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這次規劃的花蓮行,在中午離開花蓮翰品酒店後,踏上北返的旅程,打算一路順遊路過的景點回臺北去。所以,就先來到了位在新城的天主堂,而這裡也是新城神社的舊址。老狗在多年前曾經造訪過,此次再訪算是舊地重遊。不過前次是隆冬一月造訪,這次是盛夏六月造訪,週邊植被呈現色彩大大不同。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離開新城天主堂後,老狗打算去佳興冰菓室買瓶純檸檬汁,帶回臺北給女兒和兒子「服用」。所以開車繞經佳興冰菓室外。但一個不小心,卻撇見隔壁的新城照相館開門了。於是立馬決定停車,一嚐4年前無緣造訪的遺憾。
也許真的有一種緣份,是阿嬤叫老狗進來,可是裡面真的好熱呀!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兩個景點相距只有五百公尺,就合併成一篇文章來分享吧!

▃▅▆▇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不同宗教景物融洽共存一處,全臺少有 ▇▆▅▃

新城神社為日本殖民政府紀念自1896(明治29)年「新城事件」起至1906(明治39)年間,一連串討伐太魯閣族人行動時的殉難人員所興建。最初建於1914(大正3)年,之後於1937(昭和12)年再次以水泥材質重建。但在過了8年後,就因日本戰敗而成為無用之物。1956(民國45)年,瑞士籍神父傅光業在神社西邊建立幼稚園,之後瑞士籍神父沙智勇又在神社東邊建立神父會院(1959年)。1964(民國53)年,聖奧斯定詠禮會出資,以天主教花蓮教區名義買下神社土地興建天主堂,於1966(民國55)年落成。原有的神社建築物仍有部分被保留,包括鳥居、參道、石燈籠,結界基座,以及日軍的「殉難將士瘗骨碑」。現今石碑移置教堂旁花園中,神社本體改建為聖母亭,基座上設有聖母雕塑像,整個結界範圍內則做為聖母園。石燈籠則是完整的存放於參道旁,鳥居「們」則是被改造成不同的造型,第一鳥居作為新城公園的牌樓,第二鳥居成為天主堂的入口,和第三鳥居一樣在側邊加上安置的支柱。手水舍的淨手池,則被移到天主堂內部當成「聖洗池」使用,不在自由參觀可見的區域。不同的宗教景物,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最後共存一處的融洽景觀,在臺灣可說非常少見。

新城神社的遺蹟還能保留至今,應該感謝的是天主堂神職人員的悲憫之心。在買下神社原址後,並未選擇將其全數折毀興建教堂,反而認為是歷史遺蹟,應該加以保護,把鳥居改變成為不同造型,讓它有不同用途就是其一;興建天主堂時選擇參道旁的空間,是其二。
這裡除了神社遺蹟之外,天主堂是另一個視覺焦點,如船型的外觀令人聯想到諾亞方舟,和西方宗教產生緊密的聯結。

至於天主堂外花園內的「殉難將士瘗骨碑」,或許是為了在那個仇日的年代下掩人耳目,碑的正面朝向天主堂建築,乍看之下就像是花園內的裝飾石頭,它所代表的意義不易被發現,也代表了那1960年代的政治氛園。至於這面碑的來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新城事件」的故事,在這篇分享文中就不贅述了。

新城天主堂是個光看外觀沒什麼特別,但是卻承載在這塊土地所發生歷史記憶的景點。有興趣參訪的朋友不妨先了解從日治到民國之間,在這塊土地所發生的故事之後,再來造訪,會更能感受到濃郁的歷史意義。


