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惡魔殺的 男子8年奪3命免死


加藤老鵰 wrote:

就算最高院在講場面話,起碼被打槍的高院也可以就有無不適用上開法則之違法情形再事研求,掰也可以掰出一堆論述啊,甚麼都不做就判無期,這是自己的判斷,不要說甚麼無奈啦.(恕刪)


最高院的看法已經定調
如果按您說的硬掰一些理由
也只是等一年最高院再次打槍
然後發回換別的受命法官
最後還是沒有死刑
只差原法官自己安全下莊而已

您認為有擔當的法官應該這樣?

鼎 鑊 甘 如 飴 求 之 不 可 得
Gugugu wrote:
最後還是沒有死刑
只差原法官自己安全下莊而已
您認為有擔當的法官應該這樣?


顯然你是覺得最高院反正就是要打槍打到底就是了,講那些叫人再事研求都是廢話?好吧,其實我也這麼覺得.

可是如果心裡想著最高院的看法已經定調然後不願力爭,也不會成為有擔當的法官啊?

掛念著維持率,比較像是安全下莊的概念吧?
年紀小小就這麼會唬濫,長大是準備當記者還是法官啊?
台灣法官的徵選制度有問題,
一個法律系的學生,
沒有社會的歷練
一直被保護在學校單位的保護傘禮
接著就考上法官,
如何期待這些法官能了解到社會底層的疾苦?
我如風中飛絮,隨風飄零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