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熱衷藝術電影的朋友們對Peter Greenaway的作品應該都不陌生,其中"A Zed and Two Noughts" (ZOO-中譯"一加一的故事")算是其經典之一,內容獵奇、怪誕充滿了異色的視覺美感,也塞滿了似是而非的概念,其中一個核心是"對稱",以及其衍生出的"互補",而這兩個概念正與本篇主題老域峰的"1+1雙發條雙動力"手上鏈錶有幾分神似。

[楔子]

看過很多文章討論現存歷史最久的腕錶品牌,常見的前三名依序是: Blancpain寶珀最久(1735迄今),Favre-Leuba域峰排第二(1737迄今),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第三(1755迄今)。有趣的是大部分的討論都集中在寶珀和江詩丹頓到底那個是第一(主要是因為寶珀有停業過一段時間),但從沒人去研究域峰是不是第一,像是被徹底忽略似的... 可見這個品牌是多麼的低調冷門,不像另外兩個品牌那麼光鮮亮麗(寶珀應該是被併購復活之後才被視為大品牌的)。

域峰260幾年的歷史也是命運多舛,早年不乏頂級的計時和複雜錶款,和Zenith真力時、JLC積家都有淵源(域峰當年和JLC同工同款的翻轉坦克在老錶市場奇貨可居);1960年代達到巔峰,著名的FL-251超薄雙動力機芯(即本篇主題)、世上第一支帶有高度計和氣壓計的Bivouac登山錶、以及世上第一支帶有水壓計和深度計的Bathy潛水錶都在這段期間開發出來;而1970年代被石英風暴擊垮,第八代家族放棄經營出售品牌,數度轉手(但品牌名一直維持Favre-Leuba)、甚至被LVHM集團轉型成時尚錶(90年代的域峰真是慘不忍睹),直到2011年被印度的Titan Company巨人公司買下後才又重新回到域峰極盛時期的專業錶款脈絡上,如今算是精緻另類的小眾品牌,也確實地把域峰的精神延續至今。

域峰是最早從瑞士拓展市場和產線到亞洲的腕錶品牌之一,在印度和中東非常普遍(現今域峰也隸屬於印度的母公司),尤其是平價的Sea King系列可說是印度工薪階級的表徵,也因此充斥在印度的二手市場裡,更常被拿來拼裝、翻造成奇形怪狀的樣式,頂著瑞士經典老錶的光環招搖撞騙(以後再來聊聊老錶玩家口中惡名昭彰的"Mumbai Special - 孟買特調"拼裝錶)。

從域峰早期的文宣中就可以看到1868就在印度阿科拉(Akola)、1873在孟買(當時還拼為Bombay)、1884在加爾各答(當時還拼為Calcutta)設有分部: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圖片摘自: https://revolutionwatch.com/favre-leuba-instrument-altitudes/)

域峰悠久的歷史脈絡和其品牌知名度簡直不成比例(在印度可能相對著名),相較其它百年以上的大廠根本沒得比(其實百年錶廠對域峰來說根本就是小弟弟),我想和創辦人從一開始就走低調冷門的款式路線有關,而在90年代被集團錯誤定位也把這個品牌的格調給拉低了。從1968~2011這40幾年裡域峰沒有任何代表作出現,也錯過了機械錶復興的浪頭。

但也正因為這個品牌既古老又帶有幾分謎樣的色彩,讓我很好奇也很想擁有一支,加上搭載著名自製FL-25x雙動力機芯的錶款在二手市場上又多又便宜(畢竟很少人收藏),很輕鬆就從印度買了顆報廢的老SEA KING(海王)回來。

[外觀評估]

