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姦罪正式宣告違憲...小三、小王可以放心了。人妻、人夫可以約砲囉!

nwcs wrote:
除罪的問題,就在,對(恕刪)

的確, 通姦除罪化之後, 會讓有錢的被告在社會上更加優勢, 拉大與弱勢者的「社會權益距離」。
五年前為了包二奶,買了一間400萬的房子給二奶住,

每個月給二奶30000塊錢,今年跟二奶分手了,把房子賣了,賣得1200萬。

算下來白玩了二奶5年多,最後還賺了600萬,原來包二奶也是一種投資。

後來被老婆知道了。老婆正在煮飯,一個巴掌甩過來:“為什麽你只包一個?"

==================================================================

做到這樣就不用怕有沒有除罪了...........
a0980000056 wrote:
的確, 通姦除罪化之...(恕刪)


的確,刑事司法資源完全撤離,
以前靠公權力免費蒐證的管道被拿掉了,
現在做什麼都要錢,沒錢沒資源沒管道,
根本無力蒐證,大概只能維持著不死不活的婚姻。
但刑事資源為啥要介入民眾的感情啊?
台灣要像投名狀?

錢女人糧食?
刑事資源沒有介入民眾的感情

就雙方約定的婚姻

如果沒結婚

愛怎搞怎搞

如果要除罪要不要背信罪也一起除罪?
lawtaipei wrote:
的確,刑事司法資源完(恕刪)

若是按照你的邏輯,

不是應該所有的法律( 包括民法、 家事法…)都不可以介入個人的情感嗎?

甚至應該要廢除婚姻制度不是嗎?
a0980000056 wrote:
若是按照你的邏輯, ...(恕刪)


民法中的財產法與身分法是市民社會產生的法律,
在歐美是自然形成的法規範,
我國繼受大陸法系,影響我國發展甚鉅,基本上與傳統禮教社會脫節了。
民法不是由國家強制推動的法規範,而是在一定經濟基礎上建構起來的。
刑罰是國家強制力推動的,界定怎樣的行為是犯罪。
這兩者差異很大。
婚姻關係存續中的感情問題,怎麼看,都不應該由刑法來規範,放在民事當中,比較適當。
我的立場是就事論事,
我一向質疑爛政府的政策,痛恨網軍治國,
但在這個議題上,我支持大法官決議。
lawtaipei wrote:
民法中的財產法與身分(恕刪)

感謝您就事論事的立場。

假設刑法不能介入個人情感, 作為最終手段的約束力。

那請問閣下, 民法為什麼可以以國家法律的力量 介入個人情感?

而且通姦罪原本在刑法的設立, 也是屬於告訴乃論之罪, 刑罰的程度也沒有很重, 符合比例原則與謙抑原則, 為何通姦不能入刑法?
lawtaipei wrote:
民法中的財產法與身分(恕刪)


美國不就有通姦罪嗎?

大法官那個?

釋字號554號就大法官解釋出來的對嗎?
a0980000056 wrote:
感謝您就事論事的立場。

假設刑法不能介入個人情感, 作為最終手段的約束力。

那請問閣下, 民法為什麼可以以國家法律的力量 介入個人情感?

而且通姦罪原本在刑法的設立, 也是屬於告訴乃論之罪, 刑罰的程度也沒有很重, 符合比例原則與謙抑原則, 為何通姦不能入刑法?


謝謝大大。
大大所提出來的問題,是大哉問,很有深度。
我試著這樣理解,身分法與身分行為具有強烈的人倫色彩,財產法的原理原則,並不完全適用於身分法,
相對來說,身分法強制規定多,身分行為不得代理或附條件、期限,不管是建立身分或脫離身分,影響的並不是雙方當事人而已,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法律效果。
對婚姻不忠,基本上除了破壞當事人間的信賴以外,也可能傷及無辜,造成兩家人之間的嫌隙。
單純從性自主權的角度切入,我認為是不夠的,這中間要思考的問題很多,但最根本的問題是,我們國家需不需要用刑罰的手段來制裁婚姻不忠、違背婚姻誓言、摧毀家庭結構的人?如果我們選擇了刑罰不介入的立場,那我們的身分法,規範是否足夠?這些都是可以討論的問題。
大大說得很好,縱使採用刑罰的手段,不論就刑度、訴追條件(告訴乃論),都已經很寬鬆了。
我相信執政者以及其信眾,可能覺得傳統社會結構越裂解,他們的選票越多。
我覺得社會上還是有很多青壯年、有識之士可以清楚區分得出來,什麼是一昧歌功頌德,什麼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決定自己的立場。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