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大夜市人氣攤 生煎包 咖哩雞 莫名竊占國有地 被起訴之內幕消息 2012/01/11 更新

師大夜市生煎包、咖哩雞 莫名竊占國有地
作者: 陳志賢╱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2年1月5日 上午10:14

師大夜市人氣攤 竊占國有地起訴
http://tw.news.yahoo.com/video/lifestyle-19458046/title-27784864.html 東森新聞

  今天看到師大有名的生煎包和咖哩雞上新聞,被告竊占國有地起訴,事情果然還是鬧到上新聞版面了。看了看新聞報導,內容大約是說兩家因為不付房租,藍氏姐妹提告,所以鬧上法院。法官會勘發現那是國有土地,才把三方都起訴。

  從新聞角度來看,會鬧到今天的地步都是生煎包和咖哩雞的錯,乖乖付房租就沒事,就能好好繼續做下去。因為不付房租搞到鬧上法院,走到今天的地步是自己活該。但很多事情都是一體兩面的,新聞往往只能看到表面。反正新聞都出來了,事情也算鬧大了。我就把之前所了解的情況做個整理,把內幕一一說清楚。


生煎包篇
  事情一開始,是藍氏姐妹想把生煎包給趕走,之後再換趕走咖哩雞。計劃把攤位高價租給別人。光是生煎包的攤位十四點七平方公尺(約四平)分成兩攤,可以各租給人30000~35000 一攤。所以只要回收成功了,原本25000的租金可以一下暴漲成60000~70000。生煎包不走,辛苦打拼了那麼多年,有點小名氣了,要這樣白白被趕走怎也心有不甘。所以就開始賴皮,不管怎樣就是不搬走。

  生煎包硬把租金交給藍氏姐妹,但藍氏姐妹就是不收租金。之後生煎包就把租金用支票方式寄給她們,還把支票給退回。拜託藍氏姐妹友人把租金轉交給她們,結果也被退回。到最後生煎包也不想搬走,藍氏姐妹看生煎包趕不走,就叫了一堆黑衣人物來恐嚇。開車擋在生煎包攤位面前使其無法做生意。生煎包也不是省油燈的,打電話叫警察,叫拖車把車子吊走。期間當然也有請警察來處理黑衣人的問題,但因為對方沒有鬧事,只是一群人穿黑衣服坐在對面喝茶,所以警方也無可奈何。鬧了快一個月左右都沒辨法把生煎包趕走,最後黑衣人物因為某些原因退場。(會退場當然也是有內幕的,這就先不提了)

  藍氏姐妹看黑衣人物退場了,沒辨法之下只好自己上場。停車會被拖吊,所以她改用了其他方法。就是使用水泥,之後把兩個鐵桶固定在生煎包攤前,再加上鐵鏈和大鎖頭來上鎖,使生煎包不能繼續營業。再提出民事訴訟,控告生煎包不付租金,要求生煎包搬離。之後再強迫咖哩雞簽下房屋租賃契約書,因為她怕咖哩雞像生煎包一樣趕不走也不付房租就虧大了。口出惡言的強迫咖哩雞阿姨簽合約,說:妳簽不簽!?不簽就像生煎包一樣,別想做了!(當時生煎包被鬧到也休息了半個月左右),咖哩雞阿姨因為害怕沒得做,也只好乖乖的簽下合約,惡夢也就這樣開始了。


咖哩雞篇
  咖哩雞阿姨一直來都乖乖的付租金,直到有一天藍氏姐妹來攤位收取租金。客人好奇的問付什錢,咖哩雞阿姨就和客人聊開了。之後客人發現疑點,向阿姨說簽了合約,就要簽合約的人來收錢,如果不是當事人來收錢,對方說沒收到錢的話,就要再付一次錢。為了避免這種狀況發生,不是當事人來收錢需要有委託書才行。咖哩雞阿姨就向藍氏姐妹說清楚理由,請她們簽合約的當事人來收錢,如果要別人來收錢,請付上委託書。但她們就是死也不願意當事人來收錢,也心不甘情不願的付上委託書。之後還要求委託書要交還,咖哩雞阿姨就趕緊影印了一張下來存証。

