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廣告

男人四十 (1) ~(13) July 23 PM 4:00 更新

對於一個40歲的男人,什麼才是人生勝利組的定義? 有房?有車?老婆還沒開始很恨你? 小孩還願意跟你玩? 我就是一個乏善可陳,但是卻也沒有什麼可以大抱怨的 turning to middle age man.

一個開始覺得晚上9點30分沒回家就很晚的男人,一個每到放假就變成sofa potato的男人,一個每天都去同一家餐廳吃午餐的男人,只因為我懶的想要去哪裡吃, 一個開始覺得每天不論刮風下雨要去跑步的才覺得是紀律的表現的男人.

同時,我也是一個沒有夢想的男人. “夢想”什麼夢想? 我在25歲的時候夢想買車, 憧憬著有車把妹比較拉風的景象, 30歲想買房可以想像著依照自己的方式去布置一個我的新家, 35歲要結婚生小孩我想著可以跟老婆步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也許從此之後我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到了40歲,我突然變成一個”不敢 “有夢想的人. 不,我應該修正一下, 我還有一個小夢想, 是可以實現的,週六的下午,老婆帶著小孩出門,我一個在家,默默的點開D槽, 跟我心愛的Julia 度過愉快的下午 (ok! 老實說,是10分鐘,不需要一個下午這麼長的時間).

我厭煩我的工作,但是薪水不錯, 要交貸款,要養小孩,我不敢換.
我不喜歡我現在房子,但是10年前買的, 照現在的房價,哪裡換的起相同地段的房子.
我不喜歡我的車子, 但是,想這麼多幹啥,我還有6期的汽車貸款要付呢.
我不喜歡我身上這條老婆買的褲子,但是上個月才剛買,沒必要買的新吧.
我也開始懷疑,我真的愛我的老婆,還是只是習慣有這樣一個人在家裡.
我開始不喜歡我自己,不斷的想著 What If ………

在我的人生轉捩點上, What If……

去年的夏天,也差不多現在這各時候吧,太陽無情的展示著他的大能, 剛從客戶的office夾蛋出來 ,冷熱的差距,讓我的眼鏡敷上了一層蒸汽, 用領帶抹了抹眼鏡,決定今天不回公司了, 找個地方喝各咖啡休息一下.

我常常覺得台北是一個很小,但是很深的城市, 面積不大,大馬路邊的大巷子裡,又有無數的小巷子, 這些大小巷弄的交錯, 鋪開了整各城市的深度 , 特別在東區, 這些巷弄裡有好多或大,或小的咖啡館,或是餐廳,大家爭奇鬥艷,各展特色, 我走進了一家年輕時候常去的咖啡廳, 同樣的地址,但是從店名,裝潢,到老闆都已經不知道換過幾手了, 但我還是試圖再這裡捕捉到一些我年輕的氣味.

對了,講到這裡,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在非週末的下午3點,咖啡廳會有這麼多人,難道大家都不用上班嗎? 而這些人的樣子也完全不像學生, 我找到了唯一的一張空桌, 點了一杯完全無特色的美式冰咖啡, 拿出我的手機看看FB上有沒有朋友又貼出了他們可愛小孩的照片,然後我在無意識的按個”讚” ,或是很制式的點入蘋果日報,看看我們的總統,官員又幹了哪些笨事,說了哪些笨話.

正當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有一個男子,約莫50多歲,穿著老派打三摺的西褲,大橫條的Polo衫,那logo看起來是隻國王企鵝吧, 足蹬了一雙涼鞋, 走到我的身邊,開口說”你這位子有人坐嗎?” ,我搖頭,用手式做了請坐的動作. 那男子, 逕自坐了下來, 我持續的看這 FB上朋友轉發的連結, 大部分是一些編出來的感人小故事.

這中年男子探頭探腦的看著我在幹啥, 我抬起頭, 回看了他一眼, 他似乎鼓足了勇氣跟我說了話,他說 “你後悔嗎” 我聽清楚他說的話, 但是不明白的他的意思 ,我回答說 “你說什麼”. 他又說了一次 “你後悔嗎” 我還是矇矇的回說”後悔什麼? 你說咖啡嗎? 冰咖啡不是都是一個樣子, 沒有到後悔的地步” . 他再次說明 “ 你對你的人生後悔嗎? 你有沒想過,如果可以重來,你會想改變些什麼?”. 這次我聽清楚了, 我很堅定的回答他說” 如果這裡是一家同性戀搭訕的咖啡廳,報歉我走錯了,但是我不是同性戀,所以如果你要撘訕,可以試試看別人” . 這中年人無奈的苦笑一下,回我說 ”不是,我是認真的問你這個問題, 我如果有辦法,讓你回到過去,改變現在,你會要到回到哪個年紀,從那邊開始改變? 我不是安麗,也不是要賣你保險,對你的屁眼更不感興趣,就當作閒聊吧, 你想要從哪邊開始改, 反正我們就是閒聊吧”....

~~如果想的出來怎寫,就待續~~

這男人的話,的確引起了我的興趣,但是許久以來,安麗給我的訓練,讓我並沒有放鬆戒心,我放下手機,攪動咖啡裡的冰塊,跟玻璃杯的碰撞,發出了輕脆的聲響 ,我調整了一下姿勢,問了句 "您呢,如果您可以改,您想改甚麼?" 男子微微昂首,把目光放向遠方,似乎要把看穿對面的公寓,我不由得也順著他的眼光轉頭向外看去, 直到他嘆了一口氣說"我有,我好後悔"我才把目光拉回到他Polo衫上面那隻國王企鵝的Logo上,真的不是我愛看,是他那隻企鵝,真的太大隻了阿.

