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國聯軍都驚呆了,百年前的北京,竟是一座巨大的露天廁所

不得不說, 共產黨還是有功勞的

有能力把巨大的露天公廁做好都市規劃並整理環境後

重新對外開放招商引資, 最後終成一泱泱大國之首都





原來瑞典人說中國人愛隨地大小便是有根據的......

2018-10-07 17:56

houlin68 wrote:
不得不說, 共產黨...(恕刪)


歐洲都市也一樣阿
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嚐,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houlin68 wrote:
不得不說, 共產黨...(恕刪)
念茲在茲,剛吃飯耶,心中不能裝些別的東西嗎?
臺北也一樣經歷過吧!
houlin68 wrote:
不得不說, 共產黨還...(恕刪)
八國聯軍那年那個國家的首都不是廁所?
你心中全盡是污穢不淨,

所以只能看到屎尿
你知道歐洲為什麼發明了高跟鞋和香水嗎?
houlin68 wrote:
不得不說, 共產黨還...(恕刪)

歐洲城堡都沒廁所喔
現在看到的都是之後後後才想辦法建的
houlin68 wrote:
不得不說, 共產黨...(恕刪)
If you search by key word "toilet" in Google, you find in the 19th century the whole Europe was flooded by pooh until some one realized cholera was caused by these stinky things. The toilet was then invented.

Keep your brain clean and stay away from the FILTHY MIND, will you?
中世紀的歐洲,對普通人來說,地板就是他們的廁所,拉完以後用鏟子往牆角一鏟,就算了事。況且他們平時都被體臭味給熏慣了,自然對近在咫尺的糞便尿水覺得無所謂。

  只有最講究的貴族和高級牧師,才會在起居室設置專門的廁所,並且布置得很優雅舒適——由於廁所這個詞匯太不雅,就隱晦地稱為「私室」、「舒適之所」或「祈禱室」。

  嘿嘿,這樣一來,大家就都知道了吧,教堂的祈禱室最初就是當廁所用的,或者說後來把廁所改成了祈禱室。神父們每天一邊拉大便一邊手捧聖經向上帝祈禱懺悔……末了再撕一頁聖經擦屁股?
  嗯,這說法似乎有點太褻瀆神靈了,而且聖經也太貴了,擦屁股太浪費……

  但問題是,伺候貴族的僕人們依然隨地大小便,所以城堡內的大部分地方還是污穢不堪,通常能夠保證老爺和太太們平常待的地方不太髒,就已經很不錯了。

  當然,老爺們也會命令僕人定期打掃清理自己的住處。不過,懶惰的僕人為了省事,通常都把糞便和垃圾直接倒進護城河……久而久之,城堡就成了糞水環繞之中的臭氣室。

  事實上,很多貴族也都喜歡隨地大小便。例如在1665年夏天,查理二世和王室成員帶著大票僕役到牛津度假,事後,當地一位古董商人的日記中寫道:「雖然他們看上去衣冠齊整、快樂,但他們非常無禮和粗魯。在他們離開時,所有的地方,煙囪裡、書房裡、臥室裡、地窖裡,到處都是糞便。」

  而自詡浪漫優雅的法國人,甚至比英國人和其他歐洲人還要更加不講衛生,就連皇宮和貴族府邸裡也沒有廁所,最多弄一個木頭馬桶——於是,大家便在壁爐、門後、牆上和陽台上隨地大小便。宮中甬道的每塊石頭上、宏偉的迎賓台階上到處是大小便,一直到中世紀結束也毫無改觀,楓丹白露的人們還在「隨地屙屎,街上糞便隨處可見」……

  偉大的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為了解決凡爾賽宮、盧浮宮和楓丹白露宮到處是大小便的問題,只有采用一個辦法,那就是輪流搬家——每月搬一次家,在貴人們糟蹋這一處時,安排僕人去清掃另一處。

  總之,中世紀和文藝復興之後的法國人,始終都是全歐洲最骯髒,最不講衛生的邋遢鬼。哪怕是在金碧輝煌的凡爾賽宮裡,也沒有下水道、廁所和浴室……大家有沒有一種夢想幻滅的感覺?

  ——事實上,在我們這邊一家師范大學的歷史系,就有一個不修邊幅,聞起來渾身散發下水道氣息的著名邋遢鬼,不僅被老師逼著勤換衣服多洗澡,還被同學們嘲笑說他是「最純真的法蘭西風情」……

  同理,聯系前文所述有關聖女貞德的故事,對於諸位女讀者而言,如果有人說你像聖女一樣的話,那麼有可能並不是在誇你英勇善戰,而是隱晦地提醒你太久沒洗澡了。
建立在糞堆之上的歐洲名城

  好吧!如果你是城堡的主人,自然可以用嚴刑酷法約束僕人,把他們趕到院子外邊大小便,並且找個遠離居室的地方堆積垃圾和糞便。但是,總是看著城堡裡的這麼幾十個人,還有外面一成不變的田野和山林,時間久了你肯定會膩……那麼,不如到城裡去逛逛?

  嗯,中世紀的歐洲雖然地廣人稀,到處都是鄉村和荒野,貴族老爺們都蹲在城堡裡,但究竟還是能找出那麼幾個像樣的城市——比如說德國的科隆,奧地利的維也納,法國的巴黎和馬賽,還有偉大的羅馬……雖然這些城市在中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通常只有幾萬人口,但總歸比小小的城堡要熱鬧。

  不過,你在進城之前,最好往鼻子上捂一塊布,有條件的話再噴點兒香水。

  呃?為什麼?在這裡扯一些題外話,不知大家有沒有看過,在西方奇幻小說《冰與火之歌》裡面,代理首相「小惡魔」提利昂閣下,帶著他包養的鄉下妓女進了王都君臨城,那妓女在床上就整天跟提利昂抱怨這地方太臭——那還是首相大人金屋藏嬌的高級別墅呢!