  藍氏姐妹就是利用這種方式來逃避法律責任,有委託書如果哪天鬧上法院了就會有問題。前兩個月都有帶委託書,但之後也要回委託書,還好咖哩雞阿姨都有影印起來。直到第三個月就開始耍賴,說不用委託書也沒關係,就是要把錢付給不是簽定合約的她。咖哩雞阿姨當然不願意,要簽合約的是妳們,現在照著法律走就好,妳不願意給委託書,我也不願意給錢,要就叫本人來收。結果一個月過去了,本人沒來收,也不願意再帶委託書來收。

  直到第四個月,剛好師範大學有舉辦活動,有位老師來向咖哩雞阿姨定食物。藍氏姐妹其中一人就剛好來到阿姨家收租金,不是簽合約的本人也沒有帶委託書。阿姨當然也不給,她就在那開罵,罵的很兇,之後離去。師範大學的老師就覺得莫名其妙,怎麼會被罵。咖哩雞阿姨就把事情告訴老師,老師聽了就氣憤難平的向咖哩雞阿姨說:妳要她把土地權狀拿出來,確定有土地權再繼續付房租。阿姨也向藍氏姐妹提出要求,當然第五個月沒來收錢也沒拿出土地權狀。過了一段時間後,咖哩雞阿姨就收到法院的第一張傳單。


法院篇
  生煎包與咖哩雞各自在不同的時間展開不同的戰場,生煎包共打四場官司,平手兩場,小輸一場,輸的一場賠了一點小錢了事。第四場對方律師要求和解,要求生煎包繼續像以前一樣支付租金。生煎包當然不同意,之前要支付租金是妳不收,上了法院告不贏之後還厚臉皮的要和解,還要繼續付租金?當然是天大的笑話,第四場官司現在依舊持續著。

  咖哩雞民事官司就是整件事的引暴點,對方這次請出了"大律師",曾經擔任法官之後退休轉當律師。共打了兩回合,一勝一敗,雖然第一場勝了,但也因為這樣,引暴了一直來隱藏在檯面下的問題。一審法官要求藍氏姐妹拿出土地權狀,來証明合約是否有效的。連續開了兩次庭,對方都沒辨法拿出來,使得法官不太高興。直到第三次開庭"大律師"要求法官到現場會勘,法官不耐煩的只好按排時間來會勘。聽咖哩雞阿姨轉述,法官和"大律師"來會勘時,法官看了一眼後第一句話是說: 哼!這也叫房子?"大律師"滿臉尷尬,之後法官讓相關人員進行土地測量。

  測量結果就如新聞所報的,是國有財產。判決下來了一審當然是藍氏姐妹敗訴,但也因為這案件,法官發現雙方都是佔有國家土地。所以移送北檢調查,此事並沒有事先告知雙方。

  當然藍氏姐妹不服判決,再次提出告訴,這次換了另一個法官審判。二審結果判決出爐,咖哩雞大敗。法院要咖哩雞搬走,還要歸還土地給藍氏姐妹,依合約給付每月25000房租,17萬5千x5%利息/年。全案還可以上訴。果然是"大律師",名不虛傳。

  民事判決出爐後沒幾天,2012年01月05日社會新聞就出現了北檢認定藍氏姊妹及攤商涉嫌收受竊占之贓物,依贓物罪起訴。當然在起訴前也有傳訊各當事人出庭做調查,藍氏姊妹一直強調因為母親中風了,所以才交給兩姊妹管,她們什麼都不清楚。妹妹就說我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去收錢吧了。姊姊也說我都沒在管,都妹妹在管理,什事也不知道,一直在打遊擊戰。當年簽約姊姊從來沒有出現過,妹妹只帶上姊姊已寫好之合約來強迫咖哩雞阿姨簽下合約,也沒有見過其姊本人。一切事情都由妹妹主導,認為這樣做就能逃避法律刑責。此時咖哩雞阿姨就把"委託書"影本給拿出來交給檢察官,請檢察官好好做調查。所以北檢今天確實起訴了,整起事件才登上社會版面。


