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寶寶親子 - 小產後的心情調適經驗分享 - 女性

前往內容


小產後的心情調適經驗分享

太太結婚幾年內連續小產三次,我們夫妻倆情緒都瀕臨崩潰,太太是個很善良的人,為了生養小孩,甚至辭掉她熱愛的工作專心在家調養身體;第三次小產後,在朋友轉贈的因緣際會下開始閱讀金剛經,我本來是一個脾氣很暴躁的人,在公司會與同事大聲爭執,在馬路上遇到開車不守規矩的三寶也曾抓狂與對方發生衝突,後來我才慢慢理解,可能是我不如意時滿溢出來的怒氣影響到太太肚子裡的baby,導致baby無緣繼續留在我跟太太身邊。

2016年休生養息一整年,閱讀並上網查了一些金剛經的相關資料,慢慢學習控制自己的情緒,2017年三月份太太很幸運地自然懷孕,然後在她40歲生日的當天自然產下一名健康男嬰;我不是佛教徒,迄今也仍然沒有固定的宗教信仰,就單純把這幾年來的經歷與唸誦金剛經體會出來的心得,依照章節順序陸續整理出來跟01版友們分享:

我跟太太結婚多年,懷孕過程一直不太順利,之前太太覺得還年輕,想多過過兩人生活,也沒有刻意懷孕,直到某年冬天,才懷上第一個寶寶,不過就在懷孕八周後,小寶寶忽然停止了心跳,詢問醫師只說是胚胎的自然淘汰;我跟太太都很難過,但還是要以太太的健康為優先考量,訂了約兩週的月子餐在家慢慢調養、恢復身體的元氣。

接續一段日子,太太看中醫、做瑜珈,我則是有空就去公園散步,慢慢調養身體,但是一直都沒有好消息,後來去北醫找王醫師做不孕症的相關檢查,確認我跟太太身體機能都正常,不需要做特別的治療,太太決定請王醫師安排打排卵針,增加受孕的成功機率;打完針後回診,王醫師說排出的卵子都非常小,不適合做進一步的人工受孕,請我們回家自行努力,非常幸運地,太太又懷上我們的第二個寶寶。

之後去做例行性的產檢,寶寶也有了心跳,再下一次的產檢,我因為工作忙碌,不太方便請假,決定等下班後再過去北醫陪太太,前往北醫途中,接到太太打來的電話,她在電話那頭一直哭著說:「寶寶沒有了、寶寶沒有了……」我心急如焚匆匆趕到醫院,太太緊抱著我痛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只能堅強起來不停地安慰太太;跟第一個寶寶一樣,第二個寶寶也莫名地停止了心跳,碰到這種情況,王醫師也無能為力,只能請太太先回家休息,再看狀況決定是否要做進一步的手術。

北醫婦產科(忘了在二樓還是三樓),離開診間後,我跟太太搭乘手扶梯下樓,一樓的大廳擺了一架鋼琴,當天正好有人在現場演奏,是一首耳熟能詳的曲目,熟悉的悠揚樂聲傳來,我再也止不住眼中的淚水,就在緩緩下降的手扶梯上嚎啕大哭起來……;請假、訂月子餐、調養身體,重複的事情再來一次,沒有甚麼比太太恢復健康更重要的事,經過一段時間,寶寶也自然離開了我們,不需要進行額外的手術增加太太生理與心理的負擔。

由於前兩次懷孕時都是在寒冷的冬天,太太手腳常常感到冰冷,似乎子宮環境也不適合孕育胎兒,隔年我跟太太一方面看中醫、一方面增加戶外活動的次數,也沒有特別找醫生,一切就順其自然,到了七月份,又懷上了我們的第三個寶寶。

這次我們換到禾馨,找楊醫師做產檢,雖然我跟太太都很擔心前兩次的憾事會再次重演,不過楊醫師的開朗笑聲給了我們很大鼓舞,就在結婚十週年時,寶寶也安然渡過危險的三個月孕初期,一天一天地健康長大。