前面提過印度的二手錶市場充斥著翻造錶和拼裝錶,而域峰又是最常被拿來翻造和拼裝的錶款之一,根據這幾年的經驗,從這些地方買錶前我有給自己定下一些原則:
  1. 不買註明翻新(refurbished)的錶
  2. 不買面盤看起來很新的錶
  3. 不買水傷錶
  4. 不買照片太少或太模糊的錶
  5. 只買面盤上的logo和時標是立體的錶
  6. 只買便宜到就算寄丟了也不心疼的錶
  7. 特別愛背蓋打不開的錶(店家看到這種多半懶得搞,也就少被翻造或拼裝,也更便宜,但也必需承擔更高的機芯損壞或缺件風險)
這次的主題就是冒著最後一點的風險買下的SEA KING 61093T,賣家明確告知這顆SEA KING的背蓋打不開,也不知道機芯型號和狀況(其實61093T就是搭載FL-25x機芯的,最後一個字母T代表"Twin Power"),但低價出清而且免運費,我看外觀還算符合我自己定的原則和喜愛,心一橫就買下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顆SEA KING是1965~1968之間生產的,錶徑只有30mm,是當年中等尺寸的男錶;面盤表面已嚴重舊化,但因為舊化的痕跡很均勻所以符合老錶玩家心目中"well aged"的美感,我個人很喜歡這種自然老化的感覺。面盤的logo和時標都是陰刻的,仔細看時標外端可以看見原本有上夜光塗料,但指針卻是沒有夜光的款式,這表示指針有被換過,言下之意這顆錶肯定被拆修過而且還被換過針,"孟買特調"果然強大,防不勝防...。

從夾鏈袋取出,調時正常,上鏈後會走一下但馬上就停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背蓋一塌糊塗,看得出先前幾任主人都想要把它敲開,而且一個比一個暴力(讓我想到最近當紅的家暴新聞):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側面看非常輕薄短小,錶冠應該有被換過,因為SEA KING的錶冠應該都有廠徽: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錶殼的刮痕很多: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下方錶耳內面有原廠SEA KING的戳記,錶耳寬度是16mm: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拆解及診斷]

看到背蓋上的傷痕就知道用一般方式是不可能打開的,我也不想再製造更多的刮痕或傷到內部,於是我用一個小瓷碟盛裝少量的Liquid Wrench滲透油,然後把整個錶面朝上浸入,盡可能不讓滲透油的液面高過龍頭管: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Liquid Wrench的滲透性很強,很容易就從龍頭管或錶圈滲進機芯或面盤,這些老瑞士錶的機芯基本上都不會有塑膠零件所以不怕沾到滲透油,但面盤就完全不能碰到,因此浸泡時要注意面盤的邊邊是否出現油漬。

泡了一整夜,第二天把錶小心取出並立刻用紙巾吸乾滲透油,裝上固定座,用三爪錶開卡緊鎖孔後逆時針板動,逐漸加大扭力到不致滑開的極限就定住不再加大力量,維持個十來秒鐘鬆開,然後換夾另外三個鎖孔再重覆以上動作,經過無數回合後總算扭開了!

可以從背蓋內面看到之前的錶主(或修錶師)是用敲打的方式想要開蓋,導致齒圈變型(箭頭處),而鎖孔也被敲到內凹。機芯果然是Twin Power的! 是FL-253: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FL-25x系列是域峰最有代表性的自製機芯之一,也是其第一款自主設計研發出的機芯(先前還有一款FL-101系列也是域峰自行開發的機芯,但明顯可以看出是以當時主流機芯廠的設計作為藍本),最大的特點就是利用了雙動力(Twin Power)的設計來達成超薄、長動能和高穩定度的效能。這次分享的FL-253是FL-251的改良版,除了發條盒橋板和發條止逆機構有些許調整之外,其它的部分都和FL-251相同。