他跟我說"米果大王你知道吧!"我怎可能不知,全台灣沒人不認識這米果大王的吧,他說"是阿,我在米果大王還沒大發前,在台灣幫他做包裝袋,在做米果前,他還有做魷魚絲阿,魚乾阿,這類的食品,那時候阿賠了好幾千萬,我在他最苦的時候,我的包裝袋錢給不出來,我還讓他打對折,在分2年結清". 我心理想,這傢伙也太唬爛了阿, 但是反正當閒聊吧,我說"是喔,能認識這種大人物也不簡單,你是後悔那打對折的貨款嗎?"他說"不是,米果大王在要去大陸之前,一共找了我7次,說一起去大陸打拼,他做他的食品,我就開工廠幫他做包裝,但是我沒答應,我覺得要離開妻小,這樣離開,我實在不想,就拒絕了他." 我回他說 "那真的虧大了, 如果你跟著去,現在搞不好你也有一台私人飛機" 他說"是阿,真的後悔,人的一生總事要冒次險,不管輸了,還是贏了,這都會是你的資產,在感情,事業上都一樣,你呢,少年仔,有沒你因為不敢冒險,讓你現在感到後悔的呢?"

我? 縱觀我一生,風平浪靜,從小沒考過前10名,也從來沒在倒數10名,從來沒當過模範生,但也從來沒去訓導處報到過,就是依照大家該走的路,高中,大學,當兵,就業,在這樣的個性下,在台灣傳統大企業理,是蠻備欣賞的,因為你不會搶了你主管的風頭,也不會搞砸了公司交辦的任務,穩步向前,每次有晉升的機會到也少不了我.但是簡單的來說,如果我為自己的墓誌銘寫下一句話,我想那會是"該君是個無聊得好人".

如果我真的後悔,或是說,我真的冒了一個險去愛人,我想那個險就是Olivia吧,在我生命中閃亮的光點.

~~sorry,10點40分了,根據我生活習慣,我該去刷牙,準備睡覺了,因為很晚了~~

是的,如果說在感情上面我有啥遺憾的話,那應該是Olivia了,Olivia是我大四暑假去墾丁玩的時候認識的一個女孩,怎麼形容她呢? 如果我要給用大家比較熟習的角色去形容她,就把她定義成東京愛情故事裡的赤名莉香吧. 沒錯,就是她,他也是各日本人,跟比我小一歲,他是日本大學來台灣的交換學生, 那年她大三來台灣交換一年,大四要回去完成學業.

90年代的墾丁大街跟現在是有些不同的,雖然一樣遊客如織,但是沒有這麼濃厚的商業氣氛, 所有的民宿,我只能說,那是真的民宿,沒有多餘的裝潢跟花巧, 很多都是原有的房子,把他隔成一間一間的套房或是雅房, 也沒有春呐的活動,但是在一些啤酒屋,是有一些樂團在那邊唱歌, 不變的是南國暖風帶來的休息氣氛,不變的是佳樂水,山海瀑草地晚間滿天星斗.

跟他的認識,完全只是跟同學的打賭,賭我敢不敢回頭去跟後面那桌的3個女生搭訕,對我來說,都要去當兵了,還沒搭訕過,要丟臉就丟臉吧, 我把椅子一轉過去,開頭就問”小姐,我能不能一起跟妳們聊天”,當我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感覺外界的一切似乎都是無聲的慢動作,我只能聽見我發抖的聲音, 我想我如果手中有一個啤酒杯的話,啤酒可能都會被我抖動右手給灑出來了. 後來聽到,其中一位跟我說”你的椅子都轉過來了,佔了一個位子,你還問我幹啥?” 我愣了,怎回答?這是好還是不好 ? 還好我同學適時跳進來,打開的僵局,開始問他們從哪來的啊, 唸哪裡啊?才化解的我的尷尬,我發現,大部分的應答都是由另外2個女生,其中有一個,只是端正的坐在那邊,面露微笑,露出潔白的牙齒,我就問”這位同學怎都不說話”,其中一個女孩回答”他是我們學校從日本來的交換學生,跟他講中文,你門講慢一點,清楚一點,別講奇奇怪怪的話”. 我認識了Olivia.

回到台北後,我還有約3個月才去當兵, Olivia房子租約到8月底,還有約2個月,她的租房剛好也在我家附近,於是,就常常找他出來聊天,中間,英語,國語夾雜,我必須要承認,我好想撲倒她,因為我好想知道跟AV裡面到底是不是一樣,當你的睪酮素分泌增高,你會發現,大熱天去幫他排隊買他想吃的蛋塔,沒這麼熱了,你會發現,想睡覺的我,當他一通電話打到你家的時候, 就算語言不是很通,你也可以跟他熱線2小時, 你會發現,你突然好熱愛日本的東西,包括Hello Kitty 跟小叮噹,你會發現,你可以不辭辛勞的騎車載她去清靜農場, 你會發現,你好想好想,明天不要來~~

