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型機車綜合(250cc以上) - 為什麼 鑽車 是安全而且好的? Why is lane splitting safe and good? - 機車

前往內容


為什麼 鑽車 是安全而且好的? Why is lane splitting safe and good?


把 lane splitting 翻成 鑽車 可能有爭議
一般人對鑽車的定義 可能包含 在高速下切換車道或切入他人路線
但是這裡指的比較像是在停止或低速下利用車間空隙向車道前方進入
wikipedia 把 lane splitting 翻成 車道分割 但是 我想大概很少人聽得懂
如果有更好的翻譯 歡迎提出來
影片很長 但是大意是:
鑽車可以使摩托車掌握安全距離
避免被後方車輛追撞 或是側面撞擊
可以使摩托車進入汽車駕駛視線範圍 脫離死角
在壅塞時可以減少燃料浪費
可以減緩壅塞

簡單的來說:
安全
經濟
快速

"Don't hate us for doing it. We're just trying to be safe."

補充資料:
The Hurt Report

1. Approximately three-fourths of these motorcycle accidents involved collision with another vehicle, which was most often a passenger automobile.

6. In multiple vehicle accidents, the driver of the other vehicle violated the motorcycle right-of-way and caused the accident in two-thirds of those accidents.

7. The failure of motorists to detect and recognize motorcycles in traffic is the predominating cause of motorcycle accidents. The driver of the other vehicle involved in collision with the motorcycle did not see the motorcycle before the collision, or did not see the motorcycle until too late to avoid the collision.

車道分割
安全性

支持者宣稱,車道分割使騎士們充分利用未使用的道路空間脫離車陣,有助於紓解交通。然而,反對者質疑這種行為會對騎士本身以及其他用路人造成危險。
根據1970年代的交通事故資料,於1981年發表的Hurt Report指出,車道分割減少了後方的碰撞,提升了摩托車的安全。[1] 根據美國運輸部的資料顯示,以類似的季節及騎士人口比較,在加州,來自摩托車後方的碰撞,低於佛羅里達州及德州 30%。[2]
澳洲維多利亞州的交通管理當局,VicRoads,委託Oxford Systematics所做的報告發現,關於摩托車超越停滯車流,"沒有實例顯示,這種超車的行為是導致事故的原因。"[3]
車道分割不只是減低阻塞的手段或是給予願意承擔更多風險的騎士的一個方便,而是確實能夠保護騎士生命的一項工具,特別是當他們被後車緊跟、包圍、或是完全無視時。
——Tim Kreitz,於《moto-journalist & MSF riding instructor》
在英國,警察的騎乘手冊,Motorcycle Roadcraft,明確的指出車道分割的優點,但同時指出 "從停滯或低速車流旁或之間超越的優點,必須要權衡超車所提高的危險性"。[4] 手冊還提供了關於超車時必須注意及預防的建議。
ps. 製作這部影片的是一個汽車頻道

edit:
有高手翻譯過這影片,樓主可否幫忙更新到1F,謝謝!

================================================================================

我與Wes、Harlan現在在洛杉磯,Wes將向我們解釋為什麼車道共享是一間好事。歡迎收看RideApart

Wes,你是一位經驗老道的騎士,你在世界各地騎車。
你也在美國一些可以車道共享的州騎過車,你在加州可以,但在紐約卻不行。
對於這個你有什麼看法

Wes:我第一次騎車鑽車縫是在我16歲在倫敦修習騎士課程時。我第一次跨上機車他們就給我騎125cc的車,他們的想法是:車在這,車流與交通就在那倫敦市中心。我們一出停車場面對的就是那些擁擠的交通,所以車道共享是我從來不會不做的事情。有時會有合法性的問題,但是摩托車就是這樣子,那就是他的優勢。

Jamie Robinson:你提到了鑽車縫在美國的合法性,在歐洲每個國家的機車騎士都是可以車道共享的。

Wes Siler:放眼世界,摩托車車道共享大多數都是合法並且被鼓勵的,因為這樣既安全又具有效率。摩托車就是該這樣。但在加州以外的49個州,車道共享是違法的,鑽車縫警察會來刁你。我住紐約時有一大疊指控我魯莽駕駛的罰單,但是我的行為根本沒有到魯莽駕駛,我只是在車流靜止時鑽到最前方。這對我們騎士來說根本是在自然不過的本能,但是其他49個州卻恨死了我們這樣。

Jamie Robinson:Ok, Harlan,你曾在費城騎過車,現在你在加州。所以你也是跑過不同規定的州,
你覺得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Harlan Flagg:嗯,在費城騎車呢,不能鑽車縫我們視為是理所當然。但我一搬到洛杉磯之後,我看所有的機車騎士都會車道共享,我跟上了他們的腳步,當下我覺得這是一件令我很安心的事,反正有這個合法性。鑽車縫真的是在LA通勤最好的方法。

