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手真重!打臉李婉鈺說沒喝酒警再公布鄰長遭毆畫面

新北市議員李婉鈺再度酒後出包!今天凌晨0時許,李婉鈺酒後前往忠孝東路三段的正義國宅,打算找前立委張碩文談心,但她在深夜狂按電鈴,引起鄰長及住戶不滿,與李婉鈺發生肢體衝突並報案,警方獲報後趕抵現場,李婉鈺又朝警員揮拳毆打,造成警員嘴角受傷,李婉鈺也被壓制逮捕,訊後依妨害公務及傷害等罪送辦。

針對李婉鈺指控警方打人一事,大安分局堅定警員執法立場,今天下午5點再度召開記者會回應,新生南路派出所長崔企英表示,包括他與副所長在內,加上前往處理及今早移送的警員等人,均可證明李婉鈺身上有濃厚酒味,李婉鈺自己也不只一次坦承有喝酒,而且喝的還是威士忌烈酒,至於李婉鈺質疑警方為何不敢酒測,崔企英則說,根據妨害公務罪的構成要件,李婉鈺動手搶奪密錄器還毆警,犯罪事證明確,無須進行酒測來佐證犯行。

李婉鈺還提到遭毆警員先出腳踹她,所以才不敢公布2樓的密錄器畫面,對此,崔企英嚴正回應,警方獲報趕抵現場時,鄰長正在勸阻李婉鈺繼續狂按電鈴,雙方展開一陣唇槍舌戰,最後鄰長眼見對方不聽勸告,只好轉身欲返回住家,沒想到李婉鈺竟衝上來給她1巴掌,雙方頓時發生拉扯衝突,警方隨即將兩人隔開,遭毆警員還告訴鄰長:「不要還手否則會被告!」

此時李婉鈺發現有住戶在錄影,上前打算搶走對方手機,還嗆聲說:「我有肖像權!」,警方再次組成人牆,以免衝突再度擴大,並無李婉鈺指稱出腳踹人一事,第一時間選擇不公布監視器畫面,也是為了保護被打的鄰長,並非隱瞞任何事實,崔企英再度重申,面對民眾脫序毆警之行為,警方一向堅定執法立場,並不會因為對方身分而有所動搖。(新聞截自三立新聞)

新聞連結

-----我-----是-----分-----隔-----線-----

這邊提出幾點看法

一、為何要酒測?
李議員在上揭報導中說到警方為何不敢酒測,就我認知裡面這起事件大部分是民事糾紛和傷害罪,

那...這種情形有哪點法律規定需要酒測?!警方進行酒測反而有侵權的疑慮吧,囧

二、肖像權?!
一個跑去人家社區亂按門鈴,大吼大鬧,住戶為了自身安全採取蒐證行為

這個完全與肖像權無關吧

三、這位議員到底有沒有喝酒,這根本不是重點,夜裡跑去人家大樓裡亂按門鈴,大吼大鬧,

這種不妥適且不洽當的行為,才是重點= =
2017-11-30 11:07 #1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要如何罷免掉這些酒囊飯袋(這形容詞還真的一點都不誇張)
選上很簡單
為什麼要罷免這麼的複雜又困難

此情無計可消除 wrote:
新北市議員李婉鈺再...(恕刪)


李酒鬼要去告警察,就讓她去告
最好告一告,到時候在法院上看是誰丟臉...

退100步說,那種脫序擾民的行為,警察執行公權力打妳一拳都是剛好
回想起以前在旅館工作時因為地點的關係常常跟公務員接觸
議員的各種嘴臉都看過了

被問候老母的太多次數不清
被嗆要把我弄死的有三次
曾有次因為房間沒提供延長線把我叫上去吼了快40分鍾,並且嗆要找律師和記者來玩死我

偏偏他們每次都能當選,科科

sandy max wrote:
沒提供延長線


還有把延長線幹走了

要不然就是幹走房間AP的
怎麼鄰長被打後,不用力狠狠打回去?

saredira wrote: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要如何罷免掉這些酒囊飯袋(這形容詞還真的一點都不誇張)
選上很簡單
為什麼要罷免這麼的複雜又困難

覺青最最自豪的"民主選舉"
行人是需要酒測喔?難道路人發酒瘋還要看酒測值多少來決定罰多重、要不要拘留嗎。
跑去別人家亂,屋主還不能錄影存證,這哪是什麼肖像權。
這個議員的大頭症已經沒救了,趕快像日本跟韓國的民代一樣自己把議員辭一辭,不要再繼續丟人現眼。

seatree wrote:
行人是需要酒測喔?難道路人發酒瘋還要看酒測值多少來決定罰多重、要不要拘留嗎。
跑去別人家亂,屋主還不能錄影存證,這哪是什麼肖像權。
這個議員的大頭症已經沒救了,趕快像日本跟韓國的民代一樣自己把議員辭一辭,不要再繼續丟人現眼。

你要是有看昨天的談話節目才誇張!

議員發酒瘋是"個性直率、性情中人"

那我們小老百姓發酒瘋呢?

fermat0564 wrote:
你要是有看昨天的談...(恕刪)


三民自 的新聞 你少看吧 會吐血 我都不讓小孩看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