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曾愛讀《醜陋的中國人》,直到我在西方生活.

我也曾愛讀《醜陋的中國人》,直到我在西方生活.

下方評論
有在國外生活過的國人心裡都很清楚。沒什麼好說的。老百姓想要的生活。無非就是安居樂業。婦女小孩夜晚能夠安心的走在路上而已。所謂了民主。都是相對的。虛偽得很。



我看完視頻的一點思考。
我們常常聽到台灣人言必稱民主自由,聽起來,很美,像是他們步入了頂層文明一樣。
可是,無論你口中的那個作為工具的製度,究竟是什麼,終極的目的都是讓人們生活的更好。
而當你用別人告訴你的那個美好工具之後,卻沒有讓人們生活的更好。
社會變得更加無序,人們的衣食住行比之前越來越差的時候。
此時的你,應該反省的是什麼?是自己,還是那個工具?
我們首先會反省自己。
當我們再次確認並非自己的問題,再去檢視那個工具的時候。
有一群人跳出來,告訴你,那個工具,是神聖至高無上的,你不許質疑它。
為什麼不可以質疑它? ——沒有為什麼,你就是不許質疑它。
如果連討論都不可以討論,那與邪教,又有什麼區別呢?
所以,會不會是,那個工具錯了?
順著這個思路,我找到了越來越多的實例作為依據:印度,菲律賓,阿根廷,墨西哥,馬來西亞。
我又找到了一些相反的實例作為依據:中國,韓國,新加坡,台灣地區,香港地區。

沒有一個地方是因為這個工具富裕起來的。
當近年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的歇斯底里,栽贓抹黑,雙重標準被人找出來之後,
是非優劣,已經沒有再糾結的必要了。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bluek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