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與路線分享區 - 騎 遊 橋 頭 糖 廠 的 興 糖 歲 月 - 單車

前往內容


騎 遊 橋 頭 糖 廠 的 興 糖 歲 月

騎訪完 騎遊台灣民主聖地--橋頭--單車之旅 ,接著加碼來到橋頭區不可不去橋頭糖廠。
橋頭糖廠是日治時代發展工商業的發源地,橋仔頭小店仔街、糖廠的設立,鐵路及台一線的經過及現代化高捷設站,橋頭區一直是台灣南部發展倍受重視的地區,在地豐富的歷史背景及文化記憶讓橋頭糖廠成為橋頭區的精神所在。


騎訪橋頭糖廠絢懷台灣糖業最輝煌的黃金時代,就從台一線旁興糖國小做為騎訪起點。


橋頭糖廠建於明治34年(1901年),是日本治台後建立的第一座現代化糖廠,總督府訪查台灣西部平原平坦水源供應充足,且氣候適宜種植製糖甘蔗,為因應軍需及提供本土民生使用總督府下令在各地建置糖廠,為了能快速度運送蔗糖返回日本,積極修建西部縱貫鐵路與建設高雄港,由此可知橋頭糖廠在台灣的歷史定位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車友到訪橋頭糖廠有很多選擇,坐火車或捷運都很方便,不論是從糖廠捷運站或橋頭火車站下車,沿路可以到處逛逛的景點非常多,絕對值得花上一天的時間來這裡悠遊一番!


高捷橋頭段與台鐵同一條路線(高捷高架),遊客若單純想到橋頭糖廠走走,乘坐高捷就能直接出站,也不用從橋頭站再走到糖廠。


橋頭糖廠創立時,為讓日籍員工安心工作成立橋仔頭尋常小學校,二戰末期因盟軍轟炸受損嚴重而廢校,台灣光復後正名為台灣糖業附設私立台糖小學,後來改為高雄縣橋頭鄉台糖代用國民學校,1958年才移交更名為興糖國小。


日治時代讓日人子弟或在地望族子弟就讀的貴族學校就是「小學校」,與一般台灣人就讀的「公學校」有天壤之別,不僅師資全為日籍老師,教材、經費充足,「公學校」與「小學校」課程內容不同,深淺也有別,這就是殖民地子民的悲哀宿命。


昔日台灣各地糖廠皆有附設小學,因為糖業獲利高相對學校福利、師資具較一般國民小學佳,隨著糖業衰退,糖業子弟學校移交於地方政府國民小學後就失去昔日優越感。


訪騎路線首先從往白屋藝術村方向騎,由興糖國小校門口的興糖大道連接自行車道至糖業博物館,距離約五公里,步行者也可以漫步前往,別有趣味。


興糖國小周邊遍佈橋頭糖廠內的防空洞,成為目前學區另類「戰地風情」,這也算是特色吧?


