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遊戲的開發產業曾有傲視國際的輝煌時代,滄海桑田之下,如今仍堅持在研發之路,有一定規模的商業開發團隊卻寥寥可數,而神嵐遊戲就是其中之一。推出有代表作《落櫻散華抄》等作品的神嵐遊戲,起步於2011年中華網龍傘下的一個研發團隊,自2014年起獨立至今,前後7年的時間推出了數款作品。雖然或許難說有到大紅大紫、橫掃市場的程度,卻也繳出了堪稱優秀的成績單,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直以來神嵐遊戲認真面對開發、也認真面對玩家的態度。近半年間,神嵐遊戲正好遇上辦公室搬遷,以及接手原本代理出去的遊戲《末日之子》回歸自營的重大事件,接下來將全力衝刺改良後作品《末日之子-重生 Code:Reborn》的上市。在這個時間點,小編與任職神嵐遊戲製作人,同時也是團隊靈魂人物的刃霧翔進行一次訪談,聊到許多神嵐遊戲的成立及發展始末,與未來展望。


喜歡戀愛冒險遊戲的朋友,相信都接觸過或至少聽過《落櫻散華抄》這款在手機遊戲中少見以AVG為軸心的作品。研發《落櫻散華抄》的神嵐遊戲,最初是網龍旗下的研發團隊,在2014年時自網龍獨立而出成立神嵐遊戲運作至今。除了《落櫻散華抄》之外,神嵐遊戲也挑戰了許多其他類型的遊戲,如今正緊鑼密鼓籌備的,是預定在五月底展開事前登錄、六月正式開放,改良並自主營運的重生版作品《末日之子-重生 Code:Reborn》。


《末日之子》最初是由神嵐遊戲研發,並與其他公司合作代理營運的模式推出,但在許多波折之下並沒有給出理想的成績,最終在今年初時結束營運關閉服務。神嵐的製作人刃霧翔,在《末日之子》這段事件中留下了許多遺憾,在事情結束之後回頭看,他也反省了許多出在自己身上的問題。而這款由自家團隊一手打造出的第二個孩子,無論怎樣都不希望只是這樣被淹沒在時代洪流之中,於是在最終結束合作之後,開始投入心力自主營運《末日之子》。 


「從這幾年的玩家反應也讓我們學到很多,新生的《末日之子》會有不少變化,主要的目標會是讓整個遊戲內容簡單化,把過去那些太過複雜、讓人太疲憊到想離開遊戲的內容改善。」
 
《末日之子》被接手由神嵐自行籌組的營運團隊經營,這也是神嵐的第二款自營遊戲。在這之前,改良自團隊處女作《落櫻散華抄》的新生作品《落櫻散華抄Remake》就是由神嵐自主經營。這次挑戰獲得的理想成績,也讓神嵐對於遊戲自營更有信心,展開在合作結束之後令《末日之子》還魂的規劃。而其中相當重要的一點,就是在獲得更多自主權之後,改良遊戲中存在的明顯問題。


對先前有玩過原版《末日之子》的玩家來說,一個很大的變化是讓玩家覺得煩躁而無趣的「探索」系統將近乎完全移除,不再是遊戲中的常態內容之一,成為偶爾在活動內開放的特殊模式。而戰鬥也做出了一些調整,顯著的差異在於「BP值」的設定,過去不同攻擊消耗了不同數量的BP點數,未來BP值會重新命名為「行動次數」,並且所有動作的消耗次數都會統一為「1次」,讓BP的數量成為更單純的攻擊發動次數。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更細微的調整,像是戰鬥的連段系統中,原本「挑空」、「浮空」、「對空」的狀態,難度其實是偏高的,對著浮空的角色使用地面技就會完全打不中造成連段中斷。新版設定之中,如果對手浮空時使用地面技依然可以命中,只是傷害減半,連段依舊能繼續,降低門檻之餘熟練的玩家依然能透過浮空狀態打出更高傷害。


遊戲整體的系統面,刃霧翔還提到了一個變革點,在於過去等同於其他遊戲「掃蕩券」的付費道具「殲滅指令書」在新版中將被完全移除,取而代之新的免費功能「關卡周回」將會加入,只要通過一次的關卡就能開啟自動周回,讓枯燥的作業階段不必玩家自己操作。這個過去課金玩家才能享受的功能,經過討論以後決定開放給所有玩家都能使用。各方面的調整,都是為了讓《末日之子-重生 Code:Reborn》成為更輕鬆、玩起來壓力更小,更願意一直玩下去的作品。


Randal並不是第一次造訪神嵐遊戲的辦公室,不過來到新辦公室確實是第一回,在去年12月時神嵐搬進了位於南港的新空間,30人團隊在新據點繼續投入遊戲的推出。離開使用多年,而且是一度新生起步後站穩腳步的地點相當令人感慨,讓刃霧翔回想起一些加入遊戲產業的往事。雖然目前擔任遊戲製作人,最初也確實就很想成為遊戲企劃,但其實最初刃霧翔是以業務的身份和產業產生聯繫,負責的是將遊戲賣往日本公司的工作。


