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奏響:東非雙亞行略(中)|Africa Safari

《映像非洲》 牧人引杖指杆、牛鈴噹啷作響,騎士風衣緊裹、油門手催,轟然的引擎聲逐漸遠去,直至湮沒在黃沙滾滾之中,獨留風塵低語。



大家好,歡迎收看攝倖文略。

文承上回的曠古之聲:東非雙亞之行(上)│Africa Safari,我們離鄉千萬里,生平首度踏上古老的非洲大陸,開始了精彩刺激的游獵旅行,一路從肯亞奈洛比,來到鄰國─坦尚尼亞的賽倫蓋提,遼闊的曠野、澎派勃然的草原大派對,豪壯之景躍然眼上,生命彰盛而昌繁,那是一種對眼界的洗禮與境界的開闊,我們彷彿聽見,有古老的風響從原野深處吹來,低語沉吟、娓娓道訴這片土地的故事,從蓋亞源起的時候就開始了。

現在,還請聽我繼續分享,這未完的故事。

Day 8:恩格羅恩格羅

今天,我們便要沿著賽倫蓋提國家公園內的路,前往位於東南方的恩格羅恩格羅國家公園,按預定計畫在國家公園內的Simba Campsite營區宿營。想當然耳,聰明的你肯定知道,我會這麼說,正是因為又沒有循原訂計畫進行了;據司機Louie說,這是他老闆交付給他的行程表,而且住宿在Kisumba campsite營地距離曼亞拉湖國家公園(Lake Manyara National Park)也近,利於執行明天的行程計畫。


然而乍看合理說詞的包裝裡,存在著一些問題:

首先,這已經是第二次尚未經過我們同意,再次擅自變更行程與住宿地點了,在質問是否更有利於後來的行程推進之前,這顯然不合乎程序,或許真的有些不可抗力(諸如營地臨時滿床等)只要先行溝通,我們都會予以理解;然而這個狀況的發生與第一次的情形簡直如出一轍,毫不知情被送到其他住宿點,再被司機跟電話中的老闆「兩手一攤」沒辦法,說是出於善意?我是不信啦。

雖然我也有下載Google離線地圖,不過要時刻檢視司機動向未免有些強人所難,旅行都變得神經兮兮了,最後仰賴溜英文的旅伴直接電傳旅行社總公司表達強烈抗議,並直接跟司機逐項核對日後「每一天」行程,他們才安份一些。



順帶一提,旅行社端偷偷將行程向前推進一天所導致的問題,是變成我們將會有連續兩天住在上述Kisumba campsite營地,然而曼亞拉湖國家公園並不大,我們也不過花了幾個小時就將裡面繞遍,連續兩天都住Kisumba campsite代表什麼?意謂我們還不到中午就得回到營地發呆、而司機Louie開著我們承租的吉普車「出門保養」下班閃人,更有甚者是我被剝奪了一晚能夠在恩格羅恩格羅營地拍攝銀河的機會!平白錯失大好機會,如何叫人不氣?

因此個人的建議是「逐日」向司機確認行程,這樣就能避免這些狀況發生囉!



#恩戈羅恩戈羅自然保護區,位於2000英尺深的火山口內,有「非洲的伊甸園」的美稱,非洲語意為「大洞」,世界第八大奇觀之一,東非大裂谷的一部分,約三百萬年前,恩戈羅恩戈羅火山向內噴發而形成。

#這個保護區是一片遼闊的高原火山地帶,以恩戈羅恩戈羅火山口為中心,火山口最高點海拔2135米,直徑約18公里,深 610米,如同陷入東非大裂谷帶上的一隻大盆,「盆底」直徑約16公里。



#範圍包括與它同名的著名火山口、奧杜瓦爾峽谷、廣袤無垠的高地平原、矮樹叢,以及覆蓋面積大約為8300平方公里的森林,只有原住民如馬賽族的部落才被允許生活在它的邊境地區。

#恩戈羅恩戈羅集中了草原、森林、丘陵、湖泊、沼澤等各種生態地貌,無數種類的野生動物在這裡生存,逐漸形成了一個獨立的生態鏈系統,此處水源終年不竭,居於恩戈羅恩戈羅的動物無遷徙行為。