到處都有的地底防空洞,是橋頭糖廠的一大特色,因為地型地勢的因素無法挖山洞當防空洞,只能往地下挖建防空洞。


糖業算是重要的軍需工業,在戰時一定會成為攻擊目標,糖廠防空洞沒被美軍炸垮,卻在歲月洪流中守護糖廠躲過一次又一次的空襲。


到處都有各種類型的防空洞,橋頭糖廠裡的防空洞數量多到有些誇張的地步。


車友搭乘高捷在橋頭糖廠捷運站下車,旁邊的中山堂販售台糖各式冰品,嘴饞的遊客可以先品嚐有名的糖廠紅豆冰,走不遠處還有自行車出租店,可輕鬆單車暢遊糖廠半日行。



糖廠以往就是簡單地標,如今開放成觀光糖廠,加諸在老舊地標的嶄新路標代表使命傳承。


路標上鐵鏽班駁糖廠興糖路,彷彿訴說看盡糖廠由盛轉衰的過往感傷。


橋頭糖廠是總督府開發台灣資源的重點項目,為招待重要貴賓到廠參觀,糖廠招待所扮演非常吃重的角色。


糖廠招待所外觀為白色房屋故取小名為「白屋」。
建於1901年的白屋因火災淪為廢墟而閒置一段時日,委外經營餐廳之後成為知名度很高的復古餐廳。


到白屋用餐的遊客一定會參觀造型特殊的紅磚水塔,白屋圍牆內的紅磚水塔非常遺憾並不對外開放,不用餐的遊客只能在牆外遠觀。


兩座建於1927年,專門提供糖廠招待所(白屋)使用的紅磚水塔,不但具有高貴典雅的古樸質感,塔身設計成有趣幾何圖案,很獨具巧思的設計。


橋仔頭糖廠藝術村,由駐村藝術家默默地用創作方式守護這處曾被遺忘的工廠,並展現它的獨特空間魅力。


橋仔頭糖廠藝術村旁也有委外經營的高檔餐廳,在懷古氣氛下用餐更具詩情畫意。


高捷橋頭糖廠站路線剛好經過糖廠圖書館上方,為了便於高捷工程進行糖廠拆掉圖書館及許多百年歷史建築,科技與傳統間的取捨,這是功成身退的機緣或是利用價值到底的實現?


糖廠舊建物保留樸實的藍白地中海風房舍,古意盎然的木門、紗窗、屋簷滿滿的懷舊風。


橋仔頭糖廠於2002年9月由高雄縣政府公告為縣定級古蹟,涵蓋範圍面積達23公頃,2006年四月成立糖業博物館,從此成為南部民眾假日旅遊新興景點。


風景悠美的橋頭糖廠是南部熱門婚紗拍攝地點,祝福這對即將完婚的新人,一定要永遠心心相印哦!


原橋頭鄉橋南村興糖路一巷一號,從門牌號碼可知這裡就是昔日糖廠社長的家。


社長宿舍紅磚短牆上保留著昔日糖廠廠徽甘蔗花圖樣。


細看甘蔗花廠徽代表昔日糖廠標誌,廠區己不多見蹤跡,難怪要特別保留起來。


橋仔頭文史協會在社長宿舍旁成立工作室,默默守護這座曾經被遺忘的糖業工廠,並舉辦活動展現它的獨特空間魅力。


工作室旁的糖廠火警鐘。
糖廠與林場都很重視火災(因為大多是木造建築),我曾在林田山林場及南州糖廠都看過火警鐘,只要火警鐘響起,就是警示糖場工作人員火災發生了,馬上放下手邊工作協助救火!


林田山火警鐘。(攝於林田山)


紅色外觀的火警鐘顏色歷經歲月洗禮已生鏽褪色,用鐵棒敲打仍可發出輕脆的警示響聲。火警鐘是昔日糖廠重要的警報裝置,遊客可以親身體驗也能見證糖廠時代重要文物。


橋仔頭文史協會(工作室)是橋頭糖廠在停止營運後依然能保有大量昔日遺跡的重要幕後功臣,台灣能保留糖廠並開發成假日超多觀光人氣的景點,真的要感謝他們的付出。


工作室旁一大片漥地就是糖廠知名度很高的雨豆樹廣場。


偌大的雨豆樹廣場,演出的主角沒有人會懷疑,就是中央那棵巍峨聳立的雨豆樹。


雨豆樹流露出特殊的靜謚,漩渦狀的咕咾石階,讓人一看就想靜靜坐下來感受寧靜的氛圍。


雨豆樹後方的糖廠單身宿舍,與雨豆樹相映成趣。


曾經輝煌繁盛的糖廠員工宿舍,走道及房間內部宛如廢墟,文史協會可以再多花些心思來細細維護才是。


廣場週圍利用起伏地形建置防空洞,應該是為單身宿舍員工而建的。


拾步而上重回興糖大道,成排樟樹林大道非常美麗。



糖廠利用廢棄五分車鋼軌串連當成圍籬,串起遊客懷念糖廠製糖五十年以上的悠悠歲月。



筆直寬廣的興糖大道,我很喜歡這股寬敞寧靜致遠的fu,來糖廠騎單車不管騎多少趟都不會累吧?



