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04 路線:Dovan > MBC

前一天晚上在山上與新結識的朋友們廝混到了深夜,一夥人在不知不覺中建立起了友誼,於是和他們約好了隔天用完早餐一起結伴出發。


・看其他尼泊爾旅行文章可至部落格:ONE BACKPACK
・新書上市:跟你一起看風景 一人一犬的日本公路冒險
・Facebook粉絲頁:窮得只剩一個背包

睡醒後,我們幾人圍在長桌前一起享用早餐,原以為是個稀鬆平常的早晨,不料此時旅店的人員們忽然從廚房拿了一個插著蠟燭的鬆餅出來,一邊唱著生日快樂歌一邊走向加拿大女孩Fabienne,把眾人都給嚇了一跳,原來今天是Fabienne的21歲生日,同行的德國旅人得知後,悄悄地請旅店準備這份驚喜,當這份特製的蛋糕一送上桌,把酷酷的她都給弄哭了,感動得不知如何是好,當場無論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旅店裡的所有人全都一齊很有默契地一邊拍手一邊對著她唱生日快樂歌,頓時整個空間洋溢著一種和諧又幸福的氣氛,我真是想不到還有什麼比這樣還要棒的慶生方式了。



只不過正當她許完願準備吹熄蠟燭時,卻發生了一件搞笑的插曲,鬆餅上的蠟燭不曉得為什麼永遠也吹不熄,只見它奇蹟式地熄了又燃,重複了大概十多遍,跟整人蠟燭沒兩樣,讓眾人不斷捧腹大笑。

用完早餐後,接著我們便向Fabienne和德國旅人告別,一行人整裝上路了。這天的我決定和大家一起走,雖然因為人多總免不了相互等待,包含出發時間、或者午餐休息都因此增加不少時間,但結伴同行可以彼此互相照應、鼓勵,一路上還能不時互開玩笑,與獨行相比別有一番樂趣。



與一開始的荒寂不同,似乎越往山上走,遇見的人也越來越多,一路上登山客摩肩擦踵,好不熱鬧。在過了Himalaya之後,眼前的風景乍然一變,變成了壯闊的峽谷,蜿蜒的河谷像一條銀白色的絲帶從中間流過,景色教人讚嘆不已,從這裡開始一路上到基地營的風景逐漸變得很有看頭,若是喜歡拍照的人可以從這裡再開始拿出相機就好。







我們沿著山谷間的河道緩緩前進,天地之大,行進在谷地間的我們宛如沙粒般渺小而微不足道,風將我們帶來,也將把我們帶走,我們留下什麼,卻也留不下什麼,那幾千萬年以來佇立在天地間的高山,長年來一直在那頭望著人類在世間庸人自擾的煩惱與寂寥。倘若我們看了那麼高的山呀,大概便能夠明白人在塵世間的悲苦與寂寥都不過只是一粒沙罷了吧。





約莫中午的時候,我們來到了Deurali,在這裡找了間旅店吃中飯,沒想到快吃完時竟又遇見了昨天尼菲混血的Ressika,因為她感冒了,身體不舒服,因此比我們晚出發,我們很高興她也趕上了,但她告訴我們她覺得身體的狀況實在是快不行了,決定走到Himalaya這裡為止,畢竟在高山生病可不是鬧著玩的,千萬不能勉強,於是我們便彼此祝福,互相擁抱了對方,告別之後便繼續上路了。



雖然現在的我正坐在舒適的沙發上、心平氣和地對著電腦寫著當時的回憶,當時的艱辛早已經恍若上個世紀般遙遠,但ABC的確不是一條輕鬆的健行路線,記得快到Himalaya之前,我們在路上曾經遇到一對情侶,因為山路實在是太過艱辛又太過漫長,女生因此走到哭了出來,但就算是想回頭也很遙遠,退無可退,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前走。

