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騙你十年的二二八謊言-侯漢廷

https://agonyofsorrow.pixnet.net/blog/post/42888734-%e5%b0%88%e6%ac%84%ef%bc%8f%e9%a8%99%e4%bd%a0%e5%8d%81%e5%b9%b4%e7%9a%84%e4%ba%8c%e4%ba%8c%e5%85%ab%e8%ac%8a%e8%a8%80-%e4%be%af%e6%bc%a2%e5%bb%b7

專欄/騙你十年的二二八謊言-侯漢廷

日前,苗栗市中正路國立苗栗農工舊校區的蔣公銅像,被寫上「殺人王」、「228」等字樣。
近年來,破壞或毀損蔣中正銅像案例眾多,校園中,不乏學生主張銅像撤出校園,因為他們認為蔣中正是二二八的殺人兇手、屠殺元兇,殺害台灣人的大壞蛋。

然而,「蔣中正是二二八兇手」,此一現今年輕人的「常識」,是什麼時候建立的呢? 其實不到十年。
儘管在1998年就有李筱峰、張炎憲等台獨學者試圖宣揚「蔣為元兇」此一命題,
然而因於學術認定上並無具體陳述、突破或是新的證據,故當時撰文,可謂波瀾不興。

最主要的謊言,來自於2006年。
2005年隨著民進黨執政縣市大敗,陳水扁不得不往台獨靠攏,終止國統綱領、更積極地操弄意識形態,
2006年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發表了《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一書,點名蔣介石為「事件元凶,應負最大責任」,陳水扁親臨新書發表會,大力讚揚「真相大白」。綠營及獨派人士主張,要對國民黨提起訴訟,求償新台幣五十億元。
2007年,陳水扁也不再引述228紀念基金會的說法,直接信口開河,蔣介石就是屠殺台灣人民的元兇,縱容屠殺台灣人民。多年下來,媒體大肆宣揚、立委、議員也直接論述,「蔣是屠殺兇手」。

謊言說一千遍即成真理。此為明證。

那麼,《研究報告》一書是如何論證蔣是兇手呢?
可有發現蔣的手諭、電報、或心電感應等任何證明,蔣直接或間接下令屠殺台人嗎?

完全沒有。

他們用極為巧妙、模糊、誅心、臆測而毫無實證的論述,企圖抹黑蔣是殺人兇手。

什麼是元兇?該書中指出:「掌控當時特殊時空下國家機器的權柄之人,也就是說,統治者掌控有黨政軍的至高權力,始能夠發動軍隊來登陸台灣進而展開殺戳行為。」張炎憲也指出:「蔣介石擔任國民政府主席,是國家最高領導人,掌握黨政軍特大權」「因此,蔣介石是事件元凶,應負最大責任。」

懂了嗎?在文中論述的「元兇」,其實只是「負責任者」!

《研究報告》數百頁,其實只是想告訴你一句廢話:「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蔣有最大權力,出了動亂,當然該負政治責任。如此簡單。

先不論這種「出事了,蔣難道不用負責嗎」的論證是否適宜,
他們把「責任者」的概念偷換為「元兇」,
再用「元兇」偷換為「屠殺兇手」。
於是,「蔣中正是殺人兇手」此一命題就在這充滿破綻的語境下成立了。

有證據嗎?沒有。
張炎憲說:「事件的元兇與歷史真相早已呼之欲出,祇是找不到白紙黑字的原始證據而已。」
說你是兇手你就是兇手,還要什麼證據?

那麼,現有的證據是什麼?