Jamie Robinson:的確,我一開始也在倫敦騎車,那是個很繁忙的都市,到處都是交通,如果我不鑽車縫,我哪都到不了。行人、騎士、單車騎士常常在靜止的車流中移動,鑽來鑽去的。我對這樣的運作感到驚訝,因為那看起來很危險,但是像你們說的,只要你們也這樣做,自己去體驗,其實也沒有那麼恐怖。鑽車縫看起來很像在做錯誤的事情,鑽車縫看起來很激進。騎士們看起來是不想遵守交通規則才鑽車縫。但事實上是:車流中還有許多空間,我們只是藉由這些空間來前進。

Wes Siler:如果你坐在汽車裡,你與外面的環境隔絕開來。如果一位騎士以時速25甚至30km/h從你旁邊經過,看起來他是在飆車,看起來他是很不負責任地在製造危險。但是他就只有騎這麼快,他這樣只是更安全更有責任心。摩托車沒有衝撞緩衝區,我們被動保護極差,所以我們的安全完全取決於我們自己。鑽車縫是取決於我們的行為,這樣我們才有對於周遭環境的主控權。藉由這些主控權,我們會更加的安全,不會有一堆大鐵盒圍繞在我們周圍。我們車輛的寬度,大概就是我們肩膀的寬度而已,大概也才小於一公尺。只要車道間的空間大於兩公尺,那就夠了,就很安全。還有一點就是我們在機車上的高度比較高,所以我們的視野會比較不受遮蔽,所以當車輛要換車道時,我們很快就能發現。所以這樣並不是魯莽或危險駕駛。這很自然,因為你掌控了一切,這是一件非常安全的事。

Jamie Robinson:我們掌握了主控權,但如果有一位不負責任的駕駛導致了一場事故,我們也要附上責任,因為我們是騎摩托車的,所以當事故發生時,我們必須準備好而不是失去我們的主控權。

Wes Siler:當我騎機車時,我是把自己的生命寄託在我自己的手上。因為是我自己要選擇騎車而不開一台又大又耗油的SUV。所以假如有一位女駕駛在跟他男朋友傳性愛簡訊,之後撞上我,我也得承擔一部分錯誤,因為會有生命危險的人是我而不是那位女駕駛,是我該預防我自己不被牽連到事故內,而不是她。她可以是一個很差的駕駛,但是不讓她撞上我是我的權責。我該做的是提早發現,並做出正確的應變,不讓我自己變成受害者。

Jamie Robinson:身為一名機車騎士,我發現你得忘掉之前發生的事,你不能帶著情緒,因為如果不幸的發生了事故,你的腦海裡卻還是一直在想剛剛發生的事,這樣你可能就會發生車禍。所以騎士們得面對很多挑戰,那也算是騎車的一個樂趣。好吧!讓我們上路車道共享吧。放感情下去鑽車縫,讓大家看看該怎麼做,也享受一點騎車的樂趣。

Wes Siler:Jamie兄,你可別撞壞東西了。

Jamie Robinson:你現在身上帶傷還好意思說我。撞車哥語無倫次的。

Wes Siler:走啦走啦。


-注意空隙中的交通-
-標線摩擦係數較低-
-永遠將手指放在煞車把手上-
-停在其他駕駛的視線範圍內-
-小心其他駕駛的視線盲點-

Wes Siler:比利時做了一項研究,研究指出如果有10%的汽車駕駛改成騎機車,交通阻塞問題會下降40%。所以像我們今天這樣在LA,想想如果有10%的駕駛改成騎機車,那會減少40%的塞車,那交通會很順暢。

Jamie Robinson:像回到70年代。

Wes Siler:而且根本就不危險,這比等在車流中乖乖排隊安全多了。Hurt簡報是一篇最大規模的摩托車安全簡報,他指出2/3的機車車禍都是汽車駕駛的錯,其中最常見的就是被追撞。如果我們乖乖在隊伍中排隊,那我們就很可能被追撞,我們不知道他們會撞上來,你有可能會被撞死。那可能是一台兩噸重的車呢。而你呢?卻只有一件皮衣。鑽車縫卻直接消除了被追撞的可能性,你有主控權,你的安全掌握在你自己手上。你的技巧跟專注力才能確保你的安全。車道共享有助於我們創造一個安全的騎乘環境。

Jamie Robinson:的確,當你車道共享時,車道間的空間自然會出現,機會自然出現。騎士們不用去找空隙,空隙自己會出現。

Harlan Flagg:就像摩托車自己有自己的車道。他不擋到車,車子也不會擋到他。空間就這樣自然地出現了。你就可以知道說這樣是多有效率的,摩托車可以在任何兩個車道間行駛,這樣可以大幅降低車流壅塞。

