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的笑话,新疆维族人口近40年翻了2倍,竟然被说种族灭绝?

force2012 wrote:
呵呵~連烏克蘭都站在(恕刪)


烏克蘭沒有贊成,而是棄權的意思,就是不希望惹中共"不高興",以免中共資助俄羅斯,如此"委曲求全"、"低聲下氣"!如果烏克蘭真認為中共清白,就投反對票啦,投甚麼棄權!?
tnkk01
怎麼不說是不想惹美國爸爸生氣,所以只敢投棄權?[幫不了你]
force2012
難道不怕惹美國爸爸不高興嗎??才半年時間~烏克蘭拿的錢已經比俄羅斯一整年軍費都多了[笑到噴淚][笑到噴淚]
沒吧只是都在勞改營上課而已吧,強制配種了嗎現在
聯合國種族滅決定義自己查一下。不要來這邊求打臉。
40年翻兩倍真的生太少了。
今年夏天也要烤蕃薯 wrote:
聯合國種族滅決定義自(恕刪)

事實上聯合國很多東西的定義都很模糊 人權 和平 自由 恐怖主義之類的
每個國家的定義都不同
聯合國沒法釐清的東西還是很多的
本來漢族佔新疆人口6%,後來攀升到40%以上。
漢族移民多年來都是新疆最大人口增長來源。

新疆,漢人天堂背後
https://www.cup.com.hk/2020/08/10/xinjiang-uyghur-han-population-rate/


今天的新疆,維吾爾族與漢族人口分別約有 1,000 萬及 900 萬。回顧 1953 年,漢族僅佔新疆
487 萬人口的 6%,而維吾爾族則佔 75%。漢族移民多年來都是新疆最大人口增長來源,到底
這個大西北地方有甚麼吸引?科羅拉多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Darren Byler 曾到烏魯
木齊訪問漢人移民,揭示在原居地只是低收入農村人口的他們,到新疆後如何獲得多數維吾爾
所沒有的優勢。

中國的戶籍制度,一直嚴格限制人口遷徙。不過 Byler 認為,烏魯木齊是一個例外,大量官方
機構支持漢族農村人口移民至當地。2014 年他造訪烏魯木齊,在市南部的社區見到一塊印有
「大肉」字樣的紅字牌高掛在一間餐館前;「大肉」者,便是豬肉。Byler 認為,這些標誌代
表反伊斯蘭的政治聲明,向附近的人宣告:漢族移民已經來了 —— 而且不會尊重當地的穆斯林
文化。

不僅如此,當有維吾爾人進入漢人的商店時,通常會遭漢人大喊「出去!出去!」趕走,又或
刻意無視,不回應維吾爾人的問題、拒絕收錢。一名維吾爾人,在一家油站交出身分證讓人檢
查時,遭一名漢族的士司機插隊。前者抗議,但另一名漢族油站工作人員便揚言,要致電附近
外判的警察,又威脅:「我不怕你,你應該怕我,我可以隨時隨地逮捕你。」Byler 引述這位維
吾爾人事後的感受:在烏魯木齊,漢族人才受重視,維吾爾人的命並不重要。而警察、學校、
醫院、銀行和商店等等,皆以服務漢族為旨。


2014 年,正是所謂「反恐人民戰爭」在新疆展開的一年。官方禁止維吾爾族人以「清真食品」
宣傳他們的產品,又以監控、舉報方式,阻維吾爾族兒童學習其母語,同時邊推動當地漢族人
口增長、邊執行維吾爾族的計劃生育限制。Byler 認為,「反恐人民戰爭」便是而這些行為的
委婉說辭 —— 漢人作為「人民」進行「戰爭」,維吾爾人則是被排斥的「恐怖主義」。與此同
時,在與維吾爾人的社會交集中,漢人移民將自己看成「高素質」社會成員,反之維吾爾人便
是「低素質」或「落後」者。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漢人,在移民前只是農村「低端人口」。Byler 解釋,「素質」高低這回事
乃通過比較得來。烏魯木齊的漢人移民,認為中國東部城市的人更為高雅,但他們同時並非東部
城市「高雅」的一分子。反之,他們明白,自己在烏魯木齊可以過上相對愜意的生活。