二二八後,流氓、共產黨人破壞學校、醫院、育兒院、警局、各地行政公署,
而無數的外省人無故被毆打、姦殺、搶劫。
行政長官公署被架空,陳儀多次退讓,未果。故請求派兵鎮壓共產黨及流氓暴民。

3 月 6 日,派赴臺灣的軍隊出發前夕,蔣中正對師長劉雨卿面授機宜,訓示「寬大處理,整飭軍紀,收攬民心」 。

3 月 10 日,蔣中正主持中樞擴大紀念週,即席宣示臺灣事件之經過及中央處理方針時謂:
「日昨又有襲擊機關等不法行動相繼發生,故中央已決派軍隊赴臺,維持當地治安……本人並已嚴電留臺軍政人員靜候中央派員處理,不得採取報復行動……務希臺省却胞深明大義,嚴孚紀律,勿為奸黨所利用,勿為日人所竊矣。」

3月13日,在臺調查事變的監察使楊亮功,注意到警察大隊、別動隊於各地嚴密搜索參與事變之徒,知名人士亦不得倖免。
楊因此上電監察院長于右任:「此次二二八事變中央寬大為懷,而地方政府濫事拘捕,人心惶惶。擬請轉陳中央嚴令地方政府不得採取報復行動。」

蔣收到情報後,立刻致陳儀電:「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令論罪。」
此為密電、急電,自也無獨派學者說是為了「昭示眾人」的兩面手法。

3月17 日,蔣對臺灣民眾之廣播:「其參與此次事變有關之人員,除共黨煽惑暴動者外,一律從寬免究。」

3月19蔣致白崇禧電:「據劉師長電稱:我軍一營,追擊至埔里地方,被匪包圍激戰中云。尤應特別注意軍紀,萬不可拾取民間一草一木,故軍隊補給必頇充分周到,勿使官兵藉口敗壞紀律。」

上述史料說明,
蔣並無下令屠殺、或縱容屠殺,
僅只希望盡速平定暴民、共產黨人的叛亂。

「我以至誠愛護台灣人,台人絕不會仇我,萬一有意外,我願做吳鳳。」這是陳儀對湯恩伯等所講的話。

結果陳儀果真成仁,給他戴上紅頭巾的卻是湯恩伯。

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了,真相早明,憎相未冥。二二八,以前不好講真相,現在不能講假相。

陳儀,日本陸軍大學畢業,妻子也是日本人,他是中國少數受最完整日本軍校教育的人,而蔣介石只在日本士校預備隊中混過幾個月而已。陳儀本是孫傳芳部下,北伐中歸蔣,歷任要職,但他與行政院長孔祥熙不合,掛冠而去,後出任福建省主席,槍斃了跋扈侵權的軍統局福建站長張超,故後遭難,也有毛人鳳軍統局舊怨的關係。

台灣光復,中央大員有興趣治台者不多,福建省主席陳儀以知日、近台,為首任行政長官之不二人選。他行寬容政策,台灣自由氣氛比內地高,陳想把台治成三民主義模範省。

但陳儀帶來的多是福建幹部,所謂的外省人即福建人,來台的軍隊是廣東的二流部隊,因此台人心生鄙夷不滿,陳儀乃要把軍隊調走。湯恩伯、林蔚(時任蔣侍從室主任)和毛森(湯心腹,上海警察局長,殺很多共黨,時人稱毛骨森森)聯合飛來台勸阻,說:「台人新附,人心未定,一旦有變,何以應付?」毛森說:「徐學禹(徐錫麟姪、徐乃錦伯父)也從旁力勸,湯恩伯與陳爭得舌敝唇焦,那時大家最大顧慮,是在日軍服役及勞工分子,因受日人皇民化教育,恐其仇視祖國,可能結聚作亂,需駐軍防變。」陳儀就說出願做吳鳳的話(見《毛森回憶》)。

調軍離台還是蔣的建議。他在事件前四個月的光復節來台,在中山堂的陽台件萬民歡呼,極慰。在與陳儀到日月潭的途中,蔣就說內地局勢不穩,內戰將起,台局安定,問駐軍可否調回大陸?陳儀一口答應。蔣後來還在中央會議中讚許陳儀這種無私之舉。