順利取出龍頭和機芯: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取下壓克力風防和內圈,這種老式的風防是靠有彈性的金屬內圈和錶殼上的外圈(這支SEA KING的外圈和錶殼是一體成形的)緊迫達成防水。這片風防已黃化並有裂開,必需換新: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我很喜歡這個面盤舊化的感覺,有點像是印象派的畫: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取針: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鬆開底板側面的兩顆小螺絲(要用0.6mm的起子才能伸得進去)取下面盤: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時才注意到面盤最下方的字有蹊蹺...: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雖然模糊,但在SWISS MADE字樣的兩側居然有"RA"的註記,這代表了這面盤是以鐳(Radium)作為夜光塗料的!!!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是老錶玩家最怕的玩意,鐳是強烈放射物質,在黑暗中會發出螢光,是鼎鼎大名科學家居禮夫人的發現。資深錶友應該有聽過"鐳女孩(Radium Girls)"的故事,就是早期的錶廠用鐳作為夜光塗料,而工廠裡的年輕女工在上夜光漆時常用嘴去順尖毛筆,因此吃進了大量的鐳而得到癌症。這個事件在國外相當有名還出過書,最近好像還有中文譯版推出。雖然微量的鐳對佩戴者並無影響,但如果吸入體內就非同小可...。含鐳夜光塗料一直到1970年才完全被禁止,因此玩1970年之前的錶要格外注意是否有含鐳夜光漆。國外的技師和玩家只要遇到有用含鐳夜光塗料的錶都會戰戰競競全副武裝,還會把刮下來的粉末用專門的容器裝妥送到專責機構回收。還好我買的這顆錶上的夜光已完全去除,我想是之前換指針的師傅為了不因指針無夜光造成搭配的矛盾,干脆把面盤上的夜光也全部刮掉...,希望那位師傅當年有做好防護措施。

面盤背後的固定針完好,背面算是乾淨: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裝上維修座,開始拆解找問題: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先取下正面的面盤墊片和時輪: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時就可以放心翻面拆傳動走時機構,這顆機芯可能進過水,所有橋板上的鍍層都已鏽脫,有點擔心裡面的狀況: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老樣子先釋放發條動力: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接著就可以放心拆下擺輪總成: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擺輪橋板鏽得很嚴重,但游絲的狀況還蠻好的,避震簧片也沒有生鏽: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域峰的避震系統和Incabloc系出同門,但有趣的是域峰特別將其避震簧片做成和其logo相同的沙漏造形,這個造形不但反映了其自製機芯的品牌認同,在功能上也非常好(其實也有蠻多其它廠家用沙漏造形的避震簧,但總是比域峰少了那麼點脈絡)。

翻面就可以看到FL-25x系列機芯獨特的擺輪調整機構,詳細請待後述: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拆下發條機構橋板後就可以看到著名的雙動力-雙發條盒設計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域峰當年開發FL-251主要是為了做出平價的超薄大三針機芯(官方數據厚度為2.9mm),和先前分享的俄國Luch的2209機芯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以減少齒輪的堆疊層數來達到降低機芯厚度而不是硬去挑戰加工或組裝技術的極限。Luch著眼在以縮小一般機芯中最大的走時輪-三輪和秒輪來減少堆疊;域峰則是以縮小機芯中最大的齒輪-大捲車來達成,把大捲車一分為二來善用空間減少堆疊。兩者的策略都是增加中介輪在省出的空間裡帶動縮小了的齒輪,也都號稱這種增加中介輪的做法可以增加穩定度(註: 事實上沒這麼單純,小弟非機械專長不敢多寫以免誤導,也期待板上高人指正和補充)。

這顆機芯果然充滿了獨創的設計,不但多了一組發條、兩組發條中介輪,而且連同小捲車在內全部都是鎖在橋板的底側,和一般的機芯完全不同: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接著取下主橋板: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取下兩組發條盒: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想要翻面拍照時馬上就發現嚴重的問題了,左邊那組一翻過來大捲車就掉下來了,本來不以為意(大捲車一般是沒有固定在發條盒上),但細看一下這款發條盒是"無蓋"的設計,也就是省略了發條盒蓋,把大捲車和發條軸芯合而為一直接帶動大捲車,想也知道這也是為了把機芯做薄想出的權宜之計,言下之意這發條盒不是密封的,理論上大捲車不可能自己掉下來,除非發條斷了...,沒錯,左邊那組的發條不但斷了而且斷的那一截也不翼而飛,看來九成是先前的維修技師把斷掉的那截扔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是相當麻煩的問題,而且對這顆雙動力機芯而言更是頭大,因為它的發條規格特殊(很薄)很難買到同規格的新品,事實上發條也成了這次修復過程中最困難的部分,詳細請待後述。有趣的是也因為是雙發條盒的設計,只要有其中一組發條還能用就還是能夠上鏈和走時,只是動力儲存會大幅降低,也可能會嚴重慢秒或走走停停。這應該就是這錶只能走一下子的原因,當然這麼髒的機芯就算發條完好也會出現相同的問題。

