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喝了什麼咖啡呢?

聞起來甜應該很容易且常見才對。許多中淺焙的豆子手沖後都會有如黑糖的甜,相當明顯。
chrono79925 wrote:
畢竟陶瓷刀是鈍刀 ...(恕刪)


謝謝chrono大 耐心解說

『電磨』我多作點功課再決定…。

原來是我對咖啡『甜』有誤解

下壺&杯底的“焦糖甜香“倒是每次都聞得到。


這裡「疫情」還沒解除,政府呼籲民眾盡量少出門,
暫時無法去外面咖啡店…


森の小熊 wrote:
謝謝chrono大 (恕刪)



也是
都忘了日本目前還是不建議外出

還好網路閒聊很方便
多人路並非最好的路,單人林徑也非人生終點  異於他人 ≠ 錯誤
bakafish wrote:
最近在FB看到有店家(恕刪)


拖了幾天 測試了三次

第一次
豆子 - 音樂家系列 蕭邦 葡萄乾蜜處理 20g
粉水比 - 1:16(咖啡液)
溫度 - 92
水 - Peak Water 3"

測試出來其實有些微差異
酸甜度有細微差異




第二次 求更一致的沖煮
使用愛樂壓
豆子一樣 改10g
粉水比 - 1:16(咖啡液)
時間手法 - 30秒攪拌, 2:30開始下壓, 樣本A 3:07漏完 / 樣本B 3:11漏完
溫度 + 水質不變
樣本A 冰塊56g
樣本B 冰水35g + 冰塊21g(最後加入)

發現仍然有差 這就讓我比較好奇了
懷疑有可能是蕭邦本身均勻度就差 導致有不同的結果產生



另外一點
樣本B煮完溫度約有40上下 已經算溫熱了





決定稍早再試第三次 一樣使用愛樂壓
豆子改成 - 哥倫比亞 聖胡安莊園 艾爾莎小農 厭氧控制乳酸發酵 10g
粉水比 - 1:16(咖啡液)
時間手法 - 30秒攪拌, 2:30開始下壓, 樣本A 3:00漏完 / 樣本B 3:01漏完
溫度 + 水質不變
樣本A 冰塊56g
樣本B 冰水35g + 冰塊21g(最後加入)

沖煮好倒入乾淨PET瓶放冰箱冷藏均溫6小時


換成艾爾莎小農 均勻度好多了



坦白說 我覺得兩者差異並不大
酸甜度 尾韻部分都差不多



或許是豆子均勻度的差異吧 不然就是手法上問題?
多人路並非最好的路,單人林徑也非人生終點  異於他人 ≠ 錯誤
chrono79925 wrote:
拖了幾天 測試(恕刪)

chrono大真有實驗精神
bakafish wrote:
chrono大真有實(恕刪)


砸魚大都拋球了 怎麼能不接球


只是測試比對冰手沖/冰咖啡而已

要煮濃縮或拿鐵就比較麻煩 畢竟設備都還沒買
現在還是靠手磨跟Nomad在煮濃縮

是還可以喝 但清理就累人
多人路並非最好的路,單人林徑也非人生終點  異於他人 ≠ 錯誤
chrono79925 wrote:
拖了幾天 測試(恕刪)


「先用冰水降溫再加冰塊」
加上「熱咖啡接觸冰塊,會有苦味....」的資訊,
我想像中的冰水降溫是隔水降溫
不是將冰水直接加入咖啡液
chrono大有興趣再做實驗嗎XD
trouk wrote:
我想像中的冰水降溫是隔水降溫

我剛去FB重看影片
的確是有把下壺先放到冷水裡隔水降溫,然後才加冰水,最後加少量冰塊
影片中是說,如果熱咖啡直接丟到冰塊裡,會把咖啡中一些比較不舒服不討喜的味道帶出來
不敢說每支豆子都有,但是滿容易出現

我想除了豆子,跟手沖做法可能也有關係
他是使用KONO濾杯,18g或20g粉,以少量多次注水拉長時間,全部流完時間約4分鐘
得到100ml高濃度咖啡液,隔水降溫後加入100ml冰水攪拌,再加冰塊約30ml
trouk wrote:
「先用冰水降溫再加冰(恕刪)


東西已經準備好
先等新豆資訊打好 上架完再來Round 4

(盧安達 加肯凱地區 Bumbogo處理廠 / 新幾內亞 天堂鳥樂園 AX 白蜜 )


手法不可能完全參照
基本上還是會用愛樂壓來測試

畢竟如果手法會 冰塊不會
那就跟冰塊的急速冷卻無關了

實驗還是為了要看
滴在冰塊上是不是會比較容易苦
或是風味上有差異
多人路並非最好的路,單人林徑也非人生終點  異於他人 ≠ 錯誤
chrono79925 wrote:
東西已經準備好 (恕刪)

我在想,也許他的做法因為時間較長,比較容易萃取出後段物質
這個做法比較類似金澤手沖的原理
我自己實做過金澤沖法,雖然萃取率比較低,但整體是平衡的
所以可能是他的豆子+手法,遇到冰塊時的現象吧
chrono大其實也不必深究啦,自己常用的做法結果是好的就好囉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159)
bluek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