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我這樣寫,有機會當小說家嗎?

1-1
橙色的陽光緩緩地從直立簾映入,香精的氣息在店內流淌,營造了一個優雅的工作氛圍。

上班的沙龍位於火車站旁,站前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所以我們的生意自然是絡繹不絕。店面說大不大,大致上能同時接待十多位客人。有四位設計師,包還我在內共三位學徒。

在這間店實習也快一年了,卻還是一事無成,有時候真的非常氣餒。學校教的課程與店家的手法思維真的是天差地遠,要學的東西真的非常的多,而且工具和耗材的開銷也不小。要不是和同事互動不錯,又可以跟客人聊天,我想自己一定會堅持不下去。

『汪新,趕緊來帶客人入座。』
老闆坐在櫃檯雙眼直視著時尚雜誌叫著我,她的聲音非常低啞,語調低沈像是巫婆一樣,令人不寒而慄。前輩跟我說,老闆之所以嗓子啞了,是因為過去在舞廳上班烈酒喝太多。也有人說是因為她的德國男友太厲害,所以她就叫啞了。

年齡快半百的她,看起來就像三十初的小女人。非常好奇她的保養秘訣和她奮鬥的故事,但她總是非常嚴肅,除了工作上的問題,我基本上是不敢過問。

「好的。」放下手邊正在清洗的器材,我趕緊飛奔過去,只差沒連滾帶爬。

將客人帶到了梳妝台。在她肩上鋪好了毛巾然後按摩肩頸,接著用攝像頭拍客人頭皮的照片給客人看,並嘗試推薦我們公司最貴的去角質護理方案。

經過同事的指點,我開始推銷產品給客人:「頭皮的角質會塞住毛囊,久了髮質會不好,還會掉髮呢!」

一般客人聽到『掉髮』就會想到『禿頭』,接著不管介紹什麼產品就都會成交。販售不需要的護理方案可以替公司賺錢,自己也會獲得積點獎勵,儘管心裡過意不去,但為了績效也是不得已。

將客人引導到洗頭的躺椅,自己重複這個動作少說應該也超過五千次。就算閉眼也有辦法藉由摸頭型來替客人洗頭。雖然如此,不過每個環節我還是會非常仔細,看著客人舒服的表情,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成就感。

「這樣力道還可以嗎?」我以溫水輕輕的沖洗客人頭髮,接著上洗髮精按摩頭皮。

『多出力一點。』
客人說話時,從嘴裡傳來五味雜成的味道,不知道她午餐到底吃了什麼恐怖的東西,或是睡到中午起床沒刷牙就趕出門?

『吱!』
聽到客人發出無奈的吱聲,我趕緊在多施一點力。

『妳到底會不會洗啊?』客人怒吼說。

「對不起......」我一頭霧水,不明白到底是太大力,還是力道不夠?但還是趕緊低聲下氣的道歉。

剛要開口解釋,就被老闆支開,叫我去上原老師那幫客人染髮,然後她自己來接手那位女客人。

上原老師是一個二十六歲的男設計師,本名邱尚源,同事都說他應該去當牙醫別當美髮師,這樣開診所就可以叫上原牙醫,店名發音同一個女優的名字。也因為這個梗方便客人記,索性就把綽號從阿源老師改成上原老師。

他總是穿著同一款的Levis牛仔褲、配黑色圓領衫,有時候很懷疑他是不是沒有洗澡。他雖然很帥,但其實是一個娘娘腔,帶著半框眼鏡的他,一臉正直,假如穿西裝不要說話,說他是律師,我想也不會有人懷疑。

對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師奶團抱怨他春節過年初三、初四沒上班,他用閩南語說:『妳不知道初三、初四要在家過嗎?不然會出山、出事,歹吉兆(壞兆頭)。』然後大媽們就被逗得哈哈大笑。

『汪新妹妹,幹嘛一副哭喪臉,怎麼了?』上原老師皺著眉問道。

「被客人反應不會洗頭。」

唉!什麼事情都能輕鬆搞砸,我真是笨蛋。

『別這麼在意,有名氣的設計師是不需要幫別人洗頭的,好嗎?』上原露出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

