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車遊記分享 - 南瀛平埔西拉雅族部落探訪之旅 - 機車

前往內容


南瀛平埔西拉雅族部落探訪之旅

我們人呢!常常有的時候經過或路過不一定看到或知道
甚至有的時候呢!看過也不盡然就知道
而我來說騎車到處逛就是不想只是經過或路過
若旅遊只是為了曾經來過到此一遊
那我會覺得很可惜甚至失去旅遊的意義

那天在網路新聞看到一則關於平埔族夜祭的報導才發覺
原來在我每回要上關子嶺跟到阿里山常走的南165線道
就經過一個屬於平埔族系西拉雅族的部落(吉貝耍部落)

而今天正好要上關子嶺崁頂福安宮拜拜所以特別來去探訪一番囉!


由南165線道由官田經六甲進入東山區的時候會看到一個地名(東河村)
沒錯吉貝耍部落就在東河村社區


「吉貝耍」是東河村的古地名,隸屬於台南縣東山鄉行政管轄,位於枕頭山脈西側的平原上,離台南縣縣政府所在地新營市約十公里,鄰近台南縣知名風景區關子嶺、尖山埤水庫、烏山頭水庫。村落西南與柳營鄉篤農村(小腳腿)以龜重溪(急水溪上游支流)為界,村外圍有「嘉南大圳」經過。

要知道吉貝耍與平埔族之間的關係,一定要先初步了解西拉雅及蕭壟社,才能找出脈絡。西拉雅族是指分布於台南縣市及達至屏東平原一帶的平埔族而言。


行走南165線道到達東河村看到東河派出所時從對面的道路進入就是"吉貝耍部落"了

吉貝耍平埔族後裔屬於西拉雅族蕭壟社群之一,而吉貝耍是東河村古地名,平埔語為「斑芝花」(亦即木棉花)的意思(黃文博著,南瀛歷史與風土),亦有說是平埔語「好地方」的意思。由於平埔西拉雅族的語言流失殆盡,所以何者正確已不可考。


在村子裡入眼就可以看到許多有著許久歷史的紅磚斜瓦三合院式建築
南部很多的鄉村尚可見到但是隨著時代進步漸漸改建成很多的西式或日式建築
說實在隨時代進步是必須的但是對於一些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築或聚落
我不知道!也許將來只能在電腦上圖片裡看到了!如果是那樣真的很可悲呀!


荷蘭時期,不管是荷蘭官方或漢人最早接觸的台灣原住民,便是西拉雅族人而一些文獻上所記載的平埔資料,也是以西拉雅族最多,但相對的,西拉雅族受漢文化的侵化也最嚴重、最徹底。當初荷蘭人稱台南附近平埔族人為Sideia,後來便以此譯名「西拉雅」(Siraya)代表南部之平埔族群。

西拉雅族又可分為西拉雅亞族、馬卡道(Makatau)、大武壟等三亞族(據小川尚義之說,三亞族雖然語言稍異,然屬同一語言),西拉雅亞族原居住在台江內海、倒風內海沿岸,後分佈於台南縣曾文溪、急水溪、二仁溪流域。

西拉雅支族昔日以新港社(今台南縣新市鄉)、 目加溜灣社(今台南縣安定、善化鄉)、 蕭壟社(今台南縣佳里鎮)、 麻豆社(今台南縣麻豆鎮) 四大社為主,再加上大目降社(今台南縣新化鎮)為最大的五個社群,其他尚有卓猴社、大武壟社、礁吧哖社、芋匏社等。後經支社成立及漢人的移入被迫往山區遷移,廣佈於台南縣境內,而吉貝耍正是那個時期由蕭壟社衍生出來的支社。


吉貝耍
一個乍看無異於其他傳統社區,再看它的第二眼時,即感受到四周的氣氛、環境似乎並非如此熟悉。這裡隱藏著一個民族於此地深厚的歷史與文化,它並非等待去發掘,而是等待被瞭解。在台灣,相較於高山的九族,生活在平地或靠山區的平埔族群則顯得不起眼,可能是地理位置的關係、時間累積族群的交流、融合,大家對原民文化的印象常常只停留在高山的族群,而非平埔族群,也因此忽略身邊的是另一個同樣珍貴的文化。
吉貝耍此地即是最佳的寫照,位於東山鄉東河村內,它並非是個如其名「西拉雅吉貝耍文化村」的民俗村,裡面沒有販賣原住民手工藝品、竹筒飯,更沒有人會固定時間表演舞蹈給你觀賞。吉貝耍就是個生活與傳統信仰、文化結合的聚落,發展文化村、開放民眾,不是為了觀光效益,而是要凝聚族人,傳承文化。

