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吸菸飄過我家問題解答流程

首先,我先說明我的問題,很簡單,其實有的人的遭遇跟我一樣,就是鄰居家吸煙我家卻幫他聞的問題。
不要否認,大多數人都是摸摸鼻子關窗戶自認倒楣,因為不想找麻煩和把鄰居關係搞壞,但,其實最重要的一點是---沒有法源依據。

我是個小人物,我跟其他人不同的一點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只要惹到我,不管是用陰的還是明的,我都會搞到你受不了為止,原因沒有什麼,就是因為你先搞我!!

好,既然我也不是說說玩玩的,我就要有一套自己的辦法,”陰”的恕我無法公開說明(我怕有的人無法接受),我只說”明”的,我也都先做”明”的,這是每個人一定都會採取的步驟,沒有人想一開始就用陰的做事,一定會先用”明”的,看能不能解決再說。
但我必須承認,台灣社會真的愈來愈爛了,很多人都知道用”明”的根本是在找氣受,因為無賴愈來愈多,但我其實還不怎麼氣這種無賴,相對比起來我還比較對我國所謂的公務機關(我已經跟立法院抱怨過了,下面我會講一些過程。)有所詬病,唉,聽我娓娓道來吧。


事情的發生其實跟大家都一樣,就是鄰居煙味飄到我家,我在前面說過了,我是個行動派,絕不會坐在家裡等著吸別人的菸,於是我採取了可能連一般人都不敢跨出的第一步,在此,我知道會有許多人回言說什麼”我們只是怕鄰居兼有嫌隙”或”你以為你了不起阿”或”你也太敏感了”等等,是的,幾乎什麼回應我都聽過了,還有人對我說”你去叼這種小事為什麼不去叼附近的大工廠,那裏排的廢氣還比你吸的菸嚴重不知百倍。”

針對最後一句話他說的可能是對的,但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每晚困擾我入眠的菸味,反而是對我說這句話的仁兄,看起來這位仁兄比我還在乎這件事,因為沒他提醒我還不知道咧,
但是,
重點在哪裡你們知道嗎?這位仁兄比我還在乎工廠排放的汙染,結果當他說完話後,他依然跟平常一樣窩在家裡,依然一天一天的過,我比較了一下我跟他的不同,我,有針對困擾我的問題找解決方法,他那位仁兄,抱怨了一個我不在乎也對我現在的問題無關的問題後,什麼也不做的坐臥在家中,
……………
你覺得我會理他嗎?他的話一點價值也沒有,因為他自己根本做不到,他說那句話的意義是叫我先去跟大工廠抗議嗎?問題是我不在乎阿,反而是你這位仁兄比較在乎吧,那為什麼你不自己去抗議,仍然是窩在家中等死?等著吸廢氣死?

而且這位仁兄還得意洋洋的表現出一副辯論得勝的樣子,我說再多他也聽不進去,後來我終於在跟他對話中明白了他本人的觀點,他的觀點很簡單,他跟我相反,他不在乎菸味(他沒吸煙喔),不在乎菸味飄進他家,以此為他的觀點,你知到他對我說什麼嗎?
他說阿,”那位吸煙的鄰居真倒楣,住在我家隔壁,要忍受我去找麻煩”等等之類的話。
……………..

所以現在是變成是我的錯就對了啦?

錯,我不是白痴,我也不是愛惹麻煩的人,我說過,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菸味飄過來的那位鄰居之前有十年我都跟他沒有交集,就只有最近這幾年因菸味頻繁的飄過來而有所交集過一次,沒錯!就只有一次!
他之前的兒子因為在部隊當士官,所以經常不在家,所以菸味這問題沒有浮現,不過他兒子退伍後,就開始在家狂抽了,在這之前我根本有十年沒跟他有過任何交談或衝突,所以我絕對不是故意找他麻煩,而且我也不是一開始就直接上他家門跟他對幹(之後也沒有),我是先關我家窗戶,任何有菸味飄進來的可能窗戶我都關起來。

很不幸的,就是還會飄進來,我甚至用膠帶密封任何小縫,也一樣,
……………..
整整一年,我都在吸他家的菸味。

如果以吸菸最快10~20年就會得肺癌,我整整吸了一年,若以現在40歲來算,國人平均壽命我多算一點到80歲,我可以活到80歲來算,我吸20年(比純吸煙有濾嘴還要嚴重的二手煙),我大概60歲就會得肺癌而死,也就是說我少了20年壽命,我已吸了一年,我已短少了一年的壽命………….