其實我在一開始決定來的時候,就告訴自己如果有狀況就不要勉強,如果走不完的話也沒有關係,不要執著於抵達終點,畢竟旅行向來重要的是那些路途上所經歷的過程而非目的地,就算今天讓我瞬間移動到世界上最美的冰原,沒有了過程,風景就只能是風景罷了,再美的冰原擺在你眼前都沒有意義。



Anna和Debo有聘請一位隨行的揹夫,年紀已經很大了,皮膚黝黑,瘦瘦小小的,雖然英文不是很流利,話也不多,卻十分照顧人,即便我們這幾個後來加入的人並不是他的雇主,卻也一視同仁地照顧我們,隨時確保大家的狀況是否安好、有沒有跟上隊伍,讓人覺得很感動。

在經過這個地方的時候,我發現他拿起了地上的石頭往上疊,接著才又繼續往前走,入境隨俗,因此我也有樣學樣地從地上拿了一塊石頭疊上去,他看見我也這樣做,忍不住對我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個讚許的神情,雖然我不曉得這個動作的用意是紀念山難者還是祈求平安,不過我想或許是一種山上的習俗,跟著做準沒錯。



一早的天氣還算晴朗,不過中午過後天空逐漸飄來濃濃的雲霧,最差的時候能見度甚至只有幾公尺而已,我們一路沿著山谷間的河谷往前走,過了Deurali之後的路變得越來越不好走,道路變得越來越原始,肩上的背包也顯得越來越沈重,我們咬著牙攀過石頭路,切陵線、過雪線,走到後面幾乎快失去知覺了,腦中什麼也沒辦法思考,只剩下「走路」這件事情,像個殭屍一樣。





好不容易,到了下午四點,我們終於走到了這天準備落腳的MBC(魚尾峰基地營),一看到路牌真的是都快感動得哭出來了。越往山上走的旅店越少,很難保證有空房,好在有Anna和Debo的揹夫,事前幫我們打電話預約好了山上的旅店「Machhapuchhre Guest House」,讓我們不至於淪落到四處找房的困窘。

不過沒想到MBC入口距離村莊仍有一段路,當我們以為終於可以休息時,結果又得走上半小時的路才走到村莊裡面的旅店,真是夠折騰人的了。



這天的我們等於是直接從2505m (Dovan) 直上3750m (MBC),入夜後的氣溫來到了零下十度,水管裡的水也因此結冰不能使用,一群人放下背包後就立刻窩到交誼廳裡取暖,不斷地喝著熱茶讓身體暖和起來。



MBC這裡已經很接近ABC了(安娜普娜基地營,4130m),只見旅店外頭的空地上紮著一整排整齊的營地,是由其他國家來的遠征隊,還有專業的廚子,不知道他們正準備攻哪一座山頭。(因為安娜普娜山脈這裡有好幾座山頭,像是安娜普娜第一峰、安娜普娜第二峰、安娜普娜南峰......etc.)

魚尾峰基地營這裡雖然也叫基地營,不過因為魚尾峰對尼泊爾人而言屬於聖山,規定禁止攀爬,所以實際上沒有人在這裡攀爬魚尾峰。



到了這個高度,氣溫變得很冷,這天晚上睡在旅店的房間內,感到又冷又潮濕,得把全部的衣服、襪子、手套都穿上,包得緊緊的才行。雖然很冷,不過我卻仍舊一覺到天明,很多人在高山都會睡不好,同行的室友們隔天早上都抱怨一夜難眠,反倒是平時總有失眠困擾的我,在山上的那段日子卻奇蹟式地夜夜好眠,真是奇怪的體質。

不過抵達MBC時正好是我的經期,因為不想吃藥打亂經期,所以就帶了棉條想說就讓它來吧,結果沒想到帶得不夠多,山上又買不到,到後來快用光了,每一條都要精打細算不能浪費,有一條還不小心掉到地上害我痛心了好久,還好結識了荷蘭女孩們,她們身上帶了滿多的,跟她們借了好幾條才總算安全撐到下山。當女生真是夠麻煩的。