#《一個午後》悠悠的午後,雲朵緩緩升起、飄往遠方,出現少時就不見了,只留下一片湛藍;當微風吹過,我好像作了一個夢,似乎是一個悠悠長長的故事。



在到訪的眾多國家公園中,恩格羅恩格羅在我心目中當數排名一二,特殊的地理環境造就了非凡壯闊的景貌,地界偌大如斯,其上風塵四揚、迎面撲來,乾燥的風吹拂在遠山的原野,大地熱氣蒸騰、黃沙四揚而起,我們奔馳在其中,心中感受到無與倫比的空曠,那是種空蕩蕩、卻了無牽掛的清透感,彷彿老鷹越飛越高,讓耳邊的風聲蓋過一切塵世的俗囂。

#《花間集》當我們相遇,你猶抱琵琶似的讓枝蔓半掩,耳朵靈動啪咑地轉了轉,身影又消失在草叢中,只留下風乾的、幽幽的花香。


Day 9:曼亞拉湖 & 阿魯沙

曼亞拉湖國家公園(Lake Manyara National Park)

經過昨天一番疾言厲色的交涉,我們要求今天就離開曼亞拉,早一天推進到坦尚尼亞的大城市─阿魯沙(Arusha)除了利於隔天推進回到肯亞外,也多壓榨出一個早上的時間,可以選擇在阿魯沙逛街,或是再參觀一處國家公園。

早上7時30分,我們離開Kisumba campsite營地,開始今天的行程。


#Alifa的好手藝。



#《頭生初日》我想為晨曦靜默,想為群山高吭,想為大地沉吟,想為徐風輕奏,我的歡喜悲傷與你們分享,我的時光與你們一起走過,我們彼此相連,結為一體。



#曼雅拉湖,又稱馬尼亞拉湖,為坦尚尼亞阿魯沙區的國家公園之一,位於曼雅拉湖西岸。公園的旱地面積330平方公里,其中近200平方公里在水位高的时候才是湖面。曼雅拉湖國家公園跟坦尚尼亞其他的國家公園和保護區相較之下稍小,但是鳥的種類及數量繁多,為觀鳥好去處。



#國家地理頻道的攝影師,那大概是許多攝影師心目中的榮譽勳章吧。



#《攔路大叔》叔的帥,從來無需多言。


阿魯沙(City. Arusha)

相較於馬賽馬拉或是賽倫蓋提等規模數一數二的國家公園,其實多數保護區面積並不大,也僅提供少數的路線給旅人驅車探索,能不能夠遇得上動物那是一半憑運氣、三分靠經驗、兩分吃眼力,足堪可證「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一語,雖然Louie並不老實,作為司機嚮導該有的洞察力還是有的,而攝影人心思也簡單,能讓我拍到好照片,我也就心滿意足了,一路上偶有掙扎,最後還是循預算給足了小費,千里相見必有緣,這份薄禮或能在他心裡留下些念想亦未得而知吧。

 離開曼亞拉湖國家公園時,不過約11時許,我們旋即又驅車往阿魯沙前進,待在荒野裡這麼久,回到人煙之地還是挺高興的。

#《牧牛少年》 「哞~」牛牛嚼了幾口草,抬起頭叫了幾聲,復又低頭進餐,在悠悠白雲下,只見一人在萬里的牧野上,他已不再欽羨藏在遙遠山頭後的繁華,讓曠野空靈的風響拂去曾經的謊言與虛偽,獨留孑然一身的清風揚袖。

他笑笑的拍了拍牛背,朝我們揮手道別,身影越走越遠,直到長草湮沒。


#阿魯沙,位於坦尚尼亞東北部,吉力馬札羅山西南約90公里。它是坦尚尼亞阿魯沙區的首府,人口約34萬,同時也是東非共同體總部所在地。阿魯沙的北部緊鄰阿魯沙國家公園,其中有梅魯火山,及位於其山腳著名的恩戈羅戈羅火山口;未來預計在東非聯邦成立後,成為聯邦國首都所在地。



#我們拜訪了Maasai Market Curios and Crafts,這是當地著名的紀念品販售商店街,旅伴們各各摩拳擦掌,準備與店家捉對廝殺,尋找中意的紀念物品;然而如果你跟我一樣不喜歡受到打擾,這裡近乎騷擾的熱情拉客恐怕會令你倍感壓力,不過作為文化體驗的一環,品嚐一下亦未嘗不可



#在阿魯沙飯店的窗外,即能看見雄偉的梅魯火山(Mount Meru)。它屬層狀火山,海拔4,566米的活火山是非洲第十大高山,上一次火山爆發發生在約一百年前。梅魯火山的土壤肥沃,是多種野生生物的棲息地,其中包括猴子、豹和接近400種鳥類。