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這樣算,但我是這樣算,我也看過各種有關菸害的廣告,也看過英文版的網站,那些數據大同小異,都跟我算的差不多,二手菸比直接吸菸還嚴重,因為直接吸煙有濾嘴,二手煙沒有。

我為什麼會吸了一年才發現呢?我上面說過我是行動派,照理講我是不會在吸到一年後才生氣,沒錯,我不是菸槍,我對菸味其實是分不太出來的,我當時以為是某家放出拜佛、神主牌的煙味,我也花了半年去追查,沒錯後才鎖定是這家鄰居吸菸,因為我連他早中晚吸煙的影片都拍下來了。
對,我是個超謹慎的人,當然要有他置之不理的打算,這樣我才可以馬上用這些影片證據來告發他。

說真的,住在公寓要查出到底是誰家放出的菸味真的要費一番偵查的功夫,而這一部分我做的很成功,經過半年我每天的觀察和犧牲聞,在剔除掉有可能的誤會後,已確定無誤,這其中的心酸大概只有跟我一樣做過的人才知道,當菸味在空氣中飄,你很難知道到底是從哪飄出來的。

接著,我做了一件大多數人都不走到的一步,大多數人假如真的受不了會寧願搬家或是關窗戶,很少會有人做到像我這樣,因為他們忍著,但我是行動派,我一定會反擊,於是,我報警叫警察去勸導,警察跟我說什麼你知道嗎?
警察說這沒有法源依據,在自家抽菸是無法可管的,語氣中還有一點我自己感覺好像我在找麻煩一樣。
(這中間還有許多贅言我就不寫出來,我寫重點)
接著我就說”可是煙早已飄出他家啦,煙飄進我家耶!已不是在他家自宅吸煙無害別人的問題了吧?”

我接著說的意思是這樣,當初菸害防治條例會定的原因,”就是因為會有不相干的人吸到”,所以才會有這條法的立定,原則就是如此,全都是依照這條原則來走,各位看官你說對吧。

也就是說,菸害防治法的最終原則就是---你要吸要死可以,那是你家的事,也沒人想管你,但,若你讓別人吸到,你就是犯法。

而我的那位鄰居,確實是在家吸煙沒錯,這點鄰居是沒錯,但你煙傳到我家就是違犯了菸害防治法的原則---你讓別人吸到了你家的菸。
要證明是不是我家鄰居飄出來的很容易,要證明是不是有可能從鄰居家窗戶還傳的過來也很容易,
只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我家窗戶打開,然後請任何一個人在我鄰居家窗口抽根菸,警察在我家聞看看,馬上結果就揭曉了,就這麼容易。
我也想過若是鄰居狡辯說他們沒有抽菸習慣,呵呵,我想一定有人覺得我是不是太入戲想太多了,我可以跟你講關於這件事情我真的做透了,你一切以小百姓出發的觀點、有可能做的事我全做過了。

沒錯,在這則反映到他家的抽菸困擾時,回覆的答案是那位鄰居家的爸爸說他沒有在抽菸,他以為這樣就想混過去,可惜的是,他不管走到哪都要抽,甚至連樓頂都要抽,而且在警察找上門後改在凌晨上樓抽,這可不是為了不干擾到我,而是因為早上抽菸味不明顯它可以在家抽(因為沒人分得出來是誰家發出的),凌晨時因為空氣清新,一抽的話馬上傳的人盡皆知,你應該就可以想像我鄰居是個怎麼樣的人了吧?
他以為大家都看不出來他其實有在抽菸,其實我老早輕易的從我家陽台看穿他家陽台直接看到他躺在沙發叼著菸,我不知道他到頂樓抽是在耍什麼聰明?(而且從頂樓抽很可怕的是還傳的到樓下我家!)