Day 05 路線:MBC > ABC > Deurali

第五天早晨,這天的我們準備朝著終點安娜普娜基地營前進。

我一向習慣早起,隔天清晨天還沒亮我就爬了起來,我走到屋外,發現金色的陽光正緩緩地灑落在雪白的安娜普娜山脈上頭,後方則是澄淨得不能再藍的天空,在山上的那幾天,清晨的天氣常常是最好的,總是能欣賞到這美麗的「日照金山」景色。



因為怕早上太多人用餐,等待時間太久,所以我們在前一天晚上就先跟旅店點好了隔天的早餐,一睡醒來到大廳就可以請他們直接出餐。用過早餐後,我們向Anna她們一路上照顧大家的揹夫道別(揹夫只負責幫她們把行李揹到這工作就結束了),將大背包寄放在MBC的旅店,只帶了簡便的小背包便出發攻頂了。

我們出發的時間大約是八點,比起其他人都還要來得晚,大部分的人都想在山上看日出,所以會趁天還沒亮之前就出發,不過我們兩天前遇見剛下山的Fabienne和德國旅人時,他們告訴我們當陽光照射在山谷間的時候才是最美的,大約是8點至10點,所以我們便決定晚一點出發,打算在那時穿越山谷。



即便在這麼高的山上,仍舊有不少流浪狗,一路上遇到了好幾隻,神色自若地穿梭在MBC與ABC之間,輕鬆得彷彿不像在四千公尺的高山,與一旁喘得半死的登山客們形成對比。



由MBC通往ABC沿途的這一段風景實在是美不勝收,我們非常幸運地在攻頂的這一天遇上了萬里無雲的晴朗天氣(隔天上山的朋友告訴我們隔天下暴雪),皚皚的雪山就近在咫尺,腳下則是結冰的河川,行走在荒荒的亂石與枯原之間,陽光照耀著整片山谷,也落在我的肩上,一切好像電影才會出現的場景,如今我卻置身其中,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雖然從MBC走到ABC只需1個半小時,但這段路不知道為什麼卻走起來特別難熬,很有可能是因為高度持續攀升的緣故,即使只背著一個輕便的小包包,卻覺得比昨天Deurali到MBC那一段路還煎熬,尤其是當快走到ABC的時候,屋子看起來明明那麼近,走了老半天卻還是走不到,只見一對正準備下山的情侶開心地哼著歌,而我則吃力地撐著登山杖往前走,形成一股滑稽的對比畫面,我忍不住對他們說:「Everyone who going down is singing, everyone who going up is crying.」結果讓他們整個爆笑出聲。

好不容易終於氣喘呼呼地走到了ABC,當下真的是立刻跪在地上歡呼,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一路走到安娜普娜基地營了,基地營的前方有一塊牌子,許多人都會在這裡合照留念,我們也不例外,立刻請路人幫我們拍了張搞笑的照片留念。



出發前上網看的時候,發現很多人都會在這塊牌子上亂貼貼紙,於是我也靈機一動地帶了巧比的貼紙上山,把它貼上去留念。不過這塊板子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高,我再怎麼墊腳也只能勉強貼到最下方,我猜那些貼在上面的人肯定是爬上去貼的XD



接著我們穿越了基地營前方的旅店,來到了後方的山谷,這裡的風景真的是整路上最壯觀的,我這幾天一路上走得要死不活的時候,遇到了不少下山的旅人,總是鼓勵我,告訴我山上的風景絕對值得走這一遭,當實際看到的時候,發現他們果然所言不假,置身在皚皚的雪山之間,每一座山頭都近得那麼不真實,我這輩子沒想過我會走到這麼遠的地方,從前的遠方,如今近在咫尺,我不敢置信,心中激動得無以名狀,一座座雪白的山頭像被大刀切過般,線條既原始又赤裸,狀似不具任何邏輯,卻擁有大自然最真實未經堆砌琢磨的美感,眼前藏傳佛教的五色旗在烈日之下隨著山風飄揚,為此地增添了一股更加遠離塵囂、如夢似幻的氣氛,傳說中的「香格里拉」在藏語中有著「心中的日月」的意思,我想起了尼泊爾國旗上的日與月,我想,這裡就是我心中的香格里拉。





