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與健行 -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五)喜馬拉雅的夜空 - 運動

前往內容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五)喜馬拉雅的夜空

Day 02 路線:Ghandruk > Chhomrong

在Ghandruk睡了一晚,雖然屋子的濕氣加上夜晚的低溫讓房間待起來並不舒適,但或許因為真的太累了,仍舊就這麼一覺到天亮。


・看其他尼泊爾旅行文章可至部落格:ONE BACKPACK
・新書上市:跟你一起看風景 一人一犬的日本公路冒險
・Facebook粉絲頁:窮得只剩一個背包

山上的夜晚基本上無事可做,因此我不到九點就早早上床睡覺,隔天早上五點半鬧鐘都還沒響我就起床了,此時的天光正準備開始冉冉轉白,我走到房間外的陽台倚著欄杆凝望,清晨的天空澄淨得連一縷雲絲也沒有,隨著陽光輕緩地灑落在安娜普娜山脈上,原本雪白的山頭被染上了粉橘色的光,整個世界由這裡被喚醒,我不禁深深為眼前的景象悸動不已,此景只應天上有,這裡是眾神的國度。



整理好背包之後,我走下樓,在旅店的餐廳點了份簡單的早餐,狼吞虎嚥地迅速解決,七點一到,我便由Ghandruk出發了。

前一天晚上原本與印度情侶講定七點要一起走,但一直不見他們的蹤影,為了避免影響行走進度,還是決定按照原本天一亮就出發的計畫行動。



臨走前,又看見昨天那一對藏獒母子,小狗亦步亦趨地緊跟在媽媽的身後。



清晨,我沿著村莊窄小的巷弄穿出,慢慢地又回到了山道,天氣十分晴朗,我一個人揹著背包,沿著谷地上上下下地行走,穿過了林間和小溪,一路上大多時候都只有我一個人,很少遇到人,偶爾遇見其他的登山客,大多都有嚮導與揹夫跟著,像我這樣獨行的人很少,獨自走在森林裡面,其實並不覺得害怕,只在山林間感到平靜自在。







一路上走著的時候總能不時地瞧見魚尾峰那高聳的身影,我不知道是我望著它前進,還是佇立在那兒的它望著我前進。不曉得為什麼,在看著這些山的時候,我時常有一種感動得幾乎掉下眼淚的感覺,當我在讀毛姆的時候也常常會有這種感覺,我思考著為什麼會這樣,自然與文學之間的關聯,也許共通點是因為它們都真實,透過它們,你才感覺到與這個世界有所連結,你終於感覺到被理解。



路上偶爾會遇見這樣的標示,告訴你下一個村莊前進的方向。



途中跨越過一條急湍的河流,這水可是貨真價實的喜馬拉雅冰河水呀!感覺如果每天用這個洗臉應該總有一天會擁有徐若瑄那般的凍齡Q彈小臉。





一路經過了Komrong Danda、Kimrong Khola,行進的速度很快,讓我充滿了信心,覺得今天應該能超前進度,卻沒想到接下來朝著Chhomrong前進時,那一段長得沒有盡頭的斜坡與烈日讓我簡直備受煎熬,事前對每段路都做了功課,知道這段路不好走,但實際走的時候還是相當痛苦,我滿頭大汗地咬著牙向前走,每踏出一步都費盡了全身的力氣,偏偏走到一半的時候肚子還突然絞痛起來,接著又因為走太久全身一陣無力,腹痛加上虛脫一併向我襲來,差點就要昏倒了,只得趕緊從背包抓出止痛藥,又泡了杯電解質水、補充一條巧克力,坐在路邊休息了好一會,這才終於好轉。



走了六個小時,下午一點,我終於來到了Chhomrong,這個地方是山上沿途所有村莊之中最大的一個,旅店也比較多,加上算是路線的一個中繼站,無論是上山或是下山的旅人多半都會在此停留。

雖然時間還很早,應該可以再走到下一個村莊,但擔心抵達下一個地點的時間太晚會找不到地方投宿,我決定今天就此打住,在這裡隨意找間旅店落腳。



入住的是這間「Chhomrong Cottage」,老闆娘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奶奶,頭髮花白,以前是位學校教師,見到我隻身一人登山,似乎因此特別照顧我,從進門到離開,總是一臉和善地對我微笑,讓我倍感溫暖。



