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街拍路人到底會不會侵犯到肖像權...

小弟先說明小弟沒什麼惡意,但是在台灣常常很多人濫用法律,沒犯法的事情常常會用(法律)解釋成錯誤訊息

假設在台灣路上拍照,在路上照迎面走過來的路人甲,乙,丙照相,不使用閃光燈不跟蹤的狀態下會侵犯到肖像權嗎(圖片純欣賞不上傳網路,不分享給第三者就純欣賞)

那如果將照片傳給第三者或藉由網路散播出去呢

假設我照到路人甲他要求我刪除照片(DC,DSLR)的話我有權力不刪嗎(此討論純粹以法律觀點不要扯到尊重之類的,純以法律討論)

那以底片機拍攝他要求我取出整捲底片我有權力不給嗎

那如果拍攝風景而入鏡的路人還有肖像權的問題嗎(好像常常小DC拍攝風景入鏡的人也可以看得一輕二楚)

還有到底怎麼樣才算侵犯肖像權或隱私權呢

以上幾點麻煩各位對法律有了解的大大出來為大家解釋吧,謝謝
法律是最後的約束。

在前方尚有道德與尊重時,不太瞭解您去試探法律底線的用意在哪裏?

想要在破壞對方的尊重之前,先找好一個法律鐵布杉?法律是這樣用的嗎?

我真的不懂耶~
不好意思小弟有的大疑問,我不會討厭被街拍有些朋友會有些朋友不會,那街拍到底有沒有到底有沒有讓路人受到(道德與尊重呢)

有些人喜歡被拍有些人討厭被拍那接拍時要怎麼定義道德與尊重,一是同仁都拍或乾脆都不要拍了還是要拍時跟被攝者說我要拍照摟(或許有人會講這樣就沒有自然的表現)
三言兩語,已經可以預測和您討論的可能結果。

您拍吧~
不好意思我完全不懂您的意思,小弟最近才開始練習街拍,我只是想問這樣到底會不會有什麼影響或者我有沒有權力這樣拍,我在拍照常常很害怕按個快門相機就收下來而大大您說您可以了解討論結果我根本不知道我該說啥,我根本不想跟任何人爭論

eurowings wrote:
不好意思我完全不懂您的意思,小弟最近才開始練習街拍,我只是想問這樣到底會不會有什麼影響或者我有沒有權力這樣拍,我在拍照常常很害怕按個快門相機就收下來而大大您說您可以了解討論結果我根本不知道我該說啥



除非對方是故意從事公開活動,例如遊行或演唱,那麼這些人的肖像權就不能充分受保護,因為他們等於在當時放棄了自己部分的人格權利來達到其造勢訴求和廣告目的,這部分的人格權利就是隱私權及肖像權.

但是若是對方從事私人活動,像是散步購物之類的私人活動,那麼你就不能用拍攝行為去妨礙人家的人格權利,你不是警察在拍照蒐證,也不是記者在採訪新聞,警察和記者是有特別授權並且佩帶識別證及採訪許可證才來做拍攝,是有負責任的準備,而你沒有這樣的身分和準備,不可以用自己一廂情願的心態去拍攝他人.
謝謝glavinec.tw大的解釋,剛剛稍微到知識+裡面找了一下跟大大獎的一樣會觸犯到肖像權的樣子

以後要拍得時後也會先去徵求被攝者的同意^^
就這樣的討論
小弟在之前 關於有版友拍攝到也是本版上某位大大於資訊展拍攝時 造成爭議的討論串裡
有提出自己對於法律的理解 如果有興趣 可以爬文看看