好,先接回去跟警察對話那裡,我講了立法的原則後,他竟然跟我講這樣,他說”他只是在家、私人地空間吸煙,你要用環保法令去檢舉他,不符合空污法,而菸害防治條例真的無法可管。”
我知道他說的是真話,但觀念有問題,不過他聽不進去,我也知道他沒輒,不然我不會最後找上立委,觀念哪裡有問題呢?我來說明吧,很簡單,我之前聽警察講菸害防治條例沒輒下我就說環保相關法則呢?他也說不行,但是我就反問他”菸會致癌這你不反對吧?”他說不反對,然後我又問”既然菸會致癌,跟工廠廢氣其實是一樣的,也是要吸長久才會有病果出來,那工廠的廢氣排出來你幹嘛抓它?”
警察說”因為那是工廠阿。”
我說”你剛才說私人土地你管不著,工廠跟吸菸者一樣也是在自家土地排放廢氣,你環保局幹嘛抓它?”

警察答不出話來,因為我都是照他講的話去說,他總不能說”因為那是吸菸阿。”
因為之前他也同意菸是致癌物,也是會致人於死,其實跟工廠廢氣是一樣的,所以他語塞了。

聽警察講其實我也知道他無法可辦,但他的態度給我的感覺就是”你不要來煩我啦,做不到做不到啦。”
我承認他做不到,我也不怪他,所以我問他”那有什麼其他的辦法?”
想當然他一點辦法也沒有,可能他還是個菸槍認為我再大驚小怪咧,這一點我必須說明,很多跟我一樣討厭菸味的人一定感同身受,很多人都會說”阿,你在大驚小怪,你在找麻煩。”之類的,聽他們說的話好像大家都早已認同吸煙傳到別人家是不要緊、是對的,大家都應該知道的事。

問題是是這樣嗎?

我很疑問假如真是這樣,那政府怎麼可能推得動菸害防治條例,甚至菸捐稅呢?
這代表大多數人都同意這件事,所以才會通過,而且最重要的是有厚實的證據來作後盾,不然想也知道推不過去,於是我秉著大多數人其實都跟我一樣不想吸二手煙的想法,在翌日後打電話給環保署和衛生署反應可不可以解決,喔,對,我忘了說警察到最後為什麼還會去鄰居家勸導,呵呵,這一部分真的很難啟齒,假如菸害防治真的多加了”吸煙傳到別人家要罰”,那我可能會講。
反正警察到他家勸導後,不出所料,沒任何改進,報案制度聽警察講是說絕對不會洩漏,我鄰居也問警察是誰報的,當然不會知道是誰,過了幾天我鄰居四處打聽有誰家在抱怨菸味,唉,死性不改。

接回到環保局和衛生署那邊,為什麼我要一次提到這兩個單位,我告訴你,因為這是個很好互踢皮球的兩個不同單位,不用我說明你也知道,對於這種無解的難申訴的案子,他們只是踢來踢去一點辦法也提不出來,最後還是我問他們有沒有跟我一樣來抱怨同樣事的?他們都說有,奇怪的是他們怎麼都沒上報?讓我覺得他們根本不想解決這問題。
沒錯,他們也解決不了,甚至連提供我下一個更高可能改變的管道也沒有,有的語氣聽起來就是認為我在找麻煩,這時我真的懷疑菸捐法怎麼通過的?
連環保局及衛生署相關單位都不怎麼在乎,而且我的語氣也顯得非常困擾及急迫,但我的感覺真的是只想對這兩個單位詛咒一番,不經意的新聞上報出公務員被拍到上班不上班偷懶遲送文件等等,老實說我心裡也有個底,完全符合公務人員在電視上被爆出的印象,我也想我在繳什麼稅阿?我是白癡嗎?