店裡面有兩、三隻隨意穿梭的藏獒,分不清究竟是旅店養的狗還是村莊的流浪狗,見到我來便紛紛黏在我的腳邊,個個都一臉從容自在的模樣望著遠山,我想世界上最幸福的動物不過如此了吧。



因為還沒吃中飯,飢腸轆轆的我放下背包後,第一件事就是趕緊翻開菜單點東西來吃,隨便叫了一碗湯麵和熱茶,沒想到這裡的湯麵卻出乎我意料好吃得不得了,是我在山上餐館之中吃過最好吃的一碗,因為實在太好吃了,讓我才剛吃完忍不住又再叫了一碗。

因為天氣很冷,所以在山上的時候幾乎每天都要來上好幾杯熱騰騰的紅茶,喝到後來真的會怕,但又不得不喝。後來回到台灣,每當看見餐廳菜單上的熱紅茶時,我總會忍不住笑出來,想起當時在山上喝茶到怕的回憶。



吃飽飯後,因為時間還很早,我便窩在旅店外的椅子上望著風景發呆消磨時間,這裡距離魚尾峰更近了,可惜飄來了一陣雲,什麼也看不到。我看著人來人往經過旅店門口,無論是上山還是下山,每一個人臉上的表情都相當疲憊,想必我在步行時也是這副要死不活的猙獰表情,雖然步行在喜馬拉雅山脈之間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但浪漫歸浪漫,實在不要妄想能顧及多少形象了。





沒有太陽之後的溫度就變得很低,怕頭髮又乾不了,於是這天我乾脆不洗頭了,沖了個澡之後便窩進旅店大廳看書喝啤酒。這一晚除了我以外還有三組旅人,但或許是因為大家實在是都累壞了,彼此鮮少交談,各自不發一語地披著毯子窩在椅子上取暖。屋外不時傳來陣陣的音樂聲,今天是燃燈節的最後一天,旁邊的民宅前升了一處營火,一群人正圍著營火歡快地跳著舞,看起來非常熱鬧。

隨著夜幕低垂,我抬頭一望,發現旅店的老奶奶走了進來,手上拿了一把點燃的線香,輪流對著大廳四個角落的佛教畫像薰了好一會,模樣虔誠。雖然尼泊爾主要以印度教為主,但喜馬拉雅山上的居民多半是信奉藏傳佛教的。



我一直到讀累了才上樓回房睡覺,這天的房間比前一晚的要乾燥許多,但房間牆上有個縫隙,夜晚的冷風一直由那裡灌進來,幸好有帶禦寒的睡袋,我把身上的衣服、襪子和手套都戴了起來,再躦進溫暖的睡袋裡,就這樣度過了一夜。



Day 03 路線:Chhomrong > Doven

第三天早上,用過早餐後,我向旅店的老奶奶告別,臨行前她塞給了我一張名片,我將它仔細收進筆記本裡,接著便繼續上路了。

Chhomrong村莊有一個檢查站,上下山往返時都必須出示登山證、登記資料。天才剛亮,旅人們都還沒有起床,街上一個人也沒有,我是這天第一個通過檢查站的人,管理員詢問我今天預計走到的位置,接著把它登記下來,為了安全起見,他們都會記錄旅客的登山路線計畫。



這天一整天的天氣都陰陰的,一路朝著下一個村莊Sinuwa前進,這一段路是一個V字型的谷地,前前後後加起來一共有三千座石階,走起來相當漫長,雖然走下坡的時候很輕鬆,但也開心不起來,因為知道有多少的下坡待會就有多少的上坡。



一轉頭,發現一早出發的Chhomrong不知不覺已經在那麼後面了。







走了兩個半小時,接著來到了Sinuwa,這個村莊分成「Up Sinuwa」和「Down Sinuwa」,兩者之間的距離少說也有30分鐘,所以打算安排在此落腳的山友記得特別留心。

在經過Down Sinuwa時(較靠近Chhomrong那一側),發現天空有一架直升機不斷地盤旋準備降落,那噠噠噠的聲響聽得真教人心慌,我與其他的登山客們圍成一圈,好奇地圍觀想看看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原來是有一名中國登山客感到身體不適,因此叫了直升機來救援下山,一台直升機出動的費用少說也要十幾萬台幣,再加上在山上發生山難真的不是開玩笑的,我暗暗祈禱希望自己能夠平安無事地走完全程。



