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法國PBP之路(下)

我的法國PBP之路(上) 在此。

什麼是PBP,這裡有篇瘋友的FB文章對PBP的解釋既貼切又簡單明瞭!


PBP是在1891年首次舉辦,剛開始只有職業選手參加,每10年舉辦一次,起點在巴黎(Paris),往西到布雷斯特(Brest)折返,然後再回到巴黎,所以叫做PBP(Paris-Brest-Paris),全長1200公里。直到1931年才有業餘選手參加,1951年是最後一次有職業選手參加,之後改每5年舉辦一次,1971年又改每4年舉辦一次。今年2019年是第十九屆,至今有100多年歷史,應該是世上最古老的自行車賽事。

PBP活動分有一般車種和特殊車種,一般車種又分80小時,84小時,90小時,3種時限。特殊車種有84小時和90小時,兩種時限。
因為全球有6673人參加,所以出發組別分為A~Z共26組,從下午4點開始出發一直到晚上9點,每15分鐘依序放行一組,80小時和90小時都在這天出發,然後隔天4點45分開始換84小時陸續出發。

今年的PBP全程有14個Control Points。另外有5個SP(Service Provided)包含兩個祕密檢查點是不計時的。路線總長1219公里,總爬坡數14000多公尺。

這次活動我主要的導航機是用車錶 Garmin Edge520導航,但是有另外裝一支很古老的導航機Garmin Dokota 20當作備用導航機。在瘋系列活動中,我使用520當導航都沒問題也很滿意,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在法國發生3次當機,每次當機重開後都會卡在Garmin Logo 畫面,約一個小時才會跳過Logo 畫面。最後一次當機還剛好發生走錯路意外,雖然沒有讓我殘念,也讓我驚嚇不少。最後車錶的紀錄還因為當機的關係造成記錄檔損壞而無法上傳到Garmin Connect和Strava,回台後求助Garmin協助才救回記錄檔,但資料已不太完整。


另外法國的地形都是丘陵地,上上下下有爬不完的坡,坡度在1%~7%之間的緩坡,超過7%以上的不多。這種坡很折磨人,騎個幾百公里,大腿就沒什麼力氣,下坡又快不了。有時候還會有平路的錯覺,實際是上坡。


有爬不完的坡也有石板路和爛道路。以前我們都會嫌台灣道路品質不好,去過法國才知道台灣的道路品質好太多了! 這次路線上的道路有補丁不平、柏油破碎、路面凹凸不平很多,騎起來不輸石板路。我帶的國旗插在坐墊袋上,半路就不見了,應該是震飛。還有擋泥板也是在半路震斷,回台後廠商免費換一支新的給我,糾感心的! (這兩天有得到國旗下落了,更新在本文最尾端)



法國的經典道路是石板路,環法賽也少不了石板路。通常遇到石板路我會刻意減速,但在PBP路線的最後五公里的路,腎上素爆發,速度加快,於是和一位選手在路上尬車。沒想到遇上一段石板路,劇烈震動,我慘叫一聲,然後就被刷卡了!


8/18早上,雨似乎沒有要停,雨勢忽大忽小。利用雨勢較小的空檔,趕緊騎車到會場附近的旅館,那裡是台灣團隊的另一間旅館,那裡方便我們躲雨避寒和休息,等待下午進會場出發,心中也祈禱這場雨快點停。


下午雨停了,天空艷陽高照,反差真大! 3點進去會場,此時80小時的組別早已在出發口蓄勢待發。F組的特殊車種也在場邊等待,有各式各樣的,小徑車、雙人/三人協力車、斜躺車、子彈車,就像一場嘉年華會。




到會場後趕緊到餐廳用餐。因為出發後要騎118公里才有東西吃,所以這一餐很重要。好不好吃! 看照片就知道! 我只能說最好吃的是那塊小木頭(法國麵包跟木頭差不多硬!) 還有那瓶水,但我還是吃完。


排隊時跑錯到H組,還好有發現到。回到G組隊伍已經是排在最後面了,這是不好的預兆嗎? (我們3個人最後是一個半路撞牆斷前叉,一個騎完卻獎牌不見了。來哥、咩神,對不起! 出賣你們了!)


