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o 感謝你兩年來的陪伴[文多圖少]

兩年前..我換了這部車
兩年後..因為長期的小問題
它要離開我了
想當初還發了一篇文章
當時真是開心~
隔天就騎著他出去玩了一下
真是比以前的車完全不同
玩街道輕盈又好跳
在山道裡後輪比以前亂彈的賣場車好掌控多了
可是單避震車不容許錯誤嚴格的調調
害我摔了幾次車..不過
也許是它有靈魂吧..像每部單車一樣
都是小傷..從來沒有甚麼大摔
有時候只有我們兩
一起上山去,就算沒有別人陪騎
我也不怕會摔
更是常常騎在我家後院的那條小林道
1個小時就可以騎完
讓我常常連騎2.3次都不累
我們就像是最黏的情侶
默契總是那麼好
有空,晴天,總是會出門
不知道目的地
只是漫無目的的閒晃
享受人車一體

可惜..大概是一年多前
我發現我的後軸會莫名其妙左右擺
導致後輪磨到車架
而且是在按後煞車的時候發生
那時我還單純的認為是我因受力不佳而摔壞的輪組造成
所以就換了一個更強壯的輪組
在安裝的時候
幫我安裝的朋友發現了這個問題
http://www.bikepedia.com/Images/image.aspx?filename=2006-Haro-Werx-Zero.jpg
各位請仔細看後軸那邊
不是一般的鉤爪設計
而是Haro的專利
是由兩片螺絲鎖住一片大鉤爪
兩顆螺絲和鉤爪中間夾住車架的地方
是一個可以滑動的滑槽
大概像下面這個感覺
可是沒有最下面那顆螺絲

當初此設計還不成熟
沒有第三顆的結果
就是要常常巡螺絲
我發現的時候為時已晚
鉤爪上的螺牙已經左右這樣磨阿磨
繃得差不多了
之後我有2.3個月只用前煞車騎車
去了1次林道
前輪常常鎖死..在這樣下去不行
總有一天會賠上我的四肢
摸索了1個月多
這個問題除了把螺絲焊死之外好像沒有解決之道
先前朋友也和我說過這樣做是有風險的
萬一焊歪就沒救了..而且金屬這樣焊.
沒有經過回火的程序
強度是不可靠的
但我心已決
寧願這樣做也想要繼續騎下去
這就好像得了癌症
末期才在吃藥
明知不會好卻也要苟延殘喘
我只希望它不會介意我當初這樣做
決定去焊的時候我是叫我朋友幫忙去焊的
我怕我到當場就會說停
當下,真的好想哭

好了.焊完了
能重新征服林道的感覺真是讓人落淚
幾天之後就去中福宮比了友誼賽
縱使成績不是很好
在課業壓力下的我
能騎車我就能快樂
現在看回去
我當初還玩的真是快樂
現在基測只剩100多天
讀私中的我
寒假還要去學校
更沒有時間騎車
縱使焊完了
去林道的次數還是屈指可數
也許..人生就是這樣的被惡搞吧
難得可以騎車...卻不能騎
只能在爸媽出門的空隙
開youtube看看熱血影片再看看冰冷的座墊
聽到電鈴又回到書桌上
努力的維持自己的成績
寒假只有5天
晴天更只有3天
那三天感覺又找到剛寄來的Original Biking Fun
每天都是起床吃飯騎車吃飯騎車.....
帶著這部在我家客廳幫我拿外套的
沉默卻有靈魂的單車
在街上
越過每個阻擋我們的紅綠燈
一起享受騰空的美好
聞聞土的香氣
同時又夾雜著狗屎
就算煞風景
現在回想也是美好的回憶

真是把我的單車魂再度解放了
感覺又回復到以往的美好

好景不常
就在今天





原本焊的地方
就從那邊

裂開了




就像是癌症治療走到了盡頭
那天來了

我不想再讓它受哲磨
宣告放棄治療

不去焊.只想讓它好好休息了

看著車上的貼紙
回憶一片一片湧上心頭
就像在空中瀕臨摔車的邊緣人生在眼前一幕幕閃過一樣
但那時是它救了我
這次換我救它
再過幾天

就要去拆下零件了吧




我不會把車架賣掉
那是回憶的保險箱
好多好多的回憶都在裡面
只有我知道密碼
那是我到目前為止Bike Life的最佳助手


剩下的.規格能用的.就沿用到我的下一台車吧!
讓Haro的靈魂破碎的存在



我剛剛在焊的時候說過我好想哭...現在我真的哭了


下面是一些照片





我的單車相簿



最終..感謝各位看完這篇又臭又長又沒排版的文章
2010-02-06 23:33 #1
你好我有一台haro escape 2008式的想脫手!這台車沒有offroad過~大部份都是騎山路~有興趣可以跟我聯絡
小傑
下次有疑難雜症
可以找我
人多口雜
說不定可以想出更好的辦法
yamoon wrote:
小傑下次有疑難雜症可...(恕刪)


可惜阿..現在再說都是空談了...

朝新車看齊中~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