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日誌“ - 涸沢、高山紅葉

涸沢,一個被日本人稱為最美高山楓葉之一的圈谷。其秋天賞楓帳篷的數量,也是堪稱一絕,就連沒有登山的我從以前就不知道在哪裡聽過他的名號。來到日本開始和GUESTHOUSE雷鳥的老闆藤江桑一起登山之後,才發現涸沢的登山口根本就在GUESTHOUSE雷鳥附近的上高地,這麼好的地理優勢我當然不能浪費,一定要去看看這傳說中的涸沢紅葉。單獨爬涸沢有點太過單調,可以的話,我這個人去回不喜歡走一樣的路。因此決定翻過穗高岳,下切涸沢賞楓過夜之後,第二天再從一般路線走回上高地。

一早來到上高地,一如往常,在登山諮詢處填寫好入山申請並且買好保險貼紙貼到申請書上繳交後跟著各路登山客一起往各自的登山口出發。要爬穗高岳的我登山口在梓川左岸,在知名的河童橋和大部分的登山客分道揚鑣。要翻過穗高岳首先要先抵達前穗高岳,這條路前半段很好走,一直到岳澤小屋後面的重太郎新道才開始陡升。這邊穿插的小知識,日本的山屋大部分都不需要預定,但是有些空間比較小的山屋就需要。這間岳澤山屋就是一間需要預定的山屋,如果有需要住宿,記得提前打電話預約。

重太郎新道顧名思義是重太郎走出來或者紀念重太郎的路。重太郎,全名今田重太郎。是穗高岳之名登山嚮導,他將生命獻給的穗高岳,窮極一生為了登山客的安全建造山屋。二十六歲那一年,他在奧穗高蓋了穗高連峰上的第一座山屋,穗高小屋(未來的奧穗高山莊)以及打造了從上高地前往奧穗高的重太郎新道。這條重太郎新道2.3公里的距離上升了七百多公尺,其中有許多需要爬石頭,爬鐵梯,是北阿爾卑斯山中數一數二的陡坡。沿路沒有水源,經過岳澤山屋時記得要先將水壺打滿。

我在走這條路的時候,可能因為眼前的景色隨著我的腳步逐漸壯闊,我是越爬越有力,並不感覺疲累,但是陡升的路線讓我不禁慶幸自己下山不是走這條路。這樣的路線,我下坡應該走的會比上坡還慢。。。

在腎上腺的幫助下,我很快的來到前穗高岳的叉路口,看到地上有幾個背包,我也跟著把背包扔下,輕裝登頂。開始接近山頂時,路面和山壁上開始出現白色的冰,我原本擔心會滑,會冰,但由於那只是一層薄薄的冰霜,鞋子踩在上面完全不會滑,手也不至於太冷,我沒有戴手套也能抓住石頭上爬。登上前穗高岳山頂的時候有些雲霧,但是當風將雲霧稍微吹散之時,我看到遠方有一個梯形的山體,竟然是富士山啊啊啊~實在是太幸運了。


眼看時間還早,環顧美景四周,放慢腳下的步調,讓稜線帶著我往奧穗高前進。稜線兩側,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景。左側,是平時走慣了的上高地,但從高空看下去的風景卻是如此新鮮,梓川在寬闊的山谷中蜿蜒,在末梢處累積成了著名的大正池,而我此時的身影,應該也和這穗高連峰一起,倒映在湖中。稜線右側,是我在經過稜線缺口時不經意發現的,當我不經意的往缺口處一看,那是一充滿各種色彩的彩色圈谷,那就是我今天的目標,涸沢。


這段稜線平緩好走,但周遭的風景,卻讓我寸步難行。走了老半天才抵達日本的第三高峰,奧穗高岳。奧穗高岳海拔3190公尺,海拔並不算太高,其實除了日本最高峰富士山海拔是3667公尺,之後的前五名高山都只有在3100左右,彼此間的差異都不到一百公尺。奧穗高身為穗高連峰最高點,其周遭的風景自然是不在話下,但是有一座山峰的嚴峻身影卻形成了躡壓。這座山名叫ジャンダルム,原本以為這誇張的山只能遠觀,不能近爬,沒想到看了下日本登山APP YAMAP,這邊竟然是有路的,可以一路走到西穗高岳,但這條路現在地圖中是以虛線表示,並在旁邊標注著,北阿爾貝斯山中首屈一指的險道。我這個登山初心者還是不要拿自己開玩笑,在這拍拍裝逼照就好。