卻沒想到有一晚我下班回家,正收拾東西準備要跟太太一塊出門去吃晚餐,卻聽到她在廁所驚惶地大喊:「我流血了!」

我衝進廁所,地上與馬桶血跡斑斑,老婆坐在馬桶上無法起身,她說感覺baby好像要掉出來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我們全慌了手腳,討論後決定去對街的禾馨借輪椅回來,送老婆去掛急診;當時是下班交通顛峰時間,我飛奔在馬路上,闖過紅燈、途中跌了好幾個踉蹌,扶起輪椅努力爬起來,希望可以趕緊把老婆送去醫院,即使是幾秒鐘也好。

到了醫院,值班醫師說子宮頸開了一指,只能先幫老婆打針安胎,並裝上監測子宮收縮頻率的儀器,等隔天早上再請主治醫師做緊急縫合手術;夜深了,我坐在病床旁緊緊握著老婆的手,問她想不想吃點東西,虛弱的她搖了搖頭,整晚我倆都沒闔眼,心情隨著宮縮頻率起伏,我從來不知道夜竟會是如此如此的漫長。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正好是楊醫師值班進房檢查,說子宮頸全開,已經無法做縫合手術,只能臥床安胎,盡量想辦法延長baby出生的時間,增加存活的機率,不過我從楊醫師的語氣聽得出來,情況似乎是很不樂觀了;到了早上十點多鐘,宮縮頻率與強度急速加劇,擠破了羊膜囊,只能送進產房待產。

我在產房外焦急等待了十幾分鐘,護士請我進去,baby已經出生,老婆正在產檯上,我根本不知如何是好,醫師請我先過來看看baby,他還那麼那麼小,小小心臟還在奮力搏跳,我噙著眼淚跟楊醫師說:「是我跟太太沒有盡到做爸爸媽媽的責任,拜託醫生叔叔跟護士阿姨幫忙,給我們家小baby一個長大的機會!」旁邊的護理師們聽了全都頻頻拭淚,楊醫師搖搖頭嘆了口氣,請護理師拿出最細的針頭,那管徑遠比小baby的血管還粗,耐心告訴我醫學文獻從來沒有這麼小週數baby可以存活的紀錄,我無奈點了點頭、淚水無聲爬了滿面,終究是捨不得小baby再受苦,做出這生中最無助也是最困難的決定。

護理師幫忙把baby抱到老婆懷中後,所有醫護人員都離開了,把珍貴時光留給我們三人,聽著媽咪的心跳,那是baby在肚子裡最熟悉也是最安心的律動,我跟老婆努力跟baby說話、唱兒歌給baby聽,歡迎他來到我們家,還跟baby說他的小手指小腳趾都好可愛,小鼻子挺挺的好像爸爸,嘴巴小小的好秀氣,爸爸媽媽都好喜歡他、好愛他,不過baby實在太小太小了,連眼窩都還沒開竅,但baby真的聽得到我跟老婆說話,他的小鼻孔流出了一滴晶瑩的小鼻涕,用他的小手握了爸爸的手指,告訴我們他知道爸爸媽媽都很愛他,安詳地回去天上當小天使了。

我忘了自己是怎麼去買嬰兒用品,小衣服、小奶瓶、拉風的Benz火柴盒小汽車、還有一隻小獅子跟baby做朋友,然後如何回到醫院的,我只記得還有一個彷彿失了神的老婆得要照顧;老婆在醫院住了一天,外面不停傳來新生嬰兒的啼哭聲,她說想離開這個傷心地回家了,我去辦出院手續,那天是星期日,風和日麗,陽光灑在身上微風輕拂,感覺世界是那麼美好,我回到家中準備出院必須用到的東西,家中還保持著我們當晚匆忙離開的原樣:燈還亮著、滴在地上的血跡已經乾涸,我蹲在廁所,望著窗外的天是那麼藍,而我的心卻是如此灰暗,曾經擁有的幸褔一瞬間又被無情地奪走了;我蹲在地上擦拭血跡,眼淚不爭氣地一直滑落,我知道自己現在沒有悲傷的權利,努力仰起頭來不讓眼淚持續滴落,因為太太還孤單地待在醫院裡等著我去接她回家。

