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歐吉桑的單車環法大探險-(3)長日漫漫5/15



Delay了半個多小時起飛,還在可接受範圍。這是飛航路線圖,先向北飛經承德、外蒙古、西伯利亞西部、烏拉山、歐俄、德國和荷蘭進入法國。為什麼不直直向西飛更近些,高中地理教過,這叫做「大圓航線」,是球面兩點間最短的路徑,地圖是平面的,會讓人誤以為直線距離最短。

飛了四個多小時,就被大陽給追到了,天空顯露日出的迷濛光影,此後航程全都是白天了。飛機的引擎聲、旅客的走動聲、搭機的興奮感和窄窒的座位都讓人輾轉難以入眠,難怪長程飛行後會有時差的問題。我鄰座是位帶大陸團的台灣資深導遊,竟能入座後就沈沈入睡直到將近法國才悠然醒轉,並開始準備接著的導覽工作,這就是專業導遊的能耐吧!

即將飛越歐亞界山-烏拉山。

陽光照映在烏拉山積雪的山頭,她南北延伸2000多公里,寬約40至150公里,隔開東邊的西伯利亞和西邊的歐俄兩大平原,最高峰-納羅達峰1894公尺。形成於2.8億年前,但經長期侵蝕已是嶺低坡緩,尤其中段更低平,常是古代亞洲游牧民族向西遷移的孔道。古褶曲山脈的岩層富含各類金屬礦產,幾乎應有盡有且蘊藏產量都極大,又深居內陸具戰略上的安全性,山脈兩側曾是俄共時期最重要的軍事重工業中心。

飛了十二個半小時,終於在5/15的0630降落在巴黎戴高樂機場(Aéroport Paris-Charles-de-Gaulle) ,跟著人潮搭乘接駁電聯車到入境處辦理手續。

沿路有明顯的指示牌,引導向出口和行李提領處,不懂英法文從圖解也可猜出來。

在護照查驗處偷拍,這歐洲最繁忙的機場之一,十幾個查驗窗口只開了一半,旅客分歐盟和其他地區兩邊,排著長龍耐心地等候著。櫃台內的官員面無表情且慢條斯理地執勤著,有時一個人次可以磨蹭個老半天,人那麼多也不會加開窗口,甚至同伴看到隔排人較少,正想移過去時竟被大聲喝止,原來他們那組辦完最後兩人就門一關揚長而去了,留下一臉錯愕的我們。這要是在台灣鐵定被人肉搜索出來,更可能引發一場政治小風暴。這裡特別要提台灣護照的好用,行前不須辦哩哩摳摳的麻煩手續,也不必多花錢及長時間等待,到這只要拿護照對一對就放行了,我的手續全程不超過半分鐘。此行最後一天進巴黎時,遇到一組大陸環騎世界的年輕人,他們說光簽證手續就繁瑣難辦,簽證費也耗掉不少銀兩,一直說可不可以申請中華民國護照。

到轉盤提領我們的行李,每個人兩件-車和各種裝備共八個,聲勢最是浩大,沿路都引來好奇的目光

就這麼稀鬆平常地出關了,像到大賣場採購後推出門一樣,沒遇到任何行李查驗和阻攔,就當是對我們單車環法的優待吧!
還好出發前有做功課,不然面對這麼多的箭頭真不知要選哪一個,我們要搭機場快線RER到巴黎。

行李實在太大件,不能搭電扶梯,須乘升降梯,又領受了法式方格-凡事慢慢來,不急;速度超慢且一次只能搭載一人,四人到齊就耗掉不少時間。

還好不趕時間,推著車慢慢摸索向RER車站前進。

買好車票高高興興過閘門,也下到月台了才發現走錯地方,又費了九二虎之力把行李扛上來,累壞了

到服務櫃台用蹩腳的台式英語問明正確的月台方向,車票四人38歐,換算每人約380元台幣。

因要把裝車紙箱寄放在巴黎留學的佳芳住處,我們要到約定的東站(Gare de l'Est)會合,但須在第11站的Gare du Nord北站轉車。

機場是起站,我們在空蕩的車箱隨便選坐,八件行李集中在一處車門。車越近市區,正是九點左右的上班時間,上車的人越來越多,車箱內擠到不行。到北站時更恐怖,門一開沒等我們先下完,就一堆人死命要擠上來,車門要關了還有人和行李在車箱內,顧不得只好用手扳著車門才全下得來,呼!像打戰逃難一樣緊張。然後問明了轉乘的月台,用螞蟻搬大象的方式,把行李分批扛上搬下到月台邊等候,這次學乖了,行李分放兩個車門,才不會拉長下車的時間。

巴黎的車站都很宏偉華麗,這座東站始建於1849年,經多次整建在1926~1931年間改建成現今模樣。在法國搭捷運是只管制進口閘門,出站不必再驗票,因此用過的票丟了一地;剛開始我們還搞不懂出站方式,觀察法國佬的進出站才弄清楚。又看到另一奇觀,一對黑人男女貼在一起,女的在前刷卡,嗶了好幾次過不去,換另一閘門再擠,這次過關了,原來他們在逃票,且是光明正大的,旁邊熙來攘往的乘客也都視若無睹,沒人出面制止,在台灣這種畫面一定被PO上網當作奇聞。後來巴黎友人說,這種情形很普遍,而且不是稽查的站務人員看到也不會去管,因為那不是他們的職務,看在我們眼裡實在難以想像,是吧?

把行李扛到站前空曠處,開箱組裝單車,引來咖啡座客人、路人甲乙丙的好奇注目。



佳芳說今年氣候反常,特別冷又多雨,四月巴黎還下大雪,我們就在攝氏10度左右的寒風中組車。





組裝完成、車袋掛好、戴上安全帽排排站,架勢啥款?

回台灣還要用的裝車紙箱,就暫寄在佳芳處,這是棟百年以上的老屋,近市中心三坪大的空間月租就要二萬以上,我們紙箱讓屋內更擠了。

巴黎很一般的市街巷道,可是看起就很順眼協調,原來是沒有台灣的鐵窗和雜亂的招牌。而且很多巷弄是只准行人和單車走的,沒聽到車聲喇叭聲,住宅區很安靜。

在法國的第一餐,聽說是中東地區傳來的吃法-法國麵包夾燒肉生菜配薯條、可樂套餐,類似台灣的沙威瑪,6.5歐約台幣260,嘖!開始對法國高物價很有感了。

在路邊享用法國的第一餐。

結束中餐,回到東站買好18日巴黎到勒阿弗爾(Le Havre)的火車票,接著入住在巴黎的住處F1旅館。
旅館位在18區,後來才知是巴黎最亂的區,沒法度,自助旅行省錢是必要之惡。房間超小,兩個人擠在一起連轉身都會打架,還把兩輛車放進來就窘迫了。

費雪4813 wrote:
Delay了半個多小...(恕刪)


真是令人敬佩
期待繼續分享喔
小楊
怎麼沒有下文了
超級期待的說
歐吉桑大哥?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