Day 10:阿魯沙 & 安博塞利

拜行程提前推進所賜,我們打算利用一個早上的時間,參觀距離城市不遠處的阿魯沙國家公園,隨後直奔雙亞邊境Namanga回到肯亞。

#阿魯沙國家公園,距離城區僅約40分鐘車程,佔地面積137平方公里,地形上由狹長的東西兩部分組成,風景優美、交通方便,因而受旅行者青睞。


 
#公園內地勢和海拔高差大,大體上沿著東南-西北方向,由低向高攀升,並相應垂直分佈著不同氣候帶的動植物,在海拔最低的熱帶草原,可以看到很多長頸鹿、水牛、獵豹、斑馬和少量的大象,公園腹地則是丘陵環繞的莫米拉湖群,莫米拉湖群景色秀麗,安靜祥和,數千隻火烈鳥與四百多種其他鳥類棲息在淺水區域,岸邊則生活著非洲最強大的羚羊—大羚羊。而隨著向西北梅魯火山方向的地勢抬升,森林逐漸茂密,廣泛分佈著無花果林、劍葉蘭等森林植物,以及森林內棲息的狒狒以及黑白疣猴,這些疣猴黑白相間,非常漂亮。上行到高海拔地區,則是獨特的巨型非洲石南樹叢,和高山荒漠。



#雖然和占地上萬平方公里的塞倫蓋蒂或塞盧斯等大型國家公園及保護區相比,阿魯沙國家公園面積不大,但由於地形多樣性和獨特性,以及生態系統的完整性,阿魯沙國家公園吸引了很多地理學家和動植物學家的興趣。這里也十分適合普通游客,這里既有莫米拉湖的獨木舟漂流,和較為輕鬆的恩古多托火山口游覽,也有行程長達3-4天的梅魯火山登山線路。對於來自世界各地的登山愛好者來說,攀登梅魯火山(Mt. Meru)是征服乞力馬扎羅雪山之前(Mt. Kilimanjaro)前的適應性訓練和最佳準備活動。

#《聽雨的窗》我靜靜的聽,聽那綠色的音樂寶盒,在微風細雨下的演奏,與娓娓道出的故事。



#天氣晴好的時候,從公園的任何一個角落都看到非洲最高峰—乞力馬扎羅雪山頂峰白雪皚皚的壯觀風景,以及公園內部的非洲第二高峰—梅魯雪山的豐姿。在公園內,分佈著400多種鳥類,以及狒狒、斑馬、大象、野牛、長頸鹿、河馬、獵豹和羚羊等多種動物。人們即可以在公園內觀賞動物,也可以在叢林和山坡徒步遠足,欣賞瀑布、森林和雪山。


安博塞利國家公園(Amboseli National Park)

接通雙亞邊境的A104公路是難得的康莊大道,良好平整的瀝青柏油路在肯亞與坦尚尼亞可不多見,窗外光景流動、遊雲飄蕩四方,風中夾著塵土與柴油的味道,大家都有些昏昏沉沉,半睡半醒之間,我們經過Namanga又回到了肯亞。

睽違五天之後,我們又回到肯亞,依舊由Lauye擔當司機,為我們接駁在肯亞最後一趟行程,前一刻還耽溺在平坦公路的美好,立馬回到碎石路的懷抱,非洲處處充滿驚喜,叫人大呼過癮(?)



#《編年記事》風來自曠野的深處,有古老大地的沉吟之聲,迴盪在悠遠綿長的時光也不曾被遺忘,不語的智者,身軀紮根於此,見證並抄手譜寫著這個年代的始末。



#《在吉力馬扎羅下》形影成雙對,餘暉漫漫下,天涯路彼處,有情在一方。


Day 11:安博塞利 & 馬賽村

安博塞利國家公園(Amboseli National Park)

一大清早,我們參加了民宿提供的徒步Safari行程,費用是美金10元/人,是整趟行程中難得的能夠自由取景、以相對低角度拍攝動物的機會,雖然能看見的動物相當有限,不過老話一句,有好照片就行(笑)



#安博塞利國家公園(Amboseli Park)位於肯亞與坦尚尼亞交界,公園面積佔地392平方公里,由於臨近雲霧繚繞的非洲之巔——吉力馬扎羅山,吸引著一批批前來觀光的游客。



#安博塞利是大象的天堂,非洲象是一種嗅覺和聽覺都很靈敏的動物,它們的食物主要包括草、草根、樹芽、灌木、樹皮、水果和蔬菜等,每天要喝30-50加侖的水,非洲象的平均年齡在70歲左右。
 