5點半不到,G組隊伍開始往前緩慢移動,不久就到蓋出發章的關口,本來要找左前方會講中文的美女蓋章,但是被咩神搶先一步,我只好找右邊的資深美女蓋章。


出了蓋章關口後就可以騎上車慢慢往計時拱門前進。從這段路開始有許多民眾在路邊歡呼加油打氣! 當下會有自己就是環法選手的錯覺! 在這1200公里的路程,沿途都會有當地居民搖鈴加油打氣! 即使是深夜還是有人會在路邊加油!


出發沒多久,Line 群組不斷地出現訊息,誰、誰、誰爆胎,爆胎訊息不斷。還有更慘的,一出拱門直接DNF因為車子的BB掛掉。看到這些訊息心中不免擔心自己也出狀況! 果不其然! 出發20分鐘後,當時正在和一群外國車友高速巡航,後輪突然鎖住,我盡力控制車子穩定,也聽到後面車友在叫喊,喊什麼我聽不懂! 但換成是我,我會大喊一聲”淦!”。還好後面車友沒撞上我!


趕緊將車子扛到路邊檢查,原來是坐墊袋捲進後輪。為什麼會捲進後輪? 我的座墊袋裝有一雙夾腳拖(怕下雨卡鞋濕掉會不舒服)、兩雙襪子、一件發熱衣、一件刷毛長袖車衣、一雙刷毛腿套、一雙袖套、一雙長指手套、一件防潑水風衣、一件輕便雨衣(擔心雨太大,風衣擋不住)、一個輕便路倒睡袋、一條外胎、兩條內胎,這個座墊袋被裝的又長又重。另外我又外掛一個包包疊在座墊袋之上,裡面裝2包香積飯,2包科學麵、2條巧克力、2個羊羹、2包SiS 能量包、一包鹽碇、一條屁屁膏、一條痠痛軟膏還有一些小禮物要在路上交換用的。疊層架屋,座墊袋的負擔很重,所以最尾端有下垂現像,又因為路況不好,震到尾端捲進後輪(當時緊張,急著排除問題,沒有拍照)。
這張出發前的照片可看出袋子後端已經下垂了。


經檢查車子沒有受損,袋子受損不大,重新整理後又繼續上路,但是路上還是很擔心會再度捲進去,後來想到在台灣出發前我有買3條70公分長的黏扣帶,而且都有帶出來,所以我找出那3條帶子綁在座墊袋尾端並吊在座弓,解決了座墊袋問題。


晚上10點半到達118公里處的SP(Services Provided), Mortagne-au-Perche。 SP 只提供飲食、休息和單車維修。我在這裡休息1小時左右。離開走出室外,身體感受到寒氣。 看一下碼表上的溫度計是 8度,原來剛剛在室內休息有暖氣,身體早已習慣溫暖的室內。本來號稱不怕冷的我還是趕緊穿上發熱衣和長袖車衣離開 Mortagne-au-Perche。




8/19,夜越深越冷越睏,凌晨1:30左右,途中有熱情的民眾在路邊免費提供熱咖啡、熱可可、洋芋片、小餅乾,我喝了兩杯可可和吃一些洋芋片暖身休息一下。在這個時間點,這麼寒冷和疲倦,能得到熱情民眾的支援,我能不加油嗎!



凌晨4:32終於抵達217公里處的第一個 Control Point (CP1),Villaines-la-Juhel。寒冷加上疲倦,蓋完確認章後,馬上到檢查點的餐廳點了一碗黑咖啡,沒錯是一碗,現場都是用碗公裝咖啡。大會知道每個人又冷又餓又想睡,所以都是用碗公裝咖啡來驅寒提神。





早上10:12到達306公里的CP2, Fougeres(富熱爾),我在CP2這裡簡單吃三明治就離開了,因為再往前38公里的Feins小鎮那裡有TCTA及多位志工的台灣團隊所設的補給站,那裡可以讓我們洗澡、換衣服、睡覺和補給。我在Feins 的旅館很安穩的睡一個半鐘頭。





