山林場之木材經由土場集材運至羅東是兩條不同管理單位的運送路線,民國62年,大元山運材磞磞車晴峰線與太平山運材磞磞車三星線在中興崗接軌,現在太平山莊至翠峰湖的景觀道路即是 依照當年二條運材磞磞車鐵路接軌的路線加以整修。民國30-60年代,蘭陽林區管理處(現為羅東林區管理處)所轄太平山與大元山兩處林業砍伐山區, 以生產材積總量,不分軒輊,主要以紅檜及扁柏為主,其他樹木統稱為雜木,不是砍伐對象,現在翠峰湖山毛櫸國家步道裡冰河時期孑遺的珍貴樹林山毛櫸之所以能逃過浩劫,便是此原故。因太平山開發較早且名氣較大,且大元山林場每逢颱風天然災害造成的破壞慘重,坍了就修,修了又塌,大元山四公里鐵路線靠近七號坑索道(翠峰索道)附近大坍方,山壁全面坍塌,民國63年林務局決定裁撤大元山工作站,翠峰湖的管理劃歸太平山工作站,後來便誤以為是屬太平山。


行進到第一個觀景台。


看到翠峰湖景觀的一部分,尚未達前方觀湖平台的最佳位置。。


第二個觀景台。


看到的翠峰湖景象。


第二號橋,林務局為方便遊客行進於山溝小溪上架設木棧橋,沿途總共有10座。


晴鋒線蹦蹦車運材鐵道遺跡。請見樓上大元山運材路線簡圖。


以及當時為防火安全用水泥所建造的油庫,現外觀貼以木片作為生態解說站。


解說站內珍貴的圖片說明,有興趣的讀友請放大閱讀;尤以中間圖層山地運材軌道圖,足以說明當年大元山林場的運送木材方式從砍伐、集材、鐵道或流籠或索道輾轉運送之艱辛程度。


最佳翠峰湖全貌位置,參考樓上翠峰湖步道地圖左側上方之觀湖平台圖示。翠峰湖當地居民在林場時代稱之為"埤仔"台語發音,是全台最大的高山湖泊,海拔1,840公尺,翠峰湖水源是附近山區雨水匯集而成,而本區雨季九月至十一月僅三個月,湖面最寬達25公頃。


春天盤古蟾蜍出來伸伸腿,步道兩旁這個季節經常看到。


陽明山仰德大道上也常會見到的行道樹,葉子一束兩針極易辨識。


因湖的東側有頁岩滲水層,湖水不易蓄滿,乾季水位降低,水位差4公尺左右,露出大片主要植物為燈心草之水草地,晨曦霧氣瀰漫,日出彩霞萬千,晴日山林倒影,偶有自湖面升起縹緲水氣,夢幻景緻,宛如置身仙境。


集材柱上尚殘留鋼索,見證伐木時期吊掛木材的痕跡。


步道旁附近殘存廢棄鋼纜。


開始進入檜木林區,見到檜木殺戮戰場遺跡,中空或砍伐後的樹頭橫屍遍野,見證伐木時代大元山林場對紅檜扁柏的斬盡殺絕。


伐木遺留下的樹頭;大元山林場是臺灣林業砍伐破壞最徹底的林區,包括腰圍是阿里山神木兩倍的數千年神木,以及每棵都是千年以上的二代木等台灣珍貴神木都沒有遺留,當時對紅檜及扁柏等的摧殘,只能以“滿目瘡痍”來形容,剝削得整座山赤裸裸的。民國63年大元山林業結束時更進行有計劃的毀滅性摧毀,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讓後人追蹤,連刻意留下的神木及整片原始台灣杉森林全被盡數砍伐,大元山林場最後的慘狀是連一根運材鐵道枕木都沒有留下。摘錄陳東元先生"被遺忘的台灣大元山森林開發史"。現在知道了為什麼這裡看不到一棵神木的道理了!


