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內容


莊子 胠篋篇 (很長的文言文,有翻譯、心得分享)

說來慚愧,個人學藝不精,昨日誤解踢踢網兄的"聖人不死,大盜不止"一席話
深感愧疚不已之餘,也特定找了原出處研讀一番。
翻譯的原出處是曉竹天下有略加修改。

心得寫在前面:(小弟詮釋不佳,還望大家多多分享心得)
1.按莊子的看法,知與不知、善與惡、是與非等等,都是主觀意向,
沒有客觀 標準,因而都可混而為一,不加區分。如果執著己見,以此非彼,
便會造成無窮的紛爭,引起天下大亂。(摘自原出處)

2.莊子所謂”聖人”應該不是指道德無瑕之人。
而是創立濟世學說、典章制度、禮教法律之人。
當時春秋戰國時代,百家爭鳴,若獲國君重用,則稱聖人也。

3.這些濟世學說、典章制度、禮教法律之類的東西,本意是為世人謀更多福利
卻被世人誤用,反而造成更多違反道德的行為。(人類總體福利不增反減)

4.所以說,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5.師曠、工倕、離朱之類的”專家”,也就是所謂的”大師”,往往以專業來威攝升斗小民。
白話說來就是:我說苗條就是美,你就要信服苗條就是美,因為我是專家。

6.最後一段提到兩個重點:(不得佩服莊子的先知卓見)
(1)人類的巧手製造很多工具,造就了文明,卻也破壞了生態。
(2)人類的巧思製造許多詭辯,詭辯造就多言的說客,卻也搞得天下大亂。

7.有待大家補充.....


莊子‧外篇‧胠篋第十 原文與翻譯

將為胠篋探囊發匱之盜而為守備,則必攝緘縢,固扃鐍,此世俗之所謂知也。
然而巨盜至,則負匱揭篋擔囊而趨,唯恐緘縢扃鐍之不固也。然則鄉之所謂知者,不乃為大盜積者也?

翻譯:
要防備翻箱倒櫃扒竊的盜賊,就一定要收緊口袋,把箱櫃門窗上鎖牢固,這是世俗所謂的明智之舉。
然而大盜來了,櫃子用背的、箱子用提的、口袋用擔的,快步離去,還唯恐你鎖的不牢固。
既然如此,所謂智者,他們的作法不就是為大盜積聚財物嗎?


故嘗試論之:世俗之所謂知者,有不為大盜積者乎?所謂聖者,有不為大盜守者乎?
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齊國鄰邑相 望,雞犬之音相聞,罔罟之所布,耒耨之所刺,方二千余里。
闔四竟之內,所以立宗廟社稷,治邑屋州閭鄉曲者,曷嘗不法聖人哉?
然而田成子一旦殺齊君而盜其 國,所盜者豈獨其國邪?
并與其聖知之法而盜之,故田成子有乎盜賊之名,而身處堯舜之安。
小國不敢非,大國不敢誅,十二世有齊國,
則是不乃竊齊國并與其聖知 之法以守其盜賊之身乎?

翻譯:
試論,世俗所謂智者,有不為大盜積聚財物的嗎?
所謂聖人,有不為大盜守護財物的嗎?何以知道如此呢?
以前齊國鄰里相望,雞鳴狗叫之聲相聞,漁網遍佈,農耕之地,方圓二千餘里,
統括四境,所用來建立宗廟社稷,治理地方等的方法,何嘗不是效法聖人呢?
可是,田成子弒君竊國。所竊取的只是這個國家嗎?連同治理國家的聖知之法也一併竊取了。
所以,田成子雖有盜賊的名聲,而其處境卻跟堯舜一樣安穩,小國不敢指責,大國不敢征討,
十二代享有齊國,這不就是竊取齊國,連同聖知之法一併竊取,用來守護他那盜賊之身嗎?


嘗試論之:世俗之所謂至知者,有不為大盜積者乎?所謂至聖者,有不為大盜守者乎?
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龍逢斬,比 干剖,萇弘胣,子胥靡。故四子之賢而身不免乎戮。
故跖之徒問跖曰:「盜亦有道乎?」跖曰:「何適而無有道邪?夫妄意室中之藏,
聖也﹔入先,勇也﹔出后,義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
五者不備而能成大盜者,天下未之有也。」由是觀之,善人不得聖人之道不立,跖不得聖人之道不行。
天下之善人少而不善人多, 則聖人之利天下也少而害天下也多。
故曰:唇竭則齒寒,魯酒薄而邯鄲圍,聖人生而大盜起。掊擊聖人,縱舍盜賊,而天下始治矣。

