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茗賞壺趣 - 大家好,很高興來到品茗賞壺趣,我是一個紫砂壺手藝人! - 生活

前往內容


大家好,很高興來到品茗賞壺趣,我是一個紫砂壺手藝人!

袁萍紫砂 wrote:
大家好,我是一個90後紫砂壺手藝人...(恕刪)


10年前因工作關係在宜興待了3年,就住在大潤發旁邊今日星城...,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雪也是在宜興...08雪災那年
不過,因為實在玩不起壺,我的宜興同事都叫我不要浪費錢,買50元的壺就好,所以錯失了研究的機會
也只去過陶瓷博物館3次...真慘

宜興真是個不錯的地方.....竹海很棒,以前沒纜車,走上蘇南第一高峰,也是會喘

不過,宜興人煮菜喜歡放糖,這個我還真不習慣

還有,宜興話怎麼聽都像在吵架...

阿桐伯沒有在賣藥啦...只會打"嘴砲"

袁萍紫砂 wrote:
您好,我制作的 这...(恕刪)

謝謝妳精闢的說明講解!

有說到"朱泥成形不難但成品率太低,十把可能只有兩三把才是完美品!"

請問同樣的泥料.電子控溫.又是出自同一位工藝師之手,為何良率低到只有兩三把完美品?

其他造成失敗的原因是甚麼?

燒製完成的壺,壺蓋密合否妳們會很在意嗎?

謝謝!
哇,厉害,那对宜兴很熟悉啦,08年大雪真的太吓人了,损失惨重,宜兴每年冬天都会下雪,记得台湾友人说过宜兴的冬天冷的受不了,其实壶不是必需品,泡茶用盖碗,用杯子都可以,个人喜好拉我们这边煮菜都会放糖,连烧个青菜也放糖,口味偏甜,无锡的菜更加甜,宜兴话听起来比较硬,所以听起来会感觉在吵架,不像台湾话那么听起来温和,温柔!
Aton258 wrote:


10年前因工作关...(恕刪)

chengyu1226 wrote:
謝謝妳精闢的說明講...(恕刪)


低是指一次燒吧
收縮高自然風險高

現在大多都是多次燒,成品率會高非常多
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嚐,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其实朱泥在制壶层面来说不难,虽然泥巴粘性较足,处理壶身细节方面较难,制壶人都能克服这些问题。
最难的地方就是窑烧问题,(我们这里比较常用窑烧分为两种1:煤气推板窑:现在常用的辊道窑,梭式窑,推板窑基本上采用全程氧化气氛烧成,现在仍然有一席人采用传统的煤窑烧紫砂壶,煤是固体燃料,点燃煤的短时间之内需要消耗大量氧,并且煤炭内部不可能瞬间燃烧,必然释放大量烟气,产生还原气氛,要经过一段时间才有纯正的氧化焰,所以煤窑的气氛相对不稳定些。还原焰是在空气供给不充分,燃料没有完全燃烧的情况下产生一种有烟而浑浊的火焰。
2:数控电窑:在电窑烧制相对稳定,但是烧制过程中经常会出现温度达到了,但是紫砂应该有的颜色却没有出现,这种现象在青段,老段之类需要氧化气氛的壶上时常出现,有时候需要再去推板窑烧制一遍才能呈现出应该有的颜色。)
朱泥和其他紫砂泥最大的区别就是它泥性重砂性弱,干燥和烧成的收缩率都较大,整体收缩比可达25%以上,烧成收缩比例大极易变形。很多损坏的原因就是开裂,这个是没办法避免的!
壶盖密合度是非常讲究的,一般窑烧第一遍的壶口盖都是盖不上的,所以都要自己用砂皮打磨壶口和壶盖变让口盖吻合,通转。然后再进窑烧制第二遍确保口盖密合!
chengyu1226 wrote:


谢谢妳精辟的说明...(恕刪)
朱泥现在很多都是用低温窑烧3-5次,但是成品率是紫砂泥中良品率最低的,因为朱泥也有很多种,泥性,收缩程度不一样,!
economic wrote:



低是指一次烧吧...(恕刪)

袁萍紫砂 wrote:
那对宜兴很熟悉啦...(恕刪)


熟也就人民中路靠步行街那附近跟氿濱公園..

希望妳能多多放一些作品上來讓大家欣賞,並且多教我們一些賞壺的知識

當然,對壺有興趣的人,宜興是一定要去朝聖的...



阿桐伯沒有在賣藥啦...只會打"嘴砲"

袁萍紫砂 wrote:
朱泥现在很多都是用...(恕刪)


已經比清末民初那些老朱高很多很多了
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嚐,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袁萍紫砂 wrote:
哇,厉害,那对宜兴...(恕刪)


其實我發覺,大陸人很多喝茶是用蓋杯,不一定用壼,
在飯店與他們聊天時,
他們用蓋杯泡茶也很熟練。

4頁 (共5頁)

前往




此文章的引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