我當然不是白痴,於是我另尋董氏基金會,這一點我要講,我不定時打了幾通電話,沒人接,是倒了嗎?不是阿,新聞上還很應景的出現某藝人正被董氏基金會找來代言,呼籲大家不要吸菸,這時你知道我想到什麼?
我想到廢死聯盟,有沒有很像?他們正在關心吸菸的人,而正在受害的我等其他人打去的竟不通。
最後終於通了,我以為得救了,董氏基金會一定有辦法懲治那些拖別人一起死的人!

結果證實我只是在空想,他對於被菸害的人一點辦法也沒有,不過假如你是加害人,每天在抽菸的那種人,他就有辦法救你!
他會幫你戒菸、給你免費戒菸貼布、給你……………

我快哭了。

於是我腦中把環保局、衛生局、董氏基金會、廢死聯盟排在了一起,他們實在太適合走在一起了。
對,你沒看錯,以正常管道來講,你假如跟我一樣,你絕對求助無門!

不過我說過我是行動派(現在再說好像也沒什麼意義了…………),我跟你講,這是真的!
在經歷以上這些求助還造成的二次傷害後,我歸結了一下,他們無能為力的原因都在他們無法修法,也就是他們只差一條法就有辦法,但叫他們上陳我的困擾給他們上級,全都在推托拉,很不幸的新聞上又飄過吳敦義閣揆掛在嘴上的”苦民所苦”的重播畫面,我是不知道他們倒底真解決不了,那吳揆這類有這種心情的高官你總可以幫忙上陳吧?
得到的通常是”你上陳也沒法度啦”之類的,不然一聽就知道妳絕對只是在呼嚨我掛完電話你絕對不會上陳的那種一聽就知道的語氣,唉,事情進展到這裡,好,我再走下一步!

看完以上的都應該明瞭我的下一步就真的只剩”一步”了吧?
好,要修法,那就修阿!很自不量力對吧?以一個小老百姓,沒法學修養,突然間發現了一個會慢慢謀殺你的問題,但卻發現沒有任何一個政府官員理你,你就快要死了,還是沒人理你,這可不是水溝修不好、行道樹太雜亂的小問題,這是確確實實每天一點一滴謀殺一個人的命案問題,而且還是發生在這台灣各個角落,一直每天上演的問題!
結果水溝一經反應馬上修、行道樹一經反應馬上剪,而我的問題,一經反應,只惹來”未說出口的羞辱”和聽起來就是在講”你有辦法你去阿”的對待。





為什麼上面空這麼多格?因為這代表我人生的一個里程碑,不是我出運了,而是我真的想不到我竟然有一天打給了立法委員辦事處,我真的想不到,你想的到嗎?
但結果如何?唉,再聽我娓娓道來,不過你聽我語氣也知道又是一個令人失望的結果吧。

我從來沒想過會打給立法委員辦事處,你可能會覺得我跳太快了吧,應該先從議員開始吧,你是什麼咖阿?立法委員會理你?
我也想過這種可能,可是你也知道我是”行動派嘛”(現在講起來有點心酸),我也有先想過找鄰長、里長、鎮長、鄉代、議員、太上老君等等,但肯定都會兜到修法這一關死巷,所以我何必浪費時間,call立委比較快啦!因為只有他們才真的能修法嘛!

我打去南部這位立法委員的服務處,才講一半困擾而已,很明顯的她就……..而且馬上叫我打去台北服務處,那裡才是可以修法的地方,我興緻勃勃的馬上依她所言打去,是一位聲音非常年輕的立法委員助理先生接的,講話是很客氣,但經歷過以上跟公家單位接觸後的經驗,說不定到最後又以不耐煩的語氣叫我另尋高就(說真的之後也有!)。