出院後我先請了幾天假,我們吃不好也睡不好,在家裡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聽著 Youtube 上 Stringspace 演奏版本的 Canon,眼淚不停地流,不知不覺地從天明到日落;晚上睡覺時也難以入眠,抱著太太,很快就感覺到胸前溼了一大片,只聽到老婆喃喃地說:「我好想我的baby……」

隔天起床,我在萬念俱灰下開始每天早上起床唸一卷『金剛經』,那是太太第三次懷孕後,她同學祈願我們懷孕生產過程順利所轉送的『普門品』,那本佛經中的第一卷就是『金剛經』,唸了三天,也就是baby離開後一個禮拜,當晚凌晨四點多鐘,我起床想喝杯水,望著遠方天際,不停地有無聲閃電照亮整個漆黑夜空,我喚醒太太站在窗邊擁她入懷,夜是如此寂靜,聽不見任何雷鳴,而無聲的閃電仍在持續,一陣又一陣撕裂天際的雲層,連遠方的山形輪廓都清晰可見,我才突然省悟:那是baby回來向爸爸媽媽做最後的道別!

過後不久,我讀到金剛經中的一段文章:

【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

南懷瑾先生著作「金剛經說甚麼」的解釋是:『二果羅漢,只有一次回轉人間,名義上講再來一次,等於沒有來。甚麼道理呢﹖有許多人生死到了,過去的業債已經完了,有時候來入胎一下,在胎兒階段就流產了,這一生債算是還夠了。這是真的啊!講的很實在,聽起來好像匪夷所思。有許多人跟父母的因緣很好,但是時間很短,緣分已了,他也不須要再來,你應該替他高興,他已經是有成就了的人,只不過欠你這麼一點親情之債,但是你也欠他眼淚啊!你為他傷心哭過一場,帳也完了,就可以了啦!這是二果斯陀含。』

眼淚又悄然流了下來,我闔上經書,明白自己終究必須度過悲傷的這一頁;打起精神重新振作,擦乾眼淚,baby還等著我們翻到下一頁新的篇章。

休養過後,我跟太太回禾馨複診,蘇醫師告訴我們,孩子無預警出生是因為「子宮頸閉鎖不全」,大約有1%的孕婦會在16~20週發生,除非是極少數幸運的媽媽在產檢時發現,不然發生時幾乎無法保住這麼小週數的baby。

在一年內連續失去兩個孩子,我跟太太完全喪失生養小孩的信心;隔年我們開始四處旅遊、享受美食,決定不管有沒有孩子都要好好過日子;我甚至把幾個無緣孩子的超音波照片通通收在一個鐵盒裡,放在書桌案頭,讓他們每天早上陪我一起念誦一卷金剛經,出門遠行、回家過節也會帶著鐵盒,就好像孩子們仍陪在我的身邊。

*

之後我跟太太拿出積蓄,安排了一趟瑞士之旅,附圖照片是該趟旅程在馬特洪峰山腳所攝:當天太太凌晨四點多鐘天還沒亮挖我起床去看日出,由於連日旅途疲憊我揉著惺忪睡眼原本賴床不想去的,後來是太太的一句話打動了我:「如果你現在不起床,恐怕我們這輩子再也沒機會看了!」那日天氣清朗,當日出的陽光緩緩地照映在馬特洪峰頂,折射出亮晃晃的耀眼瑰麗景色,那魔幻般的時刻真的是心中感動到久久無法自己,身旁幾位坐著輪椅、由家人推著跑過半個地球的日本老太太,看到金光點亮峰頂的那一幕,甚至頻頻拭去眼角泛出的晶瑩淚光。

隨著日光慢慢照亮山峰,整個人也感到無比震撼,好像找到一塊遺失已久的拼圖片,心裏面缺的那一角被甚麼東西緩緩補上了;是啊,人生無常是正常,正因為生命是如此的無法預測,所以自己一定要放下心裡重擔,繼續往前走!