#也許是因為需要22個月的漫長孕育周期,生產小象來之不易,成群生活著的大象都非常註意保護小象,包括在游客面前,盡量讓小象們躲在溫柔的父母城牆般的身子後面。而小象們也不象其它動物幼崽那樣頑劣,總是害羞的依偎在父母身邊。


#《流浪旅行》旅行,始於離家、終於回家;沒有家的旅行,那會是旅行嗎? 我想是的,只是還在尋找,或許是天涯,又或者是珍重的人,總有一天還是會找到吧,我想。

而那是個既遙遠、又漫長的旅途。



#Observation Hill:Observation Hill位於安波塞利湖東南,爬上階梯在山頂可以眺望整個安布塞利國家公園,並可觀賞遠方坦尚尼亞境內的非洲第一高峰吉力馬扎羅,雪峰聳立、大象成群,這個景觀被視作非洲的標志性經典畫面。



安博塞利以能看見雄偉的吉力馬扎羅聞名,然而此行天公不作美,公園境內四處捲起小型龍捲風,不斷的將沙子吹往天空,能見度相當差,我們依然無緣得見,算是此行的遺珠之憾吧。



#《揮毫天地》天之大任我翱翔,地之寬任我馳騁,汗珠沿足跡滴落,化作一道豪氣干雲。


馬賽村(Masai Village)

剛過午晌,我們在Observation Hill用餐完畢,便離開安博塞利國家公園,回到營區不過下午兩點,百無聊賴之際嚮導Lauye又再次提起參觀買賽村的行程,雖然在沿途上我們已經多次婉拒對於這類行程的推銷,但 Lauye再再強調這個它所認識的馬賽村生活型態頗為原始,我們也就半推半就的參加了,心想當作殺個時間也好;

但是參觀完畢之後,該說是不出所料嗎?在坦國之後就覺得對人的不信任感加強了?(笑)無論從生活起居介紹到馬賽舞表演,每個環節都充滿了滿滿的商業氣息,尤其紀念品販售更讓旅伴們感受到無形中的壓力如果你能相當享受在爭鋒相對的殺價互搏中的話,那這個行程應該會適合你;如果你跟我一樣,是逛個街都希望不要有人打擾的話,那我並不推薦你參加

#據這位馬賽村長說,這個臉頰上的印記,是肯亞南部的馬賽人才會刻繪上去的印記。



#馬賽人,是東部非洲現在依然活躍的、也是最著名的一個遊牧民族,人口將近90萬,主要活動範圍在肯亞的南部及坦尚尼亞的北部。如今的馬賽人一方面仍然堅持著傳統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也更多地加入到了當地的旅遊業中。



#現今大部分馬賽人居住的地方位在肯亞和坦尚尼亞的交界處,東南瀕印度洋,西瀕維多利亞湖,西北邊則有坦尚尼亞界內高達海拔5,895公尺,為非洲最高峰的吉力馬札羅山。其餘少數馬賽人則居住在肯亞境內,鄰近於納努尼亞克野生動物保護區的地帶。在馬賽人的居住區域中,熱帶季風氣候和熱帶沙漠氣候是當地主要的氣候形式,內陸高原地區較乾燥涼爽,沿海地區濕熱,且受季風氣候的影響,坦尚尼亞北部和肯亞並沒有溫度凸顯的四季,只有雨季和旱季的區別。



#《馬賽之困》

迫切的眼瞳裡映著無助與悲傷、純然的笑臉上漾著天真與喜悅,「歷史千年,煙消雲散的事情,我們還見得少了嗎?」,社會圍困在新舊時代的交替之中,能夠選擇的只有或去或留,我只是個過客,無數中的其一,無從知曉你的困難、亦無以回應你的期待,我惟有將這份光景留在眼裡、記在心上。


#1963年肯亞獨立之後,在第一任總統喬莫·肯雅塔領導下,農學家的「土地再分配計畫」讓馬賽人的領土縮減,在此同時馬賽馬拉野生動物保護區(後來擴大成為國家保護區)的創建使馬賽人失去更多的土地,並被排除在計畫之外;自由奔放的馬賽人反對奴隸制度、厭惡吃鳥類、排斥現代的交通工具……他們至今仍與眾多野生動物共同生活,並透過地域關係建立12個部落,各個都有自己的習俗、文化、語言和領導者,然而,現今馬賽人許多的土地被用來建立野生動物保護區和各種國家公園。