我們一群人坐在山谷間的懸崖邊,靜靜地凝望著四周環繞的雪山,因為我們抵達時已經十點了,大部分的人都已經下山了,我們因此得以獨享整片無人的山谷,實在相當過癮,盡情地拍了不少照片,不過因為山上比較冷,相機的電池在山頂的時候消耗得非常快,幸好帶了三顆,省著點用勉勉強強還能撐過,要上山拍照的人記得多留心。







我們在山上待了大約一個小時,離開前在旅店喝了杯熱巧克力,稍微休息一下之後,接著就準備下山了。



沒想到下山的途中,我們竟然又遇到了Ressika,原本打算放棄下山的她,在休息一晚之後覺得身體好了許多,因此決定繼續往上走,我們忍不住開心地擁抱她,為她加油打氣。

途中我也又遇見了在Dovan好心為我找房間的揹夫,他與他的雇主正準備上山,而我正準備下山,大概彼此都知道這是最後一面了,頓時場面有一些感傷,他好心地祝福我旅途順利,我也謝謝他一路上的幫忙,向他鄭重地道別。



下山只花了一個小時,速度很快,但就在我快要回到MBC的時候,我突然間覺得頭有一點昏,雖然只剩下一點點路就到了,卻覺得快要昏倒了,完全走不下去,很像是感冒發燒時的徵狀,我以為是冷到了,於是回到旅店之後立刻打開包包拿了止痛藥出來吃,當時的我昏昏沈沈,一切都好像慢動作一樣,沒想到吃完藥沒多久我突然感到一陣噁心,立刻衝到廁所吐了兩次,我發現身邊的嚮導和揹夫不曉得怎麼回事,都一直注視著我,後來同行的Debo發現我看起來有點不對勁,看了我兩眼,接著叫我過去坐好,從背包拿出了高山症的藥給我吃,原來因為我在短時間之內上升下降的速度太快,產生了高原反應,吃完藥之後我昏昏沈沈地躺了20分鐘,等到醒來的時候立刻恢復,藥的效力真的很強。

醒來後Debo叫我看向四周,我這才發現屋子內除了我以外也有許多人都產生了高原反應,正在調適,而那些當時一直注視著我的嚮導與揹夫因為看多了,看一眼就知道我高山症了,因此特別注意我的狀況。真是好險有Debo的藥,不然我還不曉得自己發生什麼事了。

休息完之後,接著我們便準備下山了,因為這天比較疲倦,所以眾人決定今天走到Deurali就好,雖然下山的路途一樣十分漫長,並沒有比較輕鬆,但因為終於可以返家了,一行人的腳步也不由得跟著輕盈許多,一路上哼哼唱唱的,彼此都十分開心可以完成安娜普娜基地營的健行壯舉。







抵達Deurali的時候,遇見了許多正準備上山的旅人,意外的是其中也包含了許多尼泊爾本地人,男孩、女孩都有,他們的裝備看起來並沒有太好,有些僅穿著普通的帆布鞋,或是用著路邊隨便撿來的竹子充當登山杖,卻也還是來到了這麼高的地方,可見裝備只是輔助,真正重要的還是在於自己的恆心與身體的毅力。

認識的一名嚮導笑著告訴我,自從instagram開始流行之後,尼泊爾有許多年輕人會為了一張攻頂的照片,不辭辛勞地爬到山頂,只能說IG照的魔力實在是不分國界啊。

我們和一群準備上山的尼泊爾人聊了開來,其中一名告訴我們他是尼泊爾的健美先生,一群人非常喜歡開玩笑,我們就這樣一邊喝著啤酒一邊笑鬧著,玩了一整夜的牌,度過了開心的一晚。