先不多想繼續往下拆,取下秒輪和三輪(這機芯設計特殊應該不能稱作三輪...):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取下擒縱叉橋板: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擒縱叉和Ricoh的一樣是橫向設計,主要也是為了省下空間讓機芯可以做得更薄: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取下中央分輪橋板和擒縱輪,中央分輪要待翻面拔下分針管時才一併取下: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走時傳動面算是拆完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翻面續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拔下中央分針管,同時也翻面取下分輪: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趁這時可以好好來看一下為了雙發條機構而特別設計的"發條中介輪",對這顆機芯而言這才是真正的"二輪":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如果以上圖的方位來看,上鏈時龍芯上的立輪先帶動小捲車,再帶動右側的小捲車中介輪,再帶動右側大捲車,右側大捲車再帶動左側小捲車中介輪,再帶動左側大捲車;而傳動時左右發條盒的齒輪均出力帶動發條中介輪(箭頭所指),然後再由中介輪帶動中央分輪。

再翻回正面拆下撥針離合機構檔片: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取下撥針輪: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取下龍芯固定器(押鳥)、離合桿和其彈簧: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取下龍頭、立輪和冠輪: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取下主底板擺輪避震器和寶石,有趣的是主底板上的避震簧片就是一般Incabloc的造形,應該是因為這是在面盤下看不見的位置,不像擺輪橋板上的簧片一開背蓋就會看到: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主底板正面: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主底板背面: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另一組發條看來是沒斷,但一取出後就發現這條發條也被亂換過,而且也已不堪使用: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孟買特調"再次發威,我覺我快被打敗了...,這根發條是老式的螺旋形碳鋼發條,在老機芯裡算是常見,但看了國外玩家的維修經驗FL-253應該是用新式的S形不鏽鋼發條(斷掉的那根是正確的)。此外被亂換的這根發條不但規格不符,而且早已失去彈性(平放從側面看還整個呈椎狀突出),怪不得這錶拿到手時雖然會走但完全不能持續。

[柯南亂入] 根據我的推測,之前的錶主是在上鏈時上太緊,硬轉之下兩側的發條都斷了,導致無法走時。送修時技師拆開發現了問題,但偏偏這機芯的發條很奇葩,根本找不到同規格的發條,就找了這根寬度相似的老發條裝上(太寬太窄都會導致無法走時),讓這錶恢復了走時(只要有一側發條,且彈力夠強就可以走一段時日了),而另一側因為找不到另一根寬度相似的發條就索性不理(但還是把斷掉的一截扔了),然後就交件收錢...

由於規格不符,又是老式的螺旋碳鋼發條(俗稱"blued steel藍碳鋼",1960後成為主流的新式發條是以不鏽鋼製成,俗稱"white metal白鐵"),彈力不耐久每隔幾年就要更換,加上厚度長度都不對的情況下硬是捲入非常小的發條盒裡,一陣子之後就彈性疲乏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發條盒內側很髒,右側就是大捲車和軸芯合體的設計,和先前分享過的Urika老錶裡的Hamazawa機芯設計相同: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裡可以看到兩根發條的狀況,上面那條S形的就是斷了一截的原廠不鏽鋼發條,比對了bidfun-db Archive裡的規格是相符的(當然長度少了一截);中左側那條螺旋狀的就是被換的老式碳鋼發條,規格完全不對: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所有拆下的零件: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由於兩根發條都無法使用,又因規格特殊無法從cousinsuk.com找到新的(就算能找到也不划算),整個修復計畫就此卡住,這次我完全敗給"孟買特調"了...,幾個星期過去,幾乎忘了它的存在。

["一加一的故事"-重啟修復]