新聞補充篇
  看到某家新聞台所做的採訪,藍氏姐妹一直強調她們母親因為不懂事被騙,不知什叫土地權狀。所以當時沒有向地主要土地權狀,今天東窗事發才知道土地權狀。但根據生煎包所提供的資料,藍氏姐妹母親在民國八十五年八月二日之前就已經得知自己沒有土地權狀。但民國八十六年還是出租攤位給生煎包與咖哩雞,有興趣查證者可以到 台北地方法院 網址: http://tpd.judicial.gov.tw/ 做查詢,點選左方 裁判書查詢 法院名稱:最高法院 裁判類別:民事 判決字號:85年 台上字 第1646號 。裡面就能看到  藍陳月 其母名字與判決內容。

  當然,藍氏姊妹並不單單只有生煎包與咖哩雞兩個攤位在收租。往前走一點的十字路口,她有經營一家水果攤。左右兩旁都是藍氏姊妹,空出一些位置來收取租金的攤位。但新聞並沒有報導出來,除了本身水果攤外,其旁邊左右兩側最少還有三家攤位在收取租金。所以本身水果攤,生煎包,咖哩雞,再加上另三個攤位共六個攤位收取租金。可想而知其利益有多大,不包括自己攤位,從前平均下來每月少說有15萬租金收入。如果成功回收生煎包與咖哩雞,大約八平大小之後再分成4攤出租,總共加起來每月租金少說上看20萬。粗略計算,14年 x 12個月 = 168個月 x 15萬 = 2520萬 少說也賺了 2000萬


黑暗內幕篇
  看了以上的內幕消息,是否認為真的看清楚事情的真相了?其實並不然,還有更勁暴的內幕消息。根據在師大夜市一帶閒聊得來的情報,加上新聞報導,之後再做些資料整合得到一個驚人的答案。

是否還記得曾經有一篇新聞報導?
吵!夜市過度擴張 師大居民發怒吼 東森新聞
原來一切都是有關聯的...

這個嘛... 明天繼續... 加上一下修改檢查動作... 綜合起來寫了快七個小時了... 先休息一下...
如果大家對這新聞更黑暗的內幕有興趣,有空時再繼續爆料,應該也會大長篇。
如果大家對這新聞不怎感興趣,反應不怎熱烈,那讓整件事就這樣沈下去吧...



2012/01/10 新增

師大商圈染黑?攤商控警包庇
民視 – 2011年10月28日 上午11:01


吵!夜市過度擴張 師大居民發怒吼
東森新聞 – 2011年10月26日 下午3:08

  其實很多事情,只要是住在師大夜市附近的人都知道。基本上只要早上去菜市場買菜,聊一聊就有很多八卦。其實一直來我也都只知道一些零零碎碎的訊息,直到有一天報出了一個新聞,內容大約是一群黑衣人,去向後期進駐師大夜市的攤販收取保護費。每月50%的營業額或是固定每月繳交多少錢才能營業,其實這裡面還有很多內幕消息。2011年10月21日時發生的,之後就上新聞。還有里長為什麼帶領市民上街抗議,一些內幕消息我再一一說個清楚。

龍泉里篇
  從新聞表面來看,就單純的只是夜市發展的太快,太亂,臭氣衝天,所以里民才會和里長一起出來抗議。但真正的原因是,他們在和黑道對抗。對抗什麼?因為黑道在師大夜市家家戶戶做拜訪,恐嚇要里民把樓梯,還有一些住家圍牆出租權讓給他們。這樣就能當房東收取租,不單單里長被恐嚇不要多管閒事,某派出所裡也有他們的人,但應該只是少數幾個私下在亂來。

  為什麼我敢這樣說?因為之前有一篇新聞,出事的就是某派出所。內容大約是黑白掛勾,一些來台唸書的外籍學生,因為還沒申請到工作証,被人檢舉。之後警察沒收了護照,要求付十萬才能要回護照,要不就移送法辨。當然所得是他們大家分,比率分多少這點我就不清楚了。整件事會鬧上新聞,是因為有個外籍生的姐姐嫁到台灣。對警方這樣的要求很不滿,對台灣也比較熟悉,不怕警察。就直接通知媒體之後到警局要回護照,整件事才這樣曝光了出來。當然上層大安分局也有介入調查,事後怎發展這點我就沒繼續去了解。

