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軍中將帶著兩個少將逛營區 氣場很強大嗎?

換做是你,你就沒這敏捷反應。
casavona628 wrote:
軍人真的很.......(恕刪)
當年我單位因精實案由海軍改隸聯勤時
當時聯勤的上將叫啥名字我忘了特來我單位視察
隨身簇擁者數位少將及n朵梅花!
為了這位新大老闆的半小時視察,我們這些可憐的小兵及小士官
可是在前一個禮拜就不眠不休的整理環境,重新粉刷油漆
甚至連階梯的鋁防滑都要用去鏽劑將銹除去,再用鞋油擦的晶瑩剔透.....
有時真的搞不懂到底是在當兵,還是在當管家?
peng0120 wrote:
當年我單位因精實案由海軍改隸聯勤時
當時聯勤的上將叫啥名字我忘了特來我單位視察
隨身簇擁者數位少將及n朵梅花!
為了這位新大老闆的半小時視察,我們這些可憐的小兵及小士官
可是在前一個禮拜就不眠不休的整理環境,重新粉刷油漆
甚至連階梯的鋁防滑都要用去鏽劑將銹除去,再用鞋油擦的晶瑩剔透.....
有時真的搞不懂到底是在當兵,還是在當管家?

真正要來視察做這些事情還合理,我當初在空軍基地,只是李登輝總統專機要在這裡落地,落地後從停機坪直接專車開出營外去縣裡視察,根本沒有要在基地停留,可你說的那些事情我們也從一個禮拜前就都做了一輪
军队就是个小型集权社会,害怕是应当的喽
peng0120 wrote:
當年我單位因精實案由...(恕刪)


戴伯特,因為我也是海軍也是被併入聯勤,
我海艦575梯,海軍馬公彈藥庫的

海盜國王 wrote:
戴伯特,因為我也是...(恕刪)


學弟你錯了唷!
我後來有去查,當時的聯勤老大是楊德智
我是511梯的
我愛吃鮑魚喔 wrote:
剛剛在ptt看到一篇.......
如果是我在當兵 我會躲起來或是裝忙
...(恕刪)


我跟樓主的想法一致

我服役兩年,待過的營區規模最大只到少將層級,一是新訓一個月的金六結,二是校訓三個月的台南砲校,而上述也未曾跟少將師長或校長有近距離"遠觀"機會

整個兩年兵役待最長時間是下部隊的獨立連隊砲兵連,我連的上尉連長是山寨王,每個中士砲長各領自己的砲班陣地,常年能見到一次中校營長就很偷笑

但我倒是有一次面臨死亡交叉的經驗~澎湖是個地勢開闊平坦之島,有回我跟連上一個弟兄騎腳踏車雙載去湖西街上,按規定只能單騎並帶很拙的鋼盔當安全帽(當年沒有腳踏車安全帽這東西),當時在遠處平坦地平線的對向出現一台有兩根天線的吉普車,我跟同行弟兄異口同聲說出~挫賽,好死不死遇上司令官吉普車,實在是沒地方躲了,只好硬著頭皮停下,並站在路邊行禮目送其通過,當下真的很怕司令官停車假借關心行偷記違紀之實,但最後兩根天線的吉普車還是一個屁也沒放的快速通過

總之,在我的經驗中,能遇到高官能閃就閃,絕對不會有好事發生
在司令部服役 哪個軍種就不明講了 每天看一堆梅花和星星看到膩了

所屬上司是上校 每個月有定期我們準備的會議由中將副司令主持加一堆有的沒的梅花和星星

在那至少要少將級別的才夠罩 上校有些事講話還是沒份量

不過要壓隊上長官少校就夠了

順便爆個掛 當上司令的傳令兵真的很爽

聽說當初智慧型手機還沒開放時 保防來例行檢查 他們全把手機藏在司令床墊下...
大營區看星星可能跟動物園看猩猩一樣無趣
我們小營區看到星星大概就跟6500萬年前的恐龍看到隕石撞地球一樣驚恐
破月時副總司令帶著一票小星星跟數不清的泡泡來
大概搞了一個月的前置工作 環境加強 體能訓練...
我是沒弄到啥準備工作
因為我一直在弄裝檢的文件
雖然裝檢那天早已退伍 不過職責所在還是全部搞定才卸下業務...(拗很大)
更別說學弟們就準備要專精的心情了
幹在心裡口難開 不過全顯現在臉上
總司令帶著一群星星梅花來突襲巡視 10 來坪大的機房那個才叫氣場強大!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