「不,真的是我的錯。」

『別再鑽牛角尖了。我曾經遇過一位大姊找碴,說我染色有色差於是不付錢。』

「後來怎麼了?」

『我趕緊用我的三寸不爛之舌,誇獎她的大餅臉配上這髮色,皮膚白了三個色階,簡直是仙女下凡。』上原靠在我身旁壓低聲調說道,然後竊笑。

他說完之後,將染劑和刷子遞到我手上,邊走邊晃的走去另一位客人身後,然後停止了魔性舞蹈。

聽老師說完,想了想,或許我並不是錯在服務本身,而是交談體驗搭不上線。

不過我能十分肯定,老師將來下地獄一定會被割舌頭的。

『妹妹,請問汪新是妳的名字嗎?』正在接受我染髮的先生開口。他的聲音渾厚低沈附有磁性,令人感到穩重。

「不是的,那是我的代號。」
我好奇的抬起頭看看他長什麼樣子,他也正望向鏡中的我,我倆在鏡中對到眼睛,我害羞的趕緊低頭繼續手上的工作。

這位先生看起來三十多歲。濃密的黑髮裡藏有幾根的白髮,五官精緻,鼻樑英挺,那雙深邃的榛色眼眸,既溫柔又堅定。

『妳是因為喜歡小狗,所以才用汪新當代號嗎?就汪星人呀!』他用哄小孩的語氣問我,非常的溫柔。

「並不是,我最怕狗了,我喜歡的是貓咪。汪是三,新是七的意思。」

這號碼是我一個前輩的號碼,因為學姊學妹的淵源,她在這店沒做後我所幸就直接沿用她的號碼。

『我叫Jerry。請問要怎麼稱呼妳呢?』

「謝光瑩。」看在男客人言談舉止非常紳士,於是我說出自己的名字。

光瑩這個名字是媽媽替我取的,為什麼取這樣,我並不清楚,也沒有機會問。這個名字害我從就學開始,就被同學惡搞成了「謝光『臨』」。

當我走在熱鬧的街道上,聽到有人喊我名字,我甚至不敢回頭,因為多次都是店家服務生在送客,真的非常的尷尬。出外最常來的一句莫過於超商店員的:「謝光『臨』,請慢走。」

『光瑩,我可以加妳的臉書嗎?』Jerry將他的手機往後要遞給我。

「可以。你自己搜尋一下,感謝的謝、光明的光、晶瑩剔透的瑩,就能找到了。下班我在按同意。」

我心想先生你是在鬧嗎?我哪有手幫你加啦!

『妳平時誰都會給嗎?』

問這麼多,這位白襯衫歐爸該不會是對我有意思吧?

「都會吧,就給客人方便預約我洗頭,我可是有業績壓力的。」

話說最近男客人越來越多。洗男生雖然比較快,不過真的蠻困擾的。有的男生會用一些小動作吃豆腐,一般都是靠鏡像對我不斷上下打量,過分的還會趁我替他吹頭髮時,用手肘或頭對我肢體碰觸。不經意是還好,但是都很刻意,令人覺得非常噁心。

兩小時後,發現染料不知道什麼時候滴到Jerry的白襯衫,他表示沒有關係。還誇獎我用心,染得很好看,讓我非常的不好意思。

他要離開店時,還對我打氣,要我工作不要太累,人生除了賺錢,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看著他最後哀傷的神情,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感覺。

我內心OS,原來你也是個變態,哪有人第一次見面就這麼過分關心的。

事後,想替他送洗衣服,然而直至下班,都沒有收到他傳來加好友的通知,真不知道Jerry問我名字說要加好友是問什麼意思的?
OMEGA99 wrote:
請問我這樣寫,有機會當小說家嗎?

只要繼續筆耕下去.

總有一天達成願望.

加油吧 !!
出發點不是從創作得到滿足而是當小說家.........

可以在家寫小說自娛就好
其他不要想太多
如果想當職業,多投稿吧~

我是寫了不少,但沒想過當小說家,我想當漫畫家。

投稿。投稿。投……

如果不投稿,那肯定沒機會的呀?
龍癡癡地著望著魔羯半响,手上抱得更緊,低聲道:「妳的臉紅得真好看……。」
OMEGA99 wrote:
橙色的陽光緩緩地從直立簾映入,香精的氣息在店內流淌,營造了一個優雅的工作氛圍。

上班的沙龍位於火車站旁,站前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所以我們的生意自然是絡繹不絕。店面說大不大,大致上能同時接待十多位客人。有四位設計師,包還我在內共三位學徒。

在這間店實習也快一年了,卻還是一事無成,有時候真的非常氣餒。學校教的課程與店家的手法思維真的是天差地遠,要學的東西真的非常的多,而且工具和耗材的開銷也不小。要不是和同事互動不錯,又可以跟客人聊天,我想自己一定會堅持不下去。


這一段再多念幾遍!
想表達的重點是什麼?

冗詞會不會太多?
念起來通順還是坳口?

主角看起來是學徒
工具和耗材的開銷,是小妹自己提供嗎?
不就是個體力活,怎麼也關心起老闆娘的開銷?
會讓讀者以為小妹是自己開店創業
往下看,才知道是個學徒!

用字可以更精準
讀起來卡卡的文句,會讓人不想讀下去!

加油!!
文筆可以慢慢練,編劇要講天份的,要讓人有想看下去的衝動才行,可能我看的小說不多,但很少看到用第一人稱寫作的
sabarose wrote:
文筆可以慢慢練,編劇(恕刪)


有啦,有一個主角叫衞斯理的。

另,日系小說多是第一人稱。


近幾年少有寫小說的網友,我只想說~堅持下去!
龍癡癡地著望著魔羯半响,手上抱得更緊,低聲道:「妳的臉紅得真好看……。」
先來書名&簡介吧
類似這樣

傲世九重天
一眼风雷震,一怒沧海寒;一手破苍穹,一剑舞长天!好男儿,就是要……舞风云、凌天下、做君主、傲世九重天!谁陪我,琼霄舞风云?

現在網文多到嚇死人

書名跟簡介 不吸引人連點開都不想點
不過這算是速食文化
日更連載

否則你就是用短篇或者散文 全部寫完再一次發
加油吧,寫文章要先多看多讀才會越寫越好
要當有名的小說家,好像會有讀者要作者的簽名,近來嚴重
的疫情,幾乎都要實名制,要沒有人注意到有名人的姓名和
電話也不容易,我去連鎖速食店買外帶時,不經意看到這幾
個字,就像看到名作家的留言耶!

關閉廣告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