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車翻車,駕駛判刑從輕量刑?

http://tw.news.yahoo.com/救護車翻致病患死-司機判4月-073708689.html

(中央社記者黃意涵台北24日電)58歲鍾姓救護車駕駛載送病患行經桃園某交叉路口時,與小貨車相撞後翻覆,病患心肌梗塞發作,送醫不治。台灣高等法院依過失致死罪判鍾4月徒刑,得易科罰金。

根據高院今天公布的判決,任職於桃園長庚護理之家救護車駕駛的鍾姓男子,民國96年11月間載送病患行經桃園某交叉路口時,與駕駛小貨車的宋姓駕駛相撞翻覆,導致病患急性心肌梗塞發作,送醫不治。

法院一審認定鍾男執行緊急救護任務時有開警示燈及警鳴器,不受行車速度及號誌的限制,經過該交叉路口時也已減速慢行,又當時沒有足夠的時間反應煞停或閃避,認為他無過失,判他無罪。

高院認為鍾男在交叉路口面對紅燈時,應能預見側向會有行進的其他車輛,因此是鍾男疏忽。審酌他是為了將病患快速送往醫院急救,而於送醫途中因開車不慎,導致病患死亡,造成病患家屬難以彌平的傷痛,但鍾男已於去年與病患家屬達成和解,依過失致死罪判他4月徒刑,得易科罰金。
(End)



看完了這篇離譜的判決報導,我的心中充滿了疑惑,說這是法律人的羅生門也好,倘若這種事情
發生在醫院,情況會是怎樣呢?同樣的腹痛血便,A醫生診斷是腸胃炎,B醫生診斷是大腸癌,
醫生診斷的工具在於X光機,超音波,大腸鏡以及實驗診斷工具,目的是用科學的方法找出證據
證明或推翻臨床診斷。法律的東西我不懂,但我知道有人負責找證據呈現在堂上讓法官判決。

假設,我說假設,假設世界上所有事情的真相只有一個,因此照著法條判決下來的結果也會只有
一個,差別僅在於刑期的長短而已。同樣的車禍鑑定報告,同樣的照片,一樣的雙方當事人的書
面陳述,為何會在這個判決結果中看到一審法官跟高院法官講出完全南轅北轍的話,因而判決結
果從完全無罪變成過失致死的4個月徒刑?是否這兩位法官唸的書完全不同?還是引用的法律版
本一個是1.0版,一個是Beta 2.0版?

有種理論叫做渾沌效應,用來說明何以上個月北京一隻飛舞的蝴蝶會造成紐約的風暴。乍看之下
雖然離譜,好歹蝴蝶翅膀的震動跟風暴都還有大氣流動的相關性;我很不願假設台灣的法官每個
都是渾沌效應的中心點,同樣的卷宗丟給他們所引起的效應結果竟是完全無法預測。但現今台灣
的法匠給民眾看到的例子就是這樣,完全的無法預測,完全的渾沌,科學辦案與證據竟無足輕重
,看了真是令我非常遺憾。若說鐵證如山,為何判決結果卻可取決於一位法官的一個細微點?世
上真有如此多的 "細微處" 可以讓每位法官屢屢推翻前一位的判決結果?棉線點火一點就著,這
是常識中的常識,為何A法官可以說這綿線是沾濕了的所以點不著,而B法官卻說它沾的是柴油
?難道檢察官沒有說清楚這是乾棉線還是濕棉線嗎?

回到本案例判決,至少一審法官給我的感覺是完全依照常理與事實,而高院法官卻是自由心證,
就新聞稿看到的說法就是 "應該...... 所以......" 。若照法院老是搞這一套花樣,讓被告
如洗三溫暖,那麼為什麼A醫院說你得癌症活不過三個月,B醫院卻說你是小病,結果就是讓家
屬搞上媒體大作文章?大醫院的小醫生有過失,法院有權判刑之;法官判決一下生一下死,事實
只有一個,總有人判錯吧?對於那些判錯的法官們,又有甚麼天王老子的人物可以提醒他們嗎?