陳儀起初還盡量安撫,他在三月四日還致電蔣說事情已平息,不需派兵,是駐台的憲兵第四團張慕陶向司令張鎮報告,說台中已被謝雪紅部隊控制,嘉義機場也被圍,情勢危急,指陳儀在「粉飾太平」,蔣才在五日決定派兵。及令派兵,還一再交代赴台宣慰的白崇禧說要注重軍紀,又手令不可報復。三月九號劉雨卿的二十一師入台以前,台灣可謂不設防,只有高雄要塞有三百名兵,清泉看守張學良有點武力,加上基隆要塞有點兵。九號以前死的最多的是高雄,約百餘人。基隆搶軍火庫,也死了些人。二十一師入台後,劃了七個綏靖區,每天的戰報也不過一區死三、四人,幾天加起來死了四十三人,亂就平。

其實共產黨在事變中作用並不大。日本行法西斯,防赤反共,雖戰後社會主義為風潮,李登輝也加入謝雪紅組織,但其力量仍不太大。事變主因還是皇民仇中的心理造成。可是陳儀為了自辯,報蔣說是共黨煽動,加上確實是有向台灣獨立之發展,蔣才同意軍事鎮壓。

陳儀愛台不得法,結果成代罪羔羊。早年誣陳匪諜,也不談二二八,後被迫談,陳的頭又被用來安撫人心,責任推給他了事,只有李敖為他講公道話。哪知現在全台出草,已不是一個吳鳳的頭可滿足了。

二二八,陳儀一點沒錯,錯的是行仁政,錯在自信太過。他潔身自惕,清廉奉公,在辦公室放一張小床,以便當果腹,處處為台灣著想,結果竟被誣為「顢頇肥痴」。台灣教科書說陳儀的統治是「窳政」,這個字真是用得妙,即當時並不是暴政、惡政,或誤政,只是不是好政,說不出來哪裡不對。

今天分析二二八的起因,舉出的什麼糧食價格飛漲、菸酒公賣、經濟蕭條等,都是戰後的現象,世界很多地區都如此。台灣因為日治已久,與祖國隔閡,因此有期待的落差,從當初的欣喜到後來的不滿與鄙夷。但當時台灣並沒有民不聊生、官逼民反的情事。如果大陸人有欺壓台灣人,那台灣人應有「懼」,但是又沒有。

二二八後來台善後、後做台灣經濟部政務次長汪彝定曾說,如果台灣再晚收回十五年,台灣是日本的。也就是說台灣在皇民化之下,已成了日本之土,這也是美國海、陸兩帥尼米茲和麥克阿瑟爭論要不要打台灣之因。麥主打,但尼米茲認為台灣反抗激烈,美軍會有死傷,因此主張跳島攻日,台灣才得保全。否則台灣的死傷會比硫磺島大數倍。太平洋戰爭中,台灣人參軍二十萬人,戰死五萬人,包括在馬尼拉戰死的李登輝哥哥(照道理,台灣人反美應更甚於反中,因為美國人殺台灣人百倍於外省人)。他們也一樣使用慰安婦,這批前「皇軍」後來是二二八中的主要武力,那二二八是中國抗戰及二戰的延續,怎可怪陳儀的「施政不當」?

再說,如果施政不當?那為何陳儀帶出來的嚴家淦、任顯群、孫運璿及很多官員,在台灣後來皆有不錯的政聲?所謂的「貪官污吏」,有名有姓找出了哪些?

還有,所謂的「外省人」,都是陳儀帶來的福建幹部,多是福建人,即台灣人的家鄉人,如果有壓迫,那不是自己人在壓迫自己人?後來的暴動鎮壓,不是自己人殺死自己人?

二二八時,外省人大量被毆辱殺害,許多福建人逃回了福建,在基隆露宿等船的有幾千人。翻查當年的報紙,那批福建人談起台灣的可怕,個個咬牙切齒,驚恐莫名。那誰才是受害者?

陳儀和其幹部,有橫暴欺壓台灣人嗎?有如日軍對付中國人、納粹對猶太人般的種族滅絕嗎?當然沒有,那就算政策上有些失當,戰後經濟蕭條,生活受影響,就足以殘殺外省人(就算統治者吧)、要推翻政府、另立政權嗎?