Day 06 路線:Deurali > Chhomrong

隔天一早,離開了Deurali之後,我們繼續下山,一路朝著Bamboo前進,因為大家的腳程都不同,所以我們約好中午在Bamboo碰頭吃午飯,但一直到下午兩點,我與Noor、Zenzi三人始終等不到Anna和Debo的身影,讓我們頓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加上此時的天空開始下起了毛毛細雨,讓我們有些擔心他們兩人會不會在路上出了什麼事,只能不斷地詢問下山的旅客有沒有看見他們。

好不容易終於看見兩人出現,原來因為少了揹夫,加上兩人的背包背帶不好使用,讓他們的腳程變得比較慢,疲倦的他們告訴我們決定今天只走到Sinuwa,於是我們便在此地向他們告別,約好下山之後在波卡拉再見面。

向他們告別之後,接著我們便繼續朝著前方趕路了,雖然天空斷斷續續地下著綿綿細雨,所幸雨勢一直都不是很大,穿著風雨衣便沒有大礙。

一路走到了Up Sinuwa,此時天空已經開始逐漸轉暗,我們猶豫起是否要在Sinuwa落腳就好,但算算時間,應該還是有機會在天黑前走到Chhomrong,經過討論後,我們希望可以在今天把最困難的路段走完,明天就可以很輕鬆地回到波卡拉,於是決定咬著牙把Sinuwa到Chhomrong那段三千階梯在天黑前走完。

一路上遇到的嚮導都認為我們這天之內應該只能走到Sinuwa,眼見天色越來越黑,階梯卻像是永遠也走不完似的,但我們仍不斷互相鼓勵對方,雖然每踏出一步都相當難熬,但仍舊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終於在六點天色即將全黑的時候,我們回到了Chhomrong的檢查站,三個人看到檢查站的時候真的忍不住放聲歡呼,沒想到我們真的辦到了!當事後計算的時候,才發現這天我們不含休息竟然一共走了九個小時,雖然真的累得半死,但也因為努力在這天把最辛苦的一段走完,隔天才落得輕鬆許多。



因為抵達Chhomrong的時候天色已經晚了,所以第一間詢問的旅店早已客滿,此時我想起了上山時入住的那間親切溫暖的老奶奶的旅店,於是向她們提議去那間看看,一走進去,當老奶奶那熟悉的面孔迎面走來的那一刻,我突然間感動得快說不出話來,立刻上前擁抱她,告訴她我從山上回來了,而她竟然也完全記得我(還記得我上一回點了什麼東西超厲害),讓我相當感動。



她告訴我們正巧還剩下一間房間,是面對魚尾峰的邊間,視野最好,我們立刻開心地上樓放下行李,接著肚子快餓扁的三人便回到大廳吃晚飯。



除了菜單上提供的餐點以外,沒想到他們還有自製的布朗尼蛋糕,於是我們在飯後便點了一客來品嚐,味道相當可口。

老奶奶的丈夫在一旁喝著小酒,閒來無事的我們便開始與他閒聊,他與老奶奶一樣個性十分友善,告訴了我們許多關於這個村莊的故事,還有他和老奶奶的愛情故事,讓我們聽得好入迷,老爺爺年輕時也曾經上過基地營好幾次,也去過許多不同的國家旅行,他告訴我們如今我們所待著的地方是新Chhomrong,舊的在吊橋那一邊,他的孩子們都在國外唸書、工作,他苦笑著說,現在村莊裡的年輕人都不願意待在這裡了,只想搬去山腳下比較大的城鎮波卡拉工作、生活,所以村莊也逐漸老齡化了。看來這一點無論在世界各地都是相同的啊。



一旁一位來自澳洲的旅人也跟著加入了我們的談天,他長得很像Maroon 5的主唱,原本長年在銀行工作的他,有一天突然間覺得不想要再這樣日復一日地生活下去了,所以決定辭職並拋開舊有的生活開始環遊世界,他笑著對我們說這是他遲來的gap year,不過或許因為年紀較大的關係,老是叮嚀著我們注意這個、注意那個,我們活像是他帶出來的女兒似的,讓我們忍不住笑著叫他老爸不要再唸啦!哈哈。