跟小時候中午天天開心節目結束時片尾一樣,”開心的時間,咻~~一下就過去了”, 他要回去了, 對了在這裡要跟大家提醒一下,那時候,手機是很稀有的東西,Internet是只有大專院校在使用,國際電話費是很貴的, 所以分開,就是真的分開, 我們說好最少一個月一封信, 但是,我從頭到尾,只收到了她1封信,就音訊全無了, 我還是堅持著每個月寫封信給她, 告訴了她我的部隊郵政編號,告訴她我的部隊電話,告訴他我班長的機車,告訴他,我有多想她…..我常常自己幻想她的回信,然後在回給她, 就這樣1年10個月後我退伍了,也就放棄了, 蠻無聊的故事吧! 只是一個台灣宅男被日本妞耍了的故事, 我也以為是這樣,我從22歲一直到36歲我都以為是這樣,我就是被耍了,耍了就耍了唄,反正我也已經知道撲倒日本女孩跟A片裡的劇情是不一樣的了. 我只有常常會夢到他,有時候,我醒來時,臉上是有淚痕的. .

~~~~~~~~~~~~~~~~~~~~~~~~~~~~~~~~~~~~~~~~~~~~~~~~~~~~~~~~~~~~~~~~~~~

4年前,我36歲, 好多好友紛紛的加入FB,在FB上成立了國小同學會,國中同學會,高中同學會,及大學同學會,我也跟著大家去申請一個帳號,開始了我的FB生活, 這行為模式,充分的說明我,跟著大家走就對了的個性,我從不會是第一個去做,也不是社團發起人,反正有人找我,我就加入.

有個假日,輪到老婆休息日,老婆跟著姐妹淘去喝咖啡聊是非,把小孩哄午睡之後, 做到桌前,開了FB, 突然想到”我可以來找找 Olivia阿”. 輸入”Olivia”看了20, 30個沒有一個是她, 我突然想到他跟我說過她的日本名子,她說” Have you noticed很多日本人都是用原來的日本名子,只是變成English spelling當英文名子,你知道我位什麼要取一個不同的英文名子嗎?” 那時候我正緊緊從後面摟著她,想看看有沒機會趁投手一個失神,從1壘盜向2壘, 我含糊的回答”不知道,你說說看”. 我的手也緩緩的從腰際,往2壘方向滑動, 她一個假性牽制,輕輕了抓住了我的手說,在我的手心上畫著寫著 “我的日文名子是Akiha,漢字寫起來是”秋葉” 是 Autumn Leaves, Autumn Leaves很漂亮,會變色,可是很脆, easy to be broken, I do not like it. 我比較喜歡Olive , 比較硬,還可以做成油,比秋天的葉子堅強多了,也有用多了,所以我給自己取名子叫做Olivia”. 這段話,突然打醒了我的色心,我不知道一個女孩子有這麼多的想法,相較於我,一個想盜回本壘渾渾噩噩的代役青年, 我真的太膚淺了阿~~. 我只能尷尬的回說” You still can be the most beautiful Autumn Leaves, because I will turn myself into a box to protect you, nothing will hurt you, and you will be inside of me forever”.

我急忙的用”Akiha”去搜尋~~~我找到她了~~~~~

~~~~~~~~~~~~~~~~~~~~~~~~~~~~~~~~~~~~~~~~~~~~~~~~~~~~~~~~

咖啡廳的服務妹妹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在我們的桌邊, 淺淺的笑容,明亮的眼神,濃淡合宜的妝,還帶著瞳孔放大片,更重要的是露出了乳溝,那乳溝充分說明了她的天真,她的誠意,接著問了”2位先生,我們這裡低消每個人是150喔, 你們現在只點了一杯美式冰咖啡,還要加些什麼嗎”. 妹妹的問題與裝扮,把我拉回了現實,也打斷了我跟50男陳述的故事 ,50男有點面露難色的說” 150喔!”, 我跟中年男說 “大仔,大家聊的愉快,口也渴了,看看你要喝啥,止口乾阿”, 50男說” 那好,就跟你一樣,來杯冰咖啡吧”. 妹妹蹦蹦跳跳的回到吧抬, 從製冰機裡挖出了一大杓的冰塊,加到杯子裡, 再從冰箱裡,拿出一個黃色壺身,百色蓋,外邊還有些咖啡漬的塑膠壺裡,”倒”出冰咖啡, 這樣,1杯150的美式冰咖啡,又送到了我們的桌前.

50男搖搖頭說 “這樣的一杯咖啡,要賣150, 如果今天是一個少年仔來賣,你會很幹吧, 但是一個妹妹來賣,好像就不這麼度爛了”. 我想想,也對, 微笑了點點頭,表示同意, 50男接著說”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我不知道我算不算英雄,但是這美人這關,我是沒過去, 沒過去也就算了, 還被打退了20年”.

50男又再說起了他的故事.

1990年初, 米果大王的那班車, 我沒跟上,到了90年底將近2000年,我還是抵不過產業西進潮流,我們作包裝的,工廠搬去哪裡,我們也只有跟著去,沒辦法阿, 我聯繫上了米果大王,跟他表達了意願, 雖然他已經有了自己的包裝廠,他也很有義氣的表示,你來,不管怎樣,生意做不完的, 我一定幫你的忙, 我的工廠頭幾年就在他的訂單協助下,也慢慢站穩的腳步, 生意從人民幣1000萬, 人民幣2000萬,也穩步的上去, 那些年啊, 生意可好做的, 當地政府的三免二減半的稅賦優惠, 買原物料可以賒帳3個月, 作生意幾乎不用從自己口袋裡拿錢出來, 現在的缺工問題,那時候簡直是開玩笑, 每天早上,就看到廠門口最少有20, 30個等著見工的工人, 我也慢慢的開始做一些外銷訂單,出口歐洲,美國, 生意大阿, 錢好賺阿, 你一定以為我開始花天酒地對不對, 錯, 大錯, 我不喝酒,不賭博, 桑拿偶爾去去,總是要套一下, 應酬去卡拉OK叫小姐,我也不叫同一個,免的自己把持不住沉船, 早上一定帶著工廠員工一起做早操,每天巡視工廠最少3圈,做到走動式管理,主動發現問題,跟員工一起解決問題. 在辦公室裡,大家都喜歡跟我這個台灣國語的老闆,我沒有對大陸員工呼來喚去的態度,對事不對人,如果有錯,我也毫不留情, 我的公司真的很好,真的好健康.