二二八叛亂,國府的鎮壓和報復是必然的,任何國家,任何地區都如此。美國人佔了伊拉克,也說要行仁政,全世界也盯著看,伊拉克人反抗,美軍還不是到處殺人,幾度屠城,至今伊人已死二十萬。也就是因收復台灣還不是異族侵佔,固死傷不是太大。

再分析事發原因,菸酒專賣是日據時代就有的政策,後來台灣的裁員及軍公教薪水也都靠此,那執行取締私煙的公權力行為有何不當?流氓暴民毆打執勤人員,後者自衛開槍,有何錯?如此就要暴動燒殺,陳儀無兵在手,無奈,待國府派兵來台,當然要鎮壓緝兇,追究罪責。

當時台灣只剩高雄、基隆的要塞司令部有些部隊及一些警衛兵。暴民準備火燒壽山。三月六號九點高雄市長黃仲圖、議長彭清靠(彭明敏之父)率眾上山與彭談判,其中涂光明等三人以學生軍身分,持械要司令彭孟緝繳械投降並對彭行刺,彭孟緝補之,然後入高雄市平亂,在市府前遭機槍掃射,有十五名士兵死傷,士兵斃傷暴徒百餘人,高雄平復。那這種事是彭對,還是涂對?若涂是烈士,後人領補償,那中華民國何在?任何人皆可糾眾入軍區喝令繳槍投降?

後來彭孟緝被說為「高雄屠夫」,中研院的黃彰健、朱宏源拿出歷史常識講了些公道話:「涂光明等人是社會人士、不具學生身分,當時雙邊人馬經過一番談判。但涂光明卻亮出槍械,威脅彭孟緝接受九項條件,被彭孟緝身邊的人逮捕,移送軍法審判。三月八日,涂光明等三位自稱學生代表者被依軍法槍決。

黃彰健指出,涂光明等人提出的九項要求太過苛刻,但台灣官方提出的《二二八事件調查報告》裡面,只提到涂光明等人有九大要求,卻不願將詳細內容呈現出來,有誤導國人之嫌。彭孟緝的軍隊是在士兵被槍殺後開始反擊,並非一開始就對高雄市政府、火車站、高雄第一中學的民眾掃射。」

二二八後,陳儀給蔣介石一報告,外省人死傷約八百人,事件前後本省人被殺的也是八百人,這是根據「二二八補償條例」來申請補償的人數所得出的數字,因為台灣人都有親戚,誰死了都知道,而外省人,常常隻身來台,死了也沒人知。九十四年二二八那天《聯合報》有份投書:〈父親,雖受害不怪罪他人〉。作者樂台說︰

民國三十五年過完春節,我祖父在廣東家鄉因社會動盪、經濟蕭條,在親房牽線下,帶著十八、九歲的兒子,也就是我的父親來台謀生,由於沒有專長,只好到台中鄉下當燒炭工人。民國三十六年三月間,我祖父及父親挑著火炭到台中市交貨,被穿著日本軍服、手拿日式木刀的一群年輕人攔下問話。因我們是客家人,而(廣東長樂腔)客家話與台中地區的又有些不一樣,對方是講閩南語的,雙方雞同鴨講,沒幾句,對方就有人大叫:「伊是阿山仔,給伊死!」瞬間木棍、磚塊齊下,我祖父倒在血泊中,父親則因在後面且年輕閃得快,僅左腳受點傷,驚慌之餘拼命逃開,等脫離險境,再回去找祖父,但怎麼找都沒有音訊。

所以說二二八殺了兩萬人實為虛構。台灣當時人口不到六百萬人,若殺掉二萬人,五六個城市中至少一城殺三千人,這非小數目。當時的公開槍決也就那麼多,有組織的抵抗也只有二七部隊,全台灣並無激烈的戰鬥,因此死的人應不致過千。若沒什麼戰鬥還死兩萬人,那必然有行刑隊,隨意濫捕濫殺,若有,又是由誰指認判定呢?難道是逐戶搜殺?暴民難道不會躲起來?

