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不透八仙氣爆為何要我們全民買單, 但那些可憐不同環境地方燒傷的人,不是更悲慘可憐 都沒人理!! 慘!!


b700543 wrote:
個人是認為搶救應該,後續作為應拿捏尺寸,不應該無上限.
不過那2位器捐家屬,佩服啦,這樣的心態,買什麼單都OK啦.
(恕刪)


我個人想法也一樣!

但 [應拿捏尺寸,不應該無上限],那是我與您個人想的!

有另外的意見看起來,[很多做為是理所當然,本來就該這樣做]!

變成有兩種意見[應拿捏尺寸,不應該無上限]與[理所當然,本來就該這樣做].

我個人不主張,我[應拿捏尺寸,不應該無上限]是絕對對的!

所以只能用同理心來看待,同樣的狀況下,希望有同樣的待遇.

同樣的待遇 => 應拿捏尺寸,不應該無上限.

同樣的待遇 => 理所當然,本來就該這樣做.

是馬後砲,還是現在進行式 ?

馬後砲 => 過去類似狀況的處置比較. (自由心證就好,每個人看法不同!)

現在進行式 => 未來進行式 => 未來發生類似狀況的處置比較.

大家的同理心建立在那個基礎上?





Mmm~ wrote:
要打否認租約這個策略是沒有勝算的。分割出租頂多是行政違規,此項行政違規並沒有影響出租的本質,除了八仙必須接受行政處罰,租約依然需被承認。就像是如果在活動安全辦完之後(假設),這姓呂的主辦人到新北市府告發八仙“分割出租”違反行政規定,要求租約無效。這可以讓那姓呂的主辦人討回已經付給八仙的租金嗎?當然是不可能。因為就算是行政違法,租任依舊成立。
更何況,八仙這case是不是分割出租,還有得吵了。

至於您後面提到的該租約只限定權利義務於出租人與承租人之間,無法據此為第三者卸責的部分,個人認為有無限上綱違反比例原則之嫌。任何法律上的咎責還是必須回歸意外發生之本質(因果關係),而不是光談法條就能入人於罪而已。...(恕刪)



什麼叫做無限上綱!?
什麼叫做陷人於罪!?

八仙樂園與瑞博公司所訂定之租約,並未經主管機關申請核准,
既已違法在先,當然不能用來推卸責任,很難理解嗎!?



大馬1251 wrote:
八仙樂園與瑞博公司所訂定之租約,並未經主管機關申請核准,
既已違法在先,當然不能用來推卸責任,很難理解嗎!?


你去跟法官說吧,去看看違反行政法訂立的租約有沒有效。
八仙行政違法是否直接造成接下來的刑事或民事的責任,有待法官確立。如果八仙有責,那應該會創下史無前例的判例吧。
Mmm~ wrote:
你去跟法官說吧,去...(恕刪)


2015年07月7日
八仙總經理陳慧穎和行政總監林玉芬,改列業務過失致死被告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707/531707.htm
上月27日發生在新北市八仙樂園的塵爆事件,至今已經11天,造成3死、近500人受傷,不少傷者目前還在醫院治療當中。事發後八仙樂園總經理陳慧穎度稱只是出租場地,「怎麼知道會造成這麼多人受傷」。檢警介入偵辦,陸續約談相關業者,其中八仙總經理陳慧穎和行政總監林玉芬,改列業務過失致死被告。

八仙樂園塵爆慘案,新北市政府先前對八仙等3家公司提假扣押獲准,接著又對八仙樂園董事長陳柏廷名下財產提假扣押聲請,法院7日裁准;副市長侯友宜並重申,一定會追究業者刑事與民事賠償責任。

新北市向士林地院提出對八仙負責人陳柏廷、瑞博國際周宏瑋及呂忠吉等3名公司負責人名下財產提出假扣押聲請,但法官只裁准陳柏廷的部分,呂、周的部分被駁回。

由於陳柏廷事發至今仍神隱不見,新北市長朱立倫和副市長侯友宜,先後都說了重話,要求陳柏廷得負起責任,甚至侯友宜更是直接開砲「再不出面,就是對付,不是對話了!」

檢方針對此案陸續約談八仙、玩色創意的相關員工,欲藉此釐清八仙的相關責任,其中原本被列為關係人的陳慧穎和林玉芬,改列為業務過失致死被告;而陳柏廷將被追查其連帶責任,八仙樂園恐難逃刑責。

-----------------------------------
從關係人改列被告
若沒有充足證據,法官不會這樣做
當然還沒有定案,證據還有很多需要釐清
如果法官說的你還不信
ISABEY wrote:
2015年07月7...(恕刪)


是檢察官偵辦
不是法官宣判

馬總統曾被檢察官以貪汙罪起訴
還不是無罪未上訴

polu wrote:
是檢察官偵辦不是法...(恕刪)


你說的正確
是檢警移送,將關係人改為被告

你的未上訴,要不要修正一下
2007年8月14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一審宣判馬英九無罪,檢方隨後提起上訴
2007年12月28日,臺灣高等法院二審宣判,駁回檢方上訴,維持一審馬英九無罪判決。[4]
2008年4月24日,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判決馬英九無罪確定。

未上訴,跟上訴駁回,不相同
雖然結果都是無罪

ISABEY wrote:
2015年07月7...(恕刪)


印象中
改列告的原因是有受害人家屬提出告訴
所以無論證據是否明確
都會改列為被告
kf211434 wrote:
而之所以我會替那些被燒的人喊冤
因為我們都可能是下一個很可憐,受傷慘烈令人感慨憐憫的玩者
如果我們不去認同這個政府應該去可憐他們
又要如何可憐"不同環境地方燒傷的人"?

說來說去,只是為了自己自私的心理在作打算,想順勢坳個穩健的保險罷了!

kf211434 wrote:
自找的,
一直把傷患分化成"玩者"、"非玩者"、"可憐"、"不可憐"
又要如何推動整體上對燒燙傷病患更友善的照護機制?

不是燒燙傷就該得到憐憫和照顧,這個詞不是無敵好嘛!?
一直在講別人的責任,那自己的責任在哪裡?
浪費公帑和社會資源,可以找當事人求償嗎?
更何況,當事人為自己的傷付出了多少錢!?

你可以不珍惜國家社會,別人還要珍惜
你可以不在乎正義公道,別人還要在乎
不要以為受傷的人民就是最大,全世界就像是欠你的,就該圍繞著你打轉!

迴旋曲 wrote:
說來說去,只是為了...(恕刪)


鏗鏘有力,給你一個讚~

不過對某些認為國家社會就是欠他們的人來說,這些論點應該是無效的。

Mmm~ wrote:
鏗鏘有力,給你一個...(恕刪)


看到新北市說明會相關新聞
再回頭看看這篇討論
感覺真的很諷刺.......

原來部分傷患家屬要的更多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