Byler 在 2015 年於當地採訪許多漢人移民,他們原本都是農村低收入人口,但來到烏魯木齊後,
愛國漢族公民的身份,即為他們帶來過去所無法享有的優勢。化名杜婕(Du Jie,音譯)的漢族
移民表示:「完全可以考慮在這裡度過餘生,偶爾到家鄉走走。這裡找工作容易得多了,而且薪
水也比安徽來得高。最初搬來時也不需要甚麼適應過程。現在我正做著不同買賣,這些都是在安
徽做不到的事。」

來自河南,化名朱宏奇(Zhu Hongqi,音譯)的漢族男子更指,來到新疆是他與妻子一輩子做過
最好的決定。在烏魯木齊新城區從事房地產經紀的朱,只有高中學歷,他表示自己在新疆,能進入
在河南老家時無法踏足的同類街區,令他感到生活水平有所提升。「在住屋開發區居住的人,都為
國企或大公司工作。他們的質素確實很高,這個地方便是為方便他們而建,距離高鐵站只有 15 分鐘
路程。在烏魯木齊,我們有最好的家庭生活,所有主要道路都在 5 分鐘路程範圍內,每個發展中的
社區都有自己的英中幼稚園。附近還有公園讓人放鬆或鍛煉一下,一切都非常方便。在這個新社區
,有最好的學校等著你的孩子。」

然而 Byler 提到,一些漢人移民並沒有意識到,新疆之所以對於他們而言「遍地黃金」,與其漢族
身份有關。例如朱認為,假如他的兒子在新疆這種環境中長大,「他會明白,只要他努力工作,一
切皆有可能。也許他有日甚至可以去美國看看」。Byler 指,儘管眾多低收入漢族移民,皆自知不
可能在北京或上海這些大城市享受如今的生活,但他們往往沒有細思為何如此。這些成為官方提倡
的「中華民族」概念先驅的漢人,許多都是受招募來到此地,有工作保證、住屋、土地與其他鼓勵
措施。

杜婕則似乎意識到兩族在新疆的待遇差異。她與丈夫所住的社區以維吾爾族為主,警察及當地的居民
監視單位所建立的安全系統,「都不是為我們而設,對象是維吾爾族。他們要求我們報告任何可疑活
動,以便他們跟蹤。警察大部分時間都不會打擾我們,但會在街上向維吾爾人索取身份證或電話」。
Byler 又引述杜婕及其他受訪者指,在烏魯木齊,那怕只是陌路,安徽人往往會幫助其他安徽人尋找工
作或其他機會,而這種萍水相逢的同鄉誼情,在安徽十分罕見。

Byler 便認為,支持他們團結的背後,其實是他們一同抵制維吾爾族威脅的怨恨意識使然 —— 新疆如
同一場殖民地實驗,既為漢人提供社會流動的空間,亦是進行民族共同事業的場所。正如另一名從
河南到新疆的漢族移民孔遠鋒(Kong Yuanfeng,音譯)在今年的採訪中告訴 Byler:「新疆對維吾
爾人來說,就像一座大監獄。他們必須取得許可才能前往任何地方。漢人則只需刷一刷身份證便無往
不通,有時甚至不必這樣做呢。」

www.archive.org
新疆是不是「普世價值社會」?當然不是。

「普世價值社會」是「非普世價值社會」的未來。
當初,中國共產黨也主張要把中囯人從「非普世價值社會」中「解放」出來啊---

1944年5月16日 中囯共產黨在《新華日報》上主張:

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個:
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
二是開放黨禁;
三是實行地方自治。
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
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

後來,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一路墮落至今。

你們,怎麼那麼喜歡當墮落的幫兇?百思不得其解。

在新疆賣豬肉的,就漢人啊。

你們不知道你們還沒被「解放」嗎?
文章分享
評分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31)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