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村百姓終於得到遲來的正義

魯啦啦啦 wrote:
你現在回頭看看那些人對我的留言回覆是什麼玩意?!

好了啦,大哥,你在#11的回文不也夠嗆的嗎?

你的初衷可能單純求事實真相及國賠是否允當,但別人跟著插花卻未必如你的單純,剛開始回應你的網友都很平和,不是嗎?

新聞稿內提及,”高雄縣、市於99年12月25日因縣市合併改為高雄市,高雄縣甲仙鄉公所則改制為高雄市甲仙區公所,改制前甲仙鄉公所部分,依地方制度法第87條之3第1項規定,高雄縣甲仙鄉公所之賠償義務,已因法律規定改制後之高雄市承受,由高雄市政府獨負賠償責任,上訴人自不得再行請求高雄市甲仙區公所賠償。”

另外,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077號判決書載有(被上訴人=高市府)
”果爾,就被上訴人主張其縱就土石流保全對象執行強制撤離,上訴人之被繼承人仍不免發生死亡之結果之免責事實,依上說明,即應由被上訴人負舉證責任。而上訴人一再爭執小林國小及小林社區活動中心於九十七年七月卡玫基颱風時遭水淹沒,選址不當;並經證人蔡松林、徐銘聰、趙璿皓證述在卷(原審卷(四)三一頁背面、一審一○一年度重國字三號卷(三)二一頁、卷(四)一一九頁),則被上訴人在卡玫基颱風後,何以仍選定該二場所為避難處所?苟被上訴人當日有執行強制撤離行動時,是否絕不可能機動性撤離至其他處所而避免系爭事故發生?原審未遑令被上訴人提出足使法院得堅強心證之證據,以確信其主張為真實,徒以被上訴人縱欲強制撤離土石流保全對象,考量道路中斷及路途上土石流之風險,勢必進行就地避難安置,應會送至小林國小及小林社區活動中心安置,自仍難避免因獻肚山瞬間大範圍崩塌遭淹沒死亡之結果等推測之詞,逕為不利此部分上訴人之論斷,尚嫌速斷。此部分事實既未臻明瞭,本院尚無從為法律上之判斷。王秀玲等五人上訴論旨,執以指摘原判決關於此部分為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076號判決書,與1077號的法律見解類似。
"果爾,就被上訴人主張其縱就土石流保全對象執行強制撤離,上訴人之被繼承人仍不免發生死亡之結果之免責事實,依上說明,即應由被上訴人負舉證責任。而上訴人一再爭執小林國小及小林社區活動中心於九十七年七月卡玫基颱風時遭水淹沒,選址不當;並經證人蔡松林、徐銘聰、趙璿皓證述在卷(原審卷(四)二三九頁背面、一審一○一年度重國字三號卷(三)二一頁、卷(四)一一九頁),則被上訴人在卡玫基颱風後,何以仍選定該二場所為避難處所?苟被上訴人當日有執行強制撤離行動時,是否絕不可能機動性撤離至其他處所而避免系爭事故發生?原審未遑令被上訴人提出足使法院得堅強心證之證據,以確信其主張為真實,徒以被上訴人縱欲強制撤離土石流保全對象,考量道路中斷及路途上土石流之風險,勢必進行就地避難安置,應會送至小林國小及小林社區活動中心安置,自仍難避免因獻肚山瞬間大範圍崩塌遭淹沒死亡之結果等推測之詞,逕為不利此部分上訴人之論斷,尚嫌速斷。此部分事實既未臻明瞭,本院尚無從為法律上之判斷。毛淑惠等十人上訴論旨,執以指摘原判決關於此部分為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感謝你的解答..非常清楚!

Joseph.Yang wrote:
好了啦,大哥,你在...(恕刪)
迷航 wrote:
2017年新聞「至...(恕刪)

就我的立場,打當然是要,問題是要打到多久?庭外談判有同時進行嗎?我沒說陳菊對錯就是因為不可能災民要求照單全收,很多時候沒有100%對錯的狀況。要不要賠,以什麼名義賠?賠多少?這是一門學問。陳菊要繼續打一定有她的理由,韓今天不打了也一樣。

尤其第十年後還要不要持續?只剩下不多的人,律師費也是錢啊。何況拖越久判賠的時候利息加計更恐怖,要不要趁現在止損?