Wes Siler:每當我們車道共享時,我們可以更快脫離車流。我們現在講的是在幫你,不要討厭我們。美國運輸部做了一項研究,他們拿加州機車車禍與德州、佛羅里達州做對比。同年度同時期的資料,只是在德州與佛州你不能鑽車縫,在那兩個州,機車遭到追撞的事故發生率比加州多上了30%,
這不是數字遊戲,這是現實發生的。30%的機車騎士免於受傷或死亡,因為在加州我們可以鑽車縫。

Jamie Robinson:其實你可以解讀交通,你知道前面發生什麼事,你可以看見車,你對周遭事物有警覺性。但當我在一台汽車上時,我看不到其他車上的駕駛。要了解道路上發生什麼事變得很難。在摩托車上,我們沒有鐵包肉,如果我們跟其他車輛出車禍了,我們很可能會受傷。我曾在倫敦騎過車,像你說的,鑽車縫訓練就是直接把你丟到路上,你就知道要怎麼鑽了。我們本能就這樣,我們也沒有做錯事,因為摩托車就是該這樣。整個歐洲都是如此,其實在亞洲也是如此(馬來西亞)
他們只要有縫就鑽,我在那邊也沒有看到摩托車車禍,駕駛們也都過得很好。

Wes Siler:但是摩托車在運輸中是很重要的角色,我今天騎的是GSXR600,但是他的耗油大概是一加侖可跑50或55英里(能源局公布21KM/L),大概就像一台Toyota Prius(油電車)但是差別是我可以鑽車縫,汽車在省油還是飽受塞車之苦。所以就算Prius在省油,它塞在車流時,油耗數據還是0KM/L。

Jamie Robinson:摩托車不管在城市、鄉間、村莊都是很好的交通工具,有很多種不同用途的摩托車,你可以有不同的選擇。如果你是一位通勤者。像Harlan你今天是騎電動機車。

Harlan Flagg:是阿,我今天騎的是電動機車,我每天騎的也是電動機車,我就是都這樣去上班,我就是這樣去找我朋友,他是我的發財車。

Wes Siler:你最後一次去加油站是什麼時候?

Harlan Flagg:呃......

Wes Siler:你可以慢慢想沒關係

Jamie Robinson:那個問題對我這個要加油的人聽起來真惱人

Wes Siler:如果你是有在看我們RideApart的騎士,你應該知道你上一次加油是什麼時候,加了多少錢。但是Harlan卻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Jamie Robinson:另外一項好處是他們不用開課教我們怎麼樣隨時把手放在煞車上,我們就知道該這樣做,這樣才有辦法及時反應。

Wes Siler:在很短的時間內,你根本沒時間鬆開油門再把手指伸出去抓煞車拉桿。其實你可以一直把手指放在煞車拉桿上,放兩隻手指,讓他們在煞車拉桿上面休息,如果你要按煞車時,就可以直接按下去,不用在那邊手忙腳亂地。

Jamie Robinson:一隻手指頭兩隻手指頭都沒關係。

Wes Siler:我隨時把我的右腳放在後煞車上,把我的左上放在離合器拉桿上,所以我可以很快速地拉離合器。這樣幫助你在低速時,不只是減速,像是換車道或者是閃避障礙物時,能更於刃有餘。這是很有用的,你要有如此的操作技巧,才能夠騎的既流暢又安全。

Jamie Robinson:我有一個朋友每天開車去上班,他跟我說他去上班時會先看Netflix,之後會再看一部電影。我聽到時我都傻了,我不敢置信,但是他就是認為交通很差,一直塞車很無聊,不然他能做什麼?。我跟他說你應該去買台機車。但是我們必須承擔責任,當我們把安全帽戴上時,路上是有不專注開車的人的。

Wes Siler:車道共享比較安全,這是有數據的。車道共享減少交通阻塞,這對汽車駕駛也有好處。鑽車縫對機車來說不只是本該如此,他又實際又安全。美國應該要有更多州與許車道共享,也得有更多的騎士知道如何安全的鑽車縫。

Harlan Flagg:這是減少危險的一個好方法,讓騎士有辦法掌控周遭狀況。這讓他們在鐵盒子陣中免於成為一個脆弱的目標。

Jamie Robinson:我同意,我在這麼多地方騎過車,我看過很多有效率的摩托車使用方法,特別是在交通繁忙的城市中,鑽車縫就是有辦法減少車流堵塞。你不用腦袋想也知道這個事實。美國有很多好路,如果其他州也允許鑽車縫,我認為這是很樂觀的一件事。當然還有強制戴安全帽的法案也應該多通過一點。

Wes Siler:應該要有更多州制定強制戴安全帽。

Jamie Robinson:我確信這樣子會有更多的騎士免於死亡。

感謝:cokecolatw

edit:
paulchiou wrote:
可是台灣人的汽車駕照...(恕刪)