又再過了一年去台南旅遊,我跟太太終於鼓起勇氣再次嘗試,順利自然懷孕後,這一回我們換了禾馨的林醫師,容我分享一篇太太產後寫的文章:

「今年年初開始,因為懷孕,開始了我吃、塞安胎藥跟打安胎針每週不間斷的孕期生活。由於有二年前懷孕近五個多月突然出血小產的病史,跟醫生討論之後,決定在14週時做了子宮頸環紮手術,然後每週回醫院打安胎針,一路打到36週,期間只能在家安胎,過著養雞業(孵蛋)的生活,懷孕後期,寶寶體重增加的速度很慢,不管我每天如何努力地吃滴雞精、牛肉、酪梨跟豆漿這些網路上建議的養胎食物,寶寶的體重還是落後超過二週以上,心裡不禁開始擔心:寶寶出生後可能因為體重不足需要住保溫箱的問題,於是醫生在37週產檢時,安排我在38週又5天,她值班接生的時候,在手術室拆線後直接住院催生,就那麼剛好,是我40歲生日的那一天。

催生的過程,前面折騰了9個小時,塞了催生藥,也打了催生點滴,經歷護理師內診好多次,依舊只開半指,之前聽過很多人催生二天後還是得剖腹產的吃全餐經驗,於是我開始不斷跟肚子裡的寶寶喊話:請你用自己的力量跟媽媽一起加油,平安順利地出生,不要讓媽媽再挨一刀啊!神奇的事情真的發生了!感覺baby坐了9個多小時的普通車之後,突然改搭半個小時的高鐵,護理師內診時說已經接近三指,而且baby一直還在往下頂,然後我就在沒有心理準備之下被推進產房,用力了幾次,我就聽到baby悅耳的哭聲,我們的寶貝終於來這個世界報到啦!

朋友都很納悶:我們這次懷孕為什麼那麼低調?因為有了之前幾次小產的經驗,整個懷孕過程,其實我一直是提心吊膽,沒有別人懷孕時的喜悅,前期怕唐氏症篩檢沒通過,中期怕早產,後期擔心寶寶體重增加得很慢。歷經八個多月,終於度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關卡,真的很感恩老天爺在我小產了三次之後,送給我們一個期盼已久的健康寶貝,也非常感謝身邊親友們的關心跟祝福,當然還要感謝我的神隊友,從懷孕開始因為需要在家安胎,他負責幫我張羅三餐跟打理家事,還得應付孕婦的挑嘴,對於我想吃的食物,總是使命必達,接下來我們還有更多的硬仗要打,加油!」

從沒想過自己到了48歲還能當爸爸,時光飛逝,轉眼間兒子剛滿週歲,回想這一年來的點滴,記得兒子剛出生時,醫院跟月子中心沒有床位,只好把太太先接回家,然後每天幾次送新鮮剛擠出幾十cc的母奶過去醫院;有一次隔著育嬰室的玻璃看著兒子,他小小身軀努力掙扎地想抬起頭來,似乎正在找甚麼東西,爸爸難過地眼淚馬上掉下來。

一年過去,那個當初未滿2200克的小baby,慢慢地會抬頭、會翻身、會坐、會爬……,還記得兒子剛學會扶站時,很喜歡扶著嬰兒床的圍欄拿著奶嘴往外面丟,還不停地呵呵笑,後來讀了育嬰書籍才了解:那是小baby剛學會控制某樣東西,發現其中因果關係而發出的滿足笑聲。

爸爸曾經耐心地跟兒子說:「沒關係,你如果丟十次奶嘴,爸爸就幫你撿十一次。」

曾幾何時,隨著兒子慢慢長大,學會的技能越來越多,隨手拿了東西就往嘴裡塞、滿地亂爬、翻找垃圾桶、拿著物品敲打地板……,爸爸的耐心也一點點地磨耗,撿了兩次奶嘴就覺得不耐煩甚至想罵他;上個月底去抓週,希望他去拿金元寶、聽診器,以後長大要乖、要守規矩、要聽話,要聰明、還要考100分第一名。

完全忘了僅僅一年前,我只卑微地希望老天爺給我們一個健康的孩子。

希望藉著這篇文章,提醒自己永遠永遠不要忘記當初期盼兒子平安健康的初心。

也希望所有曾經有小產經驗的媽媽可以恢復身體與心理的健康,擁有屬於自己的孩子。


【1】

我們都知道,人生病了要去看醫生;問題是當心裡生病了呢?親人往生、分手失戀、投資失利、考試落榜、工作無著、突如其來的意外……,當我們遭逢情緒低潮的時刻,會如何看待處理呢?靜待時間解藥緩解症狀?聽從旁人勸解凡事看開一點?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處理方式,多半的人可以熬過生活中的苦難,轉化成生命裡記憶的一部分,但也有些人走不出死胡同猛往牛角尖鑽,就好像持續在高溫的瀝青鍋裡熬燉烹煮,慢慢地被憂鬱的感覺主宰了自己的生活。