我從頭說了一堆我在這件事情上的經過,而且還問明他本身有沒有抽菸,因為沒抽煙才懂我的苦,很幸運的他說他家其實也有我這種困擾,”那就對了嘛,你應該了解我的困擾”,你一定會覺得我很幸運,我當時也是這麼以為,當這位助理先生說會幫我提案時,我快歡呼了,而且他還說一個禮拜即可排入議程,也就是他們的術語---”提案”。
當時我腦海中在想什麼們你知道嗎?我在想新聞中說的”立法委員助理都是一些攀關係進去佔位子領薪水不做事吹冷氣的”,我以為那是錯的,報導偏頗。

於是,我還問他下個禮拜我可以來詢問一下進度嗎?他說可以,然後整整過了2個月有吧,我在最近才再打去,結果你猜如何?沒錯,假如順利我還會在這寫抱怨文嗎?你們真聰明,通通答對,沒錯,還是躺在那,連動都沒動,這位男性助理除了掛了我一次電話認為我語氣太衝之外,還說”我在忙二代健保的事,你的以後會做。”
聽完他的話你一定會以為他還是會做還是有希望的,但,
對,就是”但”。

這個”但”是我最後一個”但”了,要散場了,各位做好心理準備,迎接最後的震撼!

我沒被他這句安慰的話就掛電話,我追問,我跟他道歉搞麻吉,老實說我不知道為何要向他道歉?我覺得他只是用我語氣比較大聲就說”我根本不用聽你講這些”,可是我根本沒罵他,也沒針對他拖慢提案的事來講他,我只是在說那位鄰居每天沒停過的在毒害我的肺和生命,最大聲的地方是我講到那些要吸菸的人要吸要死那就自己”去死,去死”,不要連累到別人!
“去死”這個字比較大聲,但也不是針對他阿,結果他說”我根本不用聽你講這些”就掛斷了。

唉,
我真的覺得我繳的稅白繳了,你以為你還是學生嗎?
你竟然掛一位你選民的電話,而且他也不是在罵你,突然間,立法委員和衛生署環保局董氏基金會廢死聯盟全連在一起了!
我腦海中只迴盪著那位助理曾講過”我也跟你一樣有這種困擾”還有”提案會很快,最快下個禮拜就可以了。”

更扯的是之後我再打給他,”道歉”後,他竟然跟我講你這麼急那就找別位立法委員………..
有沒有看到,貝克漢在踢皮球了!
我問別位立法委員比較閑嗎?
他又發飆了………….
說的好像我在污辱他們,”比較閑”這三個字吧?

唉,
當初說可以快快提案的是他,現在嫌我急,而且我急是我找砸嗎?我的生命在耗損被人謀殺中,換作是任何一位有機生物,你不急嗎?
新聞不經意又飄過”游說團體財團才有辦法立案,他們才有財力推動案子”和”賦改會其中一半是企業家或相關人士,所以遺產稅和贈與稅才會被降這麼低,在美國,賦改會根本不容企業家或有利益學者加入,只有在案子修好後另開公聽會時企業家才可參與,而且只能提供意見而已,要不要接受還得由公正學者投票決定!”

其實他掛我電話我真的還不會太在意,畢竟我知道有的人受不了一些刺激,就算他有虧於我有承諾於我我也沒逼他給我承諾下給了我一個做不到的承諾下,他還是覺得我的錯比較大,大到他應該掛我電話才能讓我明白,那時候才早上10點左右,我還以為你忙了一天要下班了才火氣那麼大咧,你有種啦,也只有公家機關可以讓你這麼屌,你行,你屌!(新聞又飄過公務人員抗議百分之三淘汰率是項爛法,我們都很敬業,要我們怎麼刪人………)

其實那時我根本沒因為他掛電話那麼生氣,而是現在愈打字愈生氣,因為,底下就是我回想起來最生氣的原因,你一定想不到,我必須說我知道有人看完我寫的這篇,你會覺得我這個人太大驚小怪,沒事,你繼續說沒關係,你總會遇到的!(包括任何相似的事。)