翻譯:
再試論,世俗所謂最明智之人,有不為大盜積聚財物的嗎?
所謂最聖明之人,有不為大盜守護財物的嗎?何以知道如此呢?
從前龍逢被殺,比干被剖心,蒼弘被挖腹,伍子胥被殺,屍體棄江任其腐爛,
如此四位賢人,也免不了殺身之禍。因此,蹠之同夥問蹠,“盜賊也有其奉行之規矩嗎?
”蹠回答說:“怎會沒有規矩呢?能覬覦屋內所藏之財物便是聖,搶先進入便是勇,
掩護撤退便是義,判斷成事與否便是智,合理分贓便是仁,不具備這五條,而能成為大盜的,天下沒有這樣人。
”由此看來,善良之人得不著聖人之道,就無所作為,盜賊得不著聖人之道,就不能橫行無阻,
天下之善人少而惡人多,因此,聖人利於天下少,害天下者多。
所以說:唇亡齒寒;魯國酒味淡薄,邯鄲便受圍;聖人出世而大盜隨之而起。
打破聖人禮法,放掉盜賊,而天下就能獲得太平。


夫川竭而谷虛,丘夷而淵實。聖人已死,則大盜不起,天下平而無故矣!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雖重聖人而治天下,則 是重利盜跖也。
為之斗斛以量之,則并與斗斛而竊之﹔為之權衡以稱之,則并與權衡而竊之﹔
為之符璽以信之,則并與符璽而竊之﹔為之仁義以矯之,則并與仁義而 竊之。
何以知其然邪?彼竊鉤者誅,竊國者為諸侯,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則是非竊仁義聖知邪?
故逐於大盜,揭諸侯,竊仁義并斗斛權衡符璽之利者,雖有軒冕之賞弗能勸,斧鉞之威弗能禁。
此重利盜跖而使不可禁者,是乃聖人之過也。

翻譯:
河流乾涸了,溪谷隨之空虛;山丘鏟平了,深淵隨之被填實;
聖人死去了,大盜就不再興起,天下也就太平無事了。
聖人不死絕,大盜就不會止息。所以倚重聖人以治理天下,就是使蹠一類大盜獲得重利。
人們製造出量斗與秤用來計量,於是就產生了偷斤減兩,用來騙人的現象。
造出印鑑本來是作為取信於人的憑證,卻也產生偽造文書的現象;
造出仁義規範本是用以矯正人的過失,卻也造就虛情假意的現象。
何以知道是這樣呢?
那些偷竊腰環等不值錢物件的小賊,捉住了要被誅殺,
而盜竊國家的大盜卻成了諸侯,這樣諸侯之家就有仁義,這不就是把仁義聖知一起“盜竊”了嗎?
所以那些追隨於大盜之後,把自己抬舉為諸侯,偷斤減兩、偽造文書以謀利的人,
即使用高官顯爵之賞賜也不能勸止他們,縱然有砍頭重刑之威懾也不能禁止他們。
如此重利使蹠一類大盜屢禁不止,這就是聖人的過錯啊。


故曰:「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彼聖人者,天下之利器也,非所以明天下也。
故絕聖棄知,大盜乃止﹔擲玉毀珠,小盜不起﹔焚符破璽,而民朴鄙﹔掊斗折衡,而民不爭﹔
殫殘天下之聖法,而民始 可與論議﹔擢亂六律,鑠絕竽瑟,塞瞽曠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聰矣﹔
滅文章,散五采,膠離朱之目,而天始人含其明矣。毀絕鉤繩,而棄規矩,攦工倕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
故曰:大巧若拙。削曾、史之行,鉗楊、墨之口,攘棄仁義,而天下之德始玄同矣。
彼人含其明,則天下不鑠矣﹔人含其聰,則天下不累矣﹔人含其知,則天下不惑矣﹔人含其德,則天下不僻矣。
彼曾、史、楊、墨、師曠、工倕、離朱,皆外立其德而爚亂天下者也,法之所無用也。

翻譯:
所以說:“魚兒不可以離水,治國之道不能明示於人。
”那些聖人就是治國之道,是不能明示給天下人的。
因此,徹底摒棄一切聰明才智,大盜就可休止;
放棄財寶,小盜也不再興起;焚燒符信、打碎印章,而民無知無欲、返樸歸真;
打破量斗、毀壞秤鉈,而民沒有爭心;把天下聖人之法全部拋棄,而百姓始可以參與議論。
攪亂六律分別,銷毀竽瑟等樂器,把師曠一類樂師之耳塞住,而天下人始能含藏其本性之聰慧;
抹掉彩色花紋,散亂五色,把離朱一類明目人的眼睛黏起來,而天下人始能含藏其本性之明;
毀棄曲尺繩墨與圓規矩尺,折斷工倕一類巧匠之手指,而天下人始能含藏其本性之巧。
所以說,“最大的巧如同笨拙。”除去曾參、史魚之類忠孝德行,封住楊朱、墨翟之類善辯之口,
捨棄仁義,而天下人的德行才能達到與大道同一的境界。人們能含藏其明,天下就不會有炫耀誇張之舉;
人們能含藏其聰,天下就不會遭連累而受害;人們能含藏其智慧,天下就不會迷惑;
人們能含藏其德行,天下就不會有邪惡。
像曾參、史魚、楊朱、墨翟、師曠、工倕、離朱這類人,都是建樹其所得於外,並以之迷亂天下人心,
他們所創立之法是無用的。