信仰與生活

吉貝耍社區同樣也有漢人的廟宇、基督長老教會,但在傳統信仰的部分仍保持完整。此地的信仰主要是圍繞在西拉雅祀壺信仰、祖靈信仰以及其祭祀場所,也被稱之為公廨。早期公廨為茅屋竹壁,後來才使用水泥與磚瓦,不過它在顏色上仍保留了竹子與茅草的原色以延留其意義。目前吉貝耍社區中就一共有一座大公廨、五座角頭公廨,負責守候護村民,而每一座角頭公廨各由一姓家族負責管理祭祀。而這裡
的角頭公廨是全台密度之最。

(東南公廨)


『東南公廨』位於村內「龍河寺」斜對角,以前亦是毛頂竹蔑壁建築,現已是磚造、瓦屋、半壁鐵窗。正室主神為杜拉那阿立母,祭壇上有一大一小的棕色壺,大者即是杜拉那阿立母神體,祭壇上方掛有一具豬頭殼。東室有一棕色壺。
東南公廨阿立母神名「杜拉娜」管東門南方,巡查神名不知東門外亦有「跳橋」及「兵馬營」。東南公廨是由駱姓、張姓族人負責管理。


公廨在西拉雅語為"庫瓦Kuwa"祭祀祖靈之地
在吉貝耍有1座大公廨5座小公廨
位於旁室外有一拐杖狀竹頭節名為"跳橋"
為巡查神領兵進出之管道


跳橋連接一露天鐵籠圍成之處內有1祀壺名為"兵馬營"為角頭公廨的"衛哨站"


角頭公廨格局分成兩室掛有豬頭殼為正室主祀阿立母
旁室祀奉巡查神


清朝乾隆中葉,漢人的大量遷入壓迫蕭壟社民他遷,佳里北頭洋一帶的族人相偕往東移,沿急水溪而上,入龜重溪,找到該溪中游畔的一塊肥美土地,建立了「茄菝所」(Ka-Ma-Sua)支社,後漢譯為「吉貝耍」支社。
吉貝耍支社所在地原為洪雅族哆囉嘓社的舊部(洪雅族分佈於台中縣霧峰鄉以南,台南縣新營市以北,接近山麓之平地地區),蕭壟社民移入後,可能因此壓迫原洪雅族人他遷或共處,吉貝耍於是成為蕭壟社最北支社,也成為西拉雅族與洪雅族的交界族社。


『西南公廨』位於村中西南方,即東河宮(奉祀清水祖師)前方一小路入約五十公尺處,其規模及建構、方位座向與北公廨相同,原為竹蔑壁屋,現已改成磚造瓦屋,半壁鐵窗。

正室主神阿立母,名稱阿卡段,為棕色壺體,正室亦掛有一具豬頭殼,為公廨外無「跳橋」與「兵馬營」做連接,據老一輩印象,以前曾看見過設有「跳橋」,但為何目前已不見,無法得知原因。兵馬營亦是鐵籠圍成,祀有一壺上插澤蘭,是為巡查神,名已不可考。東室有一白色瓷瓶,為阿立母助理,名字亦失傳。西南公廨是由段姓族人負責管理。


吉貝耍的祖靈─「阿立母」信仰
西拉雅每個社的信仰神祇名稱不同,吉貝耍內以「老君」為最高主神,而實質掌權者為「尪祖」。尪祖壺被置於大公廨內,其下設有七位阿立母,為主要神務執行者,也因此阿立母一詞幾乎被視為此地信仰的代名詞。


公廨在荷據時期具有「青年會所」、「議事場所」與「信仰場所」功能,而清領時又被作為「公家辦事處」之用,在西拉雅語「庫瓦Kuwa」則是祭祀祖靈之地。


在西拉雅四大社的信仰神祉名稱有所不同,守護神名有阿立祖、太祖、阿日祖、尪公、尪祖、阿立母、太上老君、太上李老君、太祖五姐妹、三十六太師等令人眼花撩亂的神名,這都是在整個西拉雅族的四大社及大武壟系統遷徙互成生活共同圈後,地方部落各自發展出來的信仰系統,但大都以「阿立祖」為共通的神祇。


東河宮主要祀奉清水祖師


段氏古厝
落成於日治昭和五年(1930年)建材全由中國大陸運至月津港(今鹽水區)
再以牛車一車一車運回吉貝耍
當年聘請多位福州師傅負責設計興建
屋內彩繪則由麻豆街(水龍師)操刀極具閩南傳統建築之美