台灣鐵杉為松科植物俗名油杉。


初遇台灣高山杜鵑,在太平山國家森林遊樂區最常見的杜鵑是台灣杜鵑,冰河孑遺物種在峰高谷深、隔絕性高的山區中演化成台灣特有種,與南湖杜鵑、玉山杜鵑同為中高海拔的樹狀杜鵑花。


砍伐後的檜木再度生長出第二代。


奧陶紀為寒武紀之後的地球較新的另一地質時代距今約4.4億至5億年前。


因本區域多雲霧、終年潮濕,造就豐富的苔原生態。本區中多低濕小塊狀平地,溪溝內苔蘚類生長茂密,翠綠而質地柔軟且保水性強的泥炭蘚遍地,叢生在高大聳立的檜木林間,形成一特別的環境景觀。哇! 無法想像4.4億年前的物種遺存,就像這些嗎? 姑且信之?


步道在此特別利用低架高棧道來保護此地特殊的苔原植物相,也由於全年降雨日約半年以上,年平均相對濕度高達百分之90以上,屬於重濕度型氣候,步徑含水量極高未免泥濘難行,林務局在平坦路段以枕木鋪設。


苔原區解說之立體四方牌。


多雨潮濕的氣候生態根莖枝枒上包覆著苔鮮植物。


紅檜木易中空腐蝕折倒,遊客從中低頭通過以彰顯古老神木的偉大。扁柏(黃檜)較不易受蓮跟腐菌侵蝕。


另一顆中空腐蝕檜木被伐去上半段可用木材。


枯木樹頭再度生長二代檜木。


間或有利用自然的工法,讓設施融入地景當中,與當地環境形成協調的景緻,且能保護當地的自然生態的碎石步道。


扁柏又稱黃檜其枝葉鱗狀向下垂生較為濃密,與紅檜枝葉狹長較為稀疏向上生長有很多地方可以分辨其不同,兩者都屬柏科檜木。


台灣杉,松科植物針狀葉型摸起來有刺痛感;其他見解說牌說明。


檜木死亡後屹立不倒形成白木林。


白木林折倒的檜木一景。


這一顆檜木三代同堂。


這些新生代檜木林應屬伐木場停止後的人工栽植區。林務局除了繼續經營高山祖先遺留下來山地資源遊樂區賺容易財外,也應該將曾經砍伐殆盡的林場,有計劃性種植林木回復生機,好像也看不到台灣未來的林業政策。


行走至此叉路約2.95K,右行1K到翠峰湖環山步道東口,取左平元原自然步道0.85K達道路封閉處。


平元自然步道前身也是林木生產時期的運材軌道,後期更有部分路徑整建為林道。在林場經營年代,由此地出發經平元林道、經索道或流籠、古魯林道經大元山工作站到寒溪,是當時運材重要道路全長26K;但伐木時代結束,本段路線因維護困難廢棄,且伐木殆盡已無經濟價值,今日整修較無安全顧慮的一段作為自然步道,提供遊客健行,並可遙想當年林場時期的點滴。


進入後左邊就是板劈理的地質景觀。


不懂地質看右下角解說牌吧!


由於也是運材軌道整修後的步道平坦易行。


步道兩旁長滿翠綠而質地柔軟且保水性強的泥炭蘚遍地,以為踩踏柔軟的草地,溢出的水卻能將你的鞋面淹沒。


沿途有多棵尚未成材的二葉松,應該是林場結束後栽植。


步道封閉處,卻封閉不了當年大元山林場的工作人員的記憶,林場的精華全部塵封在禁止進入柵欄後荒煙蔓草耐人尋味的長廊,另一頭的寒溪古魯也僅開放短短的步道供人憑弔曾經有短暫輝煌的大元山林場的歷史歲月。


步道終點這裡設有休憩平台,可以眺覽南澳北溪上游的溪谷,可惜此時已迷霧茫茫沒有展望,柵欄邊有種植兩顆新生代喬木,你看出來熟為扁柏孰為台灣杉?右邊扁柏左邊台灣杉。


回程路上看到背部有朱紅色斑塊的盤古蟾蜍。


又回到平元自然步道與翠峰湖環山步道的交叉口。


往東口方向路邊有台灣赤楊林,林地的先鋒植物固定氮素改善地力的植物特性。


續行經過休息區有一棵長的像樹一樣的台灣杜鵑。


樹高大多在二~五公尺左右,不過仍然超過一個人高,跟矮小的杜鵑類比較起來更稱得上是巨樹。



葉子叢生在枝梢,呈倒披針狀長橢圓形,長8至15公分,葉背有灰褐色至白色毛茸。台灣杜鵑的開花季節約在四月至五月,花朵聚集在枝條頂端,7至15朵一叢,花朵白裏透紅,花瓣與其他杜鵑花一樣有明顯色斑,有時末端或中心會帶著漸層的淡紫紅色,甚或整朵呈現粉紅,顯得十分嬌嫩。


從西口一路行來看到這個展望台意謂著環山步道將近終了!