半途看見陽光從山岳那頭竄出美麗的天使光,可惜光影反差太大,拍得不太漂亮。



尼泊爾是比較鄉下的地方,垃圾處理都是用燒的,山上更是不例外,常常可以看見像是圖片右下角那樣的小窟隆,裡頭堆滿了垃圾,集滿了就會燒掉。



過了Sinuwa之後,接著便朝著Bamboo前進了,顧名思義,這一段路是很長的一片竹林,雖然路很長,但因為都在林子裡面,十分涼爽,道路也好走,走起來相當舒服,因此通過這一段的速度特別快。



走到一半的時候,發現前方有一群人靜悄悄地拿著相機對著樹林某處拍照,我好奇地輕步加入他們的行列,這才發現原來林子內有一隻超美的長尾葉猴,有著一身雪白蓬鬆的毛髮和黑色的臉,真讓我驚奇不已,一旁剛下山的山友告訴我,從Bamboo這裡到山上,一路上有許多像這樣的猴子。



雖然燃燈節已經在昨天結束了,不過當經過Bamboo村莊時,村裡的居民仍舊播著音樂、歡欣地圍成一圈跳著舞,就連正在休息的嚮導們也開心地跑過去加入他們的行列,整個氣氛熱鬧得不得了。





與前兩天不同,這一天一路上遇見了很多人,每一個人我都會盡量問好,以開朗的聲音問候「Namaste」(尼泊爾語中的你好),許多嚮導看見我獨自揹著包包行走,常常對我比一個讚,誇讚我很強壯,讓我啼笑皆非,不過也因此有了機會與許多人聊天。

我曾經在網路上讀到有人說尼泊爾人若是看見旅客沒有請嚮導或揹夫,會認為對方讓他們沒機會賺錢而生氣,不過我一路走來,遇見的每一個嚮導不僅都態度和藹,也都極力地幫助我,即便我不是他們的雇主,仍舊十分看照我,令我相當感動。



在Bamboo快走到Dovan的時候,我遇見了一名既開朗又友善的揹夫,看見我獨行,除了關切我的狀況以外,並主動提議叫我跟著他們一起走,我想想也沒什麼不行的,於是就跟著他們一行人走,幾個人一邊閒聊一邊走,時間也因而過得比較快,不知不覺竟一下子就走到了Dovan,漫長的山路一瞬間就走完了,看來有人結伴也是件不錯的事情。



到了Dovan之後,熱心的揹夫、嚮導和他們的雇主在第一間旅店「Dovan Guest House」落腳,得知我沒有預訂房間後,主動詢問我需不需要幫忙詢問住宿,我看他並不像是壞人的樣子,並沒打算佔人便宜,於是便讓他幫忙,雖然只剩下多人的share room,得和陌生人擠,但也總比沒地方睡來得好。

後來當我和其他旅人愉快地聊天時,那位熱心的揹夫偶爾看到我,也會確定我是否安好,還問我玩得開心嗎?讓我深深地感受到他那溫暖又不過度的善意。

出發前我在網路上讀到很多人都說尼泊爾的男生很壞,這一趟旅行下來,我卻不這麼覺得,我當然不是指這裡沒有壞人,出門在外還是得提防,但很多時候先入為主的觀念卻也會影響到我們看待事物的眼光,也許你怎麼看待這個世界,也決定了你會看到什麼東西,像是我前一晚在Ghandruk的旅店時,一位華裔女性旅客一到旅店,就立刻殺價,覺得旅店的老奶奶開的價格太貴,不斷露出不相信的口吻,我想在她眼裡的尼泊爾,必定是人人都想騙她的錢吧。



放下行李後,我就窩到旅店的大廳取暖了。越往山上走,山上的旅店就越來越少,旅人們則是越來越多,傍晚大家全擠成一塊窩在大廳閒聊,相當熱鬧。

這時的天空飄起了毛毛細雨,幾名旅人狼狽地來到了旅店門口準備投宿,我定睛一瞧,天啊!面前的這兩人不正是我第一天遇到的印度情侶Debo和Anna嗎!當我們彼此認出對方後,立刻開心地摟在一起,或許是因為異地爬山的艱辛,讓這樣的重逢更顯得彌足珍貴,平時在都市短暫的相識總是無足輕重,但此刻在這裡卻讓人感動得無以復加。