妳講到重點了 我也不認為在動態下,尤其過彎時 從車與車間的隙縫穿越是安全的 因為在過彎時 摩托車必須有傾角 需要的空間也更大 而且 汽車在轉彎時比較少去注意左右斜後方 擦撞機會比較大 其實我個人也不會這麼做
但是在靜止狀態下其實我覺得並無不可 如果空間足夠 反而可以避免開車不專心/精神不繼的駕駛從後方追撞
何況在靜止狀態下從車間細縫穿越,相較於動態下 旁邊的駕駛也較不容易撞上(因靜止時汽車方向盤較重手,很多人有等紅綠燈打空檔或是拉手煞車的習慣,如果想要刻意去撞擊必須先打入D檔並轉方向盤 那時我已遠去,除非他已經跟蹤觀察我很久並且已經抱有十足的殺意)
ps.我騎車一向是設定假想敵並且隨時準備閃避意料之外的突襲或是埋伏
本影片是部行車觀念相當正確的片子!

道路雍塞時,機車本來就不需要在汽車後面一一排隊,這樣對紓解車流一點用處都沒有,也浪費你我、及社會的成本。

別說那不公平,不同交通工具本來就有不同的優缺點,不必眼紅,
不認同的人可以去坐公車,公車有司機幫你開車、還有公車專用道不必一起塞車呢~
還是認為不公平嗎?別老古板了!
食古不化的人說太多,你們認為有用嗎??
3554763 wrote:
食古不化的人說太多,...(恕刪)


說的也是...
只要把紅黃牌換成白綠牌、自行車或是行人,就不會有人說鑽車縫了呢~
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台灣人何時變成雞仔腸、鳥仔肚的...唉...
只要不是亂鑽 突然衝出來嚇人的那種 其實都是好得
沒用的,那些偏激的大爺只會鑽車鑽車的說好處都你們拿 (又要路權塞車又亂鑽)

也不想想他們還不是有遮風避雨吹冷氣的好處 (這不過就是車種特性不同)


而現階段來講,為了爭取白牌在平面道路上所有快車道的合法路權,
我還是會繼續停在汽車後方!(我目前只有白牌>"<

==
忘記提,還有台灣汽車駕駛比較不會有同偏向一邊,禮讓出車道分割的空間的觀念(當然這不是強制)
我頂多遇到一些停紅燈準備要右轉,又偏的很右(卻不是慢車道等右轉!!)
我就會看空間從左邊到他車頭左側
3554763 wrote:
食古不化的人說太多,...(恕刪)

一個人的力量太小 沒辦法改變大環境 我只能希望更多人能學會如何安全的在路上行駛 減少一點意外 如果大家能騎得安全 被眼紅也是值得


盜亞 wrote:
沒用的,那些偏激的大...(恕刪)

好處壞處 吹風淋雨是一回事
但是有更安全的路 就是要去走
車子倒下來 擦到別人板金 只是賠錢
影片中的警察 脊椎都要固定
舉第二個影片的例子不太恰當,那台白車看起來是故意追撞警察的

看他還有加速撞擊就知道了,撞擊後還馬上左轉(又撞到計程車後保桿)

肇逃意思很明顯。


---------
基本上我是汽車駕駛,我也騎重機,

看到機車(不論重機與否)在汽車速度不快或停等時從我旁邊鑽縫,我是很OK的

唯獨一點我不能接受,那就是汽車在最內線車道「行進」時,機車還從我左側的小縫隙「快速」穿越

為何?

因為汽車駕駛人絕對不會想到那裡會有機車出沒,隨便一個方向盤打歪就中了。




另外,我也贊成分流的概念,我自己實際上也這麼做(大多是紅燈時,汽車停住,我鑽縫隙到最前面)

但一開始這影片有部分不適用在台灣

因為真的沒有比較安全,台灣(尤其是台北)的汽車駕駛人(尤其是計程車)太愛鑽來鑽去變換車道

汽車後照鏡是有死角(盲點的),大約在後門附近

常常因為這樣,摩托車就撞上變換車道的汽車。

所以我還是比較建議機車要鑽,等車子都停住(或塞車時速度很慢),沒辦法變換車道時,鑽最安全

可以看到1樓影片拍到的大多是這樣的情況

而不是鼓勵汽機車都很順暢前進時,突然有個快速的傢伙從中間穿越。









速度不快時鑽車縫並不危險,更別說是停紅燈時,不管路權及排氣量如何,大多數的兩輪都有這種先天的特性優勢,但國內上至政府下至人民都想將之扼殺
以人民(還是該說網民?)的角度來看,給人的感覺就是"見不得人好"

1頁 (共11頁)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