  然後,提利昂無奈地對情人說,在大城市生活,就是要忍受這種氣味。

  之後,提利昂到城門去迎接一位從沙漠裡來的多恩親王「紅毒蛇」奧柏倫,這位親王也是在城門口就被臭氣熏得久久駐足,最後才捏著鼻子老大不情願地進了城。
  中世紀的歐洲城市,大多數確實都是這樣很髒很臭,所以人們總是喜歡邊走邊拿一束薰衣草。
  那個年代的歐洲人基本沒想過要新建下水道,就算繼承了古羅馬帝國的遺產,幾百年荒廢下來,也都堵塞得差不多了——修建地下排水系統需要大量資金,而當時戰亂頻繁,領主自己都沒把握他們的統治能維持到什麼時候,在貴族老爺們的眼裡,人民不過是制造稅金的工具,哪有精力去為人民的幸福著想?

  更糟糕的是,當時的歐洲人都不懂得使用糞肥,在城市和鄉村的道路上,自然也就沒有了撿糞的農民——在東方世界,他們可都是免費的清潔工!

  如此一來,區區幾十人的小城堡,都能被不講衛生的中世紀歐洲人搞得這麼髒亂,而幾萬人的「大城市」,更是鐵定會處處散發著惡臭,髒得令人毛骨悚然。

  總之,在進城之後,你不僅要像現代人一樣當心踩狗屎(中世紀主要是人屎和馬糞),更要注意高空墜物——根據從羅馬帝國時代傳承下來的糟糕生活習慣,歐洲城市居民都喜歡直接從窗口傾倒糞尿。

  區別是羅馬帝國時代的城市還有人負責清掃,中世紀的歐洲城市則堆著滿街糞便沒人管,直到被鞋子、馬蹄和車輛碾壓成新的路面為止……現在明白這地方為啥會臭了吧!街道的路面都是用陳年大便鋪的啊!

  而且,中世紀城市的街道很狹窄,想要躲避突然從天而降的屎尿,如果不全神貫注的話還真是不容易。在17世紀的法國巴黎,法令規定市民在白天不許從樓上傾倒糞尿,只有晚上才可以,但傾倒之前必須要先喊一聲「注意尿」,以防引起不必要的治安糾紛……而在更古老的中世紀年代,則是白天晚上都可以隨便傾倒,至於在傾倒糞尿之前會不會吱一聲給路人提個醒,則要看這位市民的素質和心情了。

  ——在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的1776年,富蘭克林漂洋過海到法國來求援,結果才剛進巴黎就被臭氣熏昏,而那時的巴黎衛生狀況,其實已經有了很大改觀……

  所以,有很多人刻薄地評論說,如果有誰能夠在中世紀的巴黎過得很習慣,那麼他的鼻子絕對可以扛得住一戰時期的毒氣彈!

  於是,踩著骯髒的糞便和泥水,提防著隨時都有可能從頭頂潑下的屎尿,聞著堪比一戰時期毒氣彈的恐怖臭氣,你終於提心吊膽地在中世紀的城市裡轉悠了一圈,從心底裡給這鬼地方貼上了骯髒、愚昧、落後、人間地獄等等惡心的標簽。只怕是連看木偶戲和聽教堂聖歌的心思也沒有了,只想著趕快離開。

  事實上,這些建築在糞堆上的歐洲城市,在中世紀的年代裡,還遠遠沒有發展到它們最恐怖的時候。

  中世紀的歐洲畢竟人口稀少,哪怕是在城市裡,糞便堆積也還不是最急迫的問題。
  隨著時代的發展,到了工業**前夕,歐洲大城市已經有了幾十萬人口,衛生觀念卻並未隨之提高的時候,情況還要更加恐怖和荒謬。

  到了中世紀晚期,巴黎人為了清理市容,總算開始把糞便集中起來,堆積在城牆外側,用以減少城內的污穢。但不幸的是,隨著巴黎的繁榮昌盛,其糞堆也日漸龐大。

  最後,糞堆的規模已經擴大到了如此駭人聽聞的地步,以至於人們出於安全的考慮,而不得不將圍牆築高,以防敵軍踩著糞堆直接沖上巴黎城牆——上帝啊,從中世紀以來積累的「巴黎環城糞便帶」,已經高得可以把城牆給淹沒了,巴黎城就是一顆被糞堆環繞和保衛的明珠!!!

  而且,情況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巴黎人還要偷懶不想著怎麼把堆積如山的大糞拉走,而是直接在糞堆上加高城牆……你們難道就這麼喜歡糞便嗎?這是什麼花都巴黎啊!根本就是一座大便之都好不好!!!

  至於英國人那邊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確實是較早地修築了公共廁所和下水道,但卻直接把糞便排入流經市區的河道內。然後由於糞便太多,細小的河流很快就開始慢慢地被淤塞……

  例如,倫敦的弗利特河就負責收集了幾個世紀的糞便,等到河水終於停止流動的時候,弗利特河也變成了弗利特街——這麼奇葩而又綠色環保的填海造陸方式,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