一夥人走了一天都累壞了,於是我們一起走進大廳裡吃晚餐、喝熱茶,與他們同行的還有兩位荷蘭女孩Noor與Zenzi,她們在半途中加入了印度情侶的行列一起走,一夥人詢問我隔天要不要和他們一起走,我欣然應允。

後來一名尼菲混血的漂亮女孩Ressika、以及兩名分別來自德國(忘了名字)和加拿大的旅人Fabienne看見我們,也跟著坐下來一起聊天。整張桌子一瞬間變得相當熱鬧,一群人圍在桌邊天南地北地聊天,一邊喝著熱茶一邊打牌,大家的個性都很友善,一整晚相處得十分愉快,因為剛好都說不同語言,我們還開始亂教起對方自己語言的髒話 XD

長夜漫漫,我們一邊打牌一邊交換起彼此的故事,打發著夜晚的時光。印度情侶Debo和Anna來自孟買,Debo家中經營製造背包的事業,本身是一個山癡,已經去過EBC了,最大的夢想就是總有一天要登上埃佛勒斯峰,女友Anna笑告訴我們,每次約會要看DVD,Debo總是央求著可不可以再看一次「聖母峰」那部電影,她又好氣又好笑地說,他一邊嚷著要登上埃佛勒斯峰、又叫她一直看那部死了那麼多人的電影,到底要她怎麼放心讓他去!

Anna本身沒有任何的登山運動經驗,這次是她人生第一次爬山,聽到第一次爬山就跑來安娜普娜,讓眾人嘩的一聲對她的毅力感到佩服不已,能夠有這樣的心陪著另一半從事喜愛的活動,我覺得這真是天底下最浪漫的事情了,真希望哪天身邊也有一個像這樣理解自己的人相伴。

Fabienne與德國旅人已經攻頂了,正在下山的途中,但因為突然下起雨,只好在這裡停留。Fabienne來自加拿大魁北克,因為是法語區,所以母語是法文,年紀不過21歲,是一個又酷又率性的可愛女孩,個性大喇喇地很像小男生,正在環遊世界,她每到一個地方就會刺一個青作為紀念,像是在菲律賓時就刺了一個香蕉樹在腳上,相當有意思。因為交換了聯絡方式,發現她後來還陸續到了許多地方當志工,感覺過著相當充實的旅行生活。因為很喜歡爬山,雖然在尼泊爾時已經去爬了另一座山,但半路結識了準備來爬安娜普娜的德國旅人,問她要不要來,她聳聳肩想說有何不可,於是就這樣跑來了XD

而Noor和Zenzi這兩位荷蘭女孩則只有20歲,和Fabienne一樣既開朗又散發著青春洋溢的光芒。Noor是位很有天份的插畫家,她告訴我她的名字在荷蘭語中有著光的意思,讓我忍不住覺得她的名字很美,而Zenzi則相當喜愛烘焙,雖然有著黑人血統,骨子裡可是個道道地地的荷蘭人。由於荷蘭只有平原,兩人沒有什麼登山經驗就來爬了,讓人十分佩服。兩人和Fabienne一樣也正在環遊世界,好奇地問起她們為什麼環遊世界?她們告訴我,她們還沒上大學,因為不確定自己將來要做什麼,家裡的父母也認為如果還不曉得要做什麼的話,不如就先出門看看,就是國外很普遍的gap year。

中西方的旅遊文化差異很大,雖然早有概念,當實際接觸到的時候還是不免感到文化衝擊。我在尼泊爾旅行的時候,認識了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旅人,其中一個共同點,就是大家的年紀都很小,都只有25歲以下,像我這樣30歲以上的旅人大概五根手指頭數得出來,西方人旅行得早,我以為30歲的我還年輕,但這一趟出去卻發現我經常是一群人之中最老的一個,我心想我們20幾歲的時候到底都在幹麼?我們常常會想著要等到事業穩定了、有錢了、甚至是退休了再出去旅行,就算出去了,多半也不會太久,一年以上的旅行彷彿像是天方夜譚或神話傳說,但在尼泊爾旅行一年以上的旅人卻滿街都是,多半不是很有錢,總是住在最便宜的旅店、吃著最簡樸的餐點,但他們仍然繼續旅行。

在尼泊爾,每當旅人們相遇的時候,開頭問的總是這句:「你接下來要去哪裡?」或者是「你在這裡待了多久?」聽到的總是幾個月、半年、一年,甚至是永遠不打算回家了,對於東方來說,兩個星期的假已經算是很長了,但每當結識的新朋友一聽到我只待兩個星期,總是會紛紛露出一臉驚訝的模樣,納悶地問我這麼短怎麼夠好好看清楚這裡?