當地鎮裡的書記也跟我成了好朋友,別看是一個鎮書記,他管的地方的面積,不會比台北市小多少, 再加上那邊是以黨領政,鎮書記,可是比鎮長還要大的官, 所以我的消防阿,公安阿, 勞動部門阿,甚至海關阿,我都平平安安,沒人來找麻煩, 約莫是2003年吧, 這書記有一天來找我,說他表妹大學會計系畢業,蠻勤快的,看看能不能幫他安排個工作,開玩笑,別說是1個表妹,這關係, 10個表妹我都要安排阿, 於是這表妹就進了我的工廠,從助理會計開始做,這小女孩,不算是太漂亮,但是也素素凈淨的,她特別努力工作,每天不把手邊的事情做完,是不離開的,我常常看到他是辦公室裡最後一個離開的,由於是當地人,沒住工廠宿舍, 我還常常開車送她回家, 漸漸的我開始”習慣”開車送她回家, 他也”習慣”的坐我的車走, 我常常告訴自己,這”習慣”沒啥的,沒有兒女私情的成份,我這個自律甚嚴的人,怎會對不起我的妻小,完全是因為表妹是我公司的門神阿,有她在,她表哥就能更罩著我們廠, 到了2005還是2006年吧,表妹成了我們廠裡的當家會計,鎮書記也高升到縣裡當書記.

~~~~~~~~~~~~~~~~~~~~~~~~~~~~~~~~~~~~~~~~~~~~~~~~~~~~~~~~~~~~

從2005年底開始,原物料成本開始往上走,原來那種原來可以放帳3個月的好時光也不在了,這對我來說還好,畢竟以前賺到了一些錢,況且,也只是進原物料要先放30%的訂金, 收款也是等我收到客人的錢之後,在付給供應商,這樣的操作方式,對我還說還吃的消,只要資金要跑的快一點,靈活一點, 就能夠應付, 一直到了2006年底原物料幾乎是貨到就要付錢,再也沒有賒帳這回事了,但是從原物料進到出貨收到貨款,這時間短則6周,長則12周, 這的確造成了我的負擔,為了資金的周轉,我跟會計表妹的相處時間也越來越多了, 我漸漸的發現,做生意,拿訂單不難,要把資金跑的起來才是最困難的事情,表妹在資金的調度上幫了我很大的忙,當我為了錢在焦頭爛額的時候,她常常能夠巧妙的運用閃,躲,拖,的方法,讓我度過了好多難關,我慢慢的從工作上的夥伴,變成情感上的依賴, 最終,我把她睡了.

睡表妹的這件事情,就好像在擁擠的電梯裡放個屁一樣,沒人說出來,但是大家都知道了, 表妹在廠裡的地位,從當家會計,隨著這屁味的擴散,變成了有如老闆娘的地位, 更奇怪的是,這個屁,也從海峽的左岸,傳到了海峽的右岸,我太太最終知道了這個事情,在我一次回台灣休假的行程裡 ,她只默默的跟我說”我都知道了,也知道了你的困難, 我只有一個條件,現在在台灣的房地產,存款,股票通通過到我的名下,我不會跟你鬧離婚,我只想保住我們已經有的,在大陸怎弄是你的事情”. 我默默低下頭,心想”這不是我,我當初為了妻小,沒跟米果大王過去,我自己怎會搞成這樣”. 懷著萬分的歉意,我聽了我太太的話,把台灣所有的,通通歸到他的名下.

2007年,我的生意持續進行著,雖然有候要挖東牆補西牆,但是整體來說是穩定的,當初米果大王的生意,因為收款的週期長,我也越做越少,變成以外銷訂單為主, 到了2008年,風雲變色, 中央推出了勞動合同法,取消了三免二減半的賦稅政策,在加上歐美的金融海嘯,我的壓力更大了,外部面臨訂單減少,內部面臨賦稅增加,人工成本增高. 導致幾乎是沒利潤在經營我的生意, 資金的調度困難度更大. 很奇怪,當我壓力大的時候,睡表妹這件事情似乎成了我洩壓的管道, 晚上睡,白天睡,問題解決不了睡,問題解決了睡.

縣委書記,很清楚我跟他表妹的關係, 從沒說過啥,也是跟以前一樣繼續關照我的廠, 雖然生意不好,但是一些人遇到的一些雞雞歪歪的稅務,海關,公安,消防我也是沒有,也由於書記的關係,我的來往朋友,不只是台商,也認識了很多的當地商人,看他們幾年前還在我這邊鞍前馬後的叫大哥, 現在每個人的事業都比我大了好幾倍,不由覺得,難道我比較笨,比較不會做生意,比不過這些人 ? 有天,去拜訪一個比較熟的當地朋友,跟他道出了我內心的困惑, 這朋友跟我說”現在人哪有像你這樣做生意的阿,你這樣做,那個不辛苦, 作生意是要把錢能夠玩轉的起來, 不是像你一樣,被錢追著跑喔, 現在國家政策也支持我們這樣搞阿?” 國家政策支持,怎支持,三免二減半都沒了,還支持? 他接著說”那是對你們外人,如果是本地企業,鄉鎮企業,在加上有點關係,我告訴你,拿到客人的信用狀, 打各比方100萬好了,拿到銀行裡,馬上拿個50 萬出來,這50萬馬上去買一塊500萬的地或是房產, 再拿去500萬的房產或是地,去貸款一個450萬的現金出來, 現在的利息跟作其他的投資相比,又不算高,只要按時繳息,銀行也是把你奉為上賓阿, 膽子小一點就拿去炒房,膽子大一點的呢加上背景硬一點的呢,就拿去放高利貸,這工廠阿,只要不賠錢就好,有個門面,資金能轉動,要不然你以為我們每個都是商業奇才,經營之神喔, 有政策支持,在加上關係的運用, 這才是賺錢之道阿, 以你跟書記的關係,這些事情你輕而易舉阿,只可惜你不是地方企業,屬於外資,這方法你可能用不上”. 我再問”要是銀行收銀根怎辦?” 這本地朋友回答”誰敢收阿,你要知道,現在大家都這麼搞, 收了,大家一起死,包括銀行,在加上中央要保8, 不多放點錢出來,怎保?”,本地朋友接著說”說到根阿, 我好久沒去保養我的命根子了,走吧,一起去,聽說新開的那家桑拿,女孩子很漂亮, 去保養一下吧”.
~~~~~~~~~~~~~~~~~~~~~~~~~~~~~~~~~~~~~~~~~~~~~~~~~~~~~~~