好,廢話不多說,我就告訴你們那位助理接下來真正令我沮喪和生氣的話,我因為還要安撫這位助理易於暴躁掛電話的情緒,所以我說有什麼需要我上網號招連署網友,我一定盡力盡我所能,這樣可以做為民意也有支持的依歸,也就是你們立法委員的後盾,甚至我還說假如顧慮到你們委員選票的影響,你跟我說沒關係,我不在意,我再找另一個委員試試看,絕不勉強,這是真心話,因為我跟他吵也沒有好處,而這國家我也早就沒什麼信心,我只想找到真的想做事的人,所以我很委婉、怕又傷害到他易暴躁的口氣下問著,

結果!結果!
結果他竟跟我講”你連署一堆人這些也沒用。”

我!我!我!
我真的超吃驚的!
各位,我們是活在民主國家對吧?
為什麼一位立法委員助理會說”民眾連署也沒用”,這句話背後的意思是不是說”台灣根本不是靠民意就可以推的動的,台灣民意根本是個屁!”
假如真如上所述,他倒留給了我一個大哉問,假如台灣這個華人界唯一民主化的國家,不是以民意為依歸,那到底,那倒底,
到底!!!
倒底是誰的意見為依歸?

我事後回想最生氣的就是這句話,他否決了一切生為民主國家的原則,民意不再是依歸,不要怪我,我一直以為我是活在民主國家,我也一直以為我已上所做是因為我活在民主國家所以才有用,也因如此我才會做的那麼辛苦,因為我相信,民主國家這樣做是有用的,
但是,
這位活在權力核心的助理似乎以他在那所見,告知了我”你在作夢”這件事…………..



如果台灣真是這樣子,我看也是了,那很抱歉,從今以後我會進一切能力逃稅,我也不會對台灣做任何有益的事,包括捐善款,我會盡我全力告知所有我接觸的人不要繳稅,我要跟大家講抗稅聯盟才是正確的,因為你繳的一分一毫稅金,全是交在有利的財團和貪污腐敗又沒執行力只會掛選民電話的人手裡,
我絕對不會再做任何有益這國家的事!絕對!

我想跟你那位助理講,你不要以為只有你出過社會,我看過的人除了公務人員外,沒有人敢這樣隨隨便便就掛顧客的電話,更何況我們每年奉公守法繳稅的人民,你也不要自稱這是民主國度,因為你壓根裡就沒有民意這件事,連署對你這種看過世面的來說根本是個屁。

這邊附帶一個更可笑的事,一般像我這麼認真的行動派,絕對會找到律師來詢問,而且很簡單,就在高雄市政府一樓,每天都有,早上下午都有,而且還是免費的諮詢!
對,你沒看錯,諮詢費以每小時上千在跳的律師竟然有免費的!而且就在高雄市政府樓下,甚至有一張表會發給你,那上面還有鄉鎮市公所也有這種諮詢服務!只是沒有像高雄市政府那樣全天候,但,
我想講的就是”但”,很抱歉我食言又多了一個”但”,

但,
在我一直跟那位助理通話問清楚下,他說什麼你知道嗎?他說他也沒有法律知識,他也不是律師。
好,你們可能不知道吃驚在哪,我隨之問他”阿不然你們要怎麼提案修法?”他答什麼你知道嗎?他說什麼我都不知道了,結論就是他自己說需要法律素養,最後當他修出來會找人討論,然後最重要的是他說他就是因為不知道要怎麼修我提議的法律所以沒動……….

天阿,
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我再問他”你們立法院沒設個可供詢問的律師顧問或是相關可問法條的專業人士嗎?”
他直接了當的說”沒有”。
所以我就告訴他市政府都有每天免費可諮詢的律師駐點,你不知道嗎?他說不知道,我很想問”那你會去問嗎?”不過我想他不會。

可怕的是什麼?
一位立法委員助理,他跟我說他會提案,但他沒有法律素養所以不會做,於是他就是跟我講這句話要當作了結。
各位,
我知道不只我有這種疑問,這個疑問就是,你一位立法委員助理,專門提案,所處的都跟法律有關,結果你說你不知道要怎麼修法,你最後還叫我去找律師諮詢再跟你講如何修,這一點我不介意,我願意找人擬這個條文,但是,我想問一下,

你坐在立法委員助理座位是在幹嗎?
我搞不懂,你是..你是…….
什麼都做不了那個職位該做的卻仍坐在那,
你……..到底怎麼會有人請你坐在那?
你的功用是在哪?
你的職責是在哪?
你什麼都不用做?還是只做”重要”的傳遞文書工作,真正人民要你在這職位應該發揮的功能卻裝傻?