閒置的宿舍外包給外商經營餐廳。
當時廠長及主要幹部居住之宿舍,建築形式為木造瓦頂平房,建築形式保留完整,是廠區內最具代表性的宿舍,陪伴著糖廠渡過演變的歷史痕跡。



這不是餐廳,而是昔日橋仔頭糖廠員工的專屬電影院,目前設為展售中心。


這扇看似不起眼的石門,上方精緻甘蔗花廠徽雕飾猶存,它可大有來頭,石門是橋仔頭最早成立的學校「打狗尋常高等小學校」僅存的校門遺跡。


又看到甘蔗花廠徽圖樣,這可是百年歷史古蹟了…


據說校門台階下方是昔日糖場籃球場,也是校舍所在地,如今只留下供校友憑弔的舊校門,曾經在此唸書的校友的唯一童年記憶。


校舍、籃球場已不復存在,空地上土地公廟原建於橋仔頭神社,後由中山堂移建而成。


現今糖廠中山堂舊址為建於昭和六年的橋仔頭神社,是日治時代皇民化運動下的產物,台灣光復後全台幾乎所有神社主體建築盡數拆除,橋頭人在原址改建土地公廟祈求正神壓住日本神社,讓殖民惡夢不再來。


後因糖廠覓地籌建中山堂,於是土地公被請到籃球場空地,中山堂成為糖廠員工電影院。後因糖廠觀光化又將中山堂改為糖博館展售中心,簡單來說就是為遊客開設的大型超市。


由於社名碑、狛犬、石燈籠仍保存完整,加上位置明顯,成為許多遊客來此探訪
神社遺跡的重要景點。


日本人建的橋仔頭神社早就被拆光,後為推展觀光又把石燈籠找回來。


據說以前這些神社遺跡都是任意放置,任憑風吹雨打,還被居民當做泡茶桌椅。開設觀光糖廠後又把遺跡找回來,再組建已不可能,只留殘跡讓遊客追憶慘痛殖民歲月。


日式狛犬。
用力騎告訴您:有朝天鼻、憨直笑容的就是公的。

日式狛犬。
用力騎再告訴您:笑起來小露虎牙、渾圓大眼的就是母的。


跟著地上的自行車專用道直騎,可以參觀糖業博物館、百年歷史的製糖工廠,與現存的台糖辦公室及百年聖觀音像,都是不可錯過的著名景點。


前方就是糖業博物館的園區,非常適合車友或遊客悠閒的騎逛著!


不止是我,知道橋頭糖廠的車友還真不少。


遊客或是車友沒有帶單車來也可以在這裡借用單車,要付錢的…


應該是糖廠警衛亭。


以前蔗農辛苦受僱於農場種植製糖甘蔗都是糖廠的重要財產,從五分車上偸拉甘蔗或私下偸藏都是違法行為,警衛室附近這座拘留所,就是暫時關押小偸的地方。


蔗農很辛苦,千萬不要偸甘蔗,不然就會像我一樣被關起來。
全國唯一的「甘蔗拘留所」被列為觀光史蹟保存下來,隱藏不住的是蔗農的悲哀與辛酸。


意外發現糖廠使用的紅磚都與南州糖廠燒製的紅磚一樣。
日治時代製糖是全台最大工業,二次大戰期間各地糖廠均遭美軍空襲面目全非,南部糖廠為重建需要,故就近自建磚廠燒製TSC專用磚塊,成為全台唯一磚造糖廠。


以前糖廠是國家重要經濟生產單位,大門旁有糖廠專屬派出所也不奇怪啦。
應該也是重要景點之一!