過了兩個月,正當我迷上Timex老錶並瘋狂找目標時,我看中的那顆Timex Q(有興趣可以看我回覆yang4大的文)的賣家也出清了一批報廢錶頭,而且又全是背蓋打不開的。其中又有一顆SEA KING 61093T,外觀非常淒慘,面盤的印刷全都沒了,錶冠還遺失... 但這讓我燃起重啟修復的念頭,看能不能把這兩顆拼出一顆完整的SEA KING! 反正便宜得很又免費空運,我又下單了(真是學不乖)...。兩週後收到錶: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雖然早就知道錶況很糟,但看到實物時還是很傻眼。買之前就知道面盤是整個裝反的,我猜之前修錶的人因為無法打開背蓋,想要試著從正面拆解(把風防取下後硬撬出機芯),然後肯定無法搞定,就胡亂裝回: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背蓋的狀況比前一支好多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龍芯管被壓扁,再次證明前一位師傅曾嘗試從前方拆錶,因為從正面無法鬆開押鳥取出龍芯和龍頭,就用鉗子剪斷龍頭(天啊這不算家暴什麼才是家暴...)。這狀況肯定是用鉗子剪掉錶冠時壓到搞出來的: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以上都是我買之前看賣家的圖片就知道的問題,但天知道裡面還有多少隱藏的問題?

要治中了"孟買特調"毒的老錶就得用中醫著名的"以毒攻毒"療法,既然如此我也來個毒招招"淡水特調"吧!

我的策略就是從兩顆不完整的SEA KING裡良好的零件拼出一支完整的SEA KING,也就是"(1/2)+(1/2)=1"的概念,和Peter Greenaway電影裡出現過的"(2-1)+(2-1)=2"概念有幾分神似。

從外觀看來,這顆後買的SEA KING指針是有夜光的款式,而背蓋也比另一顆的好很多,這些都確定可以用。不過最重要的還是發條,希望這顆機芯裡的FL-253兩根發條都是好的。

總之要先拆解才能確定是否有可用的發條可以移植,同樣先用滲透油泡背蓋一整夜: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次的背蓋比之前的還要緊,把夾座裝到桌鉗上再經過數十回合的努力才打開: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面盤背面的固定針腳已全部斷在底板座孔內,再次證明之前的師傅試圖從正面拆錶,在硬撬時就弄斷了針腳(總覺得畫面好血腥...):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兩支錶的外殼、指針和面盤: 左側的是先買的,右側的是後買的。這個對稱畫面有點Peter Greenaway電影的味道,"一加一的故事"裡不斷出現對稱的構圖,而且故事裡也針對器官的對稱性大作文章: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拆解的過程就不再重述,這顆FL-253的橋板狀況明顯比較好: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顆機芯很完整沒有缺件,但拆到重點發條盒時心情頓時涼了半截... 其中一根發條又是斷的,而且被前一位師傅惡搞,把前端胡亂扭成一團硬塞到發條軸芯和發條盒的間隙裡: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不過至少另一根是完好的,但這顆機芯需要兩根發條,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兩顆機芯的零件比較-左側是原本全部的零件、右側是後來買的: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域峰為了要縮小發條盒的尺寸用了非常薄的發條(厚度只有0.06mm),這也導致FL-25x比一般手上鏈錶更容易扭斷發條。在買不到同樣厚度發條的情況下我也只能把斷掉的發條土炮一下,在最少變造和損壞的前提下恢復功能。當然這麼做是有個無可避免的缺點,因為雙發條的機構當發條不等長時,手上鏈時就只能上到較短那根發條的極限就不能再上鏈了,動力儲存也就會變少(原廠數據是50小時);現在手邊有兩根斷掉的原廠發條,我挑選了比較長的一根來重建先端的卡孔。