以前國府威權統治時不談二二八並沒錯,不是二二八鎮壓不對,而是它退到台灣,總不能說殺你暴民活該?無錯可認,無功可耀,不談最好。

現在台獨當政,是非顛倒,二二八竟成了起義抗暴,但中華民國的招牌仍掛著,把二二八當開國紀念日尚不到時候,因此先當國定假日,慢慢再去中國化,待台獨建國成功,當然這八百人全入忠烈祠,那些原來抗日剿匪的中國烈士全作廢。

現在很多人強調本省外省互相扶持的溫馨故事,此出發點是求族群和諧,但此實有避談史官是非之嫌,也不符學術求真之義。即外來政權若皆是貪官污吏或共犯,民反有理,打殺應該,為何保護?若事件是如台獨所稱的起義抗暴,革命建國,那保護外省人的本省人不成了判國反革命?殺人的暴徒可以平反補償,那保護外省人的義民豈不更應嘉獎補償?怎麼沒見「二二八阻止加害獎勵條例」出現?

國民黨也附和說「官逼民反」,那攤官污吏在大陸上比台灣起不多得多?最後通貨膨脹,民生凋蔽也比台灣可怕太多。民反有理,那是不是應肯定領導民反的中國共產黨?那國府為何不在大陸等待解放,還繼續逃到台灣制民反,還把民財黃金全劫到台灣來呢?

大陸也一直紀念「二二八起義」,因為當年國共鬥爭,二二八也被視為推倒國民黨統治的先聲。而當時社會主義好,李登輝也宣稱他是台共,二二八中也有些左派共產黨人,謝雪紅領導的二七部隊是其一,後來還有分化台灣人與國民黨的統站考慮。但陳儀又因主和平,被蔣介石所殺,成了正面人物,對其多所推崇,結果形成了好人做壞事的歷史矛盾。而且二二八現在明顯成了台獨的同義字,再談紀念二二八變成了矛盾尷尬。

政客炒作二二八,請問,「官逼民反」?當初反對國民黨「窳政」的總指揮是共產黨,紀念二二八,為什不升起五星旗?

陳儀並非有歧視壓迫台人,他反是在「政治上放得太鬆」。台灣當時的言論自由皆超出內地甚多,黨特系統也對陳太鬆有不滿,認為危險。此也是事變後鎮壓,陳儀即便是仍愛台人,他對罰酒也說不上話了。此也是陳雖離台而蔣信任如故,危難時還用其做家鄉省主席,也就是認為他在治台上並沒錯。

比起三十六年二二八前的台灣社會狀況,三十八年大陸的社會狀況更壞,壞到不可想像,買菜要挑一籃鈔票去,通貨膨脹至今為世界紀錄,納說二二八是台人抗暴、是起義、民反有理,那是不是更應肯定共產黨在大陸上推翻蔣介石、扳倒三座大山、死了無數的志士的壯烈之舉?那人民英雄紀念碑是不是也應分一塊在今日的「台灣民主紀念館」前?

陳儀如果政治緊縮,經濟隨他便,大軍在手,吃喝享受,管他台灣人,不愛國,只自私,如許多官僚然(不只國民黨,很多黨都一樣,都是愛國的官僚倒楣),他是不是反可安享榮華,被人歌奉?一句話,難道是陳儀不會做官,EQ太差?

民國三十六年五月四日,陳儀離台前留下這首詩:

事業平生悲劇多,循環歷史究如何,
癡心愛國渾忘老,愛到癡心即是魔。

歷史終會給陳儀公正評價。

資料來源:《傳記文學》,中華民國九十六年三月號,第九十卷第三期
澎湖花火節之旅
2019-10-19 19:12 #1
DandelionJack wrote:
https://agonyofsorrow...(恕刪)

沒有用的,現在年輕人都被洗腦洗呆了!