這是我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東西,寫到這裡,是不是有點悶了的感覺? 我是常常看到很多小說裡戲劇裡,都有2,3條線的故事在進行,所以嘗試著寫寫看,有點沒會跑就想飛的感覺, 所以~~~對我算是一個嘗試.

~~~~~~~~~~~~~~~~~~~~~~~~~~~~~~~~~~~~~~~~~~~~~~~~~~~~~~~~

我回去之後,跟表妹說了一下今天聽到的事情,表妹說,這我早知道了,可惜這方法不適合你的企業型態, 我說”是阿,如果我們能這樣搞,是可以賺更多錢,我們現在生意是有的,只是沒利潤”. 我突然心生一計,我跟表妹說”不如,這樣,我把企業的法定代表人變成你, 就好像把公司賣給你一樣, 加上表哥的關係,我們就變身成鄉鎮企業, 就可以這樣搞生意啦.” 表妹說”這方法其實我有想過,但是,我不敢說,畢竟我們沒有法定的關係,在法律上,我只是你的員工, 如果我提出來,我擔心你會亂想.” “傻丫頭” 我說”我在困難的時候你也沒離開過我, 這樣只是讓公司變好,我怎會多想呢,看看該怎辦,去辦吧”.

在這裡,有關係好辦事,我常聽說台商結業都困難重重,光查稅就把你搞個半年, 我呢,從跟表妹說了這個想法, 到新的營利證下來,總共2個月搞定,我的廠搖身一變,變成了鄉鎮企業, 我也搖身一變,從負責人變成了總經理, 表妹變成了我的老闆, 這麼一來,我廠裡,不不,應該是說,表妹廠裡活水大開,我就負責我最擅長的接單,生產, 其他的事情就是表妹去搞定了,現在的狀況,就是成了白天她在我上面,晚上我在她上面,我們的收入,也增加的飛快.

到了2011年,我年紀也50多一點了, 表妹還不到30,在加上有錢,見的市面也廣了,在他的腦子裡,常常說的都是千萬人民幣起跳的商業計劃,我常常說的只是美金1元, 1.5元的包裝品單價, 她想買的衣服是國際名牌,對我來說佐丹奴就夠穿了. 我們的距離產生了, 沒錯,我被甩了, 有一天我從台灣回來, 門口的保安換人了, 不讓我進去, 我去當地公安報案,表妹的代表律師到公安局,帶著現金,說”因為工作不力,你被開除了, 這是依照國家劳動法該給你的遣散費,公司體諒你可能要回台灣,所以多加了人民幣2萬”. 是阿….我被我自己的工廠開除啦,我親手建立的工廠阿, 我沒有太多的悲哀,只覺得有點好笑.

對於表妹,我居然沒有太多的恨意,畢竟這工廠沒他,沒他表哥,我想也不一定活到現在, 我回到台灣家門口的時候已經是約晚上12點,老婆出來開門,我撲到她的身上就開始大哭, 我大概40年沒哭過了,那晚,我哭了好久.

~~~~~~~~~~~~~~~~~~~~~~~~~~~~~~~~~~~~~~~~~~~~~~~~~~

乳溝妹再次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的的桌邊"二位先生,抱歉喔, 我們要set我們晚餐的桌子了". 我還顧四周,奇怪,剛剛下午3點多人馬雜沓,喊聲震天的咖啡廳,就只剩下我跟50男這一桌了, 看看時間,快6點了, 不禁想, 難道這咖啡廳才是那些人的辦公室? 現在下班時間到了? 還是大家混得差不多了, 該回辦公室打卡下班了? 乳溝妹所謂的晚餐table set, 就是擺上一張上面印有店名的餐紙,在擺上一副刀叉,就是他們的晚餐table set了,當他彎下腰在set 50男那邊的時候, 我也假裝若無其事的往他胸口望去, 哇~~深不可測阿,真是青春的肉體, 我心中偷偷的意淫了一下, 剛巧, 乳溝妹頭起頭,剛好跟我的眼神對望,我想,我被他看出我在偷望他的乳溝了, 我趕忙正色道"妳們晚餐有啥,是加熱包的那種牛肉飯之類的嗎?", 乳溝妹似乎完全不介意我在偷看,反而挺了挺胸說" 是阿,都是加熱包的飯喔,要不然是三明治,我們這邊不能設廚房,設了廚房,樓上的住戶會抗議, 東區,都是一些有錢人住的, 機機歪歪的一堆".