那一天晚上,我遇見了整趟旅程中除了我以外唯一一組台灣旅客,是幾名退休了的教授,但因為年紀已經大了,旅行習慣和話題也不同,當大夥歡快地玩在一起時,我感到對方似乎有一種想同樂卻不知道怎麼融入的困窘,最終只得上床睡覺。後來的日子裡我也時常想起那幾名教授,事業成功,功成名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去想去的地方,但殘酷的是能夠體驗的事情卻隨著年紀的增長而逐漸變少。若是等到退休才出門旅行,不是不能玩,但我想能夠體驗到的事情也已截然不同吧。當我坐在大廳裡聽著其他尼泊爾人以及來自不同地方的旅人交換著旅行故事的時候,我總忍不住想到他們,要是他們也能夠坐在這裡聽著這些故事,能夠看到的風景說不定也會跟著變多。

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但我認為做什麼事情都要趁早,旅行也是越早越好。前陣子認識了一名很年輕的朋友,才剛滿20歲,卻早已經去過雲南、印度等地長時間壯遊,就與那兩位年輕的荷蘭女孩一樣,我望著她們的時候總帶有一種欽羨的眼光,彷彿在她們的身上看見了無限的可能,我一點也不覺得她們沒上大學怎麼樣,反倒覺得才20歲她們就能有這樣的眼界,那麼等到她們到了我這個年紀,肯定是不同凡響的吧。



一夥人一直打牌到深夜才各自上床休息,交到了不少朋友,度過了溫暖又盡興的一晚。半夜起床上廁所的時候,我發現雨在不知不覺的時候停了,烏雲散去,只見喜馬拉雅的夜空露出了無窮無盡的繁星,滿得像快要從天上掉了下來,而魚尾峰的身影就靜靜地佇立在這片星空之下,讓我頓時間目眩神迷,若說世間真有永恆,那永恆肯定就活在我眼前的這一刻,小的時候總覺得浪漫是兩個人的事,直到越長越大,漸漸覺得浪漫也可以是一個人的事情。我想我一路上所追尋的,其實也不過就是像這樣站在這裡罷了。

待續。

隨文附上這次的旅行短片給大家觀賞:

窮得只剩一個背包ONE BACKPACK:http://domi-wang.blogspot.com
我姓開-小開的開 wrote:
天啊~ 我是頭香嗎~??
這篇真是太讚了!! 上班中~ 羨慕啊~

這麼快就有人留言嚇死我了。12點了,該吃飯了
窮得只剩一個背包ONE BACKPACK:http://domi-wang.blogspot.com
你的文章好精彩!

從Gokyo回來,我最想念的是山屋裡的暖爐XDD
CrystalPalace wrote:
你的文章好精彩!
從Gokyo回來,我最想念的是山屋裡的暖爐XDD

蛤什麼!你們有暖爐!我那時候看見山屋規定要10個人以上才可以租用...冷死
窮得只剩一個背包ONE BACKPACK:http://domi-wang.blogspot.com
D&C wrote:
蛤什麼!你們有暖爐!...(恕刪)


原來ABC要用租的!?(驚

在EBC這條都是燒牛糞的暖爐,大約傍晚,山屋主人會點暖爐了!
CrystalPalace wrote:
原來ABC要用租的!?(驚
在EBC這條都是燒牛糞的暖爐,大約傍晚,山屋主人會點暖爐了!

那時印象中看見兩間山屋裡頭都貼著標示,寫著暖爐出租要10人以上才能使用,因為跟室友加起來也只有五個人,所以沒辦法租。(在想不會跟去的季節也有關係呢?去的時候是11月初,會不會是因為不夠冷......
窮得只剩一個背包ONE BACKPACK:http://domi-wang.blogspot.com

1頁 (共1頁)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