Day 07 路線:Chhomrong > Pokhara

因為澳洲旅人也正好要下山,於是隔天我們便決定結伴一起下山。臨走前我們與旅店的老奶奶道別,她笑著摟了我們每個人,拍了拍我們的肩膀,告訴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她的女兒,並祝福我們的旅程,讓我們真有些依依不捨。

這天下山的路輕鬆許多,原本打算在半路的山中溫泉Jhinu停留一會,放鬆一下疲憊的雙腳,沒想到我們卻一不小心經過了Jhinu村莊而不自知,因為實在懶得走回去了,於是就這麼放棄了XDD



半途遇見的可愛小羊。



過了Jhinu之後,接著是New Bridge,這是一個地名,地名源自於原本下方河川的舊橋,前陣子他們在這上方蓋了這座新橋,剛落成不久,取代了之前的小橋,所以要從Jhinu往返Landruk就不必再繞道了。



這座鐵橋真的不是普通的長,印象中起碼也有好幾百公尺,高度更是驚悚,由橋上往下方河谷看真的會腿軟,原本一開始還打趣地拿起gopro準備錄一段過橋的影片,才沒走幾步路就嚇得手心出汗,沒辦法再握著相機,滿腦子只想快點通過這座恐怖的吊橋,結果澳洲旅人還故意從後面嚇我,真的是有夠欠揍的。





好不容易過了橋之後,接著我們就拐向下方的小路繼續前行,朝著Landruk的方向走。



半途看到的地圖,叫人STOP LOOK & GO,差點笑死,因為沿途我們也常常忍不住一直看地圖,想知道到底到了沒,但其實根本就一條路而已沒什麼好看的,往前走才是真的。



一般都以為要走到New Ghandruk或Landruk才會有吉普車站可以搭車,不過我們在Ghandruk時問了旅店的老爺爺,他告訴我們半路的Matkyu就有一個車站,不過因為那段路山崩,所以比較不好走。

當時還不曉得他所謂的「不好走」到底是什麼意思,直到走到地圖所標示的地方......靠XD根本就是要翻過山崩的道路爬到山頭的另一邊啊!整段安娜普娜基地營健行之中,就屬這段路最像在爬山了,雖然驚險,但也很有冒險的樂趣就是了。



最後走到Maykyu的吉普車車站,或許是因為他們都知道此時的旅人都早已疲憊不堪,也只能從這裡搭車,他們獅子大開口,告訴我們回波卡拉一台車要7000盧比,原本打算等看看有沒有其他旅人一起搭車分攤,但後來抵達的旅人們都嫌太貴,決定等一旁的公車,左思右想,疲倦的我們四人最後還是決定多花點錢搭吉普車回城鎮。

雖然比預計中的多花了點錢,但只花了不到三小時就回到了波卡拉,能夠早一點回到旅店洗澡休息,就當作是花錢消災吧。



與司機討價還價時,旁邊一群駝著瓦斯桶的驢子們經過,是由我們爬上來那條山崩的道路走來的,表示這些驢子們也爬過了那些地方,真令人佩服。



結束了安娜普娜基地營的健行之旅,我們一行人終於坐上了返回波卡拉的吉普車,這一段喜馬拉雅的冒險也將於此告一段落。沒有想到,當車上的司機詢問我們各自的旅店地址時,我與兩位荷蘭女孩竟然是同一間背包客棧,我們驚訝地彼此看了看對方,接著才突然發現,在出發攀爬安娜普娜的那一天早上,她們兩個就正坐在我的隔壁吃早餐!原來我們在當時就已經碰面了,選在同一間旅店、同一天出發,然後又在山上不期而遇,這樣的緣分令我們雙方都感到不可思議,也都笑了出來,看來,我們是注定要遇見對方的。

待續。
窮得只剩一個背包ONE BACKPACK:http://domi-wang.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