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聞 - 古文觀賞之縱囚論 - 時事

前往內容


古文觀賞之縱囚論

信義行于君子,而刑戮施于小人。刑入于死者,乃罪大惡極,此又小人之尤甚者也。寧以義死,不苟幸生,而視死如歸,此又君子之尤難者也。 
  方唐太宗之六年,錄大闢囚三百余人,縱使還家,約其自歸以就死,是以君子之難能,期小人之尤者以必能也。其囚及期,而卒自歸無後者,是君子之所難,而小人之所易也,此豈近于人情哉? 
或曰︰「罪大惡極,誠小人矣。及施恩德以臨之,可使變而為君子;蓋恩德入人之深,而移人之速,有如是者矣。」曰︰「太宗之為此,所以求此名也。然安知夫縱之去也,不意其必來以冀免,所以縱之乎?又安知夫被縱而去也,不意其自歸而必獲免,所以復來乎?夫意其必來而縱之,是上賊下之情也;意其必免而復來,是下賊上之心也。吾見上下交相賊以成此名也,烏有所謂施恩德與夫知信義者哉?不然,太宗施德于天下,于茲六年矣。不能使小人不為極惡大罪,而一日之恩,能使視死如歸而存信義,此又不通之論也。」 
「然則何為而可?」曰︰「縱而來歸,殺之無赦;而又縱之而又來,則可知為恩德之致爾。然此必無之事也。若夫縱而來歸而赦之,可偶一為之爾。若屢為之,則殺人者皆不死,是可為天下之常法乎?不可為常者,其聖人之法乎?是以堯舜三王之治,必本于人情;不立異以為高,不逆情以干譽。」 

古人論述的很清楚了,一千三百多年前的文章啊,歷史總是在輪迴,豬鼻子太宗上下交相賊謂之。
講古文他們看不懂
就講實際一點的
你看鄭傑.陳進興有出來再犯嗎?
沒有吧是不是
再犯率是0%
有什麼比數字更能說話
難得還有人會看古文

很好
wuyuyutw wrote:
信義行于君子,而刑戮...(恕刪)
wuyuyutw wrote:
信義行于君子,而刑戮...(恕刪)


殺人者死,國法不嚴,人民難得安康!
殺人者罪大惡極,理應處以極刑

1頁 (共1頁)

前往




此文章的引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