唯一比較漢化的[段氏古宅],是建於日據昭和五年的三合院建築,漢式建築雕樑畫棟,門廳彩繪,彩繪中竟然也有汽車、輪船、鈔票等現代物品,難怪段家長輩會說:「咱的祖先是做大官,咱是貴族,怎會是番呢?」段家近期也出過銀行家、檢察官...等社會中堅人士。


段氏古厝是聚落中最華麗的閩南宅院。由當時的大戶人家段蒼籌資興建這棟傳統閩南瓦厝宅院,由多名福州師傅共同設計建造,並延請台南麻豆街的水龍師負責屋內彩繪。據說,段家當年蓋這棟華麗大厝,花費相當於可購買33甲土地的錢,興建期間工人則是吃掉了一甲地的甘蔗。


漫步在吉貝耍社區,彷彿身處童話之中,四周穿插的彩繪陶板,道盡屬於這裡的故事。吉貝耍文史工作室提出的「西拉雅故事村」計畫案,獲得信義房屋的獎助,由老一輩的族人口述西拉雅的傳說故事,經孩童們發揮創意,繪出這些有趣、生動的畫面,間接傳遞著他們的故事和文化。


『中公廨』位於北公廨南方約五百公尺的小路旁,規制同於先前之各角頭公廨,奉祀村中央角落的守護神塔里曼阿立母,正室有一白色瓷壺為其神體,亦有私人奉祀之阿立矸置於祭壇上,祭壇側有一棕色甕裝有向水,正室內亦有二具豬頭殼。東室有二白色瓷瓶,東門有負責巡查的男神。

磚造瓦屋,半壁磚、半壁木條縱窗,木條則漆成「青綠色」與北公廨的黑色木條不同。中公廨是由李姓族人負責管理。


雖然中公廨的外表油漆脫落略顯老舊
但是近看發現裡頭整理得非常乾淨讓我十分訝異


西拉雅族的文化信仰著實的讓我有了一趟印象很深刻的文化之旅
確實值得我們細細去品嚐


台南地區西拉雅族的信仰文化,是最典型的「祀壺現象」,也是最早發現此一現象的地區。日據時代末期,日人國分直一先生曾於台南地區做過田野調查,針對新化、知母義、北頭洋等地的信仰文化,發表「壺を祀る村」一書始為濫觴。

所謂「祀壺」(或拜壺)即是在公廨或私家住宅內設壇,奉拜數個「壺甕」或「瓷瓶」,壺甕之中裝有清水,插入甘蔗葉或澤蘭(平埔語叫「伊興」I-hing),壺甕瓶即代表神體,若說是祭拜壺體本身,不如說是信奉壺體內「向水」的神力。

「向」是西拉雅語的譯音,它的意義相當複雜,尪姨所作的法術叫「作向」,壺中的水代表的是「向魂」,作過向的水叫「向水」。「向」在表面上的意義只是泛靈信仰下的表徵,崇信宇宙間永生不滅的靈魂,所有的生命都有「向」,透過對「向」的控制與操縱可使人驅吉避兇,而神力所收服的孤魂野鬼即「向魂」。

吉貝耍人外出身上或車上常插澤蘭以保平安吉貝耍人外出身上或車上常插澤蘭以保平安。
而壺瓶上所插之青葉(甘蔗葉或澤蘭)代表的是神威,插於瓶中,向魂即不能外逸。祭拜儀式,向太祖(或阿立祖、尪祖、阿立母)許願,最基本的準備祭品即檳榔及米酒,行三向禮(三次點酒、三拜、前後噴酒個一次),這種祀壺現象,絕非一些民俗學者所持拜壺信仰,是種原始「性器」信仰的誤謬之論。


北公廨的環境所在是我覺得最是漂亮的地方
大樹遮陽綠水洋洋流過真的很棒


北公廨巡查神范坎阿里負責巡查村落西北「治安」。目前北公廨由潘姓族人負責管理。


吉貝耍的九位阿立母,分別掌管大公廨及五個小公廨的事務,各有其名(有的名字已失傳),並有地位高低之分,最高為大公廨內之「洛拉那」阿立母,小公廨角頭神以北公廨的阿立母地位最高(名已失傳)。


吉貝耍是個典型的農村社區,年輕人大都外出謀生,人口外流頗多,目前全村約 360戶,一千五百人左右,村民以段姓居多,佔全村三分之一強,其次潘、程、李姓居次。村民謀生以務農為主,作物仍以水稻為大宗,其次是甜瓜、蕃茄等經濟性水果。住宅集中,村中道路井然有序,是座模範農村社區,綠野平疇圍繞其外,一出村外即見自然田野風光,嗅盡稻香泥濃氣息讓人置身「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的畫境中。