千萬不要懷疑,這裡不是陸軍官校,但「親愛精誠」讓人有時空錯覺的之感。
用力騎畢業於陸軍官校,看到這樣的精神標語反而很懷念說。


據查糖廠專屬派出所就叫興糖派出所,旁邊就是彈藥庫及場長宿舍,其重要性不言可諭。



往裡走就是糖業博物館,在黨國一家的年代,糖廠出現「偉大的領袖」一點也不為怪。


升旗台有精美銅製藝術裝置。


現在看到這樣八股的政治標語只會引人會心一笑而已。


林蔭深處就是昔日的農務課辦公室,環境清幽,糖廠職員閒暇時還能悠遊漫步其中,欣賞落葉繽紛灑滿身的暢然快意。


入口處的兩間日式瓦頂平房是昔日的廠長與副廠長宿舍,也是廠區內保持最完善的宿舍。


最漂亮的這間就是廠長宿舍,由1906年時任廠長的金木善三郎所設計。


宿舍後方水池旁殘留少數紀念碑,是日治時期為嘉許捐款人義行將名字刻於碑上以茲獎勵,後來日軍戰敗離台,紀念碑大多遭折斷或挖除,誰都不想留下被清算的証據吧。




這裡的水塔開放參觀,可惜只有塔身沒有蓄水池。


橋頭糖廠有三處信仰中心,除了民族色彩鮮明的土地公與橋仔頭神社外,另一處便是這尊位於社宅事務所右前方,據說當初限量鑄造四尊觀世音菩薩佛像,一尊祀立高雄橋仔頭糖廠,一尊祀立於鈴木社長的故鄉鎌倉別墅,另一尊祀立鈴木社長森町的龍山住宅,另一尊祀立日本東京製糖廠本部,是世上僅存的四尊同樣神像之一,俗稱聖觀音像的精緻銅像。


日治時期糖廠製糖初期,煙囪上避雷針曾被宵小取走,為防止廠內安定人心的銅製觀音像被盜,忍痛將全像漆成黑色以免貴重金屬再度被覬覦,也就成為今日一身黑的聖觀音的由來。


聖觀音神像是當時的台灣製糖株式會社首任社長鈴木藤三郎為了祈求糖廠運作順利,委由中國籍友人在中國蒐集古銅鏡而製成,相傳它與日本奈良藥師寺東院堂的觀音銅像的雕刻風格極為類似,是日本佛像的藝術代表作,更是台灣少見的和風神像,與府城三大名觀音堪稱是台灣頂級無價的藝術精品。


不管是當年為安撫日籍員工,或是爭取台灣人的認同、也有說糖廠原地是漢人墓地為祈求平安而建,觀音菩蕯是普世信仰,以前的日藉員工或橋頭居民都會對它獻花禮拜,時至今日仍不曾中斷…
當然用力騎也不例外!


百年觀音神像不啻是橋頭糖廠守護神,慈悲的觀音菩蕯,永遠有求必應默默守護著善良的橋頭人…


看完觀音菩蕯像來到糖廠行政區(社宅事務所),昔日橋頭糖廠高級主管辦公室皆位於此。


社宅事務所是典型熱帶殖民式的巴洛克建築,集木造屋架、磚砌牆體、鋼筋水泥結構於一身,據說建築型式是模仿當時荷蘭殖民東南亞時的主流建築風格,地基架高是為了通風、對稱建築與連續拱門是溶入西方文明元素的威權統治象徵。


橋頭糖廠初期便曾受南部抗日份子之一的林少貓率眾武力偷襲,房舍上方仍可見做為防禦使用的槍孔,平時是森然幽靜的辦公場所,戰時就是堅固非凡的堡壘。


蘊含古典造型串連圓拱門迴廊,宛如深遂時光隧道的造景,日本人設計的建築都有獨自的特色,這樣的建築圓拱門迴廊台灣已經不多見了!


往製糖工廠方向騎去,便會來到昔日糖廠俱樂部,雖然與社宅事務所建築風格極為類似。既然是俱樂部就少了武裝槍孔與戰地風味,連色調也轉換成輕柔亮麗的米黃色。


俱樂部隨製糖工廠走入歷史,目前內部作為糖業文化聯合展示館,陳列與糖業有關的文物與器具,簡要的參觀一圈,展示內容充實富教育性。


糖廠員工使用過的打字機。


特別值得一提是展出台灣砂糖之父-新渡戶稻造。
新渡戶稻造東京帝大畢業後擔任總督府技師,提出「糖業改良設計書」等興革意見,為台灣近代製糖事業打下基礎。


俱樂部旁樓是目前台糖公司唯一的產業據點,「資產課」主要管理糖廠現有資產,糖廠不再製糖後「資產」顯然是台糖公司最後的靠山。「資產課」外觀有山牆、拱圈迴廊是它最大的特色,少了威嚴氣氛,感覺十分平易近人。


