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人權,遵循香港基本法,香港「送中條例」可以怎麼改?

道卡斯丁 wrote:
【逃犯條例】基督教三...(恕刪)

第一次看到宗教團體直接介入政治,立場對立就沒有什麼好談的,如果港府連唯一支柱警察都保護不了而自斷手腳,下一個被砍的就是林鄭自己。
wengmingmai wrote:
第一次看到宗教團體直...(恕刪)


不用擔心宗教團體,宗教界也是有較中立理性的人,就找港府也信任的人士吧。

警察處理示威或暴力事件而適當使用武力,在民主法治國家是正常的,一般除非明顯違法或不當使用武力導致嚴重傷殘或死亡,不然是很難被法律究責起訴的。目前看起來,絕大部份的事件,相信港警不致於有明顯法律問題。

對港警要有信心啊!不是說有很多暴民嗎?讓暴民也再被調查確認,不是更公平嗎?
道卡斯丁 wrote:
...(恕刪)不要再當恐龍了!五大訴求不是只能同意或拒絕!而是要妥善的回應、有說服力的回應!做對的事、做有效的事!


幹嘛不去問問廢青s -- 或者說在背後下指令的人同不同意呢?~

林鄭要談,廢青s就會想談?~

或者說,廢青s願意退一步妥協?~

從反送中事件變質後 -- 其實根本就沒變質,個人覺得打一開始反送中就只是藉口而已 -- 到現在,廢青s的表現真的很難讓人相信他們願意,甚至可以說有腦袋想到妥協這件事~

結果你在檢討林鄭不妥協?笑死~


另~

是否定性為暴動,不是林鄭說了算,所以就別拿「假議題搧風點火」來唯恐天下不亂了啦~
道卡斯丁 wrote:
...(恕刪)對港警要有信心啊!不是說有很多暴民嗎?讓暴民也再被調查確認,不是更公平嗎?


如果回應五大訴求之一,把行動定性為非暴動,那還有啥理由去調查確認 (你在邏輯不一下所指稱的) 暴民?~

不懂?~

理性來說,行動是否定性為暴動,當然必須在調查之後決定,但是五大訴求之一可不這麼認為~

猜猜林鄭如果這麼說:「關於行動性質我們必須經過調查之後才能決定」會發生什麼事?~
道卡斯丁 wrote:
9月4日林鄭終於宣布將會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草案。就原本不反對修例者來看,好像講的還算中規中矩;但對許多港民與示威者來說,仍然遠遠不足!...(恕刪)


不用说这么多有的没的,之前要求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撤回后马上“来不及了”。如果之后答应其他诉求,相信回应还一样会是来不及了。说白了,无论香港政府做什么,示威者都不会接受,也永远会是来不及了。

香港示威者提出的诉求都是借口,真正要的是脱离大陆,但是偏偏香港和大陆是相连的。一国两制还有28年,那怕什么都不做,也没剩多久了。而美中贸易战也导致原本可能多让步一点的大陆变得更加强硬。

我虽然觉得香港政府太过软弱,但是必需同意大陆的做法,就是什么都不用做,放着就好。

期望美国派兵、英国派兵,这些都是胡扯。如果几个核武国家真的打起来,我们通通都可以准备投胎了,美国、英国人会愿意为了香港冒此危险的可能几乎不存在。而美国最近炒作的香港人权法案,有点走钢索,如果真的通过,我预计世界就可以准备进入第二次冷战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从国际关系角度来说,动动嘴皮子可以,但在大陆情况稳定的时候,愿意为香港冒世界大战或是世界经济大萧条的风险的国家,我认为没有。别忘记了,大陆市场是全世界成长最快而且最大的中产市场。

从政治角度来说,香港这次的示威,对共产党来说虽然造成了麻烦,但是从民意上来说确是大大的利多。很多大陆的知识分子原本对香港示威是支持的,但是看见香港的暴力事件以及对民生商业的影响后,开始承认了中国制度的优点,以及西方政府及媒体的双重标准。对于大陆社会来说,这个认知对于中国所造成的影响是非常重大的。

从经济角度来说,原本大陆的政策对香港有利,进入大陆投资的企业都会从香港经过。上周出台的RQFII/QFII政策为此松绑,意味着什么,大家可以自己解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离岸人民币结算中心的位置,也是大陆政策导致的。新加坡可是虎视眈眈很久了。

香港现在占大陆约3%的GDP,过几年我们再看看吧?

而从民生角度来说,现在闹得开心的年轻人,之后进出中国可能会有问题,英美欧洲接受几个带头的有可能,政治上那有可能接受成千上万曾经暴力闹事的人?换句话说,除了几个带头的,绝大部分只能留在香港,而香港经济不好,他们难道会好吗?

把香港作为一个负面示范,对于整个大陆的治理是非常有帮助的。

我们接下来继续看看吧。
Kanyil wrote:
不用说这么多有的没的,之前要求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撤回后马上“来不及了”。如果之后答应其他诉求,相信回应还一样会是来不及了。说白了,无论香港政府做什么,示威者都不会接受,也永远会是来不及了。...(恕刪)


~

就個人看法,廢青s壓根兒就沒想到 -- 或者說想不到 -- 可以用妥協來解決問題~

進一步來說,他們應該也不願意用妥協來解決問題;如是,問題根本不出在林鄭是否願意妥協,而是卡在廢青s是否願意妥協~
Shuuta wrote:
進一步來說,他們應該也不願意用妥協來解決問題;如是,問題根本不出在林鄭是否願意妥協,而是卡在廢青s是否願意妥協~冷笑茶...(恕刪)


我同意。如果香港示威者真的是像他们所说的一样“没有领导者”,那和谈绝对是不可能的。

没有领导者怎么和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香港政府提出任何的妥协,总会有人高喊按阴阳。

换句话说,结果只可能有两个,香港政府完全投降(或失去反抗能力),或是香港示威者完全投降(或失去反抗能力)。

因为中国的国力以及中国政府的存在,第一个可能不存在。

换句话说,现在已经可得知这次的示威将会是以对示威者不利的方式收场,为题在于是流血式的不利、还是经济制裁式的不利;以及是大规模影响到香港整体的不利,还是仅限于领导者被惩罚的不利。

但是既然香港示威者都自己说“没有领导者”,那除非他们改口,不然没办法把处罚局限于领导者。
Shuuta wrote:
幹嘛不去問問廢青s ...(恕刪)


不要把示威的人都當成廢青,中年上班族算廢青?媽媽帶小孩參加和平遊行也算廢青?資深金馬影后葉德嫻也算廢青?


較偏激的所謂廢青,是誰讓他們有號召力的?不要那麼看重你口中的廢青,爭取多數民意與信任才是重點。唉,總是有人搞不清楚誰才是關鍵。
Shuuta wrote:
如果回應五大訴求之一,把行動定性為非暴動,那還有啥理由去調查確認 ...(恕刪)


又搞錯了,有甚麼法律規定要先定性甚麼暴動,才能調查各種暴力事件的?
Kanyil wrote:
不用说这么多有的没的...(恕刪)


之前要求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撤回后马上“来不及了”。---- 七月初之前就該撤回了。

无论香港政府做什么,示威者都不会接受,也永远会是来不及了。---- 少數偏激者可能仍然不會接受,但只要影響較多數的溫和者,就可改變局面了。

香港示威者提出的诉求都是借口,真正要的是脱离大陆。---- 這其實是非常非常少數的偏激者或絕望者,聰明人不要逼民意去支持或同情這些主張啊!多數港人完全不認為這可行,許多民主派如黎智英,也只是支持香港民主化,根本不支持港獨.。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