攬翠倚峰詩情畫意,但當地靠林場伐木艱苦生活的人都稱呼為"埤仔"(台語),林場伐木時期的蹦蹦車鐵道稱為埤仔線。這裡也是最多遊客從東口就近走約300m最近的觀湖景點位置,但非最佳拍照位置。


每年一月及整個春天則為枯水期,這時就可以明顯地看出一大一小兩個湖面相連的葫蘆形水域,周邊露出不少的草澤泥地。


自拍時湖面已經起霧朦朧,翠峰湖已迷迷濛濛,若隱若現,山風吹來,雲嵐散去,湖景乍現,而忽焉又從眼前消失,今天幾無遊客,可以靜靜享受湖面的寧靜與夢幻!


休息拍照後11.27分續行木棧道走東口方向可至望洋山步道支線登山口。


步道左側望洋山支線登山口約距東口250m,階梯拾級而上即看到這棵倖存巍峨的扁柏;檜木的珍貴如此說明;紅檜要長到樹幹直徑50cm要120~130年,扁柏(黃檜)更長則需350~400年。


續行經過木棧橋。


支線入口到達氣象觀測站約300m。


路標指示到望洋山觀日台650m,左轉東口停車場250m。


續行路旁常有連根拔起傾倒的植物,繼續展現無窮的生命力,活得好好!不知為闢路破壞或天災傾倒?


由於是登頂到觀日亭,一路階梯陡坡直上。


望洋山海拔2050公尺,位於翠峰湖旁,在附近的山系中海拔高度僅次於三星山, 天氣晴朗時,從山頂可以遠眺蘭陽平原及太平洋上的龜山島。望洋山也是翠峰湖地區欣賞日出的最佳景點,山頂建有一座觀日台。清晨破曉之際, 山頂望見遠處蘭陽平原燈火闌珊,而霞光乍現,照映雲海,旭日冉冉昇起,金光閃閃,瑞氣萬千, 穿透雲間,景色極為壯觀。今天對不起因雲霧全部沒有,以上說明下次再來或能看到。


望洋山觀日台(亭)自拍一張,真的沒有半個人影?



觀日台上有太陽能板收集電力猜測為供應下方氣象觀測站使用。


回程850m處見高山杜鵑花開花謝,滿地的花瓣化為春泥,大地循環生生不息。


林黛玉小姐看到此景恐怕會暗自飲泣活不下去了! 思憶台灣名謠望春風"花謝落土不再會" !

好佳在 ! 這棵枯萎了那顆盛開,林黛玉安啦!。4.5月是台灣高山杜鵑的開花季。


黛玉小姐!癩蝦蟆又來了,你會害怕嗎?盤古蟾蜍。


走回到了翠峰湖東口停車場,望洋山步道標示牌正在做清潔整修工作。


望洋山下來後左行至翠峰山屋,以豪華山屋名義經營旅館之實,只有林務局才有辦法! 時間約12.30分下午起霧時間,山屋靜謐的被大霧壟罩,入內休息享用自己帶來的簡餐與補給飲用水。


12.45分入口處,繼續今天的第四條步道,台灣山毛櫸步道入口就在翠峰山屋旁,山毛櫸族群面積約900公頃,是溫帶落葉樹的代表,也是冰河時期孑遺植物,大多分佈在溫帶地區,而台灣是山毛櫸全球分布的最南界,也是北降現象的樹種。


步道入口處不遠看到左邊四季色彩大型解說看板,山毛櫸步道四季景色迥異,各具風采,春天吐出新綠、夏日碧綠盎然、秋天黃葉耀金、冬季葉落枝枯。臺灣山毛櫸又稱臺灣水青岡,屬臺灣珍稀植物。


山毛櫸步道前2K為大元山林場時代運材鐵道"埤仔線"整修完成,故仍遺留有工作鐵皮屋、鐵軌、轉轍器等遺跡等。


過木棧橋左邊土石流沖刷痕跡尚未復原。


午後雲霧靄靄,一個人行進在台灣杉羅列兩旁靜寂曲幽的山徑內,不僅活動筋骨也療癒被都市塵囂禁錮已久的心靈。


埤仔線鐵軌遺跡。


疏忽未看到左後方平台的轉轍器遺跡,看到左方岔路方想起應是從遺跡過來的小徑。


2.7K附近,前方原來的步道因坍方封閉,林務局另闢腰繞新路先下後上,回程要叫苦了!