唉,我腦海中又出現這一句話,
在台灣繳稅的真的是白癡!
唉~~~~~~


好,真好,台灣沒人能解決,很好,民意沒用,各位,大家都在找出路,假如一個不重視民意的國家沒辦法幫你解決你正在被慢性謀殺的問題,你是不是要自己找出路?
我現在身體明顯易咳和喉嚨發癢眼睛模糊(這些症狀在我遠離菸害後幾天又好了,而且以前從沒發生過。),都是在菸味發生的這一段時間才開始,而且頻繁到令我憂心,我是個行動派,可能有人不懂我指的”行動派”的意義,我來說明,在我的觀念裡,既然你無法律可以去治一些窮凶極惡無賴之人,那請你學習美國,每個人都可以擁有槍枝,不要像現在只有黑道才有槍,而且還騙大家只有少數黑道有槍,眾所皆知槍枝早氾濫了,現在只有平凡老百姓沒有槍。
既然你不想解決也不想解決也不想聽民意,那請你發槍,讓我們人民有個自我解決的正當防衛能力,而不是手無寸鐵任黑道流氓宰割,
因為假如我在被黑道威脅下一定要開槍自衛時,我一定會開槍,我不想等到我死後我親人在我墳前哭泣和那個爛渣流氓在我墳前懺悔,我真的不需要這些,我只需要你給我合法槍枝和正當防衛法律,其他的你不用擔心,因為我一定會開槍。

不要你不給我合法槍枝又不修法律,把人民當黑道流氓前的待宰羔羊還自鳴得意人權,我搞不懂你說的”人權”跟我們平民所說的”人權”是同一個嗎?
白痴都看得出來不是,你有種再亂搞,你最好把事情鬧大,我很喜歡鬧大,因為我是行動派,我一直放任那鄰居的困擾是因為我相信你們政府會懂我在講什麼,假如你們解決不了,我勸你們乾脆把法律全刪掉算了,我會自己來解決這個困擾,用最快的方法…………
如果法律一點都沒用,拜託,不是你們來拜託我投票,是我拜託你們,把法律全刪掉不要使用,讓我們人民自己解決,用自己的方法解決,不然在還沒解決前我會先被氣死!

我只差你們政府的一個法律定下來,因為我老早已經拍到一切對面抽煙的證據,花了我無數夜晚和心力,並不是只有你在忙而已,偉大的立法委員助理,我都在等你的法律一過馬上就可以報案,你知不知道你才是擋住人民的那一顆大石頭阿?所有相關後續行動都卡在你修法條的速度,你還可以跟我掛電話,你有種!官僚架子擺的真有譜阿!這麼年輕就有僚氣,年輕有為阿!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是個行動派,我什麼都敢做,更何況是這種直接在損害我生命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人在面對死亡時特別恐慌,
我知道你會說我緊張個屁,我知道,我知道,我要20年後才會死,雖然我會少掉20年壽命,但要20年後才會死,我只要忍耐每天一點一滴被迫快點走向死亡的恐懼,不就沒事了!
很可惜,我沒那種白癡想法,我是行動派,我說過了,我是行動派,我什麼都敢做,不要惹我,我的鄰居,你有看到這個文章而你有改掉算你走運,你也知道我現在等於拿你沒輒,喔,等等,修正一下,是依法律走的話拿你沒輒,呵呵,但你也知道我現在要講的跟法律無關,呵呵,如果你知道我以前在幹啥的和風評你就懂你在玩誰,呵呵,老實說像我這種行動派,最希望的就是沒有法律,勸你快改吧,不要等到我來找你…………