首先把發條先端纏繞到小木棍上,並用隨意貼固定: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在卡孔的位置用錐子小心壓出一個凹點: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用刻磨機鑽磨出一個小孔: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然後要把最後一段板成可以圈住發條軸芯的小圈: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是最困難的部分,因為要稍微加熱才能固定,但溫度太低沒效果,太高又會導致硬度和彈力消失,只能一點一點逐步加力加溫: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有點進展了,一般的發條軸芯大概彎成這麼小就夠了,但FL-253的發條軸芯特別小,還要繼續彎小,彎愈小就愈容易斷,加上這發條很薄施工非常棘手: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搞了大半天,雖然不完美但我也不敢再弄下去了,畢竟每加熱一次就會更容易斷一些: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下零件就齊了! 接下來就要思考到底要如何把這支SEA KING修復成原廠的樣式了。"淡水特調"和"孟買特調"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 - "孟買特調"只求拼裝出能走動且看似嶄新的錶,完全不顧原廠的樣式、設定和零件的脈絡,也不管走時是否穩定和準確;"淡水特調"除了要拼裝出能走的錶,還期望能找出原廠當初的樣式並保留歲月的痕跡,也希望所有零件都能吻合原廠的設定和脈絡,功能也盡可能接近當年出廠的情況。

首先要設定好目標樣式,重點就在於面盤、指針和外殼的形式要能和原廠的特定款一致。面盤是我第一個鎖定的重點,正如一開始提到的我非常喜歡這款舊化良好的陰刻面盤,而且大部分的移印字都還完好(尤其是廠名FAVRE-LEUBA和GENÉVE):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款面盤的資訊非常少,我只找到ebay上一位賣家的SEA KING樣式符合所有的設定(只有不是鐳夜光這點不一樣):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圖片摘自: https://www.ebay.co.uk/itm/284077844850?hash=item42245be972:g:G64AAOSwOQpfrXKu)

這位賣家的錶狀況好到讓我流口水,相信一定很快就會找到好的買家並且好好對待它。圖中可以看到原廠的指針恰好符合我後來買的那顆附的形式,而錶殼、背蓋、序號和我手邊的兩顆都相符。我唯一缺少的是原廠廠徽的錶冠,這只能等未來看有沒有機緣了。

我手邊的面盤明顯是因為水氣導致最上層的鍍金變質,而進入的水氣推測是呈霧狀散布在整個面盤,導致鍍金層隨著細小的水珠產生均均勻的質變,也露出了部分下方銀色的鍍層。這兩者會隨著光影變化交雜出複雜的色調,像是莫內油畫的風格和質感,也讓我聯想到Grand-Seiko Snowflake的面盤紋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因為水氣的關係導致時標陰刻面原有的拋光鍍層生鏽失去光澤,我並不想刻意去打磨這些時標,但用棉花棒的塑膠梗沾Autosol輕磨去掉鏽層: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有些厚重的鏽用牙籤小心刮除: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除了時標和logo稍加清理之外面盤其它部分全都保留原狀: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在時標外端點上夜光塗料,用UV燈照測試一下: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面盤在UV燈的照射下很有宇宙星空或星球表面的神秘感!

錶殼是原本買的狀況較好,背蓋就直換用後買的: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左側是選用的零件、右側是淘汰下來的: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後買的指針形式正確,但都有變形,要小心板正: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指針稍後清理後也會上螢光塗料: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從兩組機芯零件中挑出狀況好的: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挑完後的零件(右邊黑盤是挑選出來的零件):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擺輪總成的狀況比較尷尬,因為橋板和快慢針是後買的好,但擺輪、游絲、軸芯都是原本的狀況較好: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只好把擺輪都拆解開來重組,這擺輪的設計也和一般的不同,乍看之下是無法調偏擺的,但其實它的游絲椿是設計成一個彎月形的薄片,橋板下方也有刻出一道同寬的滑槽,從下方用鎖上夾緊,可以透過左右滑動來調整偏擺: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準備把原來的擺輪游絲總成裝到後買的擺輪橋板上: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合體完成! 箭頭所指的小孔就是方便調整偏擺而設的: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清洗前照例把擺輪總成鎖回底板上: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所有零件備齊準備洗超音波浴: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小零件裝進洗錶籠: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全部零件用超音波機和環保去漬油清洗三道,每道20分鐘,第三道換新鮮洗劑: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盤零件集合了兩顆FL-253的精華,如果以臉(面盤)來認真身的話,後來買的這顆FL-253就成了器官捐贈者,和原本買的結合起來成為一支貨真價實的SEA KING。