  警察都是要黑道殺人了,放火了,鬧事了,才會有行動。所以里長里民為了要自保,又不能正面向黑道做對抗。里長也是為了証明自己沒有和黑道掛勾,所以才集合了里民一起出來遊行抗議。把事情灘在陽光下,這樣政府就會介入,管制師大夜市不能繼續發展下去,使黑道沒辨法從中得到利益。算是用了一種迴避式的方法,來對抗黑道的入侵。也就是沒有用硬碰硬的處理方式,現在來說多多少少有嚇阻作用,過段時間會不會又冒出些有的沒的就不得知了。

  為什麼我會先提到這兩條新聞?就因為看到這兩條新聞,將我以前聽到零零碎碎的訊息連貫了起來。才知道某人的野心還真不小,而也發現原來是因為他的關係,藍氏姊妹才會落到今天這樣的下場。事情都環環相扣,我盡量整理清楚再寫出來。

當然還有後續,但好多人在催稿,我先放出來再繼續寫。雖然說再寫下去感覺好像會出問題...
也因為擔心會出問題,所以一直都沒動手寫下去...
現在下定決心繼續寫下去了,盡量在新年前寫完。



2012/01/11 新增

黑暗內幕篇

  師大夜市,就我所知的,有兩個勢力在這。一個是熊貓最愛幫,一個是飛天道地盟(看不懂就算了...)。當然應該還有其他行為低調,深藏不露,而我所不知的。

  為什麼我能確定這兩個勢力的存在?就因為行為高調的飛天道地盟,在師大夜市有很多動作,有上新聞的,好幾件事情都是他們搞出來的。當然新聞只是說黑衣人物,或表面報導一下發生了什麼事,並沒去深入追查。有什辨法,這可是顆地雷啊。所以我確定這個盟是存在的。裡面有個主要人物,在這裡我就用M來做稱呼

  而為什麼我知道熊貓最愛幫的存在?如果還有印象的話,前面不是有提黑衣人物鬧了一個月後退場。就因為M為藍氏姊妹找來助陣,結果影響到其他店家生意,熊貓最愛幫出來處理的關係,結果才一天時間!就解決了。唉,說到這還真感嘆,找警察什辨法都沒有,只能等到出事了才會做處理。結果另一個社會的,只花一天就把事情給解決掉了。

  為什麼會知道?因為常經過,都會看到一群黑衣人坐在那,結果某一天消失了。就好奇去打聽八卦,才知道某個高人把事情通知上面,來了個Z先生來了解事情由來。Z先生答應幫忙,結果第二天黑衣人就退場了。所以才搞到藍氏姊妹要自己上場,事情就是這樣發展。Z先生和M談了什麼就不得而知了,這已經不是一般小老百姓所能碰觸的世界。

  當然這一切主角是M,這幾年來所聽過的最新的,藍氏姊妹事件篇。前一陣子的,龍泉里事件篇。更久之前的,小豬事件篇,護照事件篇,賭場事件篇,罰單事件篇,李煎包事件篇。大約就這幾件鬧的比較大,住這一帶大街小巷人都知道的事件。有些是從攤販那聽來的,有些還上新聞版面。當然藍氏姊妹事件,M所使用的手法後面再慢慢細說。


今天就先這樣,好多顆地雷啊...
各位鄉民啊! 你們看的很開心,我可寫得心驚驚啊。
盡量輕輕帶過又不要失去真實感或讓人看不明白...
要一五一十的寫出來可簡單,現在可是一直在動腦筋盡量不要踩到地雷。
這樣寫起來還真痛苦... 感覺像在喉嚨裡卡著卡著吐不出來的感覺...




哇嗚~ 這簡直比看小說還精彩

那間水煎包兩年前去吃過一次,印象中還不錯吃的說

尼得霍格 wrote:
師大夜市生煎包、咖哩...(恕刪)


很精彩~
哇~
這才是真正的夜市人生啊~



老板,來份,小辣,不切~
如果藍氏姐妹不這麼貪心,就不會變成這樣。
入座訂位~等待續集~

老闆,來碗銀耳蓮子羹~
惡魔常常偽裝成假先知的模樣 帶領無知的羔羊走進死亡的墓地
佔個位子.....

老闆,炒份牛雜、辣一點,黑油汽油套一杯
先佔個位置!
尼得霍格 wrote:
師大夜市生煎包、咖哩...(恕刪)

會上新聞還是被河蟹掉...

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吃緊弄破碗,不要貪的話還可以惦惦吃,一個貪字搞到底牌都被掀光
關閉廣告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39)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