人在順遂時難免意氣風發,但當失意落魄時往往需要尋求心靈的慰藉;大約兩年前因緣際會開始接觸金剛經,自己本是個沒耐心、脾氣暴躁的人,沒想到竟也養成早晨起床後唸一卷金剛經的習慣(大約二十幾分鐘),持續兩年來不敢說有甚麼好處,最大的改變是對事情的想法,原本有許多非常在意的事情,隨著時間沉澱慢慢看開,似也變得沒那麼要緊在乎了。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網搜尋,南懷瑾先生的著作『金剛經說甚麼』,裡面並沒有特別多深奧的佛法,而是透過平實的語言與小故事,來闡述金剛經的內容,希望自己可以透過閱讀,在人生的低潮時找到一個情緒的出口,讓心境恢復平靜。
給你按個讚! 我也是新手爸爸,小女這個月要滿兩歲了,一路走到現在,也學習、體會到很多不曾為人父時的感受。
最主要的感受就是,孩子其實也是父母的老師,我們帶領孩子來這世上,他們也像面鏡子,反應出我們的所做所為。
一起加油吧~
人要調整自己是件難事
好像遇到大風大浪的人才做得到
覺得樓主經歷的一切蠻不容易的
祝福今後一家平安

謝謝版友們的回覆,這幾年經歷很多事情、也學到很多,到了48歲還能有機會生養小孩,真的覺得很感恩,其實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人生課題;如果我沒有經歷過這些,可能也是渾渾噩噩過一輩子,碰到太太小產三次,我才慢慢體解,甚麼事情都有它的因果關係,如果我還想生養小孩,就一定得從改善自己的脾氣開始,後來透過閱讀金剛經的過程我慢慢學會兩件事,一個是『放下』、另一個就是『知足』。



【2】

金剛經跟論語一樣,是佛陀與弟子須菩提的對話紀錄,由於不像一般佛經有許多專門的佛學名詞,相對比較平易近人流傳也廣,主要內容是佛陀講解如何達到大智慧的至善境界;或許有些人會認為宗教信仰是一種迷信,甚麼求神問卜獻花拜佛啦,是一種無稽的非理性行為。

我們所理解的現代宇宙觀,奠基於哥白尼在西元十六世紀發表的地動說,透過觀察與計算等種種科學方法,確認了地球繞著太陽運行,顛覆在此之前,普遍認知地球是宇宙中心,甚至把『地動說』這樣概念視為異端邪說的想法;500年過去了,根據目前天文學家的估算,宇宙中的恆星數量約是7X10^22個,大概是地球上所有沙子數量的10倍,而在2600年前的金剛經裡有段經文是:

『......但諸恆河尚多無數,何況其沙?須菩提,我今實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滿爾所恆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

假設把地球所在的太陽系比喻為一個世界,1000個世界稱為小千世界、1000個小千世界稱為中千世界、1000個中千世界稱為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意味著3X10^12個世界;佛陀早就清楚理解:宇宙中的世界數量是跟恆河沙數一樣無法估量的,比西方科學家哥白尼於十五世紀提出地球繞著太陽旋轉的『地動說』整整早了兩千年,金剛經不只是單純勸人為善的宗教典籍,而是一本有著堅實基礎的科學之書。

碗碗碗 wrote:
拍拍要加油!調整好...(恕刪)


調養身體、調適心情是因,寶寶再回來才是果;小產之後能讓太太跟自己在各方面恢復到正常情況才是最重要的;第三次小產之後,我跟太太有很長一段時間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著,為了太太我只好勉強自己打起精神來,才慢慢知道原來好好吃飯、好好睡覺是最簡單也是最困難的平凡幸福。