以上純屬虛構 只是小說
不過如果你真的想推案子
有的
現在有個相關的提案正在以下這位委員的辦公處裡躺著
若你跟以上小說所述一樣困擾
你就只剩這次機會
只有這次鬧大的機會
請叫你朋友等週遭有此相關困擾的人打過去
有打有機會
沒打就沒了
請記起你的憤怒,也請讓這些立法委員記起人民的憤怒!(我知道你想罵髒話,但請忍住,小說裡的立委助理比你還不爽,雖然我們都不知道原因…….)
你正在一點一滴步向肺癌的不歸路,而且你還無能為力,因為就差一個法條修正案,打去你就知道小說在講什麼,你只有這次機會,只有這次機會!
請打
侯彩鳳立法委員辦事處電話
(02)2358-8286
(07)382-0915 (這支打去只會叫你打去台北那支)

另外,關於以上小說要待補充的是,有一個好笑的事,就是那位鄰居的兒子根本不屌的繼續在窗邊吞雲吐霧,就算是別人告知菸味傳到別人家也照樣,這種人正在準備考警察,這種人的品德,造成別人困擾、夜不入眠卻仍自鳴得意還變本加厲的品德,想要當警察,難怪北市警察又發生集體舞弊案件,警察界裡的敗類是不是愈來愈多而且一次都是集體出沒?
令人堪憂阿,繳稅的是白癡嗎?



以下是只要你有關以上小說所述的經歷,你絕對會打到的電話,用民事告訴我還不知道有沒有人成功過,我一直在期待那種案件成功過,如有也請不吝回覆告知一下,謝謝!

菸害專線(應是公家的) 0800531531
高市公害檢舉 0800066666
環保局 (07)3773400
衛生署 (02)85906666
1999政府專線(號稱能解決一切事情的號碼,真的嗎……..)
衛生局 (07)7134000
董氏基金會(沒人接或佔線不要意外) (07)3877851
(02)2766133
法律扶助基金會 (07)269-3301
司法改革 (02)2523-1178
fadfad wrote:
首先,我先說明我的問...(恕刪)


看不完,跳過浪過
你都有電話了,怎麼不自己去試
尊爵小黑 wrote:
你打字不累唷...(恕刪)


大大,你說這樣樓主會傷心的

支持樓主,再告,連國家一起告
fadfad wrote:
首先,我先說明我的問...(恕刪)

講那麼多
先蒐證
證明自己身體沒問題

然後得肺癌
再賴給他

告他謀殺
我是蓮霧王 ~路過蓮霧園
fadfad wrote:
首先,我先說明我的問...(恕刪)


我家也有這種困擾

尤其是我現在是有孕在身

每每樓上或是隔壁鄰居在陽台抽菸..

煙味都會飄到我家來,一開始跟我老公說,他說又能怎麼..

我說難道你要你的小孩還沒出生就在吸二手菸嗎??

直到前幾天,我老公自己本人在客廳聞到濃濃的菸味..

於是他到陽台查看,發現煙味來源..

後來到樓上和鄰居詳談一會..

最近已經沒有聞到菸味了..

二手菸對於沒有抽菸習慣的人來說,真的很痛苦..

也奉勸有煙癮的大大多為其他人著想..也為自己的身體著想
一直說自己是行動派
然後廢話一大堆

請申請移民火星吧

火星目前沒有人類在那裏吸菸

掰掰

fadfad wrote:
首先,我先說明我的問...(恕刪)

字好多..看不完.
好多字!!

我想問樓主你住哪裡阿!?

我好想去你家隔壁抽菸喔
http://www.facebook.com/ChenShiXiongDi
看完全文的..可以舉個手嗎?

151515151515

fadfad wrote:
首先,我先說明我的問...(恕刪)

這裡是呆灣阿
認真就輸了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