離開CP2 沒多久就看到雄偉的富熱爾城堡。其實進入富熱爾就已經進入法國的布列塔尼地區。富熱爾是一個很古老的城鎮,這裡有很多中古世紀的建築,可惜我無法在這裡停留。這座城堡在路線上,當然要拍照留戀。以後有機會來法國自由行,我一定會回來這個地方拜訪。


在過富熱爾後一直到Brest(布雷斯特)這片廣大區域的路上,很容易看到這面旗幟。



事實上,我在Rambouillet 出發前就有注意到旗幟上的圖騰。那時看到有一台子彈車上的塗裝就是這個圖騰,當時有問一下車主這個塗裝是什麼,但是我聽不懂。當時直覺是這圖騰的符號好像是古代的騎士,所以我就以為是跟單車有關的圖騰。


在富熱爾的單車維修站看到僅剩一個印有這個圖騰的手把塞,我就直接買下來。後來回台灣問車友才知道這圖騰是布列塔尼的旗幟。布列塔尼早在15世紀就併入到法國,只是時至今日,他們還是認為他們和法國不同。


下午4:43到達360公里的CP3, Tinteniac。因為真的太想睡覺,我蓋完章後就找張桌子趴睡一個半小時,下午6點半才離開。



晚上10:28到達445公里的CP4, Loudeac。在這個區域大約晚上9點半過後才天黑。當太陽下山後,氣溫快速下降。有昨夜的經驗,我拿出所有可以穿的衣物全部穿上,手套也帶上兩層,但是今夜的氣溫又更惡劣。離開CP4後,路上一片漆黑,沒有路燈(在法國,離開城鎮就幾乎沒路燈),而且起濃霧,霧之濃,車子、碼表,皮膚都是水珠,這種現象我在冬天的陽明山騎車常遇到,但是這裡更誇張,水氣更重。當晚最低氣溫大概是3度加上濕氣太重,體感應該有0度。鼻水跟自來水一樣流不停,牙齒和身體不停的顫抖,加上疲倦很想睡覺,即使是下坡,車速也只有個位數,中間有在教堂門口小睡一下,但是也只有幾分鐘,因為太冷了。就這樣慢慢龜,龜到下個CP。




8/20 早上06:03到達521公里的CP5, Carhaix-Plouguer。在這個CP算是得救! 因為這裡有豐富的早餐可以吃,重點有一罐才0.5歐的紅牛可以喝。




在這裡休息一個半小時才離開,此時天也亮了,突然眼睛一亮看到我們的國旗在這個CP,難得可以在國外看到自己國家的國旗。


大概是喝了一罐紅牛,離開CP5後精神還不錯,路上還跟了高速列車一段路。本來預計38小時可以到Brest卻不如預期,心中開始緊張,這場夢想的PBP我可能會被關門。


中午12點到達Brest 的地標,艾伯特-盧佩橋,代表我已經到布雷斯特了。


12:38到達610公里的CP6,Brest,騎了41小時5分。以600公里賽事的標準,我已經超時1小時5分。雖然還有49小時不到,但是我知道越後面,體能和精神會越差,速度只會越慢不會快。所以我吃午餐的時候想著後面的600公里要怎麼騎。我不想在期待這麼久的PBP留下OTL的殘念。所以我就想我在台灣騎瘋系列都是控制5小時含休息100公里的速度。那我就改控制7小時100公里每小時休息10分鐘,這樣我騎車的時速只要控制在17公里左右。休息的那10分鐘,我一定要用躺的,讓身體有足夠休息,因為我不想騎車時打瞌睡,不只危險,也不會搶到時間。



之後回程以這樣輕鬆的節奏騎車,果然效果不錯。有足夠的休息,車速比預期還快,實際上騎車的速度都在18~20公里之間。






下午7:21到達693公里的CP7, Carhaix-Plouguer。還記得這有全世界最便宜的0.5歐紅牛,所以這次拿了兩罐準備在路上喝。因為再兩個小時就天黑,而且還有兩個晚上要度過。天黑以後是很容易打瞌睡,需要紅牛提神。