#長期以來,肯亞和坦尚尼亞政府仍然堅持不擇手段,企圖迫使馬賽人建立永久的農業定居點,放棄傳統的生活方式,轉而接受正規教育和現金經濟制度,然而直至今日,身為遊牧民族的馬賽人拒絕肯亞和坦尚尼亞政府提出的定居建議,並積極爭取在兩個國家境內的國家公園與國家保護區進行放牧的權利。



#《千里相會爐邊》當金色的餘暉悄悄落下,揭開夜色序幕,清涼微冷的風從曠野裡吹來,大家圍坐營地旁,火光熠熠、柴薪劈啪,身影恍恍、笑語歡聲。


Day 12:The end of the Safari

今天是我們在野外遊獵的最後一天,將取道安博塞利國家公園內的捷徑C103公路以避開顛簸崎嶇的野路,離開肯亞再次回到坦尚尼亞的阿魯沙,搭機離開非洲大陸。


#遊獵許多日下來,晨昏的時間似乎是掠食動物們喜歡狩獵或放風的時間,其他時間多半在休息,因此想要看到一些精采的畫面,可能必須跟旅伴及旅行社、司機溝通協調才行,至於器材的部份,稍暗環境下FE 200-600mm F5.6-6.3有些勉強,為了保持安全快門,ISO時常在6400到12800之間徘徊。



當我們回到坦尚尼亞的阿魯沙,也代表這趟非洲的遊獵旅程宣告結束了,野外舟車勞頓的日子雖然辛苦,但作為一個只在電視上、或只在動物園裡看過動物的人來說,無論在視覺觀感上、乃至於生命教育上,都有了根本上的翻轉,原來地各從其類,生物在自己的土地上,展現出它原原本本的風貌,那種生命勃然的力道如此鏗鏘有力、震撼人心;



也讓我更深刻去反思,戕害共同生活在地球上的許許多多生命,小到動物園壓制動物自由以供人娛樂、大到恣意對大環境的放縱剝削,全體人類都難辭其咎,追求更好的生活本無對錯,過度就顯得放縱而有失公允了,這從來不會是好生活的前提。

舉手之勞,從改變自己開始。



#《大街小巷》大街小巷,大時代裡的小人生,有繁茂茁盛、有凋零落盡,花樣百態、各異其貌,我們彷彿走在時光的迴廊,駐足在記憶的櫥窗前,好似看見過去、又窺見未來,一切卻又那樣依稀不清。



─ 下回待續 ─

2020-01-17 21:24 #1
大大的相片很精彩!每張都有拿獎的質素 很像平日看國家地理的感覺
nick002397 wrote:
《映像非洲》 牧人引(恕刪)


本來以為相片已經夠精彩了, 沒想到引用的文章也令人再三回味, 真是很好的行程, 尤其比例上, 也許二十個日本遊才會看到一個非洲遊. 我也許要等到退休後才會有機會來這種旅行.

謝謝分享, 很多光線時機利用得太好了...
nick002397 wrote:
《映像非洲》 牧人引...(恕刪)


圖文並茂,太棒了~
跟著樓主出國長見識
感謝分享!
yat0721 wrote:
大大的相片很精彩!每(恕刪)


承蒙謬讚了,拍攝經歷越資深,才越覺得以前在國家地理上看見的鏡頭,都是攝影師無數的心血換來的精彩畫面,感觸特別深刻,他們的紀錄精神真是所有攝影人的楷模,努力看齊

cdma2k wrote:
...(恕刪)





ching43202 wrote:
本來以為相片已經夠精...(恕刪)


畢竟一趟非洲的費用就能去日本好幾趟了 旅行這種事真的需要「說走就走」的衝勁哩,不妨可以嘗試手滑一下,機票買下去就沒有反悔的機會囉 順帶一提,內文除了斜字參考自維基百科以外,其他內容都是自己繕打的,感謝您喜歡,也歡迎追蹤我的Instagram


byrianshih wrote:
圖文並茂,太棒了~


感謝您喜歡,非洲真是個令人感到耳目一新的神奇世界
nick002397 wrote:
《映像非洲》 牧人引...(恕刪)


感動到淚水停不下來
一樣如同上集精彩萬分!謝謝分享!
唐小見 wrote:
感動到淚水停不下來(恕刪)


叭叭~見哥這個就有點太浮誇囉


appleline168 wrote:
一樣如同上集精彩萬分...(恕刪)


感謝你的聆賞,大家看得喜歡,我也會很高興的
nick002397 wrote:
《映像非洲》 牧人引(恕刪)

美麗的非洲自然動物園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