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居倫敦的日本裁縫—平野史也 Fumiya Hirano


註一:我只是一個喜歡男裝的地痞,從來以流氓自居。
註二:本人與平野君為客人與裁縫,外加朋友關係,並未有任何商業合作。

有些人幻想,只要套上一套像樣的衣服,套上所謂的「紳士裝」,就可以成為「紳士」,然而只要一開口,其本質就表露無遺。其實衣服,就真的只是衣服,不要以為套上一套衣服、培養特定的「愛好」就能簡簡單單地成為一個上流社會的「紳士」,那是無稽的︰就像一個人想像套上醫生袍就能成為醫生、穿上律師袍自己就以為自己是律師一般。  



平野君給我的印象,是一個很有修養、受到良好教育的人,與一般我印象中的裁縫印象相當不同,跟他對話時你會明顯感受到這個人的家庭背景一定不簡單。他的談吐、舉止都非常有禮,跟他聊天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十分舒坦,言行中流露著一種內歛的自信,是名副其實的一個紳士。


記得第一次與他見面是在香港,那時候是他的Trunk show,他的衣服是傾向英式剪裁的,這與他的出身也有所關連。現年32歲的他,在自立門戶之前一直都在Savile Row上的Henry Poole工作,也在那認識了他的妻子,來自武漢後移民到倫敦的Jenny。聽我在Henry Poole工作的朋友說,他曾經一度被公司視為首席裁剪師的人選,然而在這個時候,他選擇了離開Henry Poole,在得到日本Tomorrowland的支持下自立門戶。 



我一直很欣賞這些從老牌大店中出走的裁縫們。在老店的雨傘下,其實這些裁縫是可以安穩地度過整個裁縫生涯的,在那裡他們不用擔心生活、不用擔心沒有客戶。多少抱著一腔熱情、懷著對老店的祟敬與嚮往蜂擁至Savile Row朝聖。 



「所謂的情懷」 



我理解、也明白,或許對很多人而言,他們所花的金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花在這「情懷」上面的,或者他們也不願意去接受一個現實,「其實這些老店的東西到底有沒有那些人口中聲稱的那麼好?」,抑或說,那只是大白象,一個沒人想戳破的滿載幻想的氣球。 



我得承認,我並不是享受老店歷史故事所帶來的快感的那種人,坦言之,在Savile Row上,能擁有自己工場的店屈指可數,而甚至連那些擁有自己工場的老店,有不少工序都是以機械製作的。


對我來說,這並不意外,就像傳統的手縫製鞋,也因為想要提高製作效率而被相對容易出問題的、較為粗糙的「固特異工藝」所替代,不也是同一個道理嗎? 



我們常常說,買高端的東西要看「做工」,討論機械的做工在我而言是沒有意義的,只有人做出來的東西,才能做到最精細的地步,這也是為甚麼機械始終無法完全替代人手的原因。而現在Savile Row上也許也只剩下那一小攝憑本事自立門戶的「小店」,能夠繼續用最傳統的方式做衣服。 


在Trunk show上,我看到了平野君給客人所做的毛樣,還有一些他完工的東西,手工是相當精細的,針腳相對較密,而且用力十分平均,不會過緊或過鬆。 















他告訴我他的東西都是自己裁的,而整個製作過程只有三到四個人參與在內,絕大部分的工序都是人手製作,尤其是結構部分,只有外部的「大縫線」是以衣車縫製。是如果去掉休息時間、量身時間還有裁剪的時間,單獨只算製作時間的話,一套衣服大概需要六十到七十小時才能完工。 



而在剪裁上,他的剪裁與Henry Poole的剪裁方式、形狀是比較相似的,然而他自己也加了一些屬於自己的元素,首先是後領的部分,相對於一般英式的裁剪,他的後領領座開得特別高,而且曲線也做得比較大,這樣做可以讓領子更好地貼服在人的脖子上,避免了「盪領」,也就是領子因為抬手而離開脖子的情況。