現在新城天主堂的入口,其實就是新城神社的第二鳥居。
據說天主堂的神職人員,在當年因為怕鳥居被破壞,而在左右兩側各加了1根支柱。
讓它變的不像鳥居,才能倖存至今。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放在一旁的畫作,是昔日新城神社的樣貌。
但是這個樣子可能只持續了不到10年,日本人引揚後,神社的命運就瞬間變調了!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花蓮縣文化局所設的「新城神社舊址 」解說牌,和其他各地的文化資產一樣模式。
都是大理石為底,而且字都會掉...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走過天主堂牌樓,就是昔日的參道。
在兩旁會見到石燈籠,帶有濃濃日本風情的景物。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不過,這裡的石燈籠雖然都是原物,可是外觀卻變了樣,理由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變成這樣的話,石燈籠的命運好一點的話,會像在吉安好客藝術村看到的那個樣子,只剩底座。命運差一點的話,或許屍骨全無。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另一邊的石燈籠好像被刻上字,看到了只覺得痛心。
不過還能完整的留下來,已經是天主堂神職人員盡了最大的努力所保留下來的。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走進在參道旁的建築物外,仔細看看這座很像船的天主堂。
建築物旁有顆大石頭,不仔細看會把它當作花園造景。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仔細放大看。其實它是「殉難將士瘗骨碑」的背面,好像有刻字但又不清楚。
至於正面照呢?老狗不敢踏進花圃,所以從缺。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另一邊的房子則是辦公室空間。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換個位置,來到天主堂的「末端」,一眼就可以發現它的外觀像條船。
照片中是船首的位置,上面長滿了植物,頗具特色!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回到參道上,再往前走,就會見到加了側邊支架的第三鳥居。
兩側各有狛犬1隻。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這對狛犬年代久遠,面目已經不易分辨。
只能認出在左邊的是「」型,右邊的是「」型。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往內走,還是一段不短的參道,旁邊是天主堂的建築之一。
可見當年購地建天主堂時,有刻意避開神社的遺蹟。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一旁的天主堂建築。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再往內就是神社的基座與結界,兩側又各有一隻狛犬。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這兩隻狛犬和外面那一對相反的配置,左邊的是「」型,右邊的是「」型。
下方的「萬福源」與「聖母園」石板,應該是後來鑲上去的,理由可想而知。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在神社基座上方的聖母亭。
唯有靠著其他宗教的保護,日本神道教的神社基座才能完整的保留下來。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仔細看看這座聖母亭,也頗有1960年代的建築風格。
由直線和曲線構成亭身,搭配當時最流行的洗石子外觀。
如果晚個10年,或許外觀就出現磁磚或石板了!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站在聖母園前方向鳥居方向看,想像當年從神社外向外看的樣子。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由於花蓮的小黑蚊(臺灣鋏蠓)攻擊力實在嚇人,含Picaridin的防蚊液還是沒辦法避開小黑蚊的叮咬,所以走到這裡時就想趕快往回走了。
從神社內側看第三鳥居。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另一個方向看天主堂,真的有諾亞方舟的樣子。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由內往外看第二鳥居。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要離開之間,把阿塔控比移到第二鳥居旁拍張合照,當作紀念。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新城天主堂的位置,其實相當好找,因為新城市區就那麼點大而已。



▃▅▆▇ 新城照相館 — 有一種緣份 是阿嬤叫你進來!可是好熱呀! ▇▆▅▃



有關於新城照相館的故事,老狗在2018年分享的這篇文章裡,已經有簡單的介紹。
花蓮 新城 新城照相館與佳興冰菓室 -- 造訪文青拍照景點
在這篇文章裡就不再重覆贅述了。

總之,這是棟有超過百年歷史的日式老屋,到底它已經幾歲了,似乎也已經不可考。
這回很難得的見到它開門,進門參觀是一定要的!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低矮的木門外掛鐵捲門,還是老樣子不變。
門口外的紅紙上,寫著老狗不認識的字。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進門後,裡面有位媽媽負責接待。她說她是原本的老闆和老闆娘的家人,最近才和親族們動手整理了相館內部,然後開門招待遊客。因為她已經退休,所以會有比較多的時間待在這棟老屋裡。不過這棟老屋是黑色屋頂,裡面可以說是非常之熱,能長期間待在這裡面,以老狗的猜測應該是小時候就在這裡長大的,或許可能是原本老闆的女兒吧!