8/21 凌晨1:58到達783公里的CP8, Loudeac。到這裡時已經撐不住了,蓋完章後,我就在蓋章處找一塊空地就躺下來睡一個小時才去餐廳吃飯。


早上8:33到達869公里的CP9, Tinteniac。在這裡只吃早餐就繼續趕路,因為再15公里又會回到Feins小鎮,那裡有台灣隊的旅館可以休息和洗澡。事實上時間緊迫,我只有洗澡沒有睡覺。因為連續抹屁屁膏超過兩天,屁股已經起疹子,甚至有些疹子有膿包出現,所以我一定要洗澡。之後我就不再抹屁屁膏,怕疹子會惡化更嚴重。


下午1:58到達923公里的CP10, Fougeres。到這裡又撐不住了,在餐廳找一塊空地躺下睡覺。


路上總是有熱情的民眾加油打氣。有小朋友一個人在路邊擺一張小桌子,上面放著許多小麵包和礦泉水給選手補給。我感謝這位小朋友的補給,送他小禮物,他很輕柔地說Merci(謝謝),但我可以從眼神看到他很真誠的謝謝,我好感動!


也有爸爸媽媽帶著小朋友在路邊補給,我在這裡也送兩位小朋友禮物,也是一樣能感受到他們的真誠。




我在台灣的時候,選小禮物很傷腦筋,一開始是想找中國風的禮物,但是我又想應該找能讓外國人認識台灣的禮物。後來找到台灣造型的鑰匙圈,上面有各縣市的觀光地標。


還有台灣地方特色的明信片,像是九份老街照片鑲一盒金沙,代表這裡是產金的黃金城。


下午7:41到達1012公里的CP11, Villaines-la-Juhel。這個站的人好多好熱鬧,大喇叭也一直發出歡叫聲,許多台灣車友也都在這一站出現。


雖然剩200公里,時間也還有近16小時,看起來是很充裕,但是我還是不敢大意,而且再不到兩個小時就天黑,又會變得很冷,所以趕緊去餐廳吃晚餐,然後趁還有太陽在外面草皮躺著睡覺。後來冷醒了,原來太陽快下山了。趁天還是亮著,再度將所有可以穿的衣物全穿上,然後出發。


出發後,路上車友變多了,我也趁機跟上高速列車。


8/22 凌晨12點半,看到有3個老人站在路邊搖鈴加油,並提供補給,所以我在這裡休息。



凌晨2:03到達1097公里的CP12, Mortagne-au-Perche。到這裡時心情有點浮躁了,因為只剩120公里,騎完可以好好睡覺,所以在這裡沒休息太久,只喝瓶可樂就離開了。離開後發生一件差點讓我殘念的事件。

離開後走D8公路進入山區,基本上在山區都是走D8公路,但是這條路有一小段會和D918公路共線,然後又分開,要再走回D8公路。事情就出在這一段共線上。

當時是凌晨3點到4點之間,我的馬錶又當機了,也無法即時開機,所以暫時無法導航。那時我跟著一群人走,想說跟著走應該沒問題,我就沒開備用導航機。沒想到帶頭的人就在D8和D918公路的叉路口沒往D8走,而是繼續走D918公路,這段路是下坡路段,大家都很高速的下滑,10多分鐘後在Moutiers-au-Perche小鎮突然停下來。原來走錯路了! 我趕緊打開Google 地圖看自己身在何處,也開啟我的備用導航機,發現離原來的路線很遠了。現場約30人吧,只有我一個台灣人,似乎只有我一個是東方臉孔。我看到有一群人正在討論路線,所以我就靠過去拿著我的手機跟他們說我們必須走回去,他們看一看又繼續討論,沒有要往回走的意思。所以我就說我要往回走了,我就一個人往回騎。騎了一段路看後面都沒有人跟,我想還是再回去再跟他們說一次,於是我又回去找他們。回去後發現這群人分成兩組,一組要繼續走D918,另一組還在討論。我跟要走D918的那群人說我們下個CP是Dreux在北方,D918 是往南方走,會接不到Dreux的路線。但他們還是執意要走,所以我這次生氣了,我頭也不回地往回騎。路上我心中很氣他們為什麼不聽我的話、我為什麼會跟上他們、為什麼會跟他們一起走錯路、我會不會來不及回到終點。我大概是用生平最大的力氣爬回原來的公路上,路上還是有看到少數人走錯騎下來,我都會大喊一聲wrong way。他們有沒聽到我已不管那麼多了。回到D8/D918公路的叉路口已經5點多了,當時我很緊張,深怕來不及回到終點,緊張到在路邊尿尿,一個站不穩摔到草叢,真的好慘!