「雖然一開始就想當遊戲企劃,但沒有機會啊,只好先靠自己的日文能力吃飯(笑)」

刃霧翔加入了中華網龍之後,在網龍的前5年時間都負責著將遊戲推銷給日本公司的業務,由於中華網龍研發的作品多以武俠、三國等題材為主力,和日本市場的需求有著落差,賣起來相當困難,花了很多力氣卻難說有好成績。在這個過程中,時代也慢慢轉向手機遊戲市場。

當時中華網龍並沒有開始在手機領域投入,重心仍然是放在PC部分,在某次契機下刃霧翔與與幾個認識的程式美術產生了念頭,以一週一次秘密集會的方式開始構思新專案。刃霧翔自己半開玩笑的形容,這根本是在⋯

「密謀造反!(笑)」

在經過半年的討論產生雛形之後,整群人一起前往和老闆提報這個專案,看到這群人一起出現時,擔任總經理的呂學森先生還嚇了一大跳。提案之後的半年之間都沒有獲得回應,突然某一天刃霧翔被老闆叫去,專案突然就通過了、團隊突然就要成立了、接著就開始費盡苦心尋找成員的過程。這個背景下最終被打造出來的遊戲,也就是後來推出的《落櫻散華抄》。這時是2011年底。


之所以製作像《落櫻散華抄》這樣的作品,最根本的動機是刃霧翔自己的喜好,對於戀愛模擬加上戰鬥元素的作品相當熱衷,這類型遊戲中代表性的《櫻花大戰》系列就是刃霧翔最愛的遊戲之一。而在手機遊戲領域當時正好沒有這樣的對手作品,一舉打中市場。刃霧翔認為自己的運氣很好,當然這是全力以赴開發的遊戲,但如果市場上已經有競爭者在,或許就難有這麼多玩家支持。


雖然達到了兩週內50萬下載的好成績,留存表現也有次日70%的優秀數字,但實際上《落櫻散華抄》卻沒有帶來漂亮的收益,刃霧翔認為理由在於經驗不足,付費機制的設計不夠成熟,付費比率不高。

大約在2014年時,一通來自呂總經理的電話讓團隊的一大轉折出現,那就是神嵐遊戲的獨立。在一段時間的發展後,神嵐的運作體制以及研發的作品類型,都和中華網龍的其他部分出現許多區隔,繼續下去或許會影響到團隊發展,最終在呂總自己個人投資的狀況下,神嵐遊戲正式成立。

 
「神嵐遊戲這個名稱有什麼典故嗎?」
「取名概念算是來自《落櫻散華抄》遊戲中的組織『靈揀會CELAD』的縮寫發音」

神嵐的英文CELAD,刃霧翔表示最初是取用自《落櫻散華抄》中的組織縮寫,之後再進一步延伸出「Create Entertainment Life And Delight」的意義。而中文字取用了「神嵐」也想呈現有如龍捲風的意象,象徵團隊的衝勁。刃霧翔認為神嵐是一個很特別的團隊,有很好的開發氛圍,沒有太多的勾心鬥角在,大家都專心的、好好的做遊戲。或許很難說能賺到大錢,但確實很對得起自己。


最初的《落櫻散華抄》重生為《落櫻散華抄Remake》,一度跌倒的《末日之子》也將在不久後以《末日之子-重生 Code:Reborn》的形貌回歸,除此之外神嵐還挑戰了許多其他規模相對不是那麼大的遊戲,如已經上架的買斷制作品,延伸自《落櫻散華抄》的「選項式」冒險遊戲《落櫻幻夢譚》。
 

而團隊挑戰的全新題材、全新風格,並非日式戀愛而是更寫實的太空恐怖題材射擊作品《星際擴散》,在去年幾個重大場合中都有展出,現階段刃霧翔表示為了全力投注在《末日之子-重生 Code:Reborn》上,《星際擴散》的進度會暫時擱置,但只要讓《末日之子-重生 Code:Reborn》上軌道,就會馬上回頭完成這個構思已久的挑戰。


關於未來的展望,現階段神嵐會將全副心力投注在《末日之子-重生 Code:Reborn》的自營推出,預定在5月底會公開全新影片並展開事前預約活動,而計畫在六月間正式營運。在《末日之子-重生 Code:Reborn》穩定之後,除了回頭完成《星際擴散》以外,還有《社畜小波》在內幾款買斷式遊戲等待完成推出,而更重要的是刃霧翔表示⋯也差不多該開始開發《落櫻散華抄2》了!對於喜歡《落櫻散華抄》的玩家來說,這相信是令人振奮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