【3】

如果以為讀金剛經可以升官發財、大富大貴,或者是修煉成甚麼可以算出股市明牌的神通,那我建議闔上這部經書或者按下螢幕「回到上一頁」的按鈕;金剛經第一章的經文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居;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金剛經第一章為什麼要如此詳細記載『佛』的日常生活呢;無論是否相信佛法,規律作息總有助於安穩生活,想好好過日子,就從『好好吃飯』開始。

著衣持缽、入城乞食─穿好衣服(袈裟、綴滿補丁的破爛衣服)、拿著瓦碗(謀生工具),進到城裡化緣,這家沒化到就往下一家再化,化滿一天的生活所需即止,化到甚麼就吃甚麼,各有化與被化的緣法,一切隨緣; 2500多年過去了,多半人都是朝九晚N的上班族,每天梳洗乾淨出門謀生,出賣自己的能力餬口飯吃,生活型態能有多大不同呢?

【4】

化到了一天所需的食物,佛可不像咱們凡人隨便找個地方吃起飯來,一定是老老實實回到原來講經說法的地方才進食。(還至本處)

上了一天班,回家吃完便當很累了,把碗筷往水槽裡一擱,先休息會打個盹再說,這是許多人都有的惰性;但佛可不是這樣,事情一定一樁一樁來,有規矩的,後來才慢慢體認:無論是否修行佛法,每次做好一件事,再依序進行下一件事,維持環境的整齊與清潔,可以保持心情的平靜,過著更有秩序與規律的生活。(飯食訖,收衣缽)

佛經裡有兩句話:『佛觀一缽水,八萬四千蟲』,為什麼很乾淨的一缽水,佛卻可以看到不可勝數的蟲呢?擁有先進科學知識的佛,知道水中有許多肉眼無法看見的細菌、病毒等微生物,為了傳遞衛生概念,佛就鼓勵人們吃飽飯後休息前要建立良好的衛生習慣;為什特別強調洗腳呢?因為洗完腳就順便會洗手了嘛!而且足底有非常多的經絡穴道,透過洗腳的過程也可以一併傳達按摩保健的方法。(洗足)

飯也吃飽了、也盥洗乾淨了,辛苦了一天,佛也該休息啦;不過佛可不向咱們凡人躺個四仰八叉的,而是在地上舖個簡單的草蓆墊子打坐休息;食不過一缽飯、坐不過一席地,把物質慾望降到最低的簡單(減法)生活,才是通往心靈快樂的捷徑。(敷座而坐)

為什麼金剛經第一章要那麼鉅細靡遺地描述佛陀一天的生活呢?所有至高無上的真理,都是從最平淡最日常的功夫、起居作息開始,也並不是只有出家人才可以修行,像我們這種俗務纏身的平凡小老百姓一樣可以修行;如何開始呢?就從克制自己的慾望開始做起,吃不過一碗飯、睡覺不過是一張床,超過自己需要的,都是無止盡、永遠也填不滿的慾望,維持規律簡單的生活,一次只做一件事;小產之後慢慢按照上述步驟先把自己的身體、心理調整好,就是讓baby再來的第一步,並不困難,重點在於自己能否持之以恆、身體力行而已。
因果循環確實存在,任何事情都存在因果關係,
但是如果說人生來世上,是為了"自己的課題",
我倒覺得看的太嚴肅了點,

前陣子我看了觀音之愛這本書,
菩薩開釋,讓體悟生命來到這世界,其目的很簡單,
即"體驗、學習、創造",但是卻很深澳且過程很漫長,可不是一世就能做到,

建意版主也可以去翻翻看"觀音之愛"這本書,
會讓心境開拓樂觀很多,google也可以查到作者的網站。
sitoku.liao wrote:
因果循環確實存在,...(恕刪)


確實是種甚麼因、得甚麼果,因果定律也是宇宙運行的最基本定律之一。

謝謝您的分享,會再找時間查詢資料閱讀;當我們遭逢生死這類的議題,有時會藉由宗教信仰來尋找慰藉或是解答自己心裡的疑惑,當時手邊正好有本金剛經,也成為日後情緒的出口。