其實法律禁止與否的問題大概就得從刑法來討論 不過 刑法可是最後最極端的防線
至於刑法是否禁止街拍這樣的活動呢?
相關的法條在 刑法
第三百十五條之一
有左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罰金:
一 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或談話者。
二 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或談話者。
第三百十五條之二
I 意圖營利供給場所、工具或設備,便利他人為前條第一項之行為者,處五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萬元以下罰金。
II 意圖散布、播送、販賣而有前條第一項第二款之行為者,亦同。
明知為前二項或前條第一項第二款竊錄之內容而製造、散布、播送或販賣者,
依第一項之規定處斷。
III 前三項之未遂犯罰之。

街拍的行為應屬於 三百一十五條之一第二款的的討論範疇裡
而該款的構成要件 (就是達到刑法該罪名成立的要件)有:
一 . 無故:即無法律上之原因
二 . 錄音.錄影.照相或電磁紀錄之行為
三 . 該行為乃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或談話者


首先 在未經他人同意而街拍的情況下
應該是無法律上的原因而符合第一個要件.顯而易見
接下來街拍當然是照相行為而符合第二個要件.也固不待言
可是最重要的第三個要件:他人非公開活動言論或談話者
此處指的"非公開活動"包括兩個面向 , 一是主觀面向 . 二是客觀面向
一定要兩個面向皆滿足了才有要件該當的可能
主觀面向是指:被害人於日常生活中 無欲使第三人共聞共見的行為
客觀面向是指:被害人的行為在非公開場合實現
舉幾個簡單的例子:
1.甲男在自己的房間裡面裸體作運動
客觀上 自己的房間是在非公開場合沒有疑問
主觀上 這樣裸體運動 在一般人日常生活中也是不想讓人家看到
所以綜合上面的要件 如果你拍攝了 那構成本罪是毫無疑問的
2.甲女在捷運大街上裸體跑步
客觀上 捷運大街是公開場合也是沒有疑問的
主觀上 就像剛剛說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裸體運動應該是不想被其他人看到的
在這裡主觀具備了但是客觀卻不具備
所以要件沒有成立
反之 甲女裸奔的行為應屬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八十三條第二款 妨害善良風俗

而您說的街拍應屬於公開場合
又被攝入鏡的行人的走路行為在一般人日常生活中來說 應該不會是不想被其他人看到
所以他的行為並不是非空開之行為啊

所以就刑法的角度來說 的確是可以拍攝
但是什麼事情都把刑法作自己行為的準則與依歸的話 那位免道德標準也太過低了
至於大家一直說肖像權的問題
這是民法的範疇 跟刑法的限制無關

在台灣 並沒有肖像權這種獨立的權利
很多人拿美國 拿德國等來說他們的例子
雖然我國民法乃大抵繼受德國法 可是肖像權卻沒有完整繼受
在台灣肖像權是被包攝在人格權的範疇裡
民法十八條
人格權受侵害時,得請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時,得請求防止之。
前項情形,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得請求損害賠償或慰撫金。

在這裡單純街拍是否就是人格權的侵害
要認定是頗為困難 因為這裡是以"不法性"來作衡量
如果你拍的是人家的裙下風光那當然有侵害 固不待言
如果你拍的是街景而行人只是剛好走過去而非主題時 那應該也構不成侵害
但是你說是街拍可是特寫的是路人的臉(像大頭照似的) 那就有構成侵害的可能了

就是因為認定較為困難 所以這個條文要求"法院"來作
就是請法院來判定
當當事人覺得自己人格權受有侵害時 除了請求法院來作出除去侵害或防止侵害的判決之外
基本上當事人事不能擅自要求對方刪除或是要求抽出底片的
因為這樣物理上的強制力只有國家公權力才可以擁有
一般人民是不可以對他人做出物理上的強制力
如果當事人強迫你刪除照片 那當事人應構成刑法三百零四條強制罪
如果是要求你抽出底片除了犯上述之強制罪外 還構成毀損罪 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處斷

就算需要法院來裁定
你有種對著被拍的人說"有種去告我啊"嗎?
甚至當對方要求你刪照片或抽底片你有種跟人家說你這樣犯罪嗎?
如果你能堅持這樣說 我想難保你不會被圍觀的路人打(路人打你還犯傷害罪喔)

