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在梅雨季節來前,我到花東縱谷騎腳踏車,在一個炙熱的午後,
遇到的故事,到現在當時的場景,回想起來還是很有印象吧!
---------------------------------------------------------------------------------

五月的花東縱谷已經是初夏,中午經過一片金針花田,有兩三個人頂著烈日在採金針,到玉里市區吃一頓午餐回來,再經過那片農田,多了不少人在採金針,沿著田中的小徑,我停在樹下看他們採收金針,農田裡有幾個大陽傘,傘下傳來小孩子的嘻鬧聲,我坐在水溝旁的一棵樹下,拿著相機捕捉採金針的身影,原本躲在陽傘下的孩子們跑進金針花田裡,只露出半顆頭,在田裡跑來跑去。
他們往我的方向衝過來,年紀最小的小孩問我:「你為什麼會來?」,我說:「我來看採金針」,裡面唯一唸國小的女生,說他住在高寮,山上常有人在金針花季時來拍照。說完後,幾個男孩子就坐在水溝旁玩起水來,這時想起車袋裡,有一包餅乾,把它拿出來,剛開始大家還有點不好意思,我說:「已經打開了,太陽把餅乾都曬熱了,要快點吃完,我不要再帶回去。」
不久, 他們對我的折疊車有興趣,圍在一旁東摸西摸,我告訴他們中間的折疊機構不能坐下去,會斷掉,每個人小心的沿著邊邊,用力的坐在坐墊上,我一面調整坐墊,一面牽著腳踏車,帶著他們一個接著一個的繞一圈,每個人都輪流坐過一次。面對一群精力旺盛的孩子們,我的音量也不知不覺的提高,甚至對著他們破口大罵,倒是他們不以為意。
好不容易有了片刻安靜,大家坐在樹蔭下看著前方,正好有一支自行車隊經過,我說:「他們也有人騎折疊車」,小女生說:「可是他們不會往我們這裡來」,現在我們正坐在193縣道最美麗的一段,路旁種著兩排樹,雖然還不足以遮擋太陽,卻能看到花東縱谷一片綠油油的農田。
太陽逐漸西沈,牽起我的腳踏車,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離開那片金針花田時,突然聽見背後一陣聲響,回頭一看,是採金針的那群人在揮手和我道別,在回春日的路上,看見往高寮的指標,於是我明白高寮的意思,他們就是花東縱谷裡的孩子,每天看著海岸山脈和中央山脈長大的幸運兒。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