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聞 - 砍女176刀判死未查「教化可能性」 最高檢替王鴻偉提非常上訴 - 時事

前往內容


砍女176刀判死未查「教化可能性」 最高檢替王鴻偉提非常上訴

記得十幾年前就看到這新聞在網路不少討論,沒想到到現在都還沒完..........


不過這新聞又讓我想到,好像某司改會議的委員,也有個情變就砍人的啊!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local/20170313/1075024/
砍女176刀判死未查「教化可能性」 最高檢替王鴻偉提非常上訴

2017年03月13日10:08

17年前,新北市淡水區發生一起震驚全台的單戀情殺案,建商小開王鴻偉因追求遭拒,竟將年輕女子撞昏後塞入後車廂,再將她砍殺176刀後棄屍,事後還企圖取巧脫罪因此被判處死刑,最高檢認為這起死刑案件,最高法院特別排除被告有無「教化可能性」之事證調查,違反歷年判決死刑的慣例,以及平等及比例原則,因此在今天提起非常上訴。
2000年8月,當時20歲的張雅玲經友人介紹認識王鴻偉(33歲),兩人曾一起出遊,但因張女拒絕王追求引發爭吵。同年9月26日張女出門上班時,發現王開著白色賓士車等在家門口,張女因拒絕上車激怒王,王於是開車撞昏張女,並將其抱上車放進後車廂開車離開。
途中王一度停車開後車廂察看,發現張女甦醒,王竟持西瓜刀猛砍張女頭、頸部4刀,然後關上車廂繼續開車。後來王到淡水商工路旁草叢打算棄屍,發現張女還有呼吸,於是再度拿刀朝其頭、頸部狂砍96刀,張女脖子幾乎被砍斷,王才停手駕車逃離。
全案纏訟9年,經最高法院於2009年5月14日,以王鴻偉行兇手段兇殘為由,判決死刑定讞,當時張女父親得知判決結果後說:「好啊,判死刑就好。」
不過最高檢檢察官在調卷研議後認為王鴻偉是因突遭情變的刺激而殺人,與有嗜血、謀財、性癮或其他卑鄙動機,且事前預謀的蓄意殺人有別,且王也沒有無故意無端虐殺、滅門、接續殺人或在公共場所無分別殺人的「其他極端嚴重的殺人罪刑」的情形。
檢察官也認為,這個死刑判決,違反歷年最高法院為死刑判決的慣例,特別排除被告有無「教化可能性」的事證調查,與平等原則及比例原則有違。再者,王鴻偉在案發後不久,經其母勸說下自動投案且自白犯罪,在看守所期間與父母接見,也不斷表示悔意,請求家人設法賠償死者家屬並且已賠償 816 萬元,因此認為王男並非毫無倫常、泯滅天良、窮凶極惡、罪無可逭之人。
檢察官認為,原判決竟認定王鴻偉從無悔意,顯然與卷證內的資料不相符,另外,又將他蒐集證據的防禦權行使,誤解為犯罪後無悔意的心證理由,因此認為量處死刑,顯然有判決理由不備及矛盾的違法,而全案經檢察總長顏大和核定後,已正式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呂志明/台北報導)
每次都講教化可能性
怎麼就不講教化不可能性??
玩文字遊戲啊
可能就是不確定
既然你不確定那為什麼要拿整個社會來做賭注?!
應該要讓這些說出有教化可能性的人負責任
再犯就一起連坐同誅

最後..是不是搞錯什麼了
檢察官的工作是在幫犯人爭取上訴嗎?!
這不是律師才該做的嗎??
現在是怎樣?法官和檢察官都搞不清楚自己的工作??
搶著當律師?
何時有無教化可能 已經變成必要審酌了??

如同我之前所說,連一隻狗都有教化可能了,何況是人
醫學上只有無腦症或是植物人才沒有教化可能,
只要有些許認知能力(即使是重度智障)也都有教化可能,只是教化可能高低的區別罷了
把有無教化可能列為必要審酌等於實質廢死,等於無視刑法死刑存在的事實,就是違法

要搞廢死直接修法,有GUT一點




羅部長,妳怎麼沒把這人跟鄭捷一起送走呢?
砍這麼多刀還不夠兇殘?
拒絕追求就被殺,被害人活該倒楣?
這政府不執行死刑,已經定讞的還要翻案
沒正事可做了嗎?
saredira wrote:
是不是搞錯什麼了
檢察官的工作是在幫犯人爭取上訴嗎?!
這不是律師才該做的嗎??
現在是怎樣?法官和檢察官都搞不清楚自己的工作??
搶著當律師?...(恕刪)


檢察官幫罪犯提上訴,不是為了判刑,而是為了減刑,然後....法官就變成了恐龍

按照民眾的智商,劇情絕對是這樣~
隨便講講 wrote:
何時有無教化可能 已經變成必要審酌了??

要搞廢死直接修法,有GUT一點...(恕刪)

廢死集團把持著大量資源,利用各種評鑒關說立黑名單,輕輕鬆鬆就可以控制檢察官法官
何必修法去硬碰硬,廢死集團都是聰明人~
這種情緒控制不了殺人的
還有教化的可能
這只有台灣的"檢察官"才會有這種"觀點"(是檢察官的非常上訴 有教化可能)
再給他一次機會嘛

對啊
他只對一個人砍176刀
不是對176個人砍176刀
所以 不算大錯是吧

隨便講講 wrote:
要搞廢死直接修法,有GUT一點 ...(恕刪)


無恥的本丸又來了~還是一樣那麼噁心,比以前更玻璃XD

Snow wrote:
記得十幾年前就看到...(恕刪)

奇怪,怎麼反過來了,通常檢察官不都是希望判越重越好,但是都被法官輕判然後不服氣而上訴嗎?

怎麼這次是法官判死刑,檢察官不服氣判太重而上訴?
連十幾年前的殺人犯都想逃死
就算真放出來了 他還能做什麼?
已經跟社會嚴重脫節了吧
再者 有幾個人還會願意真心包容他?

還是有勇氣一點 趕緊自我要求盡快處死吧
蹲了十幾年牢,不會活的很累嗎?

1頁 (共6頁)

前往




此文章的引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