照相館內仍然保持當年營業中的狀況,牆上有這面看不懂內容,不知道做什麼用的黑板。
下方則是照相館的故事。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照相館內的一個角落,放著許多舊家電與家具。
大皮箱,舊式的收音機,這些都只存在記憶當中。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另一邊有一座玻璃櫃,光看樣式就知道是古董級的。
裡面有老相機,還有底片。
這些底片盒裡是不是還有底片,說真的看不出來。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另一個玻璃櫃裡還有閃燈、舊照片與底片空盒。
這些空盒最少應該有20年以上歷史,因為上面已經有條碼了!
至於老照片,當然是不可考。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一堆老照片,從前的照相館都會放一些「作品」給來請求幫忙拍照的顧客參考。
至少告訴客人,老闆的技術是還不錯的。
十多年前,老狗的老婆家還找的到照相館的攝影師外出到府拍全家福,
但再過個2, 3年,就沒有攝影師做這樣的服務,要拍全家福只能自己用DC或單眼拍。
再過個幾年,DC已經被淘汰,使用單眼的人變的很少。
要拍全家福,就找一支比較好的手機就勝任愉快。
照片也不用洗出來,Line傳一下,大家手機裡就都有了!
時代的快速進步,真的令人詫異。
更妙的是,現在的小朋友已經不會用DC或單眼,因為在螢幕上找不到快門鈕…
他們拍照按的快門是在螢幕上...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舊家電當然要拍張特寫,這些老古董已經很不容易見到,特別是在民宅當中。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從前的相機和鏡頭蓋。
老狗不知道照片的左下方那個是什麼,從未見過。
右下方應該是旁軸相機,老狗小時候家中有一部Vivitar相機,外型長的有點像它。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這一大排底片盒,有點年紀的人都知道它。
有人記得「綠就是綠~紅就是紅~藍就是藍~」嗎?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這也是當年軟片三大品牌之一,印象中價格是最便宜的。
Konica這品牌是後來更名的,之前的品牌是Sakura。
一句「它抓得住我」讓Konica稱霸後期的國內底片市場。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然後,當年三大品片中最貴的那一個就是它了。
後期以「金軟片」為名打響知名度,但現在呢?10年前的2012年宣告破產了...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牆上掛著不少老東西,除了那張QR code之外…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Konica的原型在這裡見到了。
底片和相紙的製造商Sakura,當年就是用這種海報吸睛的!
現在,這種穿著在大街上很可能就見的到,甚至還有翹臀騎機車的...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有營利事業登記,表示是合法廠商。
設立日期是民國73年,快40年了,夠久吧?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老式日光燈和燈管,現在很少見了。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
牆上的閘刀式開關,也很少見了。
裡面的保險絲是纏上去的!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蛇腹式相機,有看過,從來沒用過,老古董了!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那個年代」的攝影棚。
從前要拍張照片很不容易,因為價格高昂。
所以逢年過節,或是結婚生日等喜事,家人相約到相館拍照留念是很常見的事。
這時候就要有人工佈景來讓畫面不會那麼單調,甚至令人有外出旅遊的錯覺...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老狗找來一個現成的Model,不過這身裝扮不像古人就是了!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來牛刀小試一下,有點沙龍照的樣子了,差在燈光呀!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如果這個會亮就好了。
不過想也知道不可能。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相館內的另一半空間,被家人整理成地方小農特產的賣場。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還有地方手工藝品的賣場。有到這裡參觀時,記得支持一下照相館。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老狗在桌下發現了這個,有人知道它是什麼嗎?
老狗猜是冬天才用的到的東西。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因為裡面真的很熱,老狗快快參觀完就步出大門。
看到外面這個看板,心想或許是真的和照相館有緣份吧!
來了好幾次,終於有機會進門參觀。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地上的不知名植物,不知道為何放在這裡曬乾?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換個角度看看大門。
遠方的佳興冰菓室還在等老狗光顧...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老招牌與門牌,有這個應該就找的到這裡了。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佳興冰菓室看來是大幅整修過,和2018年來訪時看到的外觀已經截然不同。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最後,再拍一張新城照相館的立面照,希望下次再來花蓮,他們還是依然開放參觀。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對面的理髮廳,那2張椅子也非常有歷史了。
新城神社舊址|天主堂 + 新城照相館 — 相信有一種緣份是老建築的召喚與安排,得以一次同遊

新城照相館的位置,應該不用再多做說明了吧!
只要找的到檸檬汁就找的到他們了!


謝謝分享 好詳細的介紹呀
真的得找個時間去花蓮走走了
新城天主堂的小黑蚊真不是開玩笑的 我待個半小時就落荒而逃
照相館的阿嬤.....應離世了吧?
大概10幾年前或更久 我在櫥窗前探頭探腦
阿嬤邀請我進去看看
問我有沒有要買那些器材
我沒玩相機的人當然看看而已
主要是瞻仰這裡是盛夏光年海報的背景而已
但阿嬤很親切
隔年再來時店門就緊閉了
過些年我忍不住問對面剃頭店
好像是阿嬤身體不好讓一樣身體也沒很好的媳婦接去安養了
願他們日子過得好...



老狗5550
新城天主城,老狗只待了不到20分鐘就荒而逃。[orz]至於重新開門的新城照相館裡,現在的工作人員只說她是阿嬤的親戚,就沒再多問了。
值得一遊的地方
很放鬆的好所在
好棒的分享~!
老狗5550 wrote:
這次規劃的花蓮行,在(恕刪)

特別的教堂
【有一種緣份 是阿嬤叫你進來!】
阿嬤~吾人最懷念的長輩;阿嬤說的話,我聽
新城照相館,很有濃濃的懷舊氛圍。
新城照相館好像我鄉下 濃濃的懷念 下次去花蓮也順路看看~
關閉廣告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