[組裝和上油]

接下來的工作就沒什麼特別了,首先把兩根發條都用小紙片沾Moebius 8300脂上油,先來上自己重建先端的這根: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捲回發條盒: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裝回大捲車: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另外一根完好的發條也上油捲回: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用來鎖緊面盤的小螺絲在用超音波機清洗時掉了出來,這時先鎖回: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準備正式組裝,其中所有寶石軸孔點Moebius 8000油,金屬軸孔點Moebius 8141,高磨擦面點Moebius 8300脂: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先放回擒縱輪和中央分輪: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鎖回分輪橋板: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放回三輪和秒輪: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鎖回主橋板,這片主橋板非常好裝: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接下來先把發條橋板背面的止逆扣片和彈簧鎖回: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鎖回小捲車和兩組小捲車中間輪,兩組中間輪是逆牙: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放回兩組發條盒,我故意把有自行重建發條先端的一組放在左側,這樣才方便測試我自建的扣孔是否能抓緊發條軸芯(因為如果左側沒抓緊的話就無法上鏈到底):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鎖回發條橋板: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為了要測試發條是否可以正常上鏈,此時先翻面把龍頭和離合機構組回: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先放回撥針輪組,再裝回龍頭、冠輪、立輪、押鳥、離合桿和其彈簧,這根彈簧的右端(箭頭處)是要抵住離桿上的立柱,但非常容易鬆脫彈飛,要先把上方的檔片鎖回一半,從側面的縫隙扣回後再把檔片鎖緊: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鎖回檔片: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扣回分針管: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時也把主底板上的避震寶石上油: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蓋上寶石座後翻面: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放回避震器座孔內並裝簧片扣回: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時再翻面回來,先裝回擒縱叉和其橋板,接下來就可以測試上鏈功能了。先測試是否上鏈正常,轉了40圈左右便到底,代表安裝在左側的發條先端能確實咬緊軸芯,我自已鑽的扣孔已發揮效用: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再用油筆輕撥擒縱叉尾,可以自行向兩側彈回,而且彈力十足,這代表發條的動力也能確實傳送而且力量也夠。

這時便可裝回擺輪總成正式測試走時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也把擺輪橋板上的避震寶石上油裝回: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一裝回擺輪就知道成功了:



這裡剛好也再示範一下這顆機芯偏擺(偏振)的調整機構,就是左右板動下圖中有圓孔的游絲樁微調,和一般機芯的游絲樁設計很不一樣: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再度翻回正面,裝回時輪和面盤墊片,機芯組裝至此完成: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裝回面盤、安針(這時已在分針和時針上好螢光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試跑一整輪測試發條動力(上滿鏈然後讓其自然停走),測試時要裝上維修座以保護另一側的擺輪: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再用UV燈照一下,我好像愛上這面盤在UV燈下的神秘感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測試經過近40小時自然停走了,比原廠公布的數據48小時少了八小時左右,主要還是有一側的發條長度變短,連帶另一根也無法上滿鏈(短的滿鏈時長的就無法繼續上鏈了)。

[外殼整理及完工]

兩個錶殼的狀況都不好,但後來買的那支龍頭管被壓扁,所以只有原本的錶殼可用: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刮痕非常多: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下錶耳內側鐫刻的SEA KING是這錶殼的重要印記: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我向來不喜歡刻意打磨外殼,尤其像這種切面很多很直、角度明顯的款式,只要角度一被磨掉就毀了原本的設計造形,所以老錶玩家最不喜歡有刻意打磨拋光的老錶。我個人是可以接受在不影響切面角度的前提下把較淺的刮痕磨掉,但不會刻意去磨掉很深的刮痕。