3.2K新路與舊路會合處已達稜線路段,開始出現山毛櫸的蹤跡;一棵、二棵然後接近終點處一片純林出現。


每年的十一月開始,山毛櫸葉片開始轉黃,映著秋高氣爽的藍天,形成台灣難得一見的景觀,此時也是最多遊客造訪的時節。地處亞熱帶的我們總是欣羨著溫帶地區整片山的楓紅,其實入秋後最美的變葉木,非山毛櫸莫屬了!


春天山毛櫸的翠綠樹葉鋸齒狀的葉緣微黃,為山巒增添幾許春綠。


沿著山稜木棧道繼續上行。


山毛櫸生長在這片山區的東北稜線上,被北方的三星山系及南方的南湖山脈群山所環繞,形成東北低西南高的畚箕地形,長期東北風吹襲有風剪現象。


朦朧美麗的山毛櫸稜線步道。


3K+800 到了!


步道終點休憩平台。


平台景一。


平台景二。


平台景三。


平台景四。


平台邊上最粗壯的山毛櫸,林場伐木時代只取紅檜扁柏,其餘認為是雜木,銅山這一代山毛櫸得以存活下來。


午後雲霧飄渺與翠綠山毛櫸輝映。


整片山頭為山毛櫸純林蔚為奇觀。


台灣山毛櫸是溫帶樹種,此地是全球山毛櫸分布的最南界,而且只生長在面對東北方向的山稜線附近。


山毛櫸林一。


山毛櫸林二。


在平台上一個人靜靜地沉醉在這迷霧的森林裏,大地靜寂時間彷彿停止,想起柳宗元這首五言絕句"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簑笠翁,獨釣寒江雪",此刻無江無雪卻有山嵐朦朧與翠綠,思古之幽情作詩一首: 霧白迷離向陽處 春綠暄染滿山巒 山嵐輕煙飄翠峰 雲霧靄靄鎖銅山, 午後2點離開下山回程。


約午後3點回到翠峰湖東口,停車場空無一車一人,休息片刻續行柏油馬路1K回到西口停車場3.30分開車回家。結束豐富充實知性的翠峰湖步道之旅。
華無闕 wrote:
2014年4月10...(恕刪)


這篇寫得真是好,一日攻克四大步道,是我目前看過介紹翠峰湖步道最詳盡的文章了.
華無闕 wrote:
2014年4月10...(恕刪)


步道封閉處,卻封閉不了當年大元山林場的工作人員的記憶,林場的精華全部塵封在禁止進入柵欄後荒煙蔓草耐人尋味的長廊,另一頭的寒溪古魯也僅開放短短的步道供人憑弔曾經有短暫輝煌的大元山林場的歷史歲月。


記憶時空長廊,充滿遐想,也可能會讓你刁山獸居,雖然太平山開放的步道多走過(含三疊),但這段長廊,曾經在二十二年前讓我撤退,九年前走過兩回,四年半前暗夜芒草卡關(第一上行是在寒流中卡關數次)。

封閉的欄杆上有比中指的手套!後來8月時再去,又去立起來!代表我對這芒草長廊的敬意!

最近幾週,俺在寒溪古魯流連,又有老外想走到太平山,也有人邀約,不過這山野屬性,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前幾天遇到一位大哥拿彎刀不知要砍到那兒?説三十年前騎機車過?要來探探。
我説:野火?
他道:DT!
我咧,老年代,野火比較遐想!

寒溪端,天色瞬間變。本來要去日光浴。


等待不一定有結果,但冬日古魯之晨,你必須學習等待,等待天明、等待陽光灑入溪谷,那將是九點之後的事了。


後來探某溪溝獵路,40多公分鐵線蟲!


還有小螞!上到脖子。
ʎǝuɹnoſ ʎɯ ǝǝS 等待與告別: https://youtu.be/k1lf_n0Vs-I

1頁 (共1頁)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