村里面的紅磚矮牆是鄉村典型的景像


洗衣棚
嘉南大圳小給的灌溉溝渠是平日婦女洗衣跟孩童戲水的場所
棚頂設計採水的波浪及女性的柔為主並意涵西拉雅人祭祀與"水"的密不可分
鋁合金材質的"仿竹"建材是以西拉雅傳統綠竹建築做變化
打造出獨一無二的吉貝耍社區空間


四姓井
四姓井是由段姓賴姓楊姓潘姓四戶共同出資開鑿水井
起初一直挖不到水源於是眾人請來阿立母的部下"尪姨"李仁記來幫忙
在阿立母降乩下"踏地"指示竟在現址很淺的地層就挖到甘甜充沛的水脈
是吉貝耍的信仰文化有關係密切的一口井


四姓井


純樸的農家古厝很像以前我外婆鄉下的古厝
讓人挺是懷念的


村裡的小路挨家挨戶緊緊相鄰自然人情味就濃厚
而相反的都市裡大家戶戶大門緊閉冷漠豈能相比的呢?


綠意茂盛的四姓井


大公廨
大公廨的主神是尪公,是全吉貝耍地位最高的神祉,但不管事,平常代表尪公的灰色壺體亦不在公廨之內,而是放在祭司李朱龍先生的家中,等祭典時才恭請至大公廨內或至哮海祭典處。

尪公不視事,全由尪祖負責、阿立母執行。故奉祀在大公廨的壺體是代表尪祖、阿立母。


在每年農曆九月初四、五的夜祭與孝海祭,等同於漢人的過年,是族人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在這天族人會攜家帶眷的來到公廨祭祀,重頭戲是在晚上的夜祭活動,夜祭會從晚上持續到隔日凌晨。過去一年曾向阿立母許大願者,就須在夜祭時拜全豬還願,此外還需準備其他的祭品,透過尪姨,也就是女性祭司來主導場面,開始進行一連串的儀式活動,最後再以舞蹈歌謠「牽曲」來答謝祖靈。

隔日初五的孝海祭則是吉貝耍特有的祭典,傳說有七位先人渡海來台時死於海上,於是這一日就定為「七神傳破遇難日」,後人須至海邊遙祭祖靈。由於族人遷徙到吉貝耍此地,無法到海邊祭祖,於是就在大公廨前,面向西南大海方向遙拜。但也有另一說是要紀念死於九月初五,有恩於吉貝耍祖先的阿海。


據成功大學石萬壽教授的研究指出,「阿立祖」一詞原是平埔語「阿立」(祖先的意思),以及漢語「祖」二字的結合,原意應該是祖靈的信仰,而「阿立祖」也就成了西拉雅族共同祖靈信仰的神祇,而管制「向」的神即是阿立祖,祂的地位相當於漢人祖先教中的閻羅王,至少是地藏王菩薩的地位。

奉祀於祭司李朱龍家中的尪公壺奉祀於祭司李朱龍家中的尪公壺。
吉貝耍的平埔信仰系統,比其它西拉雅族部落來得複雜。「尪公」是此地最高主神,但不管事,平常祀壺置於祭司-李姓族人家中(現奉祀於李朱龍先生家),只有在祭典時才恭請至大公廨中。

而實際掌權者為「尪祖」(有傳說是尪公之妻),尪祖壺置於大公廨內,其下設有九位阿立母,阿立母是最主要執行神務的神祇,為尪公、尪祖的副手或是村落五個小公廨的角頭神。

阿立母手下又有巡查、侍衛等神職。由於阿立母是吉貝耍信仰系統中的主要執行神,所以阿立母幾乎成了此地信仰的代名詞。若阿立祖是為西拉雅共同的祖先的祖靈信仰,阿立母為私家祖靈的信仰,後來在提升為吉貝耍共同的信仰神祉。


祭壇後方,綁有三具豬頭殼,各代表神兵神將,根據尪姨李仁記的說法,右邊的豬頭殼代表的是尪祖,中間豬頭殼代表的是尪姨,左邊豬頭殼代表的是塔里曼阿立母,除了尪祖、阿立母選取新部下(也就是尪姨)時,才可以取下舊的換新的豬頭殼上去。三具豬頭殼是綁在所謂的「將軍柱」(或稱「向竹」)上。其他小公廨的向竹及豬頭殼若腐朽不堪,可以在農曆三月二十九日由尪姨帶領小公廨的管理人向阿立母擲「卜筶」得其允許後換下。


百年老樹群


這真的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啊!