就算在法律上站的住腳
你願意花出龐大的成本只是為了證明你沒有錯嗎?
還是選擇在一開始就互相多給予尊重
既達到目的 又維持了和諧的狀態 還減少不必要的成本浪費?
glavinec.tw wrote:
除非對方是故意從事公開活動,例如遊行或演唱,那麼這些人的肖像權就不能充分受保護,因為他們等於在當時放棄了自己部分的人格權利來達到其造勢訴求和廣告目的,這部分的人格權利就是隱私權及肖像權.

但是若是對方從事私人活動,像是散步購物之類的私人活動,那麼你就不能用拍攝行為去妨礙人家的人格權利,你不是警察在拍照蒐證,也不是記者在採訪新聞,警察和記者是有特別授權並且佩帶識別證及採訪許可證才來做拍攝,是有負責任的準備,而你沒有這樣的身分和準備,不可以用自己一廂情願的心態去拍攝他人.


小弟跟這位大大您的看法有些為不同  還請你海涵
首先人格權應該是不能被拋棄的
民國四十幾年曾做出一個判決:
先生在太太不想要魚水之歡的情況下 強迫了太太為魚水之歡
太太便像法院狀告先生強制性交
結果當時英明的法官判決先生無罪
理由是:夫妻結婚後妻子的性交自主權即概括放棄
這個概括放棄性自主權的判決遭到大肆批評 

一般來說演唱會中可不可以拍攝跟人格權沒有甚麼直接的關係
為甚麼我前面說的民法十八條在這邊較無適用的餘地呢
我上面有提到 該條”侵害”的判斷 以”不法性”衡量為準
不法性衡量是指 被害人的損害跟加害人的利益權衡以及是否增進社會公益等作為考量
在這裡因為歌星明星就是以公開唱歌跳舞為業,這裡不法性衡量就要變得嚴格跟限縮
如果動輒請求十八條的權利 那社會文化的推展就會變得窒礙難行

回到您說公開活動的部份,以演唱會來說,如果大大有參加過演唱會就知道
大部分演唱會(尤其是有售票的)都禁止攜帶攝影器材入場內(意指會場內禁止攝影)
理由很簡單 因為參加演唱會是一種契約行為 就是你出錢買票 我唱歌給你聽 跳舞給你看
所以大家可以翻到演唱會的門票後面都會寫一堆”注意事項”
這個在法律上來說就是”條約”
也就是主辦單位要求你 既然要參加 就得履行這樣的義務
換句話說你覺得他的”注意事項”很不合理 很簡單 你不參加不就好了
如果你違反上述的注意事項的話 主辦單位可以告你債務不履行(不履行義務)甚至是損害賠償

至於一般跨年不需要門票的演唱會等
他們沒有禁止攝影 就在於主辦單位事先並未要求”禁止攝影”
如果有這樣的規定你進去參加了 卻又違反規定 主辦單位亦可告你債務不履行

另外 您提出警察跟記者是經特別授權而可以加以拍攝的
這裡的說法應該只對了一半  
警察固然是受到國家公權力授權而可以進行蒐證的行為
但是記者卻沒有經過國家授權得以侵害他人隱私啊
甚麼”新聞自由”這種東西 都是搞新聞的自己胡亂發明 矇騙老百姓的
就憲法角度來說 根本沒有新聞自由的特別保障啊
新聞自由不過是跟一般人民的表現自由相當

就算記者有配證 也不能亂拍 更不能侵犯他人的隱私
但是我們可以看到相當多公眾人物的隱私被攤在陽光下 新聞記者卻未遭起訴
原因就像我前面說的 基於社會公益等不法性衡量下而通過檢驗的(尤其是對政客)
但是對於一般小老百姓如果被胡亂跟拍
那當然可以對記者們主張自己的權利啦!!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