早上7:41到達1174公里的CP13, Dreux。雖然離終點只剩45公里,關門時間也還有3個多小時,但是我絲毫不敢大意。所以蓋完章後,我也沒進餐廳吃飯,用冰水泡著香積飯準備在半路吃,用最後的意志力騎完最後45公里的路程。





最後這段45公里的路線在PBP出發的前一天突然大修改,新的路線來不及上傳到導航機,所以這段路沒有導航,又ACP所放置的路標大多被拔走了,也沒指標可參考,我完全是跟著前面車友走。45公里不長,但路依然是上上下下,而且顛簸,又加上疲倦,騎得很痛苦。路上將所剩下羊羹、巧克力全吃完,總覺得還是很空虛。


早上10:09到達1219公里的 Rambouillet 終點。進場時,車道兩旁有許多的民眾在歡呼,當下覺得自己真的就是環法選手。


最後的成績是88小時36分03秒,雖然中間有困難、有驚險,夢想中的賽事還是完美的結束,真的很高興來參加這場PBP。也許我只會參加這一場,也許4年後我將再來,但是我絕對不會忘記這場的點點滴滴,直到我忘記為止。





==============================================
有車友看到這篇文章後提供國旗的下落。原來這面國旗已經被人收藏,這面國旗有我自己才知道的特徵,那是民國100年時環島時留下的,我已經確認這面國旗是我的。既然它已經有新主人那就讓它永遠留在那裡!
2019-09-21 20:51 #1
恭喜完賽, 太厲害了~
好奇的想問一下, 到底是怎麼找到那面國旗的下落的阿??
airdolphin wrote:
恭喜完賽, 太厲害了...(恕刪)

在我Po 出這篇文章後,就有台灣PBP車友告訴我這面國旗的下落。
他在路上的一戶人家休息,這戶人家在牆上掛很多國旗。當時他和那戶人家聊天,那戶人家知道很多台灣人自認跟中國不是同一個國家。


這位車友就在牆上看一看,沒看到我們的國旗,他還很失望地說沒看到台灣的國旗。想不到他們很高興的指出這面國旗,說是不是這一面。真是神奇的一幕! 這面國旗掉的適得其所。


更神奇的事! 這個主人是另外一位車友的臉友,當這張照片出來,馬上被他認出來。今天早上我還跟這位新主人說謝謝他沒讓這面國旗變垃圾!

這位主人說他會一直懸掛這面國旗。目前這面國旗在離Rambouillet 236公里處飄揚。
我看改天我也寫一篇國旗的奇幻旅程。
太了不起了看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請收下我的膝蓋
像這種極限體能挑戰真的太神
我參加過一次瘋200, 最遠騎過一日雙塔
這種長距離的騎乘, 無窮無盡的感覺, 非常消耗意志力, 很怕自己騎到睡著

樓主這種挑戰太虐心了, 要有強大的意志力才有可能完成.
光是想到睡眠不足, 然後不斷騎車就覺得可怕
wunistar wrote:
太了不起了看得我雞皮...(恕刪)

不! 我不神! 這次PBP 第一名是德國人43小時49分47秒,而台灣第一名是57小時58分58秒。
這種速度才是神的速度! 我只是個凡人,用凡人的速度。
u701009 wrote:
我參加過一次瘋200...(恕刪)

還有更可怕的是每次騎完都喊著不想再參加! 可是每次都好像被下降頭一樣不由自主地又報名。
照片中德國人"騎"的子彈車?!
這也是靠雙腳去踩的?
請問有更詳細的介紹網頁嗎?
法國的街道好美


好勵志~~

加上好神奇的國旗失蹤記~~

精彩!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