楊的責任在當年的彈劾未成立結束後基本就跟這件官司沒太大關係,不需要強調發生在他任內吧。這件事單純就是衡量利弊得失的決策,哪有這麼複雜

...又不是沒有別的救濟管道, 不然災民現在是在搭帳蓬嗎?
遲來的正義? 意外發生各方各界沒有盡心盡力? 講得好像虧欠他們?
正義跟對於災民的善待, 不應該攙在一起做撒尿牛丸
不是反正要善待災民, 正義的指控就忍著背吧, 這樣誰還願意盡心力?

最糟糕的是市長一天到晚往外跑, 自己都承認不懂市政
結果第一時間就打自家小孩給別人看 ... (因為不是親生的也不心疼)
為不幸事件心痛, 但補償另有機制, 若扯上國賠就麻煩,

此例一開, 天災都要國賠, 真的賠不完, 韓市長想做好人, 因為不是花自己的錢,

如同在北農一樣, 獎金亂發, 視制度於無物.

這樣一來, 若負債沒辦法減少, 是否又會加上這些理由?

目前所提之 4個 1, 若在選前已想清楚, 應該直接選總統就好,

而不是選調高雄市長再來怪高雄市長權限不足,

權限不足, 可以跟中央申請, 提企劃書要預算, 中央擋就用人民的意志去要求中央同意,

這才是身在其位的做法, 若依韓總邏輯, 他應該去選世界總統, 這樣就什麼事都可以做了.

dudance wrote:
...又不是沒有別的救濟管道, 不然災民現在是在搭帳蓬嗎?
遲來的正義? 意外發生各方各界沒有盡心盡力? 講得好像虧欠他們?
正義跟對於災民的善待, 不應該攙在一起做撒尿牛丸
不是反正要善待災民, 正義的指控就忍著背吧, 這樣誰還願意盡心力?

最糟糕的是市長一天到晚往外跑, 自己都承認不懂市政
結果第一時間就打自家小孩給別人看 ... (因為不是親生的也不心疼)

請閣下就高雄氣爆善款運用及國賠訴訟
用同一標準評論一下

另外,誰是自家小孩?別人又指誰?
小林村的亡魂及其後代不是高雄市民?不是自家小孩?
究竟是誰在打自家小孩?
今天這樣的判決,完全就是按照法律的程序,結果在最後一審中高雄市政府敗訴.
既然高雄市政府敗訴,就是合理符合國賠
難道各位所講的,律師都沒有考慮過嗎??
今天這個國賠的狀況並不是高市府官司都沒打,就直接拿錢出來賠給災民

再來,高雄市繼續上訴又有甚麼好處?只會花費更龐大的律師費.這些龐大的律師費怎麼就不覺得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VincentLu1021 wrote:
為不幸事件心痛, ...(恕刪)
VincentLu1021 wrote:
為不幸事件心痛, 但補償另有機制, 若扯上國賠就麻煩,
此例一開, 天災都要國賠, 真的賠不完, 韓市長想做好人, 因為不是花自己的錢,
如同在北農一樣, 獎金亂發, 視制度於無物.
這樣一來, 若負債沒辦法減少, 是否又會加上這些理由?
目前所提之 4個 1, 若在選前已想清楚, 應該直接選總統就好,
而不是選調高雄市長再來怪高雄市長權限不足,
權限不足, 可以跟中央申請, 提企劃書要預算, 中央擋就用人民的意志去要求中央同意,
這才是身在其位的做法, 若依韓總邏輯, 他應該去選世界總統, 這樣就什麼事都可以做了.

何謂"此例一開"?

ALANWANG9999 wrote:
小林村風災滅村10...(恕刪)


說白了
陳菊就是所謂的貪官污吏啦
任內專做狗皮倒灶的事
所以空心菜欣賞牠
這個可以賠的原因是村長應撤離其中15位居民而未撤離。其他人因政府無法預期土石流,故政府無過失不需國賠。陳菊會上訴的原因是,就算撤離了,那15個還是會死,因為安置點也被土石流淹了。
ALANWANG9999 wrote:
小林村風災滅村10年...(恕刪)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