大公廨的執行主神洛拉娜阿立母,若尪祖不在公廨,代替尪祖行事,大公廨內的祭壇另供奉有信徒擺放的私人「阿立矸」白色瓷瓶及祭拜品──檳榔。
檳榔為祭拜尪祖、阿立母最主要的祭品,為何使用檳榔當祭品,我們可以由原住民喜嚼檳榔的由來作個推測,早期台灣未開發完全,多瘴癘之氣檳榔原為中藥材,原住民為排去體內因瘴癘之氣引起之毒素,嚼檳榔便可促進排除,另早期平埔族人舉行婚事,檳榔是一項重要的婚約物品,所以平埔族人可說是將檳榔視為「聖品」,祭拜自己的神祉,理所當然以檳榔為主,但現在雖能仍保有米酒、檳榔等祭品,以及傳統的嘪、粄(以糯米做成的食品),亦有「牲禮」等豐盛的祭品的加入。


這些年來由於本土文化的抬頭,更吸引不少有興趣的民眾前來一探究竟,可是大家對於整個信仰文化及祭典過程,充滿迷惑與不解,加上村人對於本地文化亦是一知半解,所以前來參與盛典約民眾收獲有限。基於上述情況,1998年村民策辦的「走訪西拉雅----吉貝耍阿立母夜祭」的活動內容,最主要有三項目的:(一)宣導及教有前來觀賞的民眾真正了解平埔文化。(二)發揚及維護台灣本土的平埔文化。(三)喚起本地人關心本地信仰文化,傳承光大平埔文化。


每年農曆的9月初4晚上至初5凌晨是夜祭
由於佳節將至所以大公廨附近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漫步在吉貝耍部落裡頭
往往可以看到許許多多的老建築有種懷舊的感覺


吉貝耍文史工作室
由在地人段洪坤老師所成立


很傳統典型的鄉下村落


村口的柑仔店


想起前面的南165線道我都走過了上百回了
直到今天才知道來造訪這個至今還依舊保存著傳統信仰的西拉雅族吉貝耍部落
真是汗顏啊!


『東公廨』位於東南公廨左前方約一百公尺的小路進入,建築模式與東南公廨相同。正室主神為杜丁尼阿立母,地位僅次於北公廨阿立母,祭壇上有一灰色瓷壺,為杜丁尼阿立母神體,祭壇旁設有棕色向水甕,祭壇上方掛一具豬頭殼。
東公廨阿立母神名「杜丁尼」管東門北方,,巡查神名「奇眉達」在老一輩口中是個「青面獠牙」相當威武的巡查神,一如刑警隊隊長,若村內遇盜賊,奇眉達一定率先帶領向魂為先鋒,纏住歹徒,村民隨後圍捕,往往難以遁逃。東公廨目前由飛番「程天與」後代子孫負責管理。


具傳,阿立母曾多次顯靈,村人所見皆為慈眉善目的高雅婦人,身穿白衣白裙,口嚼檳榔,手持澤蘭或偶騎白馬出現,性好潔淨,不喜煙火,故在吉貝耍的信仰中,進入公廨(亦即漢人之廟)必須脫鞋,並且忌持香燒金紙。


正巧在東公廨遇到有族人來祭祀


澤蘭─西拉雅話叫「Ihing」,它是吉貝耍的「護身符」。澤蘭插在壺或阿立矸上,除了有裝飾作用外,摘取它帶在身上也能有「保平安」的效果,而且澤蘭也是尪姨、祭司施法的「法器」拿著它可以驅趕邪氣、不乾淨的「東西」,也可以拿它來當祈福的法器,就像漢人道教中乩童或法師拿的七星劍、法鞭之類的東西。


平埔老阿嬤身子還蠻硬朗
阿嬤說兒子住高雄每個星期都會回來看她


老阿嬤的家
看看是否歷史悠久了呢?