很多人來糖廠都會忽略在資產課後方的「隱藏版」景點—三好碑。
因為三好碑隱身在資產課後方不起眼角落,才逃過光復後專門破壞日人文物的毒手,我們有幸一睹堪稱日治時期精美華麗的石碑創作。


為什麼叫「三好碑」?這是很多初到訪最想知道的事?
因為此碑選用上等石材、刻工、書法而建,連文物鑑賞家都讚嘆不己,故有三好碑之稱。


碑文下方解說板說明碑文意義:此碑為紀念日籍所長金木君在台灣糖業奉獻二十多年青春,最後逝世於橋仔頭製糖所所長任內,時任社長山本悌二郎特立此碑表彰他的貢獻。


細看三好碑字跡工整筆鋒有力,全文一氣喝成沒有一個敗筆或贅字,可見撰文者的文學素養之高,非用力騎之輩所能評斷,還是純欣賞就好。


三好碑右下角有日籍工匠落款,就把大名留在石碑上以資負責,現在建築師起建大樓,有幾個人願意在大樑上留下名子?
三好碑真的不好找,如果車友真的找不到,建議請資產課員工帶您去…


以前的蔗農雖然種植甘蔗,卻不能食用,因為怕引人宵小偷竊造成損失,糖廠刻意把製糖甘蔗改良成外皮強韌的品種,所以製糖甘蔗只能在糖廠壓榨,與一般市面販售的黑皮甘蔗不同。


這就是小時候產於甘蔗園的製糖甘蔗本尊。


日治時代製糖工廠等同軍事基地級防護,不止外圍有重兵駐守,內部處處都有防空洞,還開設有戰時指揮中心。


深入坑道發現別有洞天。


整條戰時坑道約一百公尺長,環境還算乾淨,主指揮所雖然沒有任何軍事設施,卻也能感受到戰時氛圍。


走出坑道來到製糖博物館參觀,一入內可以看到地板內崁蔗糖的放大節理。


橋頭糖廠日本來台後建立的第一座現代化糖廠,無論選址或是裡邊的建築皆具指標意義。


橋頭糖廠正式運作後,徹底改變原有甘蔗種植與製糖工法,光復後台灣糖業更是台灣爭取外匯的功臣,橋頭糖廠可視為台灣從傳統農業邁向工業化的重要里程碑。


博物館設有「甘蔗園體驗區」,只吃過糖卻從來沒有進過甘蔗園的都市人,一定要到此感受甘蔗園的寧靜感受…



記得小時候住家旁就是糖廠運送甘蔗的軌道,有時五分車拖著好長一列的平板車、貨車南來北往調度頻繁,常常看到運糖蔗工以轉轍器左右轉換鐵軌。


台灣糖業鐵道上行駛小火車俗稱「五分仔車」,因為它軌道是762公厘,為標準軌距1435公厘之半而得名。


為便於車友騎單車參觀製糖工廠,建有自行車道可以直接騎往工廠。


橋頭糖廠於1999年停工,製糖工廠就呈現鐵鏽滿佈的廢情況,如今在文史協會爭取下成立「橋糖文創園區」,力圖恢復曾經繁華至極、制霸全台的製糖觀光工廠。


在盛產甘蔗的季節,五分車會從各地蔗園送來甘蔗,一到糖廠先送到卸蔗機,經過壓榨、鍋爐加熱、加料、濾泥、再燒製等繁復工法便成為能食用的「成糖」,在物質缺乏的年代不止爭取外匯,也滿足每一個台灣人的胃。



糖廠五分車維修工廠是車頭們的維修站,五分車頭完成保養後再次出發執行運糖任務。


曾經推動台灣糖廠的五分車已走入歷史,每座糖廠都把五分車頭當成觀光瑰寶,載運遊客絢懷那段紅色運糖專車緩緩駛過田野的童年往事。


園區內還有一處「鐵園迷城」,利用糖廠廢棄五分車、製糖設備發揮創意組合的藝術創作。


這是廢棄五分車頭引擎及相關零組件,創作取名「紅蟲」。


百年老樟樹、茄苳樹搭配藝術家巧思作品,展現園區深層藝術氣息,為園區內最怡人的生態場域。


因糖廠本身製糖,各糖廠冰店出產的冰品甜度及口感幾乎就是好吃的代名詞,現今冰品已十分普及,台糖冰店也遭到挑戰,在不斷改變經營策略下,冰店內改裝成開放性,整齊明亮的吃冰環境讓人感覺良好,高掛的價目表也十分大眾化。


好吃的紅豆冰淇淋一碗只賣三十元,很合理的價位。


騎歷了一下午,該好好善待自已一下!