就像鄭南榕被稱爲先驅一樣。
身為一個專制政府,神也是你,鬼也是你,在專制政府下的歷史永遠沒有真相,因為歷史是當權者寫的。。
一句你是共產黨就能殺人?
只在一個村莊抓到一個共產黨就能說整村都是共產黨而清鄉?
你是信當時專制的國民黨寫的文獻,還是那些存活下來的被害者?
香港港首也說我是香港的母親我把香港人當孩子。結果呢?
在專制下醜陋的事實,外面通常被當權者包裝一層很厚的糖衣
懂嗎?看來你不懂
我對國民黨對228的文獻完全不會去相信
這件事的事實要看當時美國人解秘台灣228相關的資料才比較公正
你有去看美國人對228的文獻資料嗎?沒的話就閉嘴,因為偏頗了而且試圖模糊事實
別忘了當時台灣是亞洲第二先進的地區,當時在台灣的外國人也不少,他們看到什麼?留下什麼證據?自己google一下很難?
政府補償也補償了 道歉也道歉了 只有這些爛政客 會把結痂的傷口 因自身的利益再度翻開 歷史不能遺忘 但

請不要用〞歷史的傷口〞分化在這個島上的公民!
studio wrote:
政府補償也補償了 ...(恕刪)
是民進黨政府道歉,國民黨的呢?補償?拿台灣人的錢補償國民黨犯的錯?這叫正義,有幾個是被抓出來審的,應該追究,才是正義。。。 到現在為止為什麼沒辦法平反,因為很多加害者的子女拿著他祖父輩殺人由屍體搶來的錢,在國民黨當大老當官領錢享利益的一堆,他們會讓國民黨黨史的醜陋面公諸於世?會的話,陳水扁當選總統時就不會一堆人在燒黨史資料了
是民進黨政府道歉,國民黨的呢?
>>>兩黨執政時 都有出來道歉

補償?拿台灣人的錢補償國民黨犯的錯?這叫正義,有幾個是被抓出來審的,應該追究,才是正義。。。
>>>>台灣人的錢 是我們大家繳的稅金 如果要分 乾脆分藍執政 跟綠執政的縣來分擔嗎


到現在為止為什麼沒辦法平反,因為很多加害者的子女拿著他祖父輩殺人由屍體搶來的錢,在國民黨當大老當官領錢享利益的一堆
>>>>可以指出是那一位大官嗎???
studio wrote:
是民進黨政府道歉,國...(恕刪)

難怪國民黨對於推一個撞死人的參選總統跟替一個殺人犯還殺警察的站台,絲毫沒有感到什麼不妥。。還在為錯誤的歷史辯護
這個人基本上是新黨的人,新黨基本上就是親中共黨,

然後他也是跟王炳中在一起的人,基本上他寫二二八的事,

我是完全不會相信的。講難聽一點就好像殺人兇手的家屬,

只會想要趕快把事件淡化,然後就一切恢復正常,繼續生活。


想多瞭解二二八,就去看看認同或同情受害人所寫的文章,

與外國人寫的相關報告,才比較客觀。
228事件真的只從1947年228開始起算嗎?
難道一個賣私煙的婦女可以輕易引起全省暴亂?
1945年台灣光復到1947年228短短不到3年
為何可以讓剛開始歡迎政府接收台灣的人民暴打外省官員?
背景:
台灣人從日據時代講閩南話
一直到皇民化時代日語跟閩南話一起教育
而中國軍隊跟政府官員除了閩南系的以外幾乎都聽不懂
光復之後政府接收所有政府單位
而機關與警局首長幾乎都是外省人擔任
軍隊因為素質關係經常出現開槍打民眾 吃飯不給錢情況
所有日本開設工廠一律查封收歸國有造成一堆工人失業
因為要支援共產黨的入侵所以將台灣米糧輸出中國
造成這兩年米價大幅上揚
台灣當時是稻米出口地區居然還會缺糧真是可笑
甚至當時搞出政府統一管理制度(跟共產黨的管理方式差不多)
所有進出口都需要政府統一管理
造成貪汙事件嚴重(一堆官員利用進口物資轉賣賺取暴力)
這些都可以在當時的報紙文章中看到
因為政府的管理失敗所以才造成兩年後的228人民怒火點燃
這兩年中如果蔣介石能夠關心一下台灣想必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但是當時他要對抗北方當然不會有空管這種事
但要說他能夠置身事外豈是三言兩語能夠撇清的?
我對228沒研究,但對於民進黨人的任何話,都至少先打個五折,或直接選擇不要相信。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