奧穗高山莊顧名思義就在奧穗高岳山頂往下一點,從奧穗高岳走到山莊會經過幾個鐵梯,有幾個延畢需要攀爬,在這三千多公尺的秋天高山,這些東西上面都是結霜的,雖然並不會滑,但是手抓在上面很冰,不太好受,建議大家來日本爬秋山,要帶雙手套。奧穗高山莊建在兩座山峰之間的鞍部,規模之大還有一座直升機停機坪,很難想像重太郎先生當時如何是從無到有蓋起這座山莊。由於位於稜線之上,在奧穗高山莊可以一覽山脈兩側的美景,這邊的日出和日落肯定很美。我很想在這邊過上一晚,但這次的目標是去涸沢朝聖,奧穗高山莊過夜只好等到下一次。

奧穗高山莊到涸沢是一路下切,並不難走,只有偶而有一些比較陡的坡需要注意。這路從光禿的岩石,慢慢走入繽紛的紅葉之中,心情也逐漸從登山轉為散步。當我漫步抵達涸沢小屋時,小屋已經人滿為患,不過不用擔心,涸沢這裡的山屋是不用預約,也不會客滿的,你來,他就塞。當我做好登記來到房間,看到床鋪,嗯,果然是塞好塞滿。。。跟我第一次上富士山時有得拼,還好我是睡在牆邊,不用被大叔當三明治夾。此時此刻,我肚子已經是餓到不行,放好行李後趕緊拿著我的料理組來到山屋前的桌椅上準備晚餐。感謝小吳學長,之前來雷鳥時幫我帶的花雕雞麵,這泡麵泡下去,周遭聞到味道的日本人無一不為這一味驚艷,花雕雞麵真可說是台灣之光。

一般登山大概吃完晚餐不久就會上床睡覺,養精蓄銳準備應付第二天的攀登,但由於我明天的路線只需延著上高地山谷一路走回巴士站,輕鬆走就可以,所以我就在山屋前的平台等待夜晚來臨,華燈初上,帳篷變成燈籠的時刻。今天在涸沢扎營的帳篷數量應該是有破百,但聽說連過往的一半都不到,我的燈籠照跟過往的比起來,大概也就沒這麼震撼。拍完帳篷燈籠回到房間時,我的床位竟然被睡走了!!!正當我感到疑惑時,睡在我床位上的大叔說道:『小哥,跟你換個位子,好嗎?』乾,你床都睡暖了,我能說不要嗎?只能忍痛說好,把靠牆的位子給他,自己去當大叔三明治QQ下次,我還是背帳篷上來睡吧。。。


雖然不用早起爬山,但在涸沢的清晨,還是有一件事情會讓大家一早起床。那就是モルゲンロート(Morgenrot),清晨的陽光將曬賣染成金黃色或者紅色。涸沢,就是觀賞モルゲンロート的好地點。清晨,天未破曉,我盡責的鬧鐘將我喚醒,來到涸沢山莊,觀景台上早已是人山人海。人手一台相機,瞄準著穗高連峰。隨著陽光射入,山峰逐漸變色,由橘紅慢慢轉換成金黃,陽光也像是布幕一般從山頂徐徐下降,整個圈谷金光閃閃,瑞氣千條。直到太陽上升到一定高度後,大地才恢復成秋天的七彩模樣。整段過程中,我不斷地按下快門,即便每張照片看起來都差不多,但我依舊壓抑不住拍照的衝動。。。下次應該架個縮時攝影才能把這美麗的過程完整的記錄下來。

在清晨精彩的太陽光秀結束之後,人們也開始踏上旅途,又或者像我一樣踏上歸途。這個季節的登山客非常的多,除了下山的我們之外,比較早出發的登山客也已經在路上等我們了,大家狹路相逢,結果就是塞在路上。除了爬富士山外,我第一次在山上看到這麼多的人潮。塞在路上的同時,我看著對面的山,有點後悔自己沒有選擇比較困難的路以避開人潮。幸好,這人沒有塞得太久,在一些比較寬的山道超了幾次車之後,後面的路段也就豁然開朗了。在日本也爬了不少次的山,有的海拔比這次的高,走得比這次的遠,但若是說上風景,在我這些日本爬山的經驗中,這次的景還是最令我印象深刻,難以忘懷。也是少數我爬完山後,馬上就決定隔年要再來爬的一座山。

好讀網誌:
https://bikepackermrmao.weebly.com/off-the-bike/7327702
流浪者日誌FB:
https://www.facebook.com/Bikepackingeverywhere/
流浪者IG:
https://www.instagram.com/andersonmao1203/
2019-08-20 17:37 #1
涸沢カール 秋季真的太美了

不知道有沒有看到夜晚的帳篷市集
shuxue07 wrote:
涸沢カール 秋季真的...(恕刪)


有的,但是去年帳篷比較少,今年我應該會去貢獻一頂。
shuxue07 wrote:
涸沢カール 秋季真的...(恕刪)


有的,但是去年帳篷比較少,今年我應該會去貢獻一頂。
shuxue07 wrote:
涸沢カール 秋季真的...(恕刪)


有的,但是去年帳篷比較少,今年我應該會去貢獻一頂,希望可以熱鬧一些XD。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