"大仔, 我們聊的愉快,要不要就在這邊吃個晚餐,繼續聊下去, 50男說"好阿". 我就問乳溝妹"那你推薦吧". 乳溝妹說" 匈牙利牛肉飯吧, 前天剛進貨,應該比較新鮮, 220 還送一杯 150的飲料, 如果,妳們實在都不想吃,我可以幫妳們去隔壁巷子買米粉湯, 但是還是要叫一個150的飲料,當低消". 聽著乳溝妹可愛的聲音跟介紹,在配上眼前的乳溝,真的是一件令人賞心悅目的事情, 但是我始終搞不懂,現在90後的年輕人,到底是白目,還是誠實,有必要跟客人透露這麼多細節嗎?

~~~~~~~~~~~~~~~~~~~~~~~~~~~~~~~~~~~~~~~~~~~~~~~~~~~~~~~~~~~~

在FB上找到了Akiha是一件令我興奮的事情,那2個月的點點滴滴,彷彿歷歷在目,很多年輕時候的記憶都突然活躍了起來, 有人說 "一段感情,不是在於他的時間長短,而是在於他的深度".在這裡,插個話,我每次聽到或看到這句話的時候都會聯想到女人往往說"尺寸大小不重要,重要的是技巧",我往往懷疑這句話的真實度有多高.

沒想到, Akiha也在台灣, 我們就約出來喝咖啡了.

我在傻傻的寫完那22封信之後,我沒有想到跟Akiha會有再見面的一天,所以當然也沒有想到見了面要說啥?心理有好多問題, 她結婚沒? 有小孩沒? 快樂嗎? 過得好嗎? 她老公是個怎樣的人? 我唯一不想知道的是,當年他為什麼就消失了,為什麼不回我的信.

我們約在南京東路上位於二樓,一家可以看到林森公園的咖啡廳,那天特別的濕冷,路上的行人都穿起了最厚重的禦寒衣物, 隔著玻璃窗往外看, 可以看到一些日式卡拉OK的招牌,上面書寫著日文, 一時彷彿間忘了自己是在亞熱帶的台北,而是到了北國的東京的感覺. Akiha匆匆的走上來,我一眼就認出他來,一邊脫手套一邊急急的走到桌前,不斷的點頭說"抱歉,來晚了,報歉,來晚了". 我痴痴得看著她,覺得她都沒變,還是15年前的女孩, 只是畫了點淡裝,跟穿上比較成熟衣服罷了, Akiha說" 陳桑,你說話阿,為什麼,一直笑?" ,我說" 我不知道要說甚麼,你都沒變 ,一點都沒變." Akiha說" 喔,陳桑變不老實了喔,我都35歲了,怎可能沒變".我說"真的,我沒有想到會在見到你,現在看到你都沒變,我不知道要說甚麼了" Akiha裝出微怒的樣子說"你的意思是說,你不想再見到我?" 我說"不是,不是,是沒想到會在遇到你, 所以,緊張得說不出話來了."

我接著說" 你好嗎? 你怎會在台灣? 你結婚了嗎? 你快樂嗎? 你現在是秋葉還是OLIVE?,唉呦,我有好多問題想問你...." Akiha說" slow down, 你好多問題喔,我都不知道要怎回答, 這樣,我自己說好不好,有問題你在問." 我說"當然好".

~~~~~~~~~~~~~~~~~~~~~~~~~~~~~~~~~~~~~~~~~~~~~~~~~~~~~~~~~~~~~~~~~~~ 今天有點事情,所以只能抽空一小段,一小段寫, 我會努力把這個故事寫完.
~~~~~~~~~~~~~~~~~~~~~~~~~~~~~~~~~~~~~~~~~~~~~~~~~~~~~~~~~~~~~~~~~~~

Akiha脫下了外套,想了想說" 嗯~~怎開始呢? 要講10多年,好難開始,就從最近的事情開始吧.

"我要結婚了, 嗯~~不對,不對,我應該這樣說,我又要結婚了!", Akiha鼓起腮幫子,似乎在等待著我的回應,我說"等等,你的中文是說你"又要"結婚了", 她說"是阿,我又要結婚了,這次的我的先生,跟陳桑一樣,也是台灣人". 我怔了一下問道"這有點~~嗯,出乎我意料之外",Akiha說"是阿,人生有好多的想不到的呢!"

Akiha大學畢業後,由於懂中文的背景,再加上日本商社要開拓中國市場,所以很快的就在一家大商社找到工作,可是日本人嚴謹的教育訓練流程,就算她中文程度已經很好,還是要跟著公司的規畫,先到台灣來受訓1年,所謂的受訓,就是早上大師大的外語中心去上中文課,下午到她們的台北分公司上班,這樣的日子,在台灣住過一年的她,是完全沒問題適應的,在加上原來的中文基礎,她在這邊也是過的如魚得水,1年的時間到了,她就被派往上海分公司,在那邊,認識了第一任的老公,也是被派去的日本人, 到了上海2年後,就跟著她的未婚夫,都再回了日本, 26歲那年她結婚了.

Akiha一值以為自己就會跟她的媽媽一樣,結婚後,就會趕快生個小孩,然後在家理相夫教子,每天早上微笑的送老公出門上班,接下來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晚上再等老公回家,她也的確這樣做了一年,但是她發覺,她越來越不快樂,這段婚姻,維持了2年,她跟她先生離婚了.

我說"你越來越不快樂,原因是甚麼?" Akiha笑笑的回答"因為你". "因為我?",我突然起了雞皮疙瘩,"因為我,你別開玩笑了?" 我們幾年沒見面了,因為我你離婚? Akiha很確定了點了點頭說"是,就因為你".

Akiha接著說出了她故事.

我一直以為那個夏天,我們都是Poppy Love,走了,離開了,我們就真的不會再見了,我回到日本之後,常常很想你,想我們在墾丁的相識,想我們騎車去清境農場,想我們晚上在台北的街頭亂晃,想我們在國父紀念館第一次的接吻,也想你身上的菸草味,雖然我常常叫你別再抽菸,你知道嗎? 嗅覺是一個非常好的記憶媒介,每次我聞到 Marlboro Light的味道我都會想到你,每次我聞到蛋塔剛剛出爐的味道,我也會想到你. 所以,我決定,我不能再想你,因為,我們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那個夏天不是真實的愛情. 所以我,不寫信給你,不打電話給你,其實你的每一封信,我都有看,但是我忍住不回,因為我想那也只是你在服兵役,很無聊,痛苦的狀況下,所寫的. 其實你當兵的第二年,我就已經在台灣,我好幾次想去看你,但是我也沒去. 別忘了,我是堅強的Olivia不是脆弱的Autumn Leaves.

果然被我猜對了, 你的兵役服完了,信也沒了,我一方面對自己於自己的猜測正確感到開心,另一方面卻有好大的失落感. 接下來,我就去上海了,工作的忙碌,讓我漸漸的忘了你,也忘了那個夏天,我就接受了我前夫的追求,我們結婚了.