豬頭殼─代表尪祖、阿立母的天兵天將,也有說代表天公、三界、尪祖的部將;學者有人說是以前原住民「獵人頭─出草」遺留下的風俗,但是應該說是西拉雅人「狩獵文化」的演變,因為早期平埔族人要在固定的日子才能出外獵捕野生動物,出發前要到公廨祭拜祖靈,捕獲的第一隻動物和最好的獵物,要抬到公廨答謝祖靈保祐捕獵順利豐收,並將動物的頭顱掛在公廨內獻給祖靈,然後再聚在kuwa廣場飲酒慶祝。所以豬頭壳在西拉雅信仰體系內,是種供薦物、咒物又可以說是神體。


嘉南大圳
【圳】ㄗㄨㄣ ˋ閩粵方言。指灌溉用的水渠。如:「嘉南大圳」。日本統治台灣時,將台灣當作經濟殖民地,但是當時的嘉南平原水資源貧乏,農地大多是不毛之地,嘉南地區農民常逢水旱雨災,苦守「看天田」 --依天吃飯的苦境極需改善,於是促成兼具排水、灌溉、疏洪功能的「嘉南大圳」水利工程決策。

   八田與一 ,日本人,一九一0由東京大學工學部畢業後, 八田與一帶著妻子來到台灣總督府負責台灣各地的土木工程設計與建設。一九二0年, 八田與一 受命改善嘉南平原的農田水利,他的水利計畫,首先興建一座蓄水量八千萬立方公尺的烏山頭 水庫,而後開鑿河渠,連結烏山頭與曾文溪濁水溪兩地水源,工事區域東西寬二十公里,南北長九十公里。從一九二0施工到一九三0年整整十年完工,花費五千四百一十四萬圓。論規模與技術在當時都堪稱世界一流的水利工程。


這座嘉南大圳是日本總督府的工程師 八田與一 ,繼桃園大圳、高雄港後的第三個作品。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的硬體工程,耗費了 八田與一 人生中的另一個十年。一九三 ○年五月,這項龐大的工程終於完工,傾洩而出的水流沿著如蛛網般密佈在嘉南平原上的渠道,滋潤了這片不毛之地。嘉南平原原本只有五千公頃的水田增加為十五萬公頃。當時有農民在雷動的歡聲中激動地說著:「這是神的恩惠,神賜與的水。」嘉南大圳的完工,使得此地的農作產量達到動工前的二至五倍,嘉南平原自此成為台灣最大的穀倉。

東河國小(現已經更改為吉貝耍國小了)


吉貝耍國民小學


離開了吉貝耍繼續回到南165線道往白河方向前進
一路上綠油油的稻田看的讓人倍感視覺上的舒服


離開了吉貝耍部落差點忘了今天還得上福安宮拜拜
當然要上崁頂福安宮還是必須經過六重溪
先前曾經介紹過六重溪也是一個平埔族的部落
代表平埔精神的牌樓


溪流朔源頭哆囉香火延


六藝傳後裔平埔宗風顯


位於六重溪本部落入口,高約四、五公尺,基座採由自六重溪的鵝卵石砌成,其餘柱身以桂竹 編成,牌樓頂採雙倒水設計,覆以茅草,型式如早期的高腳屋,內置五個甕代表太祖五姊妹。 屋頂上另置類似船形的構造。

整個牌樓象徵平埔族人堅毅不屈、刻苦耐勞的精神,並以高腳屋式牌樓主體則象徵不忘本,屋 頂的船形設計,象徵紀念祖先渡海來台的艱辛。整個牌樓寓意祖先「蓽路藍縷,以啟山林」的 精神。


六重溪的山居人家有如生活在世外桃源呢!


滿山滿谷的綠意這也就是為什麼每回上福安宮我都喜歡走這條路的原因


六重溪公廨位於石牌部落,為傳統茅草、竹材的公廨,可說是目前南台灣唯一的茅草公廨。因
為場地的關係,原本兩座公廨已合而為一,「公厝」(大公廨)較大,內祀五個甕,而正公廨
較小,位於「公厝」(大公廨)左側,內共有將軍柱(向神座),沒有祀壼。


在荷蘭人的文獻中,「公廨」的意思可歸納成為三種;一是議事公所(meetinghouse),二是青年
會所(dormieory),三是宗教場所(temple)。而如今就只剩下宗教場所,祭祀祖先的地方,類似
漢人的「廟」。現今,六重溪的公廨有二,較小者稱真公廨,較大的稱祖厝。公廨型式以芧草、竹子
為材料,中留一門,三面竹矮牆,背面竹牆。而兩個公廨內的陳設不一樣,真公廨除「將軍柱」外,
亦有「向神座」。而祖厝除了「將軍柱、向神座」外,尚有神桌、甕等。


六重溪平埔夜祭時間在每年農曆10月中旬 ( 農曆 10 月 14 日晚上至 15 日 )
夜祭儀細說入下:
一、太祖起駕,5姊妹團圓妹,拜見清水老君:

二、獻豬:
由六重溪平埔公廨管理員主任委員帶領族人向清水老君與太祖五姊妹祈請,保佑族人平安,夜祭文化活動順利,護國佑民,四時無災國泰民安。
三、牽曲:
六重溪夜祭已失落多年,近年來由於平埔文化興起與保存,才又逐漸被重視吟唱。六重溪的牽曲計有六首,目前經過專學者的比對確定有3首,牽曲於祭拜時間每小時吟唱一次,第一首:「起曲調」,曲調較為哀愁。第2首「卡多樂歌」意義尚待查證,第三首「千親引戚」曲調輕鬆活潑,濃濃的歡愉氣氛,六重溪平埔夜祭的牽曲吟唱規範同其他族群一樣,開向(農曆9月1日)以後才能教唱,禁向之後就不能再唱的,如需要吟唱牽曲時,必須擲茭,徵求太祖同意。


四、翻豬:
農曆9月15日太祖起駕,進行「翻豬禮」由尪姨手持酒瓶在豬隻身上進行點豬動作,代表著清水老君及太祖五姊妹點收信重所提供的豬體,最後一個步驟就是將本來趴著的豬翻轉成四腳朝天,吉數「翻豬禮」。
五、燒紙錢:
夜祭前,尪姨會指示族人應該準備多少冥紙,翻豬禮之後,需要將紙錢至金爐中火化,結束漫長的六重溪夜祭。

何謂尪姨
尪姨是太祖的發言人,是信眾與太祖之間的溝通橋樑,近似乩童的角色,六重溪公廨中供奉太祖五姊妹,昔日每位太祖皆有一位尪姨,族李任何事物或族群問題、個人家庭問題、身體病痛等,皆可以請教尪姨,目前以治病為主。


公廨旁植有平埔聖樹刺桐、過山香、圓仔花、雞冠花等。一切建設儘量保持傳統,連洗手台也
是用石臼做成,而護坡則採「疊石」牆,不用水泥牆。總之六重溪的公廨給人古色古香的感覺
,令人不覺已置身平埔族社中。


位於台南市白河區關嶺與東山區山泉之間,六重溪橫貫期中。地形封閉,卻是風景秀麗的桃花源之地,循著六重溪而上,兩岸夾山,焦風椰雨,過山香(Haban)矗立於屋前,刺桐遍布四周,雞冠花雨圓仔花爭奇鬥豔,綻放美麗的花苞,保留著昔日竹籠屋舍、古文物、石廟、茅草公廨、平埔精神牌樓等,一個完整的平埔采風圖歷歷在目,這就是今日的「六重溪平埔文化園區」,六重溪的平埔族人致力於平埔文化的維持與延續,維護屬於六重溪部落的文化傳承。


六重溪是白河區南側主要的河川,源自大棟山及枕頭山之間,這條河沿自山區蜿蜒溪流而下,給人有種神秘難測、深奧的感覺,從叢仔坑算起,每經一段曲流算一個「重溪」。

「六重溪」泛指六重溪沿溪數個部落的總稱,以「六重溪部落」為最大的部落,六重溪部落名字的由來是因早期從東山區、白河區要到此部落,必須通過6個溪彎才能到達此處,故稱「六重溪」。六重溪的河名亦以河畔附近最大聚落「六重溪部落」的名稱而命名之。 六重溪,於台灣光復之後,改為「六溪里」,隸屬於台南縣白河區,現約有百戶人家是平埔後裔。六重溪原為平埔「洪雅族多囉國社」的獵場,直到清乾隆中葉,族人才從屬於「大滿亞族」的「大武龍社」故地(今玉井區、楠西區),爾後被移到北邊的六重溪畔,重新建立部落,故稱為「大武龍派社」。隨著漢人開墾,往內山前進,陸續抵達六重溪,日治時期「焦吧哖事件」後,大批的平埔族人再次遷徙來到六重溪。因此,形成平埔族人與漢雜居的生活情形,其中平埔部落主要分布在三重溪部落以東的六重溪河谷。


在六重溪公廨旁的一間頗有歷史又顯得老舊的竹管厝
竹管厝通常是利用當地的材料——竹子和泥 土搭寮居住,這種竹造房屋即俗稱 「竹管仔厝」。用於竹造房屋之竹類有麻竹、刺竹、孟宗竹、桂竹等。竹管仔厝之厝頂可用竹子覆蓋,或用茅草、甘蔗葉或鉛板。牆壁則用竹子、竹編抹灰土、石灰等。竹管仔厝之主梁,通常採用多年生之孟宗竹、刺竹、麻竹或桂竹。不用鐵釘而只用竹釘作為榫頭。通常牆壁用竹片編織成,再敷上泥土,外表抹上石灰,門窗皆用竹片編成。柱腳的空間填土或石頭,以保堅固。經濟實用、夏天涼爽且不懼地震。