小產的媽媽或許不想有朋友或是親戚陪同,因為沒有類似情境的人可能沒有足夠經驗展現同理心,而造成更進一步的心理傷害,這時候爸爸的陪伴就更為重要,有一段時間我就只是在家陪著太太,甚麼話也不說甚麼事也不做,就只是安靜地陪著太太而已。

或多或少有經歷過小產的父母都會想知道baby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我跟太太前面兩次小產,baby心跳停止,醫生說是胚胎發育不良自然淘汰;第三次太太去看醫生則說是子宮頸閉鎖不全,其實我可以隱約感覺到太太準備要慢慢走出來,所以她才會想要去看醫生、弄清楚發生了甚麼事;不過每一個人走出情緒的時程長短不一,爸爸也千萬不要操之過急,一定要等媽媽自己慢慢恢復,像我們是過了整整超過一年,才有勇氣繼續往前走。


【5】

我們為何要來到這個世界?死後又要到哪裡去?或者死亡之後我們還存在嗎?古今中外許多人都思索過類似問題,每個人打從娘胎出生都是光溜溜地甚麼也沒帶來,大限到時兩腳一蹬、吐完最後一口氣甚麼也帶不走;佛經把我們所處的這個娑婆世界稱為穢土,相比於西方極樂世界的淨土,人生在世有許多煩惱:錢不夠花啦、生病啦、交不到女朋友啦、無法生養小孩、有了小孩孩子不乖啦……
,或許正因為預知有如此多的煩惱,所以我們都是哭著來到這個世界的;那人生在世無窮無盡的煩惱,究竟要如何克服呢?

佛陀的弟子須菩提在金剛經第二章提出這樣的問題: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

常聽人說唸金剛經很好,會體驗到不可思議的果報;那搶銀行作奸犯科貪贓枉法的人去唸金剛經也會有同樣功效嗎?當然不是,因為這卷金剛經是佛講給善男子善女人修行心性的方法;『佛說阿彌陀經』對西方極樂世界有一段這樣的描述─「其佛國土,尚無惡道之名,何況有實。」我們常說物以類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宇宙中充滿各種善與惡的能量,打開電視新聞台,往往整天都在撥放車禍、殺人、情色羶腥、選舉造成的對立種種負面新聞,營造這樣的環境對社會能有多少正向幫助呢?所以想要過清靜的生活、第一步就是從遠離煩惱的負面能量開始。

不管是否修習佛法,人都希望找到方法克制心中的煩惱,可是煩惱卻如怎麼關也關不緊的水龍頭,一直滴滴答答地在心頭翻攪,無數思緒片刻不停息地在我們腦海中掠過,讓人不得安寧;記得自己年輕時沒甚麼錢,最大煩惱就是錢不夠用,及至年歲漸長,手頭寬裕了些,但煩惱似乎卻越來越多,正應驗了一句玩笑話:「沒錢時只需要煩惱一件事,有錢時卻需要煩惱很多事。」這些煩惱就像欠繳房租的無賴房客,『住』在心裡賴著不走,那金剛經中究竟有甚麼消除煩惱的妙方呢?(降伏其心)

『佛言: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弟子須菩提問佛陀,要怎麼樣克制自己的煩惱?佛陀回答:「你只要這樣做就行啦!」
究竟是甚麼方法呢?

csho101 wrote:
太太結婚幾年內連續...(恕刪)

在懷孕生產的路上,亦曾遭遇過磨難,一言難盡!除了醫生的醫治外,佛法也給了很大的助益,讓我與孩子轉危為安,繼續人生的路…..此因緣讓我更親近佛法,小孩目前已小四,歡喜聽聞佛法,深深覺得他是來度我的。

大部分準備懷孕或已懷孕的人偏重在營養方面的補充,強調一人吃兩人補,其實胎兒不只需要在營養上的補充,母親的心念情緒跟胎兒的身心靈息息相關,《金剛經》提到「善護念」,女性在懷孕的過程心念要好,要多說好話,多接觸真善美的東西,女性在懷孕的期間心情是平靜祥和的,孩子也會是善良和順的,因此家人的配合非常重要,尤其是配偶,「貪瞋癡」是三毒,會影響孕婦的情緒與胎兒的健康...

1頁 (共8頁)

前往




此文章的引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