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0月27日上市的《刺客教條:起源》是《刺客教條》系列最新一款遊戲作品,故事拉回刺客兄弟會源頭的同時,遊戲玩法上卻加入許多新穎的要素與系統,讓遊玩體驗煥然一新。遊戲上市後過去將近兩週時間,遊戲時間不比過往的Randal總算是把主線劇情全通,這篇除了開箱實拍由這尊由Ubisoft提供的《刺客教條:起源》主角「巴耶克」雕像同時,也和大家分享一些完成遊戲之後的感想。


關於《刺客教條:起源》的遊戲特色與各種變革點,在遊戲剛上市不久時Randal也有撰文介紹給大家參考,還沒接觸本作的朋友對遊戲系統面的各種特點有興趣可以參考該篇。

原點也是新起點 《刺客教條:起源》試玩心得分享

在該篇介紹中,我自己也是僅僅接觸了遊戲初期的部分,雖然大致把系統都摸過而且介紹完了,但還不敢說對這款作品真正有全面的瞭解。在全通主線,遊戲內容也已經至少完成七八成以上的現在,算是有些比較深入的心得和大家分享。不過首先還是先讓我們看看這尊《刺客教條:起源》主角巴耶克的大尺寸雕像!


如果是還沒玩遊戲時來看這尊雕像,大概對於各種細節也沒什麼感覺,所以雖然其實在遊戲還沒真正上市時Randal就已經從Ubisoft收到了這尊雕像,依然半刻意的等待對遊戲更瞭解以後才來拍攝介紹。慶幸有這麼做,不然連這把主角巴耶克作為守護者代表性的武器「鐮狀劍」都叫不出來。


《刺客教條:起源》中我們主要會隨著埃及守護者「巴耶克」這個角色的視角進行故事,巴耶克原本是屬於「守護者 Medjay」這個皇室守衛組織的一員,但在《起源》故事開始之前,守護者就被當時的埃及法老托勒密13世因為某種理由肅清,巴耶克是僅存最後的守護者。


這尊雕像整體的材質並不是堅硬的,許多部分都有可以彎曲的彈性,一開始這把鐮狀劍並沒有握在巴耶克手中。雖然有彈性但不是完全可動,把這把劍塞進他手裡還當真有些花功夫


從四個不同的角度看看雕像完整的樣子,巴耶克蹲踞在一個獅子頭形狀的石像上。
正面
左側
背面
右側

先講講我比較不滿意的部分,首先這尊雕像在皮膚質感上太過塑膠了,裝備、服裝布料都相當不錯,皮膚卻一整個很有塑膠的感覺,說實在的在質感上扣了一些分。


另一個令人不怎麼滿意的部分是臉變形啦!這張臉和遊戲中的巴耶克根本不同人去了。


遊戲中的巴耶克在精悍之外能感受到他溫厚穩重的氣質,雕像的巴耶克一整個反派臉。


同樣是雕像,《刺客教條:起源》限量典藏版中另外一尊巴耶克雕像的臉部表現就好不少。其實比較之下典藏版這尊雕像各方面細節都不輸,還多了獵隼伙伴賽努,限量的不冤。


先把不滿的部分說一說,其他方面表現還是不錯的,尤其是衣服與裝備的質感,大部分的細節也都有忠實呈現。後來成為刺客正字標記的斗蓬在巴耶克時還只是掩人耳目的一塊布披肩,而巴耶克作為守護者的證明,以荷魯斯之眼設計的守護者標誌也繡在該有的位置。


和過去遊戲中的每一個刺客相比,巴耶克作為守護者非常善於正面作戰,加入大量遊戲性與角色扮演要素的《刺客教條:起源》中,巴耶克同時會裝備著近戰武器、盾牌與弓箭,根據狀況靈活對敵。遊戲內收集更好的武裝提升戰力是一大重點,而鐮狀劍之外也還有多種不同的武器選擇。


這尊雕像將弓背負在身上,弓弦的部分還刻意以棉線呈現。


背後的箭筒與箭矢,近看會覺得箭羽的部分有點粗糙,不過一根根箭矢也算是有分開刻畫出來。


整尊雕像覺得表現最亮眼的部分之一就是這面圓盾,上頭刻著代表埃及皇室的聖甲蟲徽記。


瞧瞧另一邊,這裡算是一個這尊雕像沒有顧及到的細節。巴耶克的右手臂上刺著幾個象形文字,分別是一些埃及文化中的神聖生物。


基於某個理由巴耶克親手劃上傷痕毀掉了這些圖案,但雕像上卻沒有把這些傷痕呈現出來。(典藏版的一尊也有同樣問題)


除了遠距近程所有守護者的正面戰鬥武裝之外,作為創始刺客兄弟會的刺客之一,巴耶克當然也有使用刺客正字標記的裝備:袖劍。


還記得《刺客教條2》之中,達文西對埃其歐說過,早期的刺客必須切掉自己的無名指才能使用袖劍嗎?還有過去加入刺客兄弟會必須斷無名指以明志的設定?