~~~~~~~~~~~~~~~~~~~~~~~~~~~~~~~~~~~~~~~~~~~~~~~~~~~~~~~~~~~~~~~~~

Akiha問我" 陳桑,你覺得人該追尋夢想嗎?" 我回答" 理論上來說,應該要,我們從小所有的教育就告訴我們,有夢就該去追,我們前總統,也告訴我們,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哥倫布勇敢的追求夢想,發現了新大陸,大家給他拍拍手,放煙火,可是這是歐洲白人的夢,他的夢想,也同時造成了馬雅文明的滅絕,以及印地安人面臨被滅種的危機, 所以,我想一個夢想,除了看自己付出多大的成本外,也要看會對別人造成怎樣的影響." Akiha給我拍拍手說"你真跟以前一樣,一個yes or no的問題,你可以說這麼多." Akiha接著說" 所以我決定,在我對他人的影響程度還不大以前,趁我們都還算年輕,我們有沒有小孩,我們都有機會去追求另一段幸福的時候,我很誠實的跟我前夫說,我覺得我喜歡他,但是並不愛他,我提出了離婚的要求." 我說"你這樣真的很任性." Akiha認真的說"也許有一點,但是我覺得我更多的是勇敢, 我勇敢的跟隨我的熱情,我勇敢的去找自己的幸福, 我勇敢的去追夢".

我說" 但是你的離婚是因為你想要追夢,跟我沒關係吧". Akiha笑著說"那時候,我覺得,我的夢有可能是你,因為在結婚後,我常常想到那年的夏天,我在路上看到好吃的,我會想到,也許陳桑也會想要吃,我看到好看的西片,我會想到,也許陳桑在台灣也會去看這部片, 有一天我在家裡,聽到一首西洋老歌 Foreigner 唱的 Waiting For A Girl Like You, 我覺得這是上天給我的Hint,所以我就決定了提出離婚這件事情." 我接著說"所以,要這麼說比較公平,你的離婚,是因為你的夢,不是因為而我或者是說那年夏天,只是一個starter? Akiha回道"陳桑一直想撇清跟我離婚的關係喔?" 我頓時臉脹紅了起來答道"嗯~~我只是,覺得,我沒這麼令人記憶深刻, 這麼多年了,也沒這麼大的影響力."

~~~~~~~~~~~~~~~~~~~~~~~~~~~~~~~~~~~~~~~~~~~~~~~~~~~~~~~~~~~~~~~

“Do not jump to conclusions so soon” Akiha接著說, 離婚後,我又到台灣來了,想先來走走,來想清楚,我到底在想什麼, 要什麼, 你知道嗎? 我打了你家電話,也去你家找你,可是你們已經搬家了,樓下的管理員也不告訴我你的搬去哪裡了.” 日子總是要過下去的,我在台北找了一個日語補習班, 老闆願意幫我辦工作簽證, 雖然普通的薪水,但是加上以前我工作的存款,生活到也不成問題. 我真的喜歡台北,很友善的城市,早餐店了老闆娘,我去過幾次之後,就會記得我,一看到我就跟我說”美女, 火腿蛋切邊不要番茄醬,小溫奶對不對 ,然後把錢放在櫃檯上,自己找錢, 老闆也不會來算算看有沒有少給, 上了公車,公車司機都會跟你說”早安”,下車會跟你說”小心看看後面有沒有車喔”. 鄰居會拿肉粽來給我, 晚上買便當,忘記帶錢,老闆就要你下次再給. 我慢慢的感覺到,這是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吧, 雖然有時候,巷子裡的機車有點多,擋住了騎樓的路,沒關係,我繞路走就好了,雖然有時候小狗大便在路上,沒關係,小心點別踩到就好了, 有時後聽到補習班的同事,老闆,在抱怨台灣的政治,或是社會問題,我心裡真的會想,真的有這麼糟嗎?我都沒感覺到,大概是我很少看台灣電視的關係吧.

在這應該是最接近你的台北,但是我想到你的時間越來越少,我慢慢的了解, 我想要的也許不是你,只是這個地方的感覺,這個地方的空氣跟人,帶給我一種平和,安詳的感覺.

“Akiha,我想這個是你命好,你不用照顧你的父母, 沒有經濟壓力, 所以你可以有選擇, 你可以任性的決定要離婚,任性去一個地方,去完成你的夢, 不對,我應該說, 你的背景跟條件,可以讓你任性的去試試看, 只是試試看喔, 不一定是去完成, 你的夢,我們大部分的人沒有, 我們只有奮力的往前, 路邊也的花香野草, 也許美麗,但是我們沒有空駐足觀賞,因為我們只能往前”. 我一口氣說完這些話.

Akiha看了我一下說” 陳桑,有點生氣喔? 你在氣什麼呢? 你是在抱怨沒有選擇,還是在氣自己不勇敢呢?, 我同意有些人是沒選擇, 但是有更多的人是沒勇氣吧!”,