子獨不知至德之世乎?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陸氏、驪畜氏、軒轅氏、
赫胥氏、尊盧氏、祝融氏、 伏犧氏、神農氏,當是時也,民結繩而用之。
甘其食,美其服,樂其俗,安其居,鄰國相望,雞狗之音相聞,民至老死而不相往來。
若此之時,則至治已。今遂至使 民延頸舉踵,曰「某所有賢者」,贏糧而趣之,則內棄其親而外去其主之事,
足跡接乎諸侯之境,車軌結乎千里之外。則是上好知之過也!

翻譯:
難道你不知道品德最高尚的時代嗎?
古時候的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陸氏、驪畜氏、軒轅氏、赫胥氏、
尊盧氏、祝融氏、伏犧氏、神農氏等。在那個時代,民用結繩方法記事,以其所食為甘美,
以其所衣為漂亮,以其習俗為快樂,以其居處為安適,相鄰之國互相望得到,民眾直到老死也不互相交往。
那樣的時代,就是治理得最好的了。當今之世,竟然要讓民眾伸長脖子、踮起腳跟企盼。
聽說“某地方有賢人”,就帶足食糧,奔往賢人之處,搞得在家裏拋棄了親人,
在外面丟掉了所主管之政事,他們的足跡踏遍諸侯國土,車子的轍印交錯於千里之外。
這都是君主崇尚智慧的過錯。


上誠好知而無道,則天下大亂矣!何以知其然邪?夫弓弩畢弋機變之知多,則鳥亂於上矣﹔鉤餌罔罟罾笱之知多,則魚亂於水矣﹔削格羅落罝罘之知多,則獸亂於澤矣﹔知詐漸毒、頡滑堅白、解垢同異之變多,則俗惑於辯矣。故天下每每大亂,罪在於好知。故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 莫知求其所已知者,皆知非其所不善而莫知非其所已善者,是以大亂。故上悖日月之明,下爍山川之精,中墮四時之施,惴耎之蟲,肖翹之物,莫不失其性。甚矣, 夫好知之亂天下也!自三代以下者是已!舍夫種種之民而悅夫役役之佞﹔釋夫恬淡無為而悅夫啍啍之意,啍啍已亂天下矣!

翻譯:
君主誠心崇尚智慧而拋棄大道,天下就要大亂了。
何以知道是這樣呢?
弓箭、鳥網、陷阱方面的智巧多了,空中的飛鳥就要被擾亂;
釣具、魚網、魚簍方面的智巧多了,水中的魚類就要被擾亂;
削木樁布成各類獵具的智巧多了,山澤中的野獸就要被擾亂;
運用智謀欺騙,使人不知不覺中深受毒害,
把堅白之辯糾結在一起,把同異之辯加以曲說詭辯,
這類智巧多了,善良風俗就要受其迷惑。
所以,天下常常發生大亂,罪過就在於崇尚智慧(奸巧)。
天下人都懂得去探求他所不知道的,卻不懂得去反思他所知道的;
都知道責難他認為惡的,卻不知反思他認為善的,所以天下就大亂了。
因此,這樣作就會上遮蔽日月之光明,下銷毀山川之生命,中破壞四季之正常運行。
蠕動爬行的小蟲,微小的飛蟲,都無不因此而喪失其本性。
崇尚奸巧之禍亂天下,如此之厲害呀!從夏商周三代以來就是這樣。
捨棄淳厚樸實之百姓而偏愛汲汲營營之才人,
拋棄恬淡無為的風尚而喜歡多言的說客,
多言的說客已經把天下搞得大亂了。


很好的文章,很好的心得!!
大推~

小弟以您這篇文章下酒(吃飯時看到),豪氣可追古人矣!!

總歸一句話: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所以說:天然仔尚厚!

老子講求「棄智絕聖」也是這個道理。

聰明反被聰明誤,是自古以來的弊病。

所以老子也要我們向小孩而學赤子之心呢!

PS終於在01可以看見深度哲學了。YA!

感謝樓上版主費心提供。有機會咱們在閒聊老莊八卦了。
感謝大家支持
老莊接觸不多,就請諸大提點囉
有句"掊擊聖人,縱舍盜賊,而天下始治矣。"
莊子似乎講得很籠統
聖人之缺失易懂
但 "縱舍盜賊" 又如何能治天下呢?
總不能以"無為而治"帶過吧?

1頁 (共1頁) » 分享到

前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