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擊韓國瑜 蔡英文:民心民調都是自由意志

反擊韓國瑜 蔡英文:民心民調都是自由意志

不是要討論民調,只是對內容其中一段粗體字有意見
另外,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因為民進黨主席卓榮泰一席「北高兩個市長講話愈來愈像」,嗆聲表示民進黨要踹柯文哲是嫌票太多,他可以下令不要投蔡英文。對此,蔡英文回應表示:「人民有自由的意志,不是政治人物可以下令做什麼事情,政治人物只能拜託人民做事情。」



既然政治人物拜託人民投一票,不投、為甚麼就欠他一個道歉?

選前、選後真是兩副嘴臉,現在這就是騙選票的言語
2019-11-29 18:47 #1
su0123 wrote:
反擊韓國瑜 蔡英文:...(恕刪)


原來是自由意識呀?
那個叫民眾要跟林佳龍道歉是怎麼回事?
su0123 wrote:
反擊韓國瑜 蔡英文:...(恕刪)


哈哈......那叫選民跟落選人道歉

又是什麼意思呢??菜菸文宗痛
su0123 wrote:
反擊韓國瑜 蔡英文:...(恕刪)

選前又是民心又是自由
選上就是拒馬外加蛇籠

蔡英文妳能不能再噁心一點
原以為就算不會治國
起碼還算個老文青
沒想到連文青都是假的

因為論文是用打字機打的所以錯字一堆?
打字不帶腦子嗎?
打完不用校稿?
指導老師都是盲人看不見?

都騙到人神共憤了還要繼續騙?
抱歉跑題
自由意志 危機百科

科學的觀點

許多和腦部相關的病兆可能被稱為自由意志的混亂。強迫症病患會感覺到自己被迫去做違反個人意志的事情,像是一天洗手數十至數百次,認為這種慾望是自己所欲,但似乎卻在本質地和他的個人意志背道而馳。成癮症也會經常去做違反個人意志的事情。情緒病患者則難以自由控制自己情緒。妥瑞症(Tourette)和相關症狀的患者,會不自主地說話和運動,像是痙攣、抽搐。在美國電影Dr. Strangelove上映之後也稱為「奇愛博士症」的異手症,其患者會做出一些有意義的動作,卻沒有做這些事情的意圖,像是午夜時分的睡眠中,突然雙手掐住自己的脖子。

柏林計算神經科學伯恩斯坦中心的海恩斯(Haynes),舊金山加州大學的班傑明·里比特(Benjamin Libet),以及洛杉磯加州大學和以色列特拉維夫醫學中心的神經學家和外科醫生伊扎克·弗雷德(Itzhak Fried)等人,都通過腦部掃描觀測發現,早在參與者產生選擇的意識之前,大腦就有了活動。也就是說,事物的運行在他們進入人的意識之前就已經被決定了。決定的意識是在決定產生之後才產生的。

已故美國生理學家利貝特(Benjamin Libet)在一批「什麼時候想按就可按下按鈕」的受試者腦電圖中發現,在這些人意識到他們做出決定前的半秒鐘,腦中運動皮質就已經興奮起來。後續的研究將皮質下腦區的興奮,與出現知覺意識之間的時間,拉長到整整7~10秒鐘。新的研究發現,根據一群256個神經元的活性,能讓科學家在受試者自己曉得要做什麼選擇之前,就能得出預測,準確度達80%。例如在意識到自己會點什麼菜之前,腦中某些部位很有可能已經做了決定。

神經科學家布拉斯(Marcel Brass)與黑格德(Patrick Haggard)於2007年發表在《神經科學期刊》的一項研究支持了這項假說。他們用上與利貝特相似的做法,只不過受試者可以在最後一刻按下按鈕,否決先前的決定。他們發現,腦中有塊稱做左背側中額葉的特別區域,在人進行這種有意的抑制行為時會興奮起來:「結果顯示,人腦負責意向行為的網絡中,有一塊負責自我抑制或克制意向行為的構造。」那就是自由拒絕意志[7]。
自由意志 危機百科

神學觀點

神學對於神聖預知的信條通常和自由意志的概念有所牴觸。畢竟,如果神的確知道什麼將要發生,能夠知道一個人會做出的所有選擇,那麼將這種選擇視為自由的表現或許會令人產生質疑,也就是說,神若已知或恆知一個人真正的選擇,那麼這似乎就扭曲了一個人的自由。這個問題事實上和亞里斯多德的海戰問題有關:明天將會或將不會發生海戰?如果將會有一場海戰發生,那麼也就是昨天的假設為真,那麼對過去而言,這場海戰勢必會發生。如果將不會發生海戰,那麼同理可知,對於過去的而言,這場戰役必然不會發生。這意味著,無論未來結果為何,未來都是由過去的真理之上——這真理便是過去對於未來的假設。然而,部分哲學家認為,必然性和可能性都是定義在一個時間或經驗上已知的環境介質的基準點,所以若有什麼事物對於一個觀察者的觀點來說只是可能,那麼或許對一個全知者而言,它就是必然的。有些哲學家相信,自由意志就等於擁有靈魂,因此,根據一些聲稱動物沒有靈魂的論點,他們是沒有自由意志的,不過這個論點成立的先決條件卻是,我們必須先證明動物沒有靈魂。猶太哲學則是強調,自由意志是人類靈魂本質的產物,因此用希伯來語表示「呼吸」的字根「nshm נשמ」衍生出的字彙「neshama」便代表靈魂。
問人類意志自由與否的這個問題根本就是錯誤的;這個問題就像是在問一個人的睡眠是否迅速,或者他的品德是否是正方形般的毫無意義:自由之不適用於形容意志,就和動作的迅速不適用於形容睡眠,外形不適用於形容品德一樣,大家會嘲笑這些問題的荒謬性:因為顯然修正動作不被歸類和睡眠有關,不同的外形不被歸類和品德有關:我想當一個人認真考量過後,他會清楚地瞭解自由是一種只屬於行動者的力量,而不能成為意志的一種特性或修改種類,且意志也只是一種力量。

——約翰·洛克,人類悟性論,第二十一章十四節
為何違背最直接的公投民意?為何不執行以核養綠,兩兆是要養什麼?
唯一支持蔡英文就對了⋯
su0123 wrote:
反擊韓國瑜 蔡英文:...(恕刪)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