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與理財 - 資本主義的核心 - 生活

前往內容


資本主義的核心

《資本主義的核心既非股票債券,也不是銀行或號子,而是法規。》

網路上看到一篇不錯的文章,講到30年房貸的起源,值得一讀。

看完這一篇,突然對台灣的歷年金改,都是以銀行數量的多少當作指標,覺得很好笑。
喊了那麼多的亞太金融中心,以國內政治掛帥的氣氛,立委諸公的不學無術,根本是緣木求魚。

Is Wall Street Really the Heart of Capitalism?

by Douglas French

https://fee.org/articles/is-wall-street-really-the-heart-of-capitalism/

懶得讀英文的同學,可以勉強參考一下Google的翻譯 (有空我再修修,目前還很差):

-------
有一天晚上,我看了“The Crash”,這是關於2008年金融危機的2011年紀錄片。

在告訴"The Crash”的故事時,這部電影在前抵押債券交易商提供的街頭旅遊中閃爍。年輕的導遊在引導大家在華爾街看一些毫無特色的辦公大樓時,想方設法讓遊客們體驗到2008年的泡沫。他聰明地讓他的旅遊成員摸一摸所謂的"有毒資產"。那張上面寫著「抵押債務義務(CDO)」的法律文件。

相機平移遊客拍攝照片旁邊的“Charging Bull”,7,100磅青銅雕塑與華爾街密切相關。導遊開始了他的旅行,說了這句已經變成陳詞濫調的台詞: “歡迎來到華爾街;這是美國資本主義的心臟。“

但華爾街真的是資本主義的心臟嗎?

如果我們將資本主義理解為個人權利的社會制度,一個自由放任的政治制度和客觀規律的法律制度,都適用於經濟,結果是自由市場,華爾街是否真的是資本主義?

管理證券業的法律始於1933年“證券法”,1934年“證券交易法”,1939年“信託契約法”,“1940年投資公司法”,“1940年投資顧問法”,1970年“證券投資者保護法” ,1984年“內幕交易制裁法”,1988年“內幕交易和證券欺詐執法法”,1995年“私人證券訴訟改革法”和2002年“薩班斯 - 奧克斯利法案”。當然,所有這些行為都不足以阻止2008年的崩潰,所以我們現在有2010年的“多德 - 弗蘭克華爾街改革和消費者保護法案”以及2012年的“Jumpstart我們的企業啟動法”。對於據稱是資本主義市場的東西來說,這似乎是一個很大的規定。

當立法者在撰寫立法時更加粗暴,1934年的“證券交易法”已經有371頁。多德弗蘭克總共848頁。這座山和紙張和規則是自由放任的。數以千計的政府僱員被指控執行這些拜占庭規則。這麼多的法規限制下,華爾街還像是一頭毫無管制,能使美國崩潰的野獸嗎?

當投資銀行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2008年9月面臨失敗的危險時,他們申請成為商業銀行;他們的申請很快得到批准。即使在繁榮時期,銀行章程通常需要幾年才能獲得批准。現在,這是不可能的2010年第四季度,最新的新特許獲得批准。雖然“紐約時報”提出了大量銀行不得不忍受的附加條例,但隨著聯邦存款保險公司對其存款的投保,這些銀行被搶救,從而導致了可能的運行。這一變化也使銀行業巨頭能夠從美聯儲借款各種各樣的抵押品。沒有人能稱之為“適者生存”的資本主義。

華爾街的大部分業務是債券業務。截至幾年前,債券市場總額達32.3萬億美元。只有半數以上的市場是企業,抵押貸款和資產支持債券。政府,市,機關債券佔市場的44%。

政府和抵押債券的交易可以被認為是資本主義,但交易的手段肯定不是自由市場的產生。

如果沒有政府,30年的抵押貸款就不會存在。在大蕭條之前,房屋貸款是短期的。然而,在二十年代的咆哮期間,住房抵押貸款的債務增加了三倍,而且這些融資大部分包括瘋狂的土地契約,第二和第三抵押貸款,高利率和貸款費用,短期貸款,氣球支付和其他高風險做法“Marc Weiss在他的社區建設者之崛起中解釋道。

抵押貸款的資方,通常只會貸出房屋交易價格的50%,通常只能貸三年。但是從1934年的“國家住房法案”出現聯邦住房管理局(FHA),其意圖是規範利率和保險條件,或用FHA的第一份年度報告來表示“從一片混亂局面中為國家房屋融資帶來制度“。

FHA通過其“承保手冊”標準化住房和融資,這需要由本書建造和資助的房屋。 FHA最初以80%的成本投保了20年的抵押貸款。這最終增加到30年,完全攤銷條款和97%的貸款成本。