~~~~~~~~~~~~~~~~~~~~~~~~~~~~~~~~~~~~~~~~~~~~~~~~~~~~``
抱歉,工作比較多,所以更新的很慢,比較沒時間寫
~~~~~~~~~~~~~~~~~~~~~~~~~~~~~~~~~~~~~~~~~~~~~~~~~~~~

晚上快8點了, 我跟50男坐了一下午的咖啡廳,人慢慢多了起來,從整各下午的人聲鼎沸,慢慢的漸弱了下來,現在有一種漸強的趨勢,好像水倒到杯子裏,看著水慢慢增加到快要滿出來的感覺, 乳溝妹收掉了我們的匈牙利牛肉飯空盤,送上了一個布丁,布丁放上桌的那一剎那, 輕輕的抖動了一下,也好像乳溝妹微微颤動的乳波. 50男說了一句” 那一定很嫩”,我也分不清他指的布丁,還是乳溝妹了. 50繼續說了下去” 其實, 人生除了生跟死這2件事情,其他的都是有選擇的, 我們以為沒選擇, 也是我們自己的選擇, 我們只是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哪個時間點, 已經做出了選擇”.

想想我自己,是阿,我的房貸真的沒選擇嗎? 我可以把台北的房子賣掉,還掉貸款之後的現金,足夠我在中部完全沒貸款的買個房子,雖然薪水可能馬上砍掉1/3, 我會不會比較快樂呢? 我為什麼不敢做這樣的選擇呢 ? 我們永遠有100個理由去說服自己別改變,譬如,我會告訴我自己,離爸媽比較近, 但是我也只是1~2周回去看爸媽一次,到中部,難道不行嗎? 離朋友近,少來了,現在的朋友都在 FB上,久久才出來見面一次, 小孩學區好,這~~中部也不是沒好學校,這個理由只是充數罷了, 我們未啥不敢改變? 說穿了,只是這裡是自己的comfort zone,不敢改變, 懶的改變,也不想改變, 而不是不能改變吧!!

Akiha又再點了一杯熱摩卡, 她用雙手握住杯子說” 這種天氣,喝熱咖啡,來暖胃, 手握著這杯子,有種很幸福的感覺”. 我看著他笑成月彎的眼睛, 剛剛悶悶的感覺,也就煙消雲散了,對我來說 Akiha就有這種神奇的魔力, 她可以讓你的情緒,跟著他飛揚,跟著他起舞, Akiha接著說” 陳桑, 剛剛跟你說了這些後,我突然有一個感覺,我感覺我們從沒分開過, 我們一直連接著, 連結我們的是那個夏天的記憶, 青春中最美好,最閃亮的一段時光, 我們對彼此的想念, 有沒有可能想念的不是彼此, 而只是對於已經逝去美好時光的一個崇拜, 我們彼此只是那段時光的一張書籤,方便我們在記憶庫裡找尋, 所以,當我一直以為忘不了你,事實上只是忘不了自己的青春歲月”

~~~~~~~~~~~~~~~~~~~~~~~~~~~~~~~~~~~~~~~~~~~~~~~~~~~~~~~~~~~~~~~~~~~~~~~~~~~~
有在follow的朋友,今天比較有空我又開始寫了,可是卡的蠻嚴重的,就是寫了又改,改了又寫,來回好幾次,差不多是該要收尾了,可是不知道怎收..盡量試試看了
~~~~~~~~~~~~~~~~~~~~~~~~~~~~~~~~~~~~~~~~~~~~~~~~~~~~~~~~~~~~~~~~~~~~~~~~~~~~~~


~~~~快2年沒寫了,但總覺得該給各 Ending, 也許很不戲劇,有點草率,但是, 是真實的~~~

就如同我開頭說的, 我是一個無聊的男人, Akiha對生命的熱情,很容易的把我吸引過去,我開始期盼跟他的小小約會, 哪怕是在麥當勞吃個漢堡餐, 匆匆的20分鐘,也是我的一天的亮點. 但是我發現我不能夠這樣下去, 因為我漸漸的失去了我對家庭的耐心,貪戀著Akiha的氣息, 但是我有本錢跟Akiha一樣一走了之,去實現一個浪漫嗎? 很明顯的,這是不現實的, 我必須要離開,不論有多少的想念跟不捨,我一定要離開……

在過去的2年我帶著妻小接受了一個外地公司的offer 離開了台灣, 沒有人知道這背後真正的原因, 我只知道我在這樣下去跟Akiha鬼混我一定會拋妻棄子. 也許我對我的妻子已經沒有了愛情, 或是這愛情已經被柴米油鹽給磨光. 但是當我牽著女兒的小手,聽她叨念學校的大小事情,我想,我的選擇沒錯, 我喜歡當個平淡無奇的人.

~~~~~~~~~~~~~~~~~~~~~~~~~~The End~~~~~~~~~~~~~~~~~~~~~~~~~~~~~~~~~~





挺有趣的! 接下來會以科幻的角度切入?

Menopausal Sydrome wrote:
對於一個40歲的男人...(恕刪)

看著看著有淡淡的哀愁...
最後居然出現這樣的轉折,似乎挺有趣的,
期待續文.
不禿頭,免viagra,沒房貸,有停車位,部門2當家

Menopausal Sydrome wrote:
, 我還有一個小夢想, 是可以實現的,週六的下午,老婆帶著小孩出門,我一個在家,


許多男人共同的夢想


Menopausal Sydrome wrote:
對於一個40歲的男人...(恕刪)

天阿 你遇到上帝了 這是真的 !

Menopausal Sydrome wrote:
對於一個40歲的男人...(恕刪)



總感覺此劇情在哪部電影看過類似的...好像是叫做:回到17歲(17 Again)~
google了一下~http://tw.movie.yahoo.com/movieinfo_main.html/id=3001
我喜歡你的文筆

我喜歡你的文章

好看的故事
ㄚ是要簽什麼?
Menopausal Sydrome wrote:
對於一個40歲的男人...(恕刪)


感覺像是王牌天神系列作品
然後就一起喝茶吃魚了WWWWWWW
這讓我想起一篇在場外看的爛東西
關閉廣告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22)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