除此以外,他的後腰也收得較為強烈,按他的說法是,因為他的身材比較瘦,像一竹竿子,直上直下的不好看,所以他喜歡做比較強烈的收腰去配合假胸去塑造出形狀。說到瘦,平野君的確很瘦,瘦得跟我差不多一個水平,身材的比例也是幾乎跟我一樣。鄙人175的身高、28.5寸的腰、空腹重59公斤,自行想像一下吧。 



在六月時,我與Jerry都到了倫敦,在之前的Trunk show上我們各自做了一套衣服,那難得到了倫敦,再忙也得擠出點時間來跟平野君吃個飯,也順便把我們的First fitting 給做了。我很喜歡他的工作室,跟他的家是連在一起的,地方不大但明亮,有兩隻貓。 





整個Fitting的過程是十分仔細的,仔細到我站到有點累,我跟Jerry大概各自原地站立了超過一小時,而平野君也做了不少即時的調整,去確保那是我們想要的感覺。

這種試套的體驗,與在跟意大利裁縫店的經驗不太一樣,意大利的裁縫基本上在整個試套的過程都不怎麼問問題的,按著他們自己的一套想法做,做完再問你整體的效果有甚麼地方不喜歡;而在平野君這裡,他成了一個「每事問」。


























並非比較哪一種方式比較好,只是因為地域與傳統模式的差異而造成這種體驗上的分別令人感到有趣,這也是到世界各地不同地方訂製的樂趣之一。
 


我特別喜歡他的三扣西裝還有魚尾褲,也喜歡他的雙排扣,為了一次過滿足三個願望,我選了一套三扣的三件套、配上魚尾褲與雙排扣背心。用的布料是Holland & Sherry的 12oz精紡布料,至於Jerry則是做了一套雙排扣,用自己的布料。在第一次試套的時候,我們都被他褲子上的魚尾所驚豔,是做得十分漂亮的整片式魚尾。






在完成整個量身的過程後,我們也因為有別的事情要忙便先行離去了。 



十一月,平野君再次來到香港。這次當然地我們又再碰了一次面,這一次我們完成了我們的第二次試套,就我個人的體驗而言,我的試套毛樣基本上沒有多少需要修改的地方了,至於Jerry,由於他近來健身次數比較多,體型變化比較大,所以還是有不少地方需要調整的。以下是一些我們試套時的照片。 















很高興這次能在香港再次看到平野夫婦,也期待下一次他們的到來,到時候拿到成品,再來詳細的寫一下衣服的表現。
2016-11-08 6:07 #1

Mr.So wrote:
註一:我只是一個喜...(恕刪)

這是篇抒情文? 在instgram記得你有po量身訂做的照片. 紳士絕對不是一天養成的. 普通人但是套上合身剪裁的衣服不開口裝成偽紳士還是有機會的.

費紳爺 wrote:
這是篇抒情文? 在instgram...(恕刪)

照片都還沒上傳好呢老兄,你覺得是甚麼文就是甚麼文吧費爺作者已死呀作者已死

Mr.So wrote:
照片都還沒上傳好呢...(恕刪)

現在流行時空穿越所以我一定是在未來已看過. 文章看得舒服害我也想來一套.

費紳爺 wrote:
現在流行時空穿越所...(恕刪)


上傳好啦費爺,請過目可惜的是他不去美國,也許你真要搞的話說不定就要到英國了

Mr.So wrote:
註一:我只是一個喜...(恕刪)



這篇有毒...+5


ig:jericholee fb:Jericho Lee
SO大 又放毒了
接下來 應該是一連串的訂制開箱吧
Mr.So wrote:
註一:我只是一個喜...(恕刪)

只能說感謝So大跟一些版大還願意灌溉台灣這片時尚荒地...

在這講時尚真的有如逆水行舟

其他就不多說了。



我覺得能到別國辦Trunk show的裁縫(或店家)
比起得過什麼國際西裝裁縫比賽金牌來的吸引人

更別說有些比賽是創意組
根本不是一般做給客戶穿的...

JerichoLee wrote:
這篇有毒...+5...(恕刪)


就叫你先用銀針試毒,不聽!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