FHA認為其評估過程將暴露膨脹的價值和風險屬性。當然,該機構聲稱不會藉貸款來主導土地開發。 “行政當局不建議在全國各地進行細分,”(在當時,因為人種分離制度,所謂的"細分" 指的是對土地-人口的分割線,黑人區FHA是不保的) FHA的“1935年手冊細分開發”聲稱,“也不建立刻板印象的土地開發模式”。但是,這本手冊的下一句話說:“但是,堅持遵守土地開發中合理的房貸保險原則。


1955年率領FHA的詹姆斯·莫菲特(James Moffett)表示,該機構通過擔保抵押貸款,也可以通過總統來控制人口趨勢,居民區的標準,以及其他一切。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另一個抵押擔保計劃誕生了,所以退伍軍人可以更容易地獲得信貸。美國退伍軍人管理局(VA)的貸款計劃開始溫和,保證20年內只有50%的貸款達2,000美元。今天退伍軍人可以藉款達到房屋銷售價格的102.15%。

房利美於1938年由政府創立,為抵押貸款提供二級市場。在1968年“民權法”之後,政府成立了Ginnie Mae,以購買由於“公平住房法”而產生的FHA貸款。 1970年,國會授權房利美購買常規抵押貸款,並租賃房地美,也可以在聯邦住房貸款銀行董事會的控制下購買抵押貸款。

房利美和房地美在金融危機期間被政府接管,FHA陷入財務困境。

每個近代總統都對房屋自有率的提昇,都是一心無二的支持。 1994年,比爾·克林頓的HUD秘書亨利·奇斯諾斯(Henry Cisneros)推出了支持更寬鬆的貸款標準的國家住房戰略。

十年後,喬治·布什說:“如果你擁有東西,你對我們國家的未來有重要的利益。美國的主權越多,美國的生命力就越強,人們對這個國家的未來就有著重要的利益。“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房地產泡沫的高潮,政府支持的抵押貸款不到40%。去年(2012)十二月份傑西·埃辛格(Jesse Eisinger)為公共投票機構(ProPublica)發表的文章中指出,自從2008大衰退以來,政府幾乎完全接管了美國的住房抵押貸款市場。

投資銀行家吉姆·米爾斯坦(Jim Millstein)在奧巴馬政府財政部擔任首席重組官員時表示:"這是隱性的國有化"。

現任總統(OBAMA)在幾週前在鳳凰城發表講話,為維護住房市場和促進房屋所有權邁出了五個步驟。總統敦促國會通過一項法案,允許每個房主以今天的低利率進行再融資。第二,他說:“讓合資格的買家更容易買到可以買到的房屋”。改革移民,把建築工人重新開工,創造足夠的出租房屋也是總統講話的一部分。

,華盛頓郵報的麥克·康恰爾(Mike Konczal)在為30年期的抵押貸款辯護中寫道:“想像「自由市場」能處理這個問題是很美好的。但請記住,現實中,房屋市場其實是通過龐大的政府政策創造出來的。“

如果你覺得政府在住房和抵押貸款市場的介入還不夠的話,那考慮一下美聯儲第三輪量化寬鬆政策,該輪QE就是由央行每月花850億美元購買國債和房屋抵押貸款。

自100年前成立以來,央行操縱利率扭曲了資產價值和誤導資本,自由市場將資源化的工作對手。

"The Crash" 片子結尾,導遊安德魯·阮被問及是否對金融風暴承擔任何責任。他緊張地遠離了相機,思考著。雖然他沒有口頭回答,快樂的導遊的臉變成了內疚的蝕刻。

但是,安德魯·阮沒有什麼可遺憾的。人們想把他們的憤怒引導到華爾街,責怪投資者和貿易商的崩潰。但華爾街並不是資本主義和市場的代名詞。是幾十年來政府的越權和不當的監管才導到了危機。我們深知這一點,然而,在大眾的想像中,卻是完全相反的。

令人遺憾的是,政府的政治干預使得資本主義失去了自我修正的能力。這使得危機在人們的腦海裡變得新鮮起來,尋求替罪羊加熱,而朋克經濟則依然存在。
我覺得資本主義的核心應該是股份制的私人企業,而法規是為了輔助股份制的私人企業壯大,在政府組織上的一種配合運作,沒有法規的保障,無法鞏固私人財產安全性保障,因為若無法保障私人財產,那股份制的私人財產跟企業就沒有任何長久的意義。就像目前的中國由於個人財產並不受完整法規的保護,中國共產黨可以不受法規而直接侵吞私人財產,因此中國一般只是稱其為改良式的社會主義而不是資本主義國家。

1頁 (共1頁)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