在鬼島... 喔不,這個我愛的故鄉台灣,沒有!
2011-11-24 21:31 #1
重點是鍾男已於去年與病患家屬達成和解,所以才會依過失致死罪判他4月徒刑,得易科罰金,法律上因為家屬已經和解,故民事的賠償責任已解決,所以刑事上的責任才會減輕。
兩審法官講的都沒錯,現在的法律見解是救護車有優先通行權,一審採絕對優先,高院採相對優先,所以會有無罪和有罪的差別。
aaron36 wrote:
現在的法律見解是救護車有優先通行權,一審採絕對優先,高院採相對優先,所以會有無罪和有罪的差別


有趣的地方就在此,台灣對於優先權的定義在哪?就拿排隊好了,先排的先贏,後來的插隊
會怎樣?法律不會處罰插隊的傢伙,因此排隊優先僅在於道德勸說。若是路上的機車優先道
呢?這部分我真的不懂,我的解讀是分為文字上的與法律上的。文字上的優先是指有機車時
機車優先,沒機車時汽車也能來插花,法律上不罰;而法律上的優先之說,我也難自圓其說
,因為政府又不敢把優先改為專用兩字,既想處罰擅闖優先道的汽車卻又徒留文字解讀空間
,只能說政府太狡詐了。反倒是 "禁行機車道" 就對於擅闖的機車用了最嚴厲解讀空間最小
的字眼,其他還有像是公車專用道也是一樣。試想若改成公車優先道好不好?這點或許可以
在下次北市長選舉時公開提出來問候選人看看。

上面舉的兩個例子只能說是日常生活你我都可能遇上的。回到救護車來說好了,救護車救人
如同星火,分秒都不能耽擱;但是法律上卻似乎給救護車一個優先等級跟機車一樣的 "相對
優先權" ,這是何解?就算是相對優先好了,就新聞稿說的,該救護車已盡一切能力避免在
闖越十字路口時發生車禍,但當其他行進間車輛都沒撞上救護車,卻有這麼一輛不長眼的車
輛撞上來了,常理判斷就是後者的問題為大,畢竟救護車也減速也鳴笛也閃燈了,不是嗎?
當某方已盡可能避免事情發生,一旦發生事故,就該由法律保障它無肇責才對,更何況它是
一輛 "在國外為絕對優先,在本島好歹也相對優先" 的特種救護車。

就因為法官認為你 "應該...所以..." 就可以藉此安撫死傷病人的家屬嗎?這又不是國小
造句...

抱歉,上文不是針對aaron36兄,您的文章其實是很寶貴的意見。
謝謝!
這在法律上是常有的情形
法官不是神,,無法所有事都了解與面面俱到,就算神也不是啥都知道吧也沒那麼多時間
所以才有律師的存在,,若法官能面面俱到啥都知,案件呈上來,法官判一判也不用律師攻防了

就如這案子吧,,一審時原告律師就只簡單告過失傷害
被告律師可能引用急難救助車輛做除罪,法官也採信了
但上訴後原告律師,,補充意見點後,法官認同採信了更改判決
或許妳認為一審法官要主動想到這點吧!! 還是那句 法官不是神,,判決不是考機智反應,,無法幫各自有利點全想出來比較
律師就是各自找尋有利點的專業人士
所以才有法律是保護有錢人的東西,,能有錢請到好律師,贏的機會自然高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有保護弱勢的補充辦法也是從各自攻防下手,,立法律扶助基金會
也無法直接要求法官就能平衡

就妳所舉的醫療例子
當喉嚨痛看醫生時
醫生或許就說是支氣管發炎
開開消炎藥
但若妳說吃魚後如此
醫生就可能進一步檢查成魚刺卡到需要夾取異物,光吃藥也沒用
或許你會說:醫生的專業要主動探尋病患啊
當然有些醫生會問這,,但這樣就沒問題嗎?
不是魚刺刺到
是喝酒過量 胃酸逆流傷到時到呢?
若妳沒主動提意見,,醫生會想到嗎?
更有經驗醫生或許連這也會問
但是水果醋調太酸去嗆到會嗎?過幾天就好了

總之就算是神都無法主動面面俱到
所謂天助自助,,別以為法官是天,光法官就能公平正義
徵汽車維修技師,,意者訊息連絡,上班處台南永康
Q122QQQ3600 wrote:
這在法律上是常有的情...(恕刪)