剛好遇到一對情侶牽手同遊,糖蜜般的濃情愛意散步於五分車軌道上,昔日南台灣製糖重鎮,現在則是出遊的最佳好去處。


我看著消逝的五分車鐵道、疾駛的台鐵自強號、嶄新的捷運列車,台灣的歷史共業不止惱人的「十八趴」,連橋頭糖廠一隅都有無情命運的糾葛…


橋頭糖廠在光芒褪去的此時,我用心騎過糖廠遺留下的社宅事務所、聖觀音像、紅磚水塔、日式宿舍、防空洞等,皆是現今車友遊客們假日休閒的好去處。


我從興糖國小方向進入橋頭糖廠參觀,最後從糖廠大門出來,很奇怪的邏輯…
就要離開橋頭糖廠了,回頭再仔細看一眼!


重回橋頭車站,買好票,帶著滿滿回憶,用力騎要回家了…


輕鬆寫意的橋頭老街加懷舊糖廠一日遊就這樣結束了,雖然不是每個景點都有騎訪,但橋頭的確是騎車、散步的悠遊的好去處。
台灣還有幾個像橋頭這樣的好地方呢?


歡迎大家一起騎訪滿佈歷史與美味的橋仔頭。




全文完,感謝你可以分享到最後......


用力騎單車遊記大全集

橋頭糖廠算是我玩相機的啟蒙地,在還是底片機的時代便常常背著FM2到這裡「繳學費」,當時興糖國小校門前一大片都是日式木造平房,除了井然有序外也保存的相當完整,所以也就成為我練功的地方。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糖廠突然變調似的,這些平房逐漸被棄置任其荒廢「自生自滅」,看在我們這些攝影愛好者的眼裡真的很痛心,如今就只剩防空洞讓人憑弔。
用力騎 wrote:
到處都有各種類型的防空洞,橋頭糖廠裡的防空洞數量多到有些誇張的地步

因為防空洞後面的草坪就是日式平房的遺址,所以數量多並不誇張啦,只是糖廠這種「船過水無痕」的作為「後人」絕對看不出任何端倪......雖然很想有圖有真相但就因為自己不用心,多年前所有的底片、相片因受潮而丟棄了。

貢獻幾張近年來陸陸續續所拍的拙作

1.連結


2.斑駁


3.風華不再


4.被遺忘的角落


應該還有,下班回家再找看看!

快樂不是擁有的多;而是計較的少!
tpccy6421 wrote:
我覺得您好像來踢館的

哈哈!因為拍得太有FU了

感謝您的稱讚,不過絕對不是來踢館就藉題添幾塊磚咩,這幾張拙作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按下快門罷了,而且爬格子這檔事更是不在行,比起用力騎兄如此用心的記錄才是令人敬佩,這幾塊磚應該沒有喧賓奪主之虞啦,用力騎兄您說對吧!
快樂不是擁有的多;而是計較的少!

孤獨騎士 wrote:
騎小折,就是會比登山...(恕刪)

=====================
你好:
謝謝你的頭香加持,輕騎踩踏的小折向來是我悠閒騎車的首選,但要上山騎山路的,我就一定要騎登山車了!

我是一個喜歡騎單車說故事的人,結合在地特色更有說服力,可惜我不是橋頭人,由在地人現身說法更有說服力,會更使人恍若墜入時光隧道之中…

謝謝你

woody168 wrote:
文章詳細充實富有休閒...(恕刪)

=================
你好:

橋頭真是很合宜騎單車的好地方,小小橋頭區結合休閒與觀光活動,再利用豐富人文就是很棒的單車旅遊路線,謝謝你的支持。

1頁 (共3頁)

前往




此文章的引用連結