這些都會在《刺客教條:起源》的情節中有所交代,就留待給大家自行體會。雕像上,巴耶克失去的左手無名指很忠實的重現。

 
衣服布料的材質紋裡算是這座雕像令人讚賞的部分。


除了刺客的袖劍、作戰用的裝備之外,在《刺客教條:起源》的世界探索時,巴耶克還能使用如睡眠標、煙霧彈等各式各樣的工具,這個身後的道具袋或許就是用來裝這些小工具的。


除了巴耶克本人之外,下面這個用來當成台座的獅子頭石像也是很有來頭的,是埃及神話中掌管戰爭的母獅女神「賽赫美特 Sekhmet」神像的頭部。不僅僅是賽赫美特,在《刺客教條:起源》中巴耶克可以爬遍埃及所有有被重現在遊戲舞台中的神像,還能從金字塔上玩世界奇觀等級的溜滑梯。


接著是一些通關《刺客教條:起源》主線劇情之後的感想,自從家裡小鬼出生之後工作以外的遊戲時間越來越少,全破遊戲的效率也大幅降低,花了慢吞吞的兩週才總算走完主線,全要素是不敢想了。我在主線結束時巴耶克等級39,後續又練到40滿級,有把巡緝官殺光,剩下要素就看緣分了。


在《刺客教條:起源》的劇情部分,我個人對這次的故事線有很多情節共鳴很大,主要是因為自己也當老爸的關係。故事中巴耶克之所以踏上復仇之路的最初理由,就是因為他的兒子佧慕被捲入了某個陰謀糾紛中而喪命,為此巴耶克發誓找出並手刃兇手。這對於現在也有個一歲多兒子的Randal而言,感同身受到無以復加啊~


除此之外在遊戲歷程中,還會遇到不少失去父母的孤兒或失去子女的父母,其實這類情節在遊戲作品中也沒見少過,但因為自己人生階段不同感觸很有差異,已經為人父的現在對這種梗的情緒同步前所未有的高。《刺客教條》作品雖然以「刺殺」為主題,但一直探討著以暴制暴這件事的矛盾與無力,而這次肯定是我殺的最入戲的一款《刺客教條》。


除卻這些情緒性與個人感觸的元素從客觀角度來看,這次《刺客教條:起源》在故事上的表現算是維持著《刺客教條》系列一貫水準,但其實長處短處都各自承襲下來,值得讚賞但仍有很大進步空間。

 
《刺客教條》系列故事的長處是與真實歷史虛實結合後,擁有宏大架構、事件之間充滿縝密關連性的背景設定,這次《起源》在這方面依然讓人驚嘆。我們一開始就知道《起源》是刺客兄弟會的起點,但遊戲中一個個事件經歷交代過去,看著兄弟會慢慢成形,這個過程還是十分有感,當一切事件串起來時,確實讓人有著起雞皮疙瘩的激動感。


而且回頭去翻閱資料發現,這段再埃及發生的一切故事,其實早在《刺客教條2》推出時就已經完成大綱了,這讓我再次對這個系列的架構強大重新有了深刻認識。


此外在完成整個遊戲的過程中,會越來越發現這個「埃及」與我最初刻版想像的「埃及」差異其實很大。或許大家學生時代我們都有上過世界史,學過亞歷山大大帝、學過埃及豔后、聽過所謂的埃及希臘化時期,但那些單純的名詞條目,在《刺客教條:起源》中被具現成一個可以探索體會的世界。


從中走過一遭後,對這些都更有感觸:埃及最後一個王朝為何與希臘如此相關?希臘人與埃及人共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時彼此有著哪些矛盾?兩大古文明的接觸在民生上、信仰上與政治上造成哪些衝突?從課本學這些枯燥無味,但體驗一輪《刺客教條:起源》後卻自然而然的產生興趣,這完全是玩遊戲學歷史的代表,像是明明是埃及的一個王朝,首都亞歷山卓給人的印象卻更接近一座希臘文化的城市,這是以往只看課文學歷史時我從沒想過的。


(當然《刺客教條》的主軸畢竟是虛構故事,遊戲劇本的架空內容與史實還是得區分清楚的) 

然而在大架構優異的同時,一些劇情細節上的演出、角色的情緒處理和故事轉折呈現卻依然是太過粗糙了,這是《刺客教條》的老問題。對話間突然出現沒頭沒腦的發展、憑空出現一個莫名其妙的關鍵線索、前一句話還是陌生人,下一句就開始跟巴耶克稱兄道弟好像很有革命情感、或是說沒兩句巴耶克就決定去把人給宰了我想不少玩家在進行遊戲時都巴不得對這些詭異的展開大肆吐嘈。


這些都是過去《刺客教條》作品就很常見的短處,雖然故事的大格局很吸引人,但細微處的處理卻不怎麼優秀,相較那些以此為強項的作品一比就顯得很可惜。


遊戲性方面是《刺客教條:起源》進步最顯著、最值得稱許的地方,這點在之前介紹時雖然就和大家提過,但親自玩了幾十個小時並升級到底,現在我能更有信心的和大家推薦這些新系統是有趣的。


《刺客教條:起源》次導入了等級與裝備等RPG要素,也為區域加上了等級限制,這件某種程度上其實限縮了《刺客教條》一直以來的「開放」:不再真正是隨時想去哪就去哪,有些地方我們得先練功升級才有資格前往挑戰。


但結果上來說,加入等級、裝備、技能這些新元素後,大大增幅了遊戲的可玩性。升級搭配技能、收集與選擇裝備、磨練動作戰鬥的操作技巧,都成了全新的鑽研點。


在這同時,純粹開放世界遊戲原本會帶來的優點:探索樂趣以及解決事件的手段自由,單一區域內還是很好的保留下來,雖然不能一開始就走遍全埃及,但在一個區域的範圍內還是保有高度自由性與探索樂趣。

 
《刺客教條:起源》無疑在新系統的加入以及舊有特色的維持下,抓到了一個不錯的平衡。

結論,《刺客教條》系列上一次讓我有同等程度感動,以及這種完成一款作品後的滿足,已經是《刺客教條2》時期的事,之後的數款《刺客教條》雖然故事持續累積,但遊玩體驗上大多換湯不換藥甚至有開倒車的情形。《刺客教條:起源》這次的好表現,非常確實的為這塊招牌新打下了一根信心樁,接下來讓人在意的,就是後續會怎麼延續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