在台灣,中生代以上的人普遍都住過竹管厝,住在竹管厝,相當簡陋,有的人也許依然記得小時候下雨天祖母拿出水筒盛裝屋內的漏水;狗呀、雞呀,時爾從破漏的牆縫外鑽進鑽出,甚至還有那長長的龜殼花等等。有時候雞蛋就生在床底下。而室內只有煤油燈,經常是摸黑上床。竹管厝的牆是先用竹片編串,然後用紅泥巴攪和著粗糠〈碾米後的稻殼〉塗上,日久就容易剝落,或根本就是被自家的狗硬鑽出洞來的。


相較於吉貝耍部落的平地熱絡
六重溪就有如典型的山上部落般的清靜


六重溪公廨前的植物(我對植物沒研究若有人知道是何植物請告訴我!)謝謝!


六重溪村莊裏的柑仔店


六重溪的指示牌


六重溪溪邊的親水公園


六重溪


溪裡的舟通式魚道


親水公園


六重溪中主要保育或可觀察物種


僅剩下空空的橋墩的吊橋


上山拜拜完天公不作美下起雨來了
很怕下起大雨所以就只好打道回府了
回程看到綠油油快要成熟的稻穗覺得很美於是讓我駐足停下


數大就是美
金黃色的稻穗搭配著綠油油的稻葉
這顏色真的很美很健康啊!


陰天的洗布埤


雖然天氣不好但是水還是那麼的有如明鏡一般


後記:雖然指示短短的半天出遊
但是卻讓我覺得又有一種新感受
因為今天讓我品嚐了一趟平埔(西拉雅族)文化
真的值回票價


經過不代表你就看到 看到也不代表你就知道

看到也不代表你就了解 用心去看會發現很多你不曾有過的感受!!

六重溪公廨前的植物是"青箱"


青箱 , 學名--Celosia argentea Linn 英名-- Feather Cockscomb

別名:.青葙子、野雞冠、白雞冠、崑崙草。



文章慢慢深讀中...

阿 杜威 wrote:
我們人呢!常常有的時...(恕刪)


xd 拍到一條可以祕密進入烏山頭水庫的道路了 不用門票
免責聲明:以上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等,怒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阿杜威牌!台灣文化活教材!
阿杜威大 每次的發文總是圖文並茂!

dizzy_cat wrote:
六重溪公廨前的植物是...(恕刪)


感謝您的告知說明
又讓我長了番見識喔!
謝謝樓主介紹 非常享受你的文章及照片
約30年前 也曾經研究平埔族 也跑到坪林及雙溪去找拜瓶子的廟
可惜當時對少數民族大都不尊重
拜瓶子的廟大都很破舊 想去問是誰主持或照顧這廟
沒人願意說 沒人願意承認自己是"蕃阿"
真是悲哀 自己否定自己所相信的東西
平埔族語言並未完全消失 至少去年我去花蓮豐濱還聽到
豐濱還有較原始樣子的拜瓶子的廟
再次謝謝你的文章及照片

阿 杜威 wrote:
我們人呢!常常有的時...(恕刪)

阿 杜威 wrote:
我們人呢!常常有的時...(恕刪)

loveshon wrote:
xd 拍到一條可以祕...(恕刪)


真的嗎?
昨天傍晚回程本想順道到
八田與一紀念館的無奈太晚了還要門票
作罷!烏山頭水庫門票200元貴啊!

洋聰頭 wrote:
阿杜威牌!台灣文化活...(恕刪)


別那麼說
客氣了!我不過是把我所收集到跟所知道的跟大伙介紹啦!

ger1234 wrote:
謝謝樓主介紹 非常享...(恕刪)


可讓我遇到同好前輩了!
原住民在台灣得到的關注太少了
其實原住民文化是我們的一項寶貴資產呢!
有論點提出也許我們很多人身上就流有平埔族血統呢!
不管是任合族群都該互相彼此包容與平衡共處
而非刻意忽視與打壓!+5


阿 杜威 wrote:
我們人呢!常常有的時...(恕刪)


烏山頭水庫..我還沒去逛過..汗顏..下回來去逛逛
咖啡華部落格: http://blog.xuite.net/coffeehwa/twblog

1頁 (共3頁) » 分享到

前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