聽君一席話讓我豁然開朗,或許現實真是如此。特別是您舉的醫生看病的例子更是真實。
然而,絕大多數魚骨頭刺到的病人都是立即求診,問診時也會主動提供資訊,所以若是一
位小兒科醫生看診,一定會會診耳鼻喉科醫生過來,就算沒有也會轉介過去。然而無感魚
刺造成喉嚨急性發炎怎麼辦?這就看疾病嚴重度了,問診問不出來,喉頭鏡檢看太淺,加
上看不到患處或者膿瘍,大部分醫生應該都會開些止痛消炎藥治療三天看看。在甚麼都看
不到也問不到且沒有吞嚥困難發冷顫頸部壓痛的情況下,未經初步治療就直接轉介或者開
立頸部電腦斷層檢查,一定會被健保審查打槍打到死。至於您說的胃食道逆流,這是引起
胸口灼熱感及躺下後症狀加劇,一般來說主訴不會是喉嚨痛。疏忽掉老年人或幼童的魚刺
卡喉或時有所聞,但那又是其他故事了。這時候醫生通常會更為小心問診。然而各審法官
為何結論常常大變?如果判決方向必須不離檢察官提出的求刑方向,那麼法官不就成了國
小老師叫學生寫作文不可離題?若說一位病人喉痛求診而來,他說醫生你幫我看喉嚨,看
是不是病毒感染,則醫生給的診斷就只能是 "是病毒感染" 或 "不是病毒感染" ,豈不
荒謬?法官難道可以說:"檢察官沒有起訴這罪名,因此我不能判"?這樣責任就可推得
一乾二淨了。

這次的事件我只想簡單問,已盡一切注意的義務卻仍無法避免意外事故發生時,為何法官
可以因為他覺得所以他認為應該怎樣而判刑?法律我不懂,但這判決超乎我的常理。如果
一條公式計算結果說此物會往天空掉上去,我會檢查哪裡計算錯誤;但若結論仍屬未知之
天,則一條公式算出微中子速度可超越光速,我會窮究一生去證明它對或錯。
以前那些判應注意而未注意的一審地院法官.....
現在升到二審高院去了

現在一審的地院法官....比較年輕些....
"應該"還跟社會脫節不多....

我跟我朋友說過
台灣要民主...再等30年...等我這一輩的死光再說...
我63年次

法律也是....總要等一些大老掛掉
新法理論才會出頭....

台灣...要革新..從頭做起...


cucubird wrote:
現在一審的地院法官....比較年輕些....
"應該"還跟社會脫節不多....


這麼說起來還真有那種感覺

lum225jp wrote:
法官難道可以說:"檢察官沒有起訴這罪名,因此我不能判"?這樣責任就可推得
一乾二淨了。
...(恕刪)


法官可以自行起訴罪名...是很危險的.....
因為判決有絕對效力

傷害有傷害罪跟重傷害罪...
檢察官以重傷害起訴..
結果法官判輕傷害....
這就很糟糕了...

因為又沒有對法官的稽核制度
(這又牽涉到另一個理論...如果一件事你能做ABC的決定..做A是對的,做C對你績效最好...你會做C吧)
況且..誰來稽核?
有個什麼人可以去判斷法官判案對不對....那他來當法官就好了...

法律不能老是搞專案特例....不能因人廢事...
爛法官是一堆....
要想的是受公評的法官自決退場機制
(之前受賄關說的法官好像........都沒啥事的樣子)

依你的例子...該檢討的是檢察官....(起訴書好像還不能公開....可以看...不能影印....)

cucubird wrote:
法官可以自行起訴罪名...是很危險的.....
因為判決有絕對效力


謝謝你,這部分我不太了解,為何檢察官起訴罪名就不危險,而法官審視過證據也在堂上
聆聽過兩造說法後立下新判決卻很危險?是否嫌堂上證據不充足還是證詞可能作假?難道
偽證就不會同樣呈現在檢察官眼前嗎?

評審機制到處都有,但一般來說不會公開。病人拿不到醫生內部的評比,學生家長無法得
知級任導師的教師評比,雖說消費者能獲得大賣場或餐廳的評比,但這是兩回事。但無論
如何,評鑑機制是一定有的,惟獨法官沒有的話,那實在太特別了點,為了保障他們超然
公正的立場嗎?人不是神,大家都這麼說,法官也會有瑕疵;事實證明前一陣子法官內部
的醜聞比甚麼都來得骯髒難看。回扣,性招待,奢侈私人收藏品,偏袒親人,特權關說,
一樣比一樣精彩。
台灣的真理:

一、不要臉就是對的
二、有後台就是對的

其他的討論,基本上都是廢話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