先用刻磨機的砂紙夾頭裝上1500號水砂紙,用低轉速小心一個面一個面輕輕乾磨: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錶耳是最難磨的部位,要盡可能把轉折的角度鮮明地保留下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側面是相對好磨的: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背蓋也稍微打磨: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再用紅土做一道粗拋: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次不用白土和青土,直接用Autosol和絨布擦亮: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最後用清水加沙拉脫和超音波機洗掉殘留的拋光膏: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這錶的風防外徑是27.6mm,台灣買不到所以從英國買回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要記得先把彈簧內圈塞在風防內緣,再用壓錶器壓入錶殼: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裝回機芯: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大致上完工了: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我特別選了橄欖綠色的皮帶來配這支SEA KING,面盤舊化後的鍍金層和露出的銀底混合出淺淺的黃綠色,讓我聯想到春天新芽初發的氛圍,搭上橄欖綠和灰白色縫線的皮帶很有倘佯在綠林中的感覺: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自然光下看來又是不同的味道: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喜歡戴著它在綠意盎然的小徑散步: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目前還沒有仔細調速,但用WatchCheck監測一週下來大約每天快20秒,等有空再用測錶軟體仔細調校。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從入手算起,前前後後花了近四個月才把這支SEA KING復活,結合了兩支命運坎坷的報廢錶,一同破解了孟買特調魔咒,最終一起重生並認祖歸宗。這錶雖然輕薄低調,但其背後有著厚重的歷史傳承,戴在手上有一份發自內心的光榮感。

自娛玩修錶 - 一加一的故事: Favre-Leuba (域峰) SEA KING雙動力手上鏈老錶 (cal. FL-253 Twin Power)

又是一篇冗長的文章,也再次感謝大家看到最後!
---Grusfaux yui Chu, 2007--- *嗯... 小弟既不姓俞也不姓朱,而世上也沒有鶴頸蛙這種生物
俞氏鶴頸蛙 wrote:
熱衷藝術電影的朋友們...(恕刪)

這事我也幹過,
挖東牆補西牆^_^

感謝分饗^_^
俞氏鶴頸蛙大的文,必追!
看完!期待下一部!
我好像在追劇!
Blancpain寶珀最久(1735迄今),曾經擁有過一隻Blancpain Master Piece,但印象不是很好!走時不穩調過數次還是一樣!表店還佛心換隻新的給我,結果還是一樣,所以後來賣了!
蛙大!要玩BELLMATIC嗎?
俞氏鶴頸蛙
謝謝porsche run大! BELLMATIC我一直都很有興趣,等我手邊兩支老錶處理完就來跟porsche大商借喔(只是我現在動作很慢,可能會在農曆年前後吧),感謝萬分!!
porsche run
Take your time ![含情]
淡水特調,果然香醇濃郁!
加上輕淡的抹茶綠,果然嚐來令人心曠神怡啊

淡水特調就是讚!
很享受樓主的修錶過程介紹,亦欣喜一支老錶在您的巧思巧手下重生
太厲害了,雖然過程看不懂,但最終看到整復完成的結果令人覺得感動
敗家慾望....如影隨行........
為了將機芯變薄,發條彈簧寬度跟著縮減而降低K值,不得已改用兩個發條盒並聯推動
很好奇這世上是否有兩發條盒是採串聯運作的設計?
蛙大手藝精湛,還能直接在彈片上打個小洞!
俞氏鶴頸蛙 wrote:
熱衷藝術電影的朋友們(恕刪)
yang4 wrote:
為了將機芯變薄,發條(恕刪)


這隻好像是並聯式!

這隻才式串聯式!
porsche run wrote:
這隻好像是並聯式!這(恕刪)


比對一下,這應該是a.lange 31機芯,似乎還不算是串聯式而是超長發條配上扭力控制達成滿鍊31天動力,且整體厚度增加不少,如有錯誤請指正


應該是串聯式!
yang4
所以主要還是要讓主發條盒的動力先逐步釋放至微小發條機構再傳到輪系,目的是為了緩和超長主發條所衍生的等時性誤差因此文中介紹詞說是串聯"繫"統,這倒也是蠻天才的設計,長